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進了醫院停車場。

跟着汪玲到了醫院病房。

金世一也是夠大氣的,還給史密斯專門開了一個vip病房,讓兩個彪形大漢守在門口。

推門,進屋。

屋子裏,充斥着濃郁的藥水味道。

白小鳳就看到史密斯穿着病號服正躺在病牀上,人已經醒了。

不過因爲腦袋被開瓢的緣故,此時史密斯滿腦子都纏着紗布,乍一看,就跟個木乃伊似的。

“你爲什麼放了我?”見到白小鳳,史密斯陰沉着臉問道。

白小鳳揮了揮手,讓汪玲退出去。

然後,他坐在了沙發上,笑着道:“屋裏就我們兩個人,沒必要揣着明白裝糊塗。”

“《黃泉寶藏圖》殘片的事情?”

史密斯聲音還是有些虛弱。

果然!

白小鳳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這洋鬼子,還真知道《黃泉寶藏圖》的事呢。

他說:“既然知道了,那就全說出來吧。”

“我要是不說呢?”史密斯眼中精芒閃爍。

白小鳳淡然一笑:“那本大爺不介意弄死你,再搜你的魂,玩你個魂飛魄散。”

史密斯身軀一震,神情一下驚恐起來。

他毫不懷疑白小鳳這話。

一個能在鬥法的時候,直接掄板磚拍人的人。

本能的,他感覺面前這傢伙沒什麼事是幹不出來的。

且,身爲三品神職驅魔員,他自然知道搜魂的下場有多麼恐怖。

這是直接將陰力侵入人的魂魄中,截取相關記憶的狠辣手段。

在他們的勢力中,就不乏有一些強大的神職牧師用過這些手段,而那些被搜魂的人,所經歷的痛苦,更是生不如死!

想着,史密斯深吸了一口氣:“你,很強!”

“不用你說。”白小鳳擺擺手,“說正事。”

“不錯,《黃泉寶藏圖》殘片,我們確實在收集。”史密斯開口就承認了下來。

然後,他繼續說道。

“我是隸屬於歐洲一個神主教勢力的牧師,我們教派在二十年前,便開始着手收集《黃泉寶藏圖》殘片。”

“這次我來華夏,其實是執行教中任務,偶遇金世一,發現他有殘片,所以順勢得到殘片,幫他的忙,只是……”

說到這,史密斯的臉色黯然了下來,一副吃了死蒼蠅似的。

“只是被我一板磚拍翻了?”白小鳳笑道。

史密斯點點頭,目光閃爍的看着白小鳳:“你真的很強!天師中,能在你這種年紀,擁有這麼強的實力,真的是天才了。”

昨晚他雖然被白小鳳用最蠻橫,甚至可以說是毫無節操的手段給拍翻了。

在外人看來,這其中的差別,強烈的能讓人吐血三升。

可史密斯自己明白,如果不是實力上的壓制,面前這小子即便是拿着板磚陰他,也絕對傷不了他!

看似倆板磚拍翻,其中蘊含的意味,卻不是普通人能看懂的。

“本大爺是天才的事,地球人都知道了。”白小鳳傲然地笑了笑,繼續問道:“那麼,現在你告訴我,帶你們神主教手裏還有幾張《黃泉寶藏圖》殘片?”

“這……”史密斯猶豫了起來。

轟!

白小鳳懶得廢話,身上的陰力轟然爆發出一股出來。

磅礴如潮,瞬間讓病房內的溫度降低到了冰點。

他彷彿看待螻蟻一般:“我殺你,比碾死螞蟻還容易。”

史密斯臉色蒼白,驚恐地看着白小鳳。

這一刻,他明顯的感覺到面前這小子的氣勢如同坐火箭一般攀升着。

以他三品神職的實力,面對這小子。

毫不誇張的說,竟然真有一種螻蟻面對大嶽的感覺。

他忙說道:“三張,神主教一共還有三張!”

嘶~

白小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搓了搓手,眼睛放着光亮。

娘希匹的!

這次,挖到寶了啊!

我說,今天就兩更,明天加更,你們信不信?

本章完 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

這手筆,絕對的大寶藏了啊!

要是這消息傳出去,別說鬼盟了,就算是華夏的那些大勢力,估計也要組團出國刷boss了!

史密斯心驚膽戰的看着白小鳳。

嘶~

他也跟着倒吸了一口涼氣。

怎麼,有種被盯上了的感覺?

這感覺很詭異,甚至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神主教的勢力有多大,他當然清楚。

面前這小子,該不會真想搶吧?

仔細一看白小鳳的眼神。

史密斯頓時更方了。

嗯,確認過眼神,這傢伙真的有想法呀!

“你,該不會想去神主教搶吧?”史密斯開口問道。

白小鳳搓了搓手,眼睛放着光亮,笑道:“你猜?”

“……”史密斯。

我的上帝,這還用猜嗎?

