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微微搖曳了一下,它的身體頓時隱匿於夜空之中。這一次,它可是徹底的隱身。連一點兒蹤跡也未曾暴露。

下一刻,兩道如同閃電般的身影頓時從巨大山脈中飛了下來。

他們的速度極快,轉瞬間就已經來到了山腳的這一處凹陷之地,然而,他們兩人對望一眼,放開神念搜尋半響之後,卻是一無所獲。

交換了一個詫異的眼神,王曉曉秀眉微蹙,道:「臨海天尊,您有沒有發現什麼?」

臨海天尊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胖子,他的體型雖然胖碩,但動作敏捷靈巧,卻是完全不成正比。此刻,他面色凝重,微微搖頭,道:「不曾發現什麼,真是奇怪了。」頓了頓,他又道:「天鳳大人在離去之前,留下了一對風鈴做為守護警戒之用,本座適才聽到風鈴作響,又見彩帶飄絮,所以才會趕來此地。」目光一凝,他沉聲道:「曉曉天尊,你有什麼發現么。」

王曉曉委婉一笑,道:「我適才仰望星空,突然感應到此地似乎有魔氣涌動,所以才過來瞧瞧的。」她微微搖頭,道:「既然沒有什麼發現,或許是我的感應錯誤了。」

「魔氣?」臨海天尊的雙眉一揚,沉聲道:「曉曉天尊,你是光明之神,對於魔氣特別敏感,既然有所發現,那麼此地肯定有著古怪。」他輕哼道:「天鳳大人的寶物絕對不會失靈,我們在這裡再找一下吧。」

其實,他心中暗道,如果僅有天鳳大人的寶物發出警示之聲,或者是僅有王曉曉疑神疑鬼,那麼或許是虛驚一場。可是,如今這兩者同時發現異常,那就絕對不能簡單應對了。

獸王宗兩位強大的天尊大人收斂心神,再度釋放精神意念,向著周圍事無巨細的搜尋過去。

這一次的搜尋遠比上一次要全面和仔細的多,哪怕是任何一點細小的地方都來回掃蕩,不容錯過。

但是,整整一個時辰之後,他們兩位卻悲哀的發現,自己依舊是一無所獲。

臨海天尊重重的一跺腳,他的臉色鐵青,道:「真是見鬼了。」

王曉曉雖然心中鬱悶,但口中還是勸慰道:「臨海天尊,你不用著急,或許真的是我們弄錯了。」

她的心中其實也是認定此地出了問題,但既然搜尋不到,那也無可奈何。若是糾纏下去,只怕不等找到問題所在,他們就要先被逼瘋了。

既然如此,不如暫且擱置一段時間,等待問題自己暴露出來吧。

臨海天尊苦笑一聲,嘆道:「哎,天鳳大人將宗門交到本座之手,本座無論如何都不能弄出半點差錯,否則日後大人回來,本座又有何面目相見。」

王曉曉一怔,訝然望去,不知道臨海天尊為何會如此突然的說出這番悲觀的話來。

這位臨海天尊雖然並非神王,但也絕對不是普通神道強者。在天鳳大人的教導之下,他晉陞神道之後,就主動前往外域戰場。

神道強者雖然堪稱神通無敵,但也有著強弱之分。

臨海天尊在外域戰場千年不退,陣斬強者不計其數,在神道境界中,可是數一數二的絕頂人物,一點兒也不會比名滿天下的戚家十二神將遜色。

這樣的人物,心志之堅定縱然不如心靈修鍊者,但也絕對不會遜色多少。

可是,如今他卻說出這番泄氣話來,這讓王曉曉的心中隱隱的有些不安和擔憂。

看到王曉曉那詫異的眼神,臨海天尊陡然醒悟,他哈哈一笑,道:「本座一時感慨,讓曉曉天尊擔憂了。」揮了揮手,他道:「曉曉天尊,我們去請出天鳳大人的鈴鐺來此一探究竟吧。」

王曉曉猶豫了一下,道:「天鳳大人離去之時,曾經有過交代,那是鎮門至寶,不得輕易動用啊。」

這鈴鐺中蘊含著天鳳大人的真言法則之力,可是每動用一次,其力量就將耗損許多。不到宗門存亡的危機關頭,又豈能輕率而動。

臨海天尊苦笑著道:「本座當然明白,但是……」他凝眉望著四周,緩緩的道:「不知為何,今晚上本座就是心神不寧,惶惶不安。如果不檢查一個究竟,本座無論如何都無法放心下來。」

