軒轅缺一聽,也高興了,打蛇隨棍上,說道:「我這麼努力了,是不是獎勵點東西,比如把骨龍拿來給我當打手。」

系統的臉馬上就拉下來了,說道:「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軒轅缺鬧了個灰頭土臉,知道從它那兒敲詐不出好東本來,興趣缺缺地說道:「行了行了,知道了,小氣鬼,趕緊把這玩意兒收集了,看著心裡痒痒,難受。」

系統也不廢話,馬上展開神通,也不見有什麼動作,就將巨大的龍神骨架收走了。

巨大的山峰和山脈都不見了,在森林中留下一個一望無際的大坑,坑底,慢慢開始有水浸出來,然後,水位越來越高,估計要不了多久,這兒就將形成一個巨大的湖泊。

而四周的山體,少了龍神身體的擠壓和阻擋,恐怕也會發生大的變化,假以時日,滄海桑田,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洪驚訝地看著這一切,在眨眼間就發生了,張大著嘴巴,再也合不上。這種事,以他的見識,居然尋不到任何痕迹。只不過,心中對軒轅缺的佩服和景仰之情,卻如同湖水一樣,漸漸升高,也讓他徹底地跟隨著軒轅缺,不再有二心。

軒轅缺留戀地在這兒張望了一會兒,似乎要將這裡的一草一木都要記在心間。等他再也找不到可以收集的東西后,他對洪說道:「我的事情搞完了,想回一趟帝都,你跟我去嗎?」

洪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他見到軒轅缺之後,連續發生了好些它無法理解的事情,現在已非常肯定,此人正是自己突破的最佳機緣,就算拿棍子攆,也攆不走了。

軒轅缺笑道:「聽說帝都的美女少婦們,可瘋狂得很,你這種型男,會非常搶手的。」

洪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道心穩定得很,根本不為所動,打定主意,軒轅缺到哪兒,它就要跟到哪兒。

軒轅缺確認了一下方向,抬腿就邁出一步。

洪馬上就很隨意地跟了上去,不過,它馬上就驚恐萬狀地看著在幾十公裡外的軒轅缺,不由得驚呼:「縮地成寸?」

軒轅缺風輕雲淡地點了點頭,說道:「正是,不知可入得你法眼?」

洪聽了這話,馬上就慌了,這可是神才具有的能力啊,怎麼可能出現在一個九筒廢物身上。

縮地成寸,正是傳說中的神技,在這個大陸上,只有傳聞,還沒有誰見過。

而軒轅缺卻輕鬆地運用了出來,看上去懶洋洋的沒有用力,卻一步近百公里,瞬息而至,當成是咫尺天涯,神威莫測。

作為最古老的十階魔獸,洪當然也有它固有的驕傲,馬上運足體內的鬥氣,飛上天空,迅猛地追了上去,速度並不比軒轅缺慢,消耗也不多,足夠他一路跟到帝都去。

軒轅缺好勝心突然被激發出來,雙腳加快了頻率,每一步跨出去,不管前面是高山,還是大湖,不論是草原還是雪峰,都一跨而過。

偏偏動用輕鬆寫意,就像是在散步一般。

他倆一個在天空,一個在地上,一個飛,一個散步,居然斗得棋鼓相當,誰也沒拉下誰,幾乎同時進入了帝都。

這時,軒轅缺特意降低了速度,不再施展縮地成寸的神通,而是慢慢朝皇宮走去。

一路上,無數部隊從身邊呼嘯而過,全都風塵僕僕,士兵們的臉上,有無盡的倦容。 ?軒轅缺和洪站在人群中,不動聲色地站在道路旁邊,看著一隊隊的隊伍呼嘯而去,捲起漫天塵土。

