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毅笑呵呵的後退了一步,任由他們忙乎,他知道李老這人心裡非常的高傲,有些瞧不起人,特別是剛才林躍還貌似得罪了他,他不相信也是很正常的,不過實在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了。

沒過多久,檢查報告就出來了,李老立刻搶了過來看了起來,一眼掃下來,他的臉上頓時獃滯住了,好半天才從口中緩緩說出兩個字來。

「神了……」

「哈哈哈……」趙毅看著李老的神情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說道:「怎麼樣,李老,我說的沒錯吧,林先生是不是神醫來著。」

「神……確實太神了。」李老一臉感嘆的說道。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檢查報告里非常清楚的寫著,這名學生除了肝臟等器官受損嚴重外,身體里已經沒有任何毒素,而且恢復的速度很快,甚至不用任何後續處理,病人自己都可以恢復過來。

這效果,這速度,讓行醫幾十年的李老感嘆一聲神了,也是再正常不過,在如今的醫學界里,別說這麼嚴重的中毒情況了,就算是個普通的感冒,都得打針吃藥吊鹽水,這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趙院長,這種人才,你怎麼不把他招進醫院來呢?」李老此刻心裡對林躍那點芥蒂早就一掃而空,有這樣的本事,就算再傲氣一點也再正常不過。

「唉,我本將心向明月啊……」趙毅長嘆一了聲,轉身走了出去。

……

林躍剛從醫院裡出來,大哥大再次響了起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還是許建國打過來的。

「躍子,你不會是生我氣了吧。」許建國苦笑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林躍淡淡說道:「建國,我把你當兄弟,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我說,能不能行暫且兩說,至少不會讓我覺得反感。」

這次他確實有些生氣,他真心把許建國當兄弟看待,沒想到他為了讓自己加入什麼特殊部門,竟然還用方小兵的妹妹來做交易,這讓他感覺所謂的兄弟已經變了味道。

「躍子,這事是我不對, 全能影后寵萌夫 ……」許建國嘆了口氣,放低了聲音說道:「至於好樂迪的事情,不是我不想幫你,你也別怪石頭的隊友,這個條件也是他上頭開下來的,他也做不了主啊……」

林躍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這事就算了,以後不要再提,人我自己會去救的,先這樣吧。」

「等等……」看林躍就要掛線,許建國連忙喊了一聲,苦笑道:「躍子,看起來你還是生我氣啊,唉……這是也確實怪我做的不妥,不過這好樂迪背後老闆的勢力確實深不可測,如果你真要去的話,萬一有什麼麻煩,你就報雪狐的名字。」

「雪狐?」林躍沉吟了一聲,可以聽的出來,許建國心裡還是很關心他的,他心裡頓時一軟,輕輕一嘆道:「好,我記下了,謝了建國。」

「哪的話,只要你不生我氣就謝天謝地了。」許建國心裡也是一松,聽林躍的口氣,看來是原諒他了。

「呵呵。」林躍輕輕一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連忙說道:「對了,你那有沒有方小兵妹妹的照片,給我發張過來。」

他連人家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還好想起來,不然就這樣去救人,都不知道救誰呢。

「有,一會我用彩信給你傳過去。」許建國說了一聲,隨後問道:「不過你那個大哥大能接受彩信嗎?」

「哦,你傳給我另外的手機上吧,我告訴你號碼。」林躍說完報了個號碼過去,還好身上還有個獵鷹留下來的手機,反正他也完蛋了,不用白不用。

「行,那我現在給你傳過去。」許建國把號碼記了下來,掛斷電話后,從手機里找出照片,給林躍傳了過去。

一旁的林峰看他已經弄完,開口問道:「怎麼樣,躍子兄弟還生你氣嗎?」

「唉……」「許建國嘆了一聲道:「沒想到躍子會這麼抵觸,差點就翻臉了,這可真是被雪狐給害慘了。」

林峰趟在床上,搖了搖頭道:「的確,躍子兄弟還是個學生,我們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他身上,不過也確實有點可惜。」