王曉曉的心中一凜,沉吟片刻,道:「臨海天尊,既然如此,我們就去請出聖物吧。」

這臨海天尊在外域戰場搏殺千年,對於危險已經有了一種超乎於本能的感覺,這樣的人物既然如此堅持,那麼必有道理。王曉曉雖然不捨得輕易動用天鳳大人至寶,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吝嗇阻攔。

兩位神道強者轉身,朝著山峰行去。

那鈴鐺就存在於山峰之上,這可是天鳳大人遺留至寶,是鎮守山門最後的一道防線。只要取得此物,無論是何方強者入侵,他們都有著放手一戰的強大自信。

他們的速度何其之快,雖然在宗門內不至於破開空間趕路那麼誇張,可是一旦展開身法,登山越嶺自是等閑。

然而,片刻之後,他們兩個卻是不約而同的收住了腳。

兩雙眼睛豁然相對,都看出了對方眼眸中的那一抹驚駭欲絕之色。

他們都是居住在山巔深處,若是換作普通人,上下怕是需要一日時間。可是對他們而言,這點兒距離就像是自家的後花園,哪怕是悠閑散布,也不過片刻可至。


而此刻,他們已經奔行了近一刻鐘,但抬眼望去,那山巔之處,依舊是遙不可及。

這一瞬間,他們立即明白了一件事情。

天鳳大人的鈴鐺示警和王曉曉的魔氣感應,果然有其道理。

他們兩位神道強者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敵人布下的陷阱之中。

不過,他們兩人一個是身經百戰,什麼惡劣的情況未曾見過。而另一個雖然經驗不足,但卻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之時,所以雖然暗自駭然,但卻也並未慌亂。

「曉曉天尊,本座先來施法一試。」臨海天尊輕哼一聲,他抬起了雙手,那虛空中頓時盪起了一**的漣漪。這些漣漪就像是將虛空化作了大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這些海面漣漪朝著遠方擴張而去。而且,這個漣漪並不是在某一平面上出現,而是呈立體全方面,毫無死角的擴張著。

在兩位神道強者的注視之下,這些漣漪並沒有受到半點兒的刁難,就這樣傳盪到了極遠方,直至脫離了他們兩位的視線為止。(未完待續。。) 「這,不可能……」臨海天尊膛目結舌,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他們已經可以確定,自己進入了某個精心布置的陷阱之內,所以雖然快速趕路,但目的地依舊是遙遙無期。在這個情況下,臨海天尊釋放自己的法則力量,想要探明這處陷阱的虛實。

按照他的想法,既然這裡有著陷阱存在,那麼當他的法則神念開始擴張之時,肯定會引起異常變化。一旦查出自己兩人陷入了何等陷阱之內,自然會有著應對之策。

可是,無論他怎樣猜測,也無法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

在他的法則神念探索之下,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王曉曉的臉色微變,她如今也是神道強者,自然知道情況的嚴重。若是他們連陷阱也無法找出,那麼就更不用說破解之法了。

臨海天尊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本座再試試。」

此刻,他的語氣一變,已經變得謹慎之極,再也沒有一點兒的信心了。

醞釀片刻,一股無以倫比的恐怖氣勢從臨海天尊的身上陡然沸騰而起,這一刻,身材胖碩的臨海天尊彷彿是戰神附體,變得威風八面。單是這股外放的強悍氣勢,就足以將一位老祖級強者生生的碾壓至死了。

這,就是一位巔峰神道全力爆發之下的恐怖威勢,那強大的力量在經驗豐富的臨海天尊催發之下,以席捲之勢朝著四面八方擴張而去。

然而,僅僅片刻之後,他們兩人的心就徹底的涼了下來。

因為這股澎湃的氣勢雖然也是毫無阻攔的擴張了出去,但後果與先前卻是毫無區別,就像是將一塊巨石投入了大海之中。

那巨石雖然大到了足以將普通人壓死的地步,但是對大海而言,卻無疑是滄海一粟。根本就不值一提,除了一些肉眼可見的漣漪擴散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動靜可言了。

臨海天尊面若死灰,他雙拳緊握,心中卻是一片絕望。

適才的那一瞬間爆發,他確實已經是全力以赴,那氣勢若是在平時釋放,肯定會引起整個宗門的騷亂,一片雞飛狗跳的情形那是免不了的。

但是,此刻雖然漣漪依舊。但整個宗門卻是靜悄悄的一片,彷彿根本就沒有人察覺到他所釋放的力量。

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情啊,他全力釋放的法則力量,竟然被人以一種無法想象的方式給無聲無息的化解了。