這傢伙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一切了呀。

他深吸了一口氣,覺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面前這小子。

“你知道我們神主教有多強嗎?”史密斯開口道:“我們三大主教可是七品神職,教中神職高手更是無數,用你們華夏的話說,那就是過江之鯽,你,想清楚了。”

然而。

“三個七品天師麼?”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鄙夷地對着史密斯翻了個白眼:“這麼點實力,你們憑啥擁有這麼多《黃泉寶藏圖》殘片的?”

這話倒不是他吹牛比。

在華夏,要是勢力裏沒有個超越七品天師的存在,那個勢力絕對都不好意思說自家有《黃泉寶藏圖》殘片。

不說華家和差點被莫名其妙滅族的干將莫邪家。

光是如今被鬼盟挑翻了搶走殘片的那幾個勢力,哪個不是華夏的一流勢力?

哪個勢力裏,沒有超越七品天師的存在?

比較下來,僅僅三個七品天師的神主教擁有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就真的很臭不要臉了呢。

史密斯嘴角抽搐了一下,彷彿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他感覺頭頂的傷口又在疼了,下意識地擡手想揉了揉,可剛碰到紗布,登時疼的倒吸起了涼氣。

“我的上帝啊!這小子是瘋了不成?三大主教可都是七品神職呢,他哪來的底氣說出這麼鄙夷的話?他想死不成?”

這是史密斯心裏的想法。

對於華夏陰陽界的行情,他是真的有些搞不懂。

但,在他眼裏,三大主教可是高高在上的絕對大人物。

七品神職,那簡直是宛若神明一樣的存在呢!

“喂,你打算啥時候回去?”

這時,白小鳳忽然問史密斯。

史密斯你一怔:“你打算放了我?”

白小鳳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拍了拍史密斯肩膀:“當然了,你都把最重要的東西給我了,我肯定放了你呀,爲了你的安全,本大爺決定親自送你回去。”

“……”史密斯。

這話,怎麼怪怪的?

緊跟着,他突然反應過來,面前這小子是打算順着他這條線直接去神主教大本營呢!

想到這,史密斯看白小鳳的眼神一下就變了。

這傢伙,要不要這麼衝動?

他是打算一個人攻打神主教?

這,或許是一個機會呢?

史密斯眼珠子一轉,要是能回到神主教,以教內的實力,滅殺這小子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也能逃過一劫,甚至,很可能將這小子的《黃泉寶藏圖》殘片再搶奪過來。

那時候,可就立大功了!

史密斯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機會,妥妥的大機會!

他忙說道:“感謝你放了我,我打算傷勢一好,就立刻回歐洲。”

“嗯,沒毛病。”

白小鳳繼續人畜無害的笑着,“你抓緊養傷,一定要養的好好的哦,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他轉身就離開了病房。

史密斯目光深邃的目送着白小鳳離開。

等房門關上後,他呢喃道:“這小子,難道有把握對付我們神主教?”

他又不傻,他也確定這小子不傻。

明知道神主教的強大,還敢登門攻打,一定是有依仗纔對。

緊跟着,他搖晃了一下腦袋。

將腦海中的想法摒棄,在神主教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土雞瓦狗!

只要這小子敢去,神主教一定能將這小子留下!

離開了病房。

白小鳳叮囑了一下看守的兩個彪形大漢,讓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裏邊的史密斯跑掉。

開玩笑!

這可是他用來釣大魚的長線呢!

要是讓史密斯跑了,諾大的歐洲,上哪去找神主教這樣的大肥魚?

叮囑完後,白小鳳卻沒發現汪玲的蹤影。

他正詢問着保鏢汪玲去哪了呢,就看到汪玲拿着手機從遠處樓梯轉角走了過來。

汪玲說:“白先生,有個人想見你。”

“誰?”白小鳳問。

“雲夢。”汪玲說,“昨晚雲夢去了慶功宴,沒見到你,所以今天想特地約你見一面。”

白小鳳腦海中浮現雲夢的樣子。

他笑了笑,道:“不見。”

“哈?”

汪玲懵了。

要知道,尋常人可都夢寐以求着見雲夢一面呢。

且,昨晚的演唱會過後,雲夢的身價直線飆升。

現在,她可成了無數人的夢中"qingren"。

更有無數家公司想見雲夢呢,偏偏,這一大早雲夢拒絕了所有人,特地想邀約白小鳳見一面。

白先生居然拒絕了?

要不要這麼傲嬌?

白小鳳笑了笑:“我還趕着回濱海,馬上要出國玩了呢。”

說完,白小鳳就離開了。

汪玲留在原地凌亂了。

出國,還能比雲夢好玩了?

她無奈地撥打了個電話出去。

……

金陵,霧夢山。

這裏是金陵有名的富人區。

霧夢山常年霧氣籠罩,坐擁金陵水脈安昌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