部隊看上去像是雜牌軍,武器和裝備都不統一,旗幟也不盡相同,一時之間,竟看不出來路。

軒轅缺小聲地問身邊的一個中年漢子:「大叔,知道這是什麼部隊嗎?」

中年漢子一臉緊張,四處張望了一下,這才小心翼翼地說道:「這位小哥不是帝都人士吧,這麼大的事兒,居然都不知道。」

軒轅缺點了點頭,說道:「大叔好眼力,在下是調城人士,想來帝都考取功名,也好光宗耀祖呢。」

中年漢子嘆了一聲,刻意壓低了聲音,小聲地說道:「小哥只怕要失望了,皇帝的確發下聖旨,要從寒門學子中選拔文狀元,天下百姓,莫不歡欣鼓舞,可是,這樣做,卻觸動了大家族大豪門大官紳的利益,寒門學子被錄用的話,必然會搶走他們弟子的為官機會,所以,帝都的各種勢力都出言反對,不過,皇帝卻鐵了心,連殺了幾個大官和大家族族長,這樣一來,天下士族都反了,剛剛過去的這些兵,就是大家族的私兵啊,有些連夜行軍,又奔赴了何止千里,更讓人擔心的是,皇宮現在都被帝都的家庭勢力給包圍了。」

軒轅缺其實已猜到了一部分,畢竟,當初他獻計選寒門文狀元時,就已預知到會有反彈和抗力,只不過,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這麼狠,都直接起兵了。

他悄悄拿出通話器,戴在頭上,輕輕呼喊:「麻煩,我回來了,你們在哪裡?現在情況如何?」

麻煩此時正陪著老爹躲在肖大偉的院子里,調戲和傀儡一傀儡二也在,她聽到軒轅缺的呼叫,高興得跳了起來,說道:「在肖大偉這裡。」

軒轅缺微微一愣。

麻煩繼續說道:「皇宮和兩個狀元府都被包圍了。」

軒轅缺無所謂地說道:「現在情況怎麼樣?」

麻煩快速說道:「皇宮中,有大將軍帶兵把守,憑藉護宮魔法陣,應該不會有失,狀元府卻沒有太多的兵士把守,估計已經淪陷了。」

調戲說道:「帝都共有六十七名官員參與叛亂,每家大約出兵一萬,高手比較多,這些兵主要圍攻皇宮,目前處於相持階段,他們攻不進去,皇宮裡也打不出來。另外,帝都的各大勢力也集結了百萬私兵,參與包圍皇帝和狀元府,以及各大兵營。」

軒轅缺暗暗皺眉了皺眉,問道:「兵營不是已清洗過一次了嗎?有多少兵營參與叛亂了?」

麻煩說道:「兵營中,我們安排進去的人都太年輕,大多數雖然掌了權,卻還沒有絕對控制,並且,兵營中勢力錯蹤複雜,牽涉面極廣,現在,沒有哪個兵營明確參與反叛,但是,也沒有哪個兵營出兵救援。」

調戲接過話題,說道:「根據情報顯示,我們的人大都被控制了,有些甚至被殺害了。」

軒轅缺心中不舒服起來,眼睛眯了起來,一股冰冷的殺氣不小心透體而出,嚇得旁邊的中年漢子差點摔倒在地上,努力站穩后,他驚世駭俗地問道:「小哥,你咋了?」

軒轅缺溫和地笑子笑,說道:「沒啥。」然後,他對洪說道:「現在,有事做了。」

洪與這個星球同壽,見怪不怪,對這種爭權奪利、權勢更換的事,見得多了,無所謂地點了點頭。

軒轅缺冷冷地笑了一笑,說道:「我的人被殺了,這個仇,必報。」

洪還是那種風輕雲淡的樣子,說道:「就算毀了這個城市,也不難。」

軒轅缺搖了搖頭,說道:「那倒不必,你跟我來。」說罷,他找准方向,一步輕輕跨出,根本沒有任何大的動靜,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一隻腳就跨進了肖大偉大的院子里。

洪只好飛向空中,感應到他的氣息,也是一瞬間逝,從城外的道路旁消失了,緊跟著軒轅缺,進入了肖大偉的院子里。

中年漢子眼睜睜地看著兩個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了,嚇得心臟差點跳了出來,連忙跪在路邊,不停地叩頭。