這等實力,簡直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陰暗的某一個角落中,蜀王一臉得意的笑著,它心中暗自不屑。

本座對付不了天鳳大人,也未必能夠贏得了戎凱旋,但是對付你們這兩個小輩。還不是手到拿來。


其實,如果它肯現身出手,那麼一下子就能夠將這兩位生擒捉拿。

但是,它心中有著極大的顧忌。根本就不敢真正的現身出來。

魔族蜀王本來就是以隱匿之術見長,它有著強大的自信,只要自己不現身出手,而是暗中布局將這兩位神道強者擒走。那麼。就算是天鳳大人親自探尋,也休想找到它的任何蹤跡。

這是它身為鼠族巔峰神王的信心,也是它有膽子來此報復的最大憑仗。

可是。這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不能主動出手,否則的話,只要它留下哪怕一絲痕迹,都有可能被近乎無所不能的真鳳分身所察覺。

一旦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那麼宇宙雖大,它也不知道自己能夠逃向何方。

王曉曉默默的看著,雖然知道此刻身處不妙之地,而且連臨海天尊也沒有了擺脫的辦法,但她卻是絲毫不亂。美目閃爍之時,她緩聲道:「臨海天尊,我來試試。」

臨海天尊一怔,他心中暗道。本座已經是巔峰神道,全力以赴尚且無可奈何,你一個小小的初入神道的小傢伙還要湊什麼熱鬧啊。

不過,這句話他也只是在心中嘮叨埋怨了一句,嘴上卻是道:「好,聖女請。」

王曉曉輕輕的抬起了手,那對纖纖玉手細弱的彷彿一陣風都能夠吹走,但不知為何,卻就是給人帶來了一種重若泰山的感覺。

隨著這雙手腕抬起,似乎他們周圍的空間都變得凝滯了起來。

臨海天尊的眼眸一亮,他隱隱的覺得,或許這小傢伙真的能夠給他帶來什麼驚喜呢。

天鳳聖女,那可是天鳳大人專門培養的代言人,以大人的神通手段,若是傳給了她什麼了不得的密術,那麼今日結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王曉曉的縴手陡然一翻,一股乳白色的光芒頓時從她的手心處綻放了出來。

這是光明的力量,充斥著難以想象的光明之力。這力量就像是陽光普照大地,暖洋洋的讓人生出一絲想要融化其中的感覺。


當這股力量開始蔓延之時,那周圍空間頓時發出了一種詭異的變化。

虛空中,泛起了一道道深深的皺褶,就像是一張透明薄膜被擠壓變形,造成了異常詭異恐怖的一幕。

臨海天尊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喜色,他驚呼道:「魔氣。」

此刻,他終於想了起來,王曉曉曾經說過,她之所以來到此地,就是因為感應到一股魔氣的突然出現。

那麼,此刻困住他們之人,應該是一位魔族的超級強者了。而魔族強者最畏懼的,自然就是光明力量了。只要有光明之神在此,就肯定能夠破解魔氣,而一旦讓他們順利回歸山巔,取出天鳳大人的鈴鐺至寶,他們還有什麼可以畏懼的呢。

虛無中,蜀王的臉色也是微微凝重,它輕哼一聲,不屑的道:「區區光明之神而已,就以為能夠破解本座的魔力幻象么。哼,給我定……」

如果王曉曉是一位與它同階的巔峰神王,或者是已經晉陞神王,那麼在光明之力的壓迫之下,它或許還會忌憚幾分。

但是,王曉曉只不過是一個剛入神道的小傢伙罷了,那光明之力雖然精粹,但要說能夠威脅到它,那也就是一個笑話罷了。

巔峰神王的強者,又豈是一個小小神道能夠撼動的。

隨著它的一聲無言輕喝,這逐漸皺起來的空間豁然一頓,隨後又慢慢的拉伸平整,就像是再也沒有任何變化般的恢復了平靜。

「啊,這……又是怎麼回事?」臨海天尊倒抽了一口涼氣,他再度為之失色了。

哪怕是在外域戰場上與其餘幾大勢力的強者們生死搏殺之時,他都從未如此震驚過。但此刻,他的心情卻是七上八下,難以形容。

王曉曉的光明之力眼看就要破解這個陷阱了,但最終卻又是功虧一簣。

這究竟是什麼級別的魔族強者啊,在光明之神的攻擊之下,依舊能夠不聲不響,不驚動宗門任何人的情況下輕易化解。

這一刻,他是真的興起了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而事實上,如果讓臨海天尊知道自己此刻的對手是何等人物的話,他怕是早就失去了抗衡的信心。

