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立馬便有其他的帝國特警上前,扯著道格森的衣領,強行將他拉到另外一邊的審訊室去了。

這裡既然是帝國特警的駐地,那自然便擁有著與帝國特警相稱的各種用具了,用葉婉瑩的話說,這地下室一層完全是縮小版的監獄。

除了一些機密設備弄不來之外,其他完全是按照審訊間諜的監獄標準來的,所以見到這裡的人,不被折磨個痛不欲生,那是別想好的。

十分鐘很快過去,葉婉瑩的人準時從審訊室走出來,示意葉天和葉婉婉已經搞定了那個道格森。

葉天點了點頭,和葉婉婉一起走到了審訊室內。

只見審訊室裡頭,道格森正沮喪的低著頭,一言不發的沉默著。

「道格森先生,我想現在你應該已經明白了,這幾天內發生的事情了吧!」葉天笑著說道。

說話間,他遞過去了一杯咖啡。

道格森抬頭,一臉暴怒,吼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看到你們就不怕引起國際上的外交糾紛嗎?你們可知道我的身份嗎?」

面對道格森連發炮般的問題,葉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作回答。

邊上,葉婉瑩冷聲道:「道格森先生,你就不要再抱僥倖的想法,我們會將你帶到這裡,當然是知道你的身份,北美諸國聯盟生化科技巨頭諾爾德家族的技術顧問。

同時是北美諸國聯盟生化研究院成員,在北美諸國聯盟中的身份保密級別是s級,在北美諸國聯盟的待遇和北美諸國聯盟的聯盟首長一樣,我說的對不對?」

聽完葉婉瑩這話,道格森也很是吃驚,他的身份是絕密,就算身處華國,也有著相關的保密及保護措施。

不可能輕易被尋常的普通人得知,甚至是一般的情報部門也搞不到手,眼前這些人居然能夠說出來,顯然不是一般的情報部門,更不可能是普通人了。 表面上他雖然只是諾爾德家族的一個研究顧問,可頂還有另外一重身份,就連他們的家主也不知道,這些華國人又是從哪裡知道的?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道格森急了,神情警惕的盯著葉天和葉婉瑩,眼珠不斷的轉著,似乎在想著對策。

「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只需要幫我做事就行。」葉天神情平靜的說道。

「不!這不可能!」道格森漲紅著臉,激動的吼道,「這樣做的話,我便我成為一個背叛國家的人,這和我的價值觀相違背,我絕對不會答應!」

葉天語氣誇張的說道:「哦,是嗎?你的節操真是讓人感動啊!我都恨不得高歌一曲讚美你呢!」

話雖這樣說,可葉天的神情卻帶著玩味,明顯是在調侃。

停了一下,葉天繼續說道:「不過據我所知,你們北美諸國聯盟本就是一個鬆散的聯盟,是一個家族財閥暗中把持政治格居的國家。

所以對你們而言,國家並不是第一位,生命才是放到首位的,別告訴我你對你們國家死忠,我是不會相信!當然,如果你真的是死忠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我……」

道格森激動的想反駁葉天的話,可一看到葉天那陰森的目光,原本到了嘴邊的話不自由主的咽了下去。

這個時候,在國家大義和自身小命之間,他只能默默的選擇保住自己的小命。

「我隸屬於北美諸國聯盟的軍情局,你這樣做如果傳出去,會產生怎樣的後果你可知道?」道格森說道,他還報著最後一絲希望。

「道格森先生,可能還不知道你已經在四天前的22點30分,死於松江府的某處非法洗浴中心。

死亡原因為受到過大刺激,導致間歇性神經異常,從而引發心臟病發作,因搶救無效死亡。」葉天淡淡的說道。

在聽到葉天這話時,道格森整個人都傻了,畢竟任誰聽到自己的死訊,都會像他一樣發傻的。

這時候,看著道格森呆愣的神情,葉天笑了笑,繼續說道:「在今天上午,北美諸國住松江府的領事館已經完成對你的哀悼儀式,並將你的屍體送往殯儀館火化。

以目前的時間來看,你的骨灰應該已經由專人護送,搭乘飛機前往北美諸國聯盟,想來差不多快到了吧!」

「你們……你們……」

葉天的聲音非常的平淡,可道格森卻感覺身體越發的寒冷,無比驚恐的看著葉天。

這時候的葉天在他的眼中,已經和惡魔沒有差別了,不,甚至比惡魔還要令他害怕。

這樣的惡魔最多只是奪取他的靈魂,眼前這個看著和善的男子,卻操控著他的生死。

到這時,道格森才知道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並不是死亡,而是所有人的記憶和所有信息記載中,你已經死了。