軒轅缺一進門,顧不得打招呼,而是單刀直入地問道:「老頭兒,你是故意的?」

皇帝風輕雲淡地說道:「你的計策真的很妙啊,一招選文狀元,就是動了亂臣賊子們的利益,稍稍逼了一把,他們就全都反了,現在,帝都有差不多兩百萬叛軍,各地還有十倍的叛軍在往這裡趕,等我將他們全滅了,帝國就徹底安全了。」

軒轅缺不爽地問道:「所以,你就故意眼看著我的兄弟被人釘害而不聞不問?」

皇帝說道:「我已將大部分參加武狀元選擇的小夥子們轉移了,他們可是我的寶貝,帝國的未來,怎麼可能讓他們這麼毫無意義地送死啊。」

軒轅缺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臉色變得柔順了一些,說道:「你打算怎麼辦?」

皇帝說道:「現在,我不打算怎麼辦,因為,這件事,我已完全交給我家小尾巴了,由她處理,隨她高興。」

軒轅缺冷冷地看著皇帝,說道:「你真是老狐狸。」

皇帝大笑,卻不回話。

麻煩見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一見面就掐了起來,心中大急,急忙說道:「我覺得再等幾天,讓更多的亂臣賊子都浮出水面,然後,一網打盡。」

軒轅缺點了點頭,說道:「這個計劃可行,只不過,你的兵力來自於哪裡?」

麻煩說道:「飄渺峰,將出五十萬兵,全都由九萬高手組成,大部分都在六脈神洞中訓練過了。另外,衛東城將出兵百萬,調城將出兵十萬。目前,我們只有這些勢力是可以完全信任的。而在帝都,大將軍的部下,還可以抵擋幾天。」

軒轅缺一聽,不由皺眉,馬上切換到諸葛亮的思維,稍一思索,就感到不妙,說道:「馬上,讓調城的部隊按兵不動,讓衛東成的百萬雄師撤回去,速度要快,遲則生變。」 ?肖大偉的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在裡邊藏個千把人,一點問題都沒有。軒轅缺連聲吼完,沒有任何人置疑他有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人置疑他的話對不對。

麻煩理所當然地在第一時間就把命令傳了下去,馬上就有無數人動了起來,他們自有一套辦法進行遠程聯絡,這一點,軒轅缺一點也不擔心,也沒心思去過問。

隨後,軒轅缺繼續說道:「命令衛東城周正周琦兩弟兄,進行全城宵禁,控制各大家族勢力,不論有多少敵人前去圍城,都要堅守,不可出兵,在沒有命令前,一個兵也不準派出來。同時,讓他們將命令下傳到四大城中,全都固守,提前做好守城的準備,可以使用一切武器守城。」

想了想,他又說道:「命令調城城主,控制各大家族勢力,爭取遊俠,力保城池不失。」

麻煩很快就將命令下達下去了。

軒轅缺這才緩了一口氣,從皇帝的桌子上拿過一壺茶,也不倒於杯中,提了起來,舉在空中,就往嘴裡傾倒,不管燙不燙,猛灌了幾口。

皇帝一直看著他發號施命,卻一點意見也沒有。

麻煩將命令傳遞下去之後,走到軒轅缺身邊,親昵地抱住他的胳膊,疑惑地問道:「為什麼要我們的援軍回撤?帝國雖大,能出兵相救的只有這兩路兵馬哦。」

軒轅缺拉開一條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這才解釋道:「敵人將皇宮和狀元府圍了這麼多天,居然還沒有攻下,這並不是守得好,而是他們沒認真攻打。可是,他們為什麼不認真攻打呢?這顯然是在圍點打援,在兩路大軍的必經之路上,肯定已布下天羅地網,我們有多少援軍,恐怕都會白白送命,現在,我們的援軍回撤後,他們反而搞不明白我們要做什麼,更搞不清楚我們有多少援軍可用,那麼,他們的包圍圈子,勢必要擴大無數倍,那麼,他們暗中隱藏的勢力,也必然要拿出來,才能完成真正的圍剿,這樣一來,我們就有了摸清敵人數量和反擊的機會。」