許建國點頭道:「是啊,躍子待兄弟真誠,所以他也不願意兄弟跟他耍心機,這次是我們做的不對在先,他生氣也是正常,我只是擔心,他一個人去好樂迪會有麻煩。」

林峰默默的點了點頭道:「的確,好樂迪的背景非常深厚,其中高手眾多,就算是組織里也非常的忌憚,不過你讓他危險的時候報出雪狐的名字,對方應該會賣個面子……」

「砰!」這時,房門被人大力推了開來,一個長的十分英偉的男人走了進來,板著個臉,沉聲說道:「峰子,你剛才說什麼,你讓人在好樂迪老闆面前報我的名字?」


進來的人正是雪狐,隸屬於國家特殊安全部,這個部門的代號國之暗刃,意思就是國家一支隱秘的兵刃,專門處理一些超出正常範疇之外的事情。

所謂俠以武犯禁,華夏大地上有很多隱藏著的高手,如果國家沒有抑制的力量,說不定會造成什麼樣嚴重的後果,這些高手可不是一般的警察可以對付的。

國之暗刃既然是國家秘密部門,所以人員就不會太多,但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員可就不容易了。

雪狐屬於國之暗刃的正式隊員,林峰以前就在他的隊里,不過卻是替補隊員,不過兩人的關係一直不錯,所以這次聽說他的病被治好了,就趕來看望一下。

許建國以前也被推薦參加過暗刃替補的選拔,不過卻是被刷下來了,因為林峰的關係,他也見過雪狐,三人倒也是挺談得來的。

這次雪狐來看林峰,見他真的已經開始好起來,心裡也非常高興,三人聊天的時候說起林躍,頓時讓他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聽聞他不僅醫術超絕,而且身手也是非常的厲害,心裡頓時起了招攬之意。

許建國當年可是做夢都想進這個部門,結果實力太差被刷了下來,就連個替補也做不成,這一直都是他心裡一大憾事,所以林躍有這個機會,他當然極力勸說了,只是沒想到林躍根本一點都不感興趣,還差點弄的連兄弟都沒的做,這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林峰看雪狐這副樣子,頓時開口說道:「雪狐,你不是說和好樂迪的老闆有點交情嗎,躍子是我們的兄弟,而且他還救了我的命,這個人情總要給的吧。」

「就是。」許建國也幫腔道:「說老實話,我覺得躍子說的也沒錯,解救人質本來就是警察該做的事情,你們也算是國家安全部門,現在還要讓一個學生去做,也實在不應該吧。」

雪狐臉色一沉,冷聲道:「你們懂什麼,組織考慮的是大方向的問題,如果什麼事都要我們動手,那還忙的過來嗎,不過我現在也不是跟你們說這個,我是怕,你兄弟不說我的名字還好,如果說了的話,沒危險都會變的有危險了。」

「什麼!」

許建國和林峰兩人頓時一驚,看雪狐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難不成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雪狐,怎麼回事?」林峰暗感事情不對,連忙問道。


「我確實和好樂迪的幕後老闆胡哥打過交道,說是有點交情也不假,只是……」雪狐的臉色突然變的有些古怪,猶豫了一下說道:「只是這胡哥的脾氣非常古怪,我跟他……唉,總之不提我的名字還好,一提的話指不定他要發什麼瘋呢。」

許建國和林峰兩人頓時面面相覷,面色古怪的對視了兩眼,心裡有些惡寒起來。

聽雪狐的口氣,好像他跟這個叫胡哥的人有些曖昧的關係,這要是個女人也就罷了,可胡哥,總沒有女人叫自己哥的吧。

雪狐皺著眉頭瞥了一眼兩人的神色,心裡自然清楚他們在想什麼,不過他也沒多做解釋,沉吟了一聲道:「這事有點不好收拾了,看來我還真的親自去一趟才行。」

聽他這麼一說,兩人倒也鬆了口氣,雪狐的本事林峰再清楚不過,有他出面,林躍應該不會有事。

「唉……」雪狐嘆了口氣,道:「這事被你們鬧的,弄不好我還得被組織里處分,行了,我先走了,你們等我消息吧。」

說完后,他便轉身走了出去。

雪狐一走,許建國頓時朝林峰問道:「石頭,你說雪狐和好樂迪的老闆胡哥是什麼關係?」

林峰苦笑著搖了搖頭:「我怎麼會知道啊,我也只是聽他說過而已,要知道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會讓你跟躍子兄弟這麼說了。」