重生兵團一家人 可現實是,你還活著,成為一個死人的活著。

越想,道格森越是驚恐害怕,渾身劇烈的顫抖,直接說不出話了。。

對於道格森的反應,葉天並沒有在意,他只是淡淡的說道:「道格森先生,現在現實意義上,你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上了,所以你現在已經什麼都不是了。

就算這件事傳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的,確切的說是有人絕對不肯相信,同時也會幫著讓其他人不相信,我想你知道這話的意思。

現在,你如果幫我做事的話,我可以給你想象不到的好處,更可以給你一個全新的身份。」

聽到葉天這話,道格森沒有立刻回應,是低著頭陷入沉默,似乎在思考。

對此,葉天並沒有催促,知道需要給對方一點時間,一味的催促只會適得其反。

當下,他便身體往後一靠,悠然地靠在椅背上,和葉婉瑩低聲交談著。

過了許久,道格森這才抬起頭來,想來是想明白了。

不過也對,如今自己的生死對方都能操控,那是再做任何的掙扎也是無濟於事。

當下,他便說道:「我不相信,你能給很多好處,我比北美諸國聯盟政府給的還要多的好處。」

「當然,我也算是一名醫生,能夠看出你身上的隱疾。」葉天淡然說道。

葉天並不是胡說,以此來嚇唬道格森,雖然他不是自己看出來的,可卻是控心蟲傳回來的感應,自然準確無誤。

「我……我有隱疾?」

道格森象是受到了侮辱一樣,憤憤的吼了起來,「你在開什麼玩笑,我這麼正常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有隱疾?你就是想嚇唬我,是不是?」

「不,道格森先生,你的隱疾來自你身上你母親的家族,這種病是幾率遺傳,而且男女都有可能傳染。

你的母親很幸運的躲過,可你的外祖父在三十五歲以後,就在精神病院度過,因為他時常稱自己可以見到所謂的上帝,對嗎?」

最好不相見 面對道格森的憤怒,葉天淡淡的說道。

「你……你怎麼知道?」

這一下,道格森徹底不淡定了,只覺得眼前這人簡直比魔鬼還魔鬼,不僅能夠操控自己的身體,居然連自己的母親乃至外祖父的情況都知道,簡直是可怕。

葉天神情淡然的說道:「你也算得上是一名醫生,應該想來應該對自己身體有所了解,如今你的生理年齡是三十一歲,可你心理年齡卻能有六十歲。

這主要的原因是你從事的工作壓力太大,也有你身上遺傳病的因素,如果繼續下去,遲早有一天,你也會象你外祖父一樣,在精神病醫院度過餘生的。」

「你胡說什麼!這是不可能的,你憑什麼就認定我會遺傳,你不是說這是幾率性的遺傳疾病嗎?」道格森暴怒的大喝。

我和美女董事長 這時候他並沒有否認葉天說的,對方能夠說出這種外祖父的病情,那自己的家族十有八九真的患有這樣的遺傳病。

可他不認為自己會有,或者說自己會這麼倒霉。

「你飲酒不?」葉天問道。

「當然,我可以說無酒不歡。」道格森答道。

「喝了酒後,你會去睡覺,或者想要睡覺嗎?」葉天又問道。

「不會,酒精不會讓我睏倦,只會刺激我的神經,讓我更加興奮。」道格森說道。

「那你每天休息的時間,有超過三個小時嗎?」葉天繼續問道。

道格森遲疑了一下,還是回道:「這個……沒有!不過我沒有感覺到疲乏,每天都精神十足。」

葉天最後問道:「那你自己站在醫生的角度上看,你覺得你自己這樣子算正常的嗎?」

說著,他便看著對方。

道格森頓時怔住了,有些出神,這時候認真的回想一下,他才發現自己這樣的狀態根本一點都不正常。

正常人一天的休息時間,都不能少於八個小時,否則必然會出現精神不振,睏倦疲乏的情況。

可他卻相反,每天休息的時間不過三個小時,也從來沒有感到睏倦和精神不振,仍舊精神十足。

有人會說,這樣不是很好嗎?