麻煩想了想,點頭同意,又想了想,問道:「那麼,帝都怎麼辦?」

軒轅缺笑道:「現在,皇帝老頭兒和你都在皇宮之外,那麼,就算被攻破,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你父皇可是老狐狸,早就將值錢的東西轉移走了,不信你問他。」

麻煩疑惑地轉頭看向父親。

皇帝面色不變,慢慢騰騰地喝了一口茶,這才說道:「你這個小狐狸,朕只不過想給小尾巴留點嫁妝,有什麼不對嗎?」他雖然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顯然,他肯定已做了萬全的準備,說不定,皇宮裡已被搬得徒窮四壁了。

軒轅缺繼續說道:「敵人顯然沒你老爹大氣,一定捨不得毀了皇宮,所以,皇宮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反而是安全的,可惜我的狀元府,還沒住幾天,就要陷入戰火之中。」

說完這一通話之後,他將身子重重地靠在椅背上,輪廓分明的臉上,滿是堅毅之色,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忽閃忽閃,卻仍然在緊張地思索著。

調戲對這一切沒什麼興趣,但對跟著軒轅缺進來的洪卻十分有興趣,他在洪身邊轉了好幾圈,見對方根本不理會,不由好奇地問道:「這誰啊,看上去感覺很強,但又看不出具體有多強。」

軒轅缺輕輕一笑,心想,如果十階魔獸被你一眼就看穿了,那也不配成為這個大陸上最強大的存在了。他笑道:「你不是好戰嗎?此人是我給大家找來的陪練,希望你能喜歡。」

說到這裡,他突然一喜,大聲說道:「有了,有了。」

大家被他一驚一詐的嚇了一跳,麻煩迫不及待地問道:「有了啥了?」

軒轅缺說道:「如果我們給那些亂臣賊子來一記狠的,會是什麼情況呢?恐怕都會派出隱藏的力量來吧。」

皇帝非常感興趣地看了過來。

麻煩卻跳了起來,說道:「廢話!不過,我們根本沒有可用之兵,怎麼來個狠的?」

軒轅缺轉回頭,看著洪,說道:「隆重地介紹一下,我的朋友,洪。」等大家隨意地打過招呼后,他繼續說道:「洪,花多久時間可以把皇宮周圍的亂臣賊子搞完?」

洪想了想,說道:「我不能出手啊。」

軒轅缺一驚,問道:「為什麼?」

洪說道:「在我們這個圈子,已約定成俗,不允許向普通人出手,否則,其他人會群起而攻之。」

軒轅缺第一次聽他說居然還有這樣一個圈子,肯定都是十階魔獸啊,在他們眼裡,什麼萬字高手,果然只能算是普通人啊。他小心翼翼地問道:「這個圈子有多少成員?」

洪老實巴交地說道:「已知四人。」

軒轅缺稍稍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你動手了,別人憑什麼能知道?」

洪說道:「能量波動,殺氣,以及死氣。」

軒轅缺說道:「這些東西我可以抹平,不讓它們泄露出去。」

洪想了想,說道:「這樣就好辦了。不知道皇宮還要不要?如果不要的話,我兩秒鐘就將那裡變成生命禁區,如果要的話,要稍微麻煩一點點,大約需要兩三分鐘。」

軒轅缺想了想,說道:「皇宮本身要不要都無所謂,可是,裡邊的士兵卻是我們的人,能不傷害就不要傷害了,把包圍皇宮的人搞定就成。」

洪點了點頭,說道:「我沒問題了。」然後,他突然跨了一步,身子急速變大,一瞬間就高達近百里,上半身完全插入雲霄,低頭看了一眼,確認了皇宮的方向,然後伸出一根手指,按了下去。