「這倒沒什麼,反正現在雪狐也親自出面了,也算是歪打正著吧……」許建國突然嘿嘿一笑,朝林峰擠了擠眼睛道:「你說,這雪狐和這個胡哥是不是基情四射的那種啊?」

林峰聞言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做了個噓聲的手勢,輕聲道:「你小聲點,雪狐這才剛走,他的耳朵可尖著呢……」

「砰!」話還沒說完,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頓時把兩人嚇了一跳。

許建國連忙跑出去一看,頓時看到門口停著的suv車側翻了過來,車門整個凹了進去,一隻腳印十分惹眼的印在上面,顯然是被人給一腳踢翻的。

雪狐冷著臉站在車旁,冷酷的眼神朝許建國看了一眼,從鼻子里輕哼了一聲,一個轉身,眨眼就不見了身影。

「我的車啊……這才剛修好啊!」許建國一臉欲哭無淚的神情哀嚎了起來。

他的車子前幾天被林躍給撞壞,這才剛剛修好開回來,沒想到就被弄成這樣,而且看這情形,顯然損壞的比上次還要嚴重,這次又要大出血了。

房間里,林峰苦笑著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早跟你說了,雪狐的脾氣可不是很好,他沒往你身上踢,算是很給面子了……」

ps:首先先感謝一下bocai123的打賞,猴子要在這裡跟大家說聲對不起,這幾天被一些事情給耽擱了,更新一直很少,質量也碼的不是很理想,昨天更是一章都沒傳,實在抱歉,原本想大改一下,可這樣的話更新更是趕不上了,考慮了一下,還是從後面板正吧,今天開始會把前面欠下的都補上,還請大家繼續支持。

本書源自看書罓 「丫頭,你先回藥店吧,我晚點過來看你。」和許建國說完電話后,林躍朝陳小仙說道。

「嗯。」 閃婚契約:陸少寵妻上天 ,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樣子。

林躍剛要轉身,看她這副樣子,奇怪的問道:「怎麼了?」

陳小仙猶豫了一下,看著林躍說道:「林躍,你有沒有發覺你自己有點變了。」

「變了?」林躍聞言一怔,笑著搖了搖頭,道:「我怎麼變了,變帥了還是變英俊了?」

陳小仙一點笑意都沒有,微微嘆了口氣,道:「你自己可能不覺的,可是我卻覺得你自從回老家幾天後,好像整個人都有點變了……變的冷漠了許多。」

「額……」林躍頓時愣了一下,訝異的說道:「冷漠,你覺得我對你很冷漠嗎?」

陳小仙搖了搖頭,道:「不是對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以前雖然性格也是非常的高傲,可待人還是非常的熱情,可是現在我覺得你看人的眼神都非常的淡漠,就好像剛才你對李老一樣,你看他的眼神就是很無視的。」

「就這個呀……」林躍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跟他又不認識,幹嘛要這麼熱乎嘛,而且那時事情又這麼急,還有很多學生等著解毒,我覺得沒必要浪費時間說些無聊的客套話。」

「可是……」陳小仙還待說些什麼,林躍卻是擺手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先不說了,我還有急事去辦。」

「嗯。」陳小仙心裡微微嘆了口氣,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林躍輕輕一笑,拉起她的手輕輕一用力將她擁入懷中,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好了,你也別多想了,我還是我,什麼也沒有變,你乖乖的回藥店里去,等我回來我們一起吃飯,看電影,好嗎。」