巔峰神王,半步界主。

單是這兩個稱呼,就足以讓絕大多數人束手就擒了。

王曉曉的臉蛋兒微微一紅,她的雙手再度輕輕揮舞,一縷縷乳白色光芒在她的手掌上空處開始重新凝聚。

臨海天尊苦笑一聲,道:「曉曉天尊,沒用的,我們差人家太遠了。」

他的戰鬥經驗豐富無比,所以才能夠看清楚雙方之間那無法比擬的巨大差距。此刻,他唯一期盼的是,對方或許會忌憚天鳳大人,所以不敢妄下殺手。

但,自己兩人卻不能再行挑釁,否則的話,對方若是想要取自己兩人性命,那絕對是易如反掌之事。

王曉曉輕輕的搖著頭,道:「我再試一次。」她的這句話斬釘截鐵,沒有絲毫的商量餘地。

臨海天尊苦笑一聲,他雖然是獸王宗神道強者,但是對於天鳳聖女,卻並沒有什麼約束的能力。更何況,這位天鳳聖女還是一個不遜色他的光明之神。

「呼……」

龐大的乳白色光芒從王曉曉的手中衝天而起,無盡的光芒在半空中凝聚轉化成一頭五彩斑斕的鳳凰,那鳳凰雙翅豁然一揮,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頓時瀰漫而出。

「啪啪啪……」

幾乎是毫無障礙的,一股股封鎖此地空間的詭異力量頓時爆裂坍塌,在這股宏偉之力的攻擊之下,眼前的虛空頓時寸寸破裂,不復存在。

「精魄……」

臨海天尊的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了,怪不得王曉曉如此鎮定,原來天鳳大人竟然將自己的精魄都分出了一縷。


他深深的看了眼王曉曉,心中湧起了無限感慨。

這一代的天鳳聖女,看來是深得大人的恩寵了。日後在宗門之內,自己可要認清楚形式,絕對不能做出任何與之為敵的選擇。

「桀桀桀……」

霍然間,虛空中響起了一道充滿憤怒的笑聲:「天鳳精魄啊,真是好東西。嘿嘿,連一縷精魄都捨得拿出來,看來你是深得天鳳的歡喜了。只是不知道當天鳳聽到你死亡的消息之後,會有著怎樣的反應。是暴跳如雷呢,還是傷心欲絕啊。」

這聲音從四面八方隆隆響起,就像是無所不在一般。

臨海天尊心中一凜,連忙道:「前輩何人,不知晚輩等哪裡有所得罪,還請示下,容晚輩等登門道歉。」(未完待續。。) 「得罪?賠罪?哈哈哈……」蜀王放肆的大笑著。

那笑聲如同洪雷一般遠遠的傳盪開來,並且充滿了譏諷的味道:「就憑你們,也想要得罪本座么,別往臉上貼金了。」

臨海天尊的臉色頓時變得羞紅了起來,但他卻無法反駁。因為就憑對方此刻所表現出來的力量,自己確實沒有資格得罪對方。

或許,在對方的眼中,自己這個巔峰神道也就是如同一隻螻蟻般,只要翻翻手掌,就能夠隨意捏死了。雖然這種感覺相當的不舒服,但他卻沒有任何改變的辦法。

王曉曉的臉色凝重之極,絲毫也沒有因為自己釋放天鳳精魄擊潰對方幻象而沾沾自喜,她緩緩的道:「臨海天尊,不對。」

臨海天尊一怔,訝然問道:「什麼?」

王曉曉的目光一掃四周,道:「我們還是被困陷阱之中。」

臨海天尊的雙目一閃,適才幻象破碎的一幕瞬間在腦海中閃過,他可以肯定,這絕對是擊破幻象的結果,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那樣詭異的場景。

但是……他的目光也是掃過周圍,下一刻,他像是明白了什麼,臉色再度變得蒼白起來。

如果幻象真的破滅了的話,那麼此人如此狂笑,還有自己的詢問聲,肯定早就引起宗門內的無數騷動了。而此刻,宗門內外,卻依舊是一片寂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