可道格森自己知道,他這種情況屬於嚴重的焦慮症,是一種精神方面的疾病。

看著道格森的神情,知道他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葉天這才開口說道:「你的情況屬於瘋症的前兆。

你也是醫生,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現在這樣的身體狀況,絕對不可能是正常的。

我敢保證你要是繼續下去,不出三年,就會和你的祖父一樣,在精神病醫院度過餘生。」

「不……這不可能,你這是在嚇唬我!對,是嚇唬我!」

道格森有些激動,大聲的咆哮著,明顯是不相信。

「是不是嚇唬你,你自己心裡清楚!如果你不信的話,那咱們可以拭目以待,反正如果你不配合的話,我也只能將你關起來。

到時候在幽閉的環境下,加上焦慮等負面情緒,你的病只會發作得更快。」葉天淡淡的說道。

「那……那你有辦法嗎?」道格森試探性的問道。

他是人,而且還是個成功的人,既然不想自己後半生變成一個被人唾棄的神經病。

「對我來說,你身上的問題根本算不上是病。」葉天笑了笑,說道。

確實是這樣,只要他願意,控制掌控心蟲,便能將道格森的身體完全修復,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真的?你不是在騙我吧?」

道格森有些激動,也有些不敢相信。

葉天神情淡然的說道:「當然是真的,我既然有辦法讓你假死,騙過包括你們國家軍情局的專業人員在內,幾乎所有人的眼睛,又在這裡讓你活過來。

你覺得小小的瘋症在我眼裡,能算得上是病嗎?我可以輕易的治好你的病,不過前提條件是你必須在這裡為我工作三年。

三年以後,決定權在你,你可以選擇離開,也可以選擇留下,到時我會讓人給你辦一套完美無缺的身份證證明,如何?」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能治好我身上的病,你要我做什麼都行。」道格森咬了咬牙,最終還是點頭應下。 正如葉天之前所說,作為北美諸國聯盟的人而言,他們更加傾向於將個人和家族放在首位。

至於國家,那是什麼?那些大家族大財閥的玩具,這個玩具的好壞與他們有關,我卻上升不到比生命重要的程度。

葉天淡淡問道:「很好,我想你出現在松江府,應該知道陸天集團董事長陸展鵬的事情了吧?」

道格森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陸展鵬之所以會昏迷不醒,便是因為你們北美諸國聯盟的藥物,我想你有參與過這個項目的研究吧?」葉天問道。

「這個……」道哥是明顯的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點頭說道,「是的,我參與過這個項目的研究,而且我所負責的那個環節,正是這個項目最重要的環節。」

葉天一笑,說道:「很好,我需要你負責的這個環節上,所有與之相關的資料。」

「不不,這些都是機密,我這樣做的話等於叛國……」

不等道格森說完,葉天便已經搶斷道:「不,你還不明白嗎?你現在已經沒有國家了,整個人都不存在這個世上,哪裡來的國家?」

道格森愣了一下,終於反應過來,他現在在所有人的記憶和所有信息記載上,已經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死人了。

甚至,他都被火化了,連骨灰都被護送回去了。

當下,他思索了良久,才垂頭喪氣的低頭說道:「我明白了,我會把所有的資料都交給你,但是……但是我不希望你用些資料來對付任何人,畢竟這種藥物實在是太歹毒了。

當初我也是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才參與這個項目研究的,這事先知道這種藥物會是這樣,我是死也不會參加。」

「放心,我要這些資料只是想救人,就是那個昏迷不醒的陸總。救完之後,我自會銷毀掉所有的資料,不會用於任何不良目的。」葉天說道。

「好,我相信你,也只能相信你!」

道格森點點頭,顯得頗為的無奈。

不過,一想到自己苦逼的經歷,他還是對葉天恨得牙痒痒,可又無可奈何。

這下,有了道格森的加入,相信讓陸展鵬昏迷不醒的藥水成分,很快就會分析出來,葉天連夜秘密把道格森送到了研究所。

這天早上,葉天剛起來,葉婉瑩就急吼吼的打了電話過來。

「葉天,你現在有時間沒有?」

電話裡頭,傳來的葉婉瑩有些著急的聲音。

「剛剛起來,你有事嗎?」

葉天有些奇怪,不知道葉婉瑩這時候打電話過來出了什麼事,難道是之前道格森的事情敗露了嗎?

好在,並不是葉天所想的這樣。

這時候,葉婉瑩開口,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是這樣的,現在松江府這邊的療養院,來了一名病人,這人的身份比較有些特殊,病情也比較特殊。

那裡的醫生專家對他的病並沒有太好的辦法,所以我想請你過去看一看,我知道你最近可能比較忙,但這個人必須救。」

「這個人是誰?真的有這麼重要嗎?」葉天有些疑惑的問道。

「帝都的,安以全,你應該聽說過這個名字吧?」葉婉瑩回道。

聽到這裡,葉天這才恍然,說道:「當然有聽說過,這位老爺子可是華國有名的慈善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