陳小仙被林躍一抱,耳邊被他熱氣一吹,頓時感謝心裡一陣燥熱,羞紅了臉輕聲的「嗯」了一聲。

林躍雙手樓著她纖悉的腰肢,觸手之處一片柔軟滑膩,感覺胸口被一軟柔軟頂著,聞著陳小仙身上淡淡的香氣,軟玉溫香的滋味頓時讓他血液快速的流動起來。

強忍著用天魔之眼來給她檢查身體的衝動,林躍輕輕拍了拍陳小仙的背,輕聲說道:「好了,這裡這麼多人看著呢。」

「哼!」陳小仙聞言一把推開林躍,俏臉一怒,瞪著他說道:「看就看唄,還不是你把人家拉過去的,裝模作樣,我走了!」

說完后,她也不再理林躍,轉身就走,不過她的小心臟可是噗噗跳個不停,臉紅的像個熟透了的番茄一樣。

「呵呵……」林躍看著陳小仙那嬌羞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一聲,想起她剛才的話,心裡不禁自問道:「我真的變了嗎……」

其實他自己感覺不到自己的變化,陳小仙卻是感覺出來了,隨著這次的突破,天魔神訣對他心性的影響還是比較明顯的。

魔神是宇宙間最孤傲偏執的存在,除了那些頂尖的存在,又有什麼是能看在眼裡的,林躍雖然剛剛練成天魔神訣,可他的性格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了影響。

人對於別人的變化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出來,但是對自己卻是很難察覺,林躍根本不覺的自己有什麼變化,對他來說,陳小仙說的那些對於他來說,本就是理所當然的。

林躍也沒想這麼多,一邊看著手機里許建國傳過來的資料,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好樂迪ktv的門口,不過現在還是下午,來往的人並不多,有點門庭若雀的味道。

ktv就是這樣,即便是量販,白天來玩的人也不多,門口也沒迎賓的服務生,林躍看完手機里的資料后,直接就走了進去。

徐建國傳過來的資料上顯示,方小兵的妹妹方小婷今年21歲,長是還算漂亮,剛剛大學畢業,讀的是那種二三流的大學,現在也沒有工作,整天外面和一些不正經的小混混瞎混,算不上是個正經女孩,蘇全之所以找上方小兵,倒也大半是因為他妹妹的關係。

方小兵很疼這個妹妹,不過父母都在老家,只有兄妹倆在東海打拚,學校食堂里的工作非常的繁重,他平時也沒時間管妹妹,而方小婷一個農村來的女孩,在大學生活里很快就被周圍的人給影響,變的貪慕虛榮起來。

蘇全這人原本是東海地下勢力中一個叫義氣盟的混混,因為搭上了蘇別風的關係,為人又懂的溜須拍馬,迎其所好,很快就混的風生水起,後來義氣盟被好樂迪老闆的勢力吞併,老大人間蒸發,他倒是憑著借風使舵的本事越爬越高,成為東海最大的地下勢力的一個小頭目。

雖然他的身份高了,走倒哪裡也都有人叫他全哥,不過他卻是個精明的人,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有現在的成就,跟蘇家的關係是分不開的,所以他現在依然儘力的巴結著蘇別風,為他物色各種姿勢的美女供他享用。

方小婷是通過一個小混混的介紹認識蘇全的,她年輕貌美,身材嬌小不過發育的卻十分的宏偉,屬於蘇別風愛好的類型,自然也成為了蘇全選美的人選之一了,不過蘇別風前幾天鎖脈針發作,所以時還沒用上,只能作為儲備資源了,不過蘇全也沒讓她閑著,就讓她在好樂迪里做台,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林躍走進ktv里,裡面也是冷清的很, 藍拳大將 ,笑的那個花枝亂顫的。