洪的手指足有一里長,兩百米寬,突然從天而降,狠狠地按在皇宮外的一條滿是士兵的街道上。

士兵們發出驚恐萬狀的呼聲,立即發動反擊,卻根本就無濟於事,全都被按進了堅固厚實的硬石路面上。

驚呼聲嘎然而止。

洪的手指輕輕一提,地上已血流成河,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活著的士兵。

他不再留手,而是靈巧地揮動著五指,在皇宮四周快速地清理著敵人…… ?「神跡,神跡……」

帝都,皇宮四周,無數人們跪在地上,拚命地嗑頭,神情無比虔誠。

洪那巨大的身體,膝蓋以上的部位都插入了雲霄之中,帝都老百姓只能看見兩根巨大的柱子憑空出現,而另外一根柱子則不停地從天空中落下來,每一次落下,都會準確無誤地壓倒一大片叛軍。

「叛軍遭神罰了!叛軍遭神罰了……」

無數人大聲呼喊,皇宮中的士兵叫得最大聲,這是天神出手,救援皇帝啊。

近百萬叛軍在接連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后,軍心徹底凌亂了,士兵們再也不敢呆在原地,而是放下武器就跑,什麼功名利祿,什麼封妻萌子,什麼升官發財,都特么的扯蛋,與神罰相比,一切都是那麼策不足道。

洪輕鬆無比地伸著一個手指頭,迅速無比地連連按下,每一下都能上萬平方米的地盤清空,不留任何活口,順著皇宮四周來了一次,就幾乎沒有活著的敵人了,不論是大頭兵,還是九萬高手,不論是身份如何高貴,都在一按之下,化為肉泥,將皇宮四周寬闊的道路染紅。

軒轅缺、麻煩、調戲三人,站在洪的肩膀上,努力睜大眼睛,才勉強能看清下邊發生的事情。

軒轅缺見過洪的本體,倒不是很吃驚,只是震驚於他那強大的戰鬥力,當真是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無數人,就像碾死螞蟻一樣簡單。

這就是十級魔獸的威力嗎?但是,洪似乎根本沒有用力啊,他的真實實力如何呢?自己要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難怪洪的圈子裡要約定成俗,不對普通人動手。

麻煩看得極其興奮,大喊大叫著,小臉兒漲得通紅,呼吸急促,大聲說道:「碾死他們,碾死他們。」

一直比較酷的調戲現在不淡定了,一直張准嘴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眼中射出狂熱的光芒。過了好久,他才毫無氣勢必地說道:「老大,這就是你給我們找的陪練?」

洪微微笑了笑,說道:「搞定了。」

軒轅缺說道:「皇宮的是搞定了,可是,我家還沒搞定呢?」

洪那巨大的眼睛看了過來,問道:「在哪兒?」

軒轅缺找了找方位,很快找到了他和佟童各自的狀元府,發現都被包圍著,有很多雜七雜八的部隊,衣著並不統一,但行動卻很整齊,顯然有人在現場指揮。他手指連指,說道:「這兒,還有這兒,就這兩處。」

洪看了一眼,說道:「小事。」

然後,他伸出手指,快速按了下去。

沒有任何意外,兩處的叛軍很快就碾壓成泥,城中,再也找不到成建制的叛軍了。

洪玩興大起,將手指提了起來,大聲說道:「叛亂者,死;有叛亂之心者,速降,去跟皇帝磕頭認罪吧。」

帝都嘩然,平民老百姓總算知道,這些天兵荒馬亂,原來是有人當了叛軍,現在遭受到了神罰。

而在無數隱秘的地點,無數有身份的人,都驚疑不定地看著自天而降的兩根超級柱子,難道這就是通天柱,難道神就是順著這柱子來到人間的?難道,造過反真的會驚動神?為什麼以前的叛軍從未受到神的打擊?現在的皇帝真的受到了神的庇佑?

為什麼啊?不公平啊?千百萬年來,造反的人無計其數,為什麼偏偏到現在要遭神罰?近兩百萬人,就這樣,在眨眼之間就灰飛煙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