「咦,這不是……林少?」

正好上次接待胖子的經理看到了林躍,一時覺得眼熟,等看到林躍那標誌性的挎包,頓時想了起來。

「呵呵,你還記的我,我記得你姓張是吧。」林躍笑了笑點頭,他哪裡記得人家姓什麼,不過是看了眼他的胸牌而已。

「當然,我們做經理職業的,看人是最重要的了。」張經理笑著說道:「林少,您今天這麼早來玩啊,一個人嗎?」

林躍笑著點了點頭道:「學校聽課了,我閑著無聊就來玩玩。」

「是啊,我也聽說了,幾千個學生中毒,竟然鬧出這麼大的事來,據說是有人故意下毒,也不知道誰這麼心狠手辣,好像都死了上百個人了吧……」張經理一臉感嘆的神情說道。


「咳……誰說不是呢……」林躍搖了搖頭,隨即擺手笑道:「不說這些了,別弄的來玩都玩的不高興。」

「是是……」張經理連忙賠笑,說道:「那我給您開個包廂,您一個人就開個小包廂怎麼樣?」

「行。」林躍點了點頭。

張經理領著林躍走進一個小包廂里,說是小包廂,五六個人也不會顯得擠,送上水果拼盤之類的東西后,笑眯眯的問道:「林少,您一個人玩太寂寞了吧,要不要找幾個公主來陪您唱歌呢?」

「嘿嘿……」林躍指著張經理笑的很是曖昧,一副你懂我的摸樣,笑呵呵的說道:「那是當然的了,要不我一個人來幹嘛,不過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哦,你可別拿一般貨色來忽悠我。」

「怎麼會呢。」張經理連忙笑道:「您來的正是時候,這個時間沒什麼客人,公主們都閑著呢,我讓她們一個個過來讓你挑,直到你滿意為止。」

「嘿嘿……這還差不多,去吧。」林躍笑哈哈的擺了擺手,顯然十分滿意的樣子。

「好,那您稍坐,我一會就帶人來。」張經理笑眯眯的說著,退出了包廂,把門帶上。

包廂里只剩林躍一人,他拿出手機來再次看了下方小婷的照片,這是個一看起來非常清純可愛的女孩,瓜子臉,大眼睛,瑤鼻微挺,小嘴彎彎,有著青澀的鄰家女孩的味道,不過現在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估計是沒有照片上的清純了吧。


沒過多久,門外響起了有節奏的敲門聲,林躍喊了聲進來后,張經理領著一隊的姑娘走了進來。

正如張經理所說,現在這個時間沒什麼客人,公主們基本上都在休息,玩耍,打打麻將,這時候有個客人來,幾乎可以全部挑一遍,找自己最中意的那個了。

包廂里不大,姑娘們非常有秩序的走進來排成一排,無論是儀態和表情都坐的非常到位,也不搔首弄姿,好像選美一樣挺胸收腹,露出動人的微笑,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展現出來,顯然是經過一番訓練的。

林躍以前也不是沒去過ktv,當然也找過公主作陪,不過小鎮上的公主們一個個傲氣的不得了,擺出的樣子就跟個太妹似得,雖然有幾分姿色,不過卻不討人喜歡。

「林少,你看還滿意嗎,有喜歡的您就留下,不喜歡就換,包您滿意就是了。」張經理笑呵呵的說道。

林躍點了點頭,一個個看過去,這一排一共八個女孩都長的非常漂亮,身材也都很好,環肥燕瘦,鶯鶯燕燕的,實在讓人眼花繚亂,不過看了一遍,其中卻沒有方小婷。

張經理也是個明白人,看林躍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滿意,當即擺了擺手讓人出去,又換了一批進來。

包廂不大,一次只能進七八個人,林躍看了一批又一批,卻實在沒有看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就連張經理也開始有些鬱悶了起來。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林少,看了這麼多,您都沒有滿意的嗎?」張經理苦笑了一聲說道。

林躍搖了搖頭道:「張經理,我聽曾俊說,好樂迪里什麼樣的美女都有,怎麼感覺有些名不副實啊。」


張經理頓時心裡苦笑不已,林少,林大爺,你都看了十幾波了,就算是選美也該選出來了啊,這一百多個美女都看不上眼,這口味也太刁鑽了點吧。

雖然心裡有些怨念,可他也不敢表露出來,人家可是跟市長公子稱兄道弟,他一個小小的經理可不敢得罪啊。

「林少,好樂迪的公主是全市最多的了,剛才您也只是看了不到一半呢,不過就這樣挑下去也浪費您寶貴的時間,要不您跟我說說,想找個什麼樣的。」張經理賠著笑臉說道。

林躍拿起一支啤酒喝了一口,淡淡的說道:「其實我的要求也不是很高,長的青春一點,身材火辣一點,最好看起來嬌小一點就行了。」

「原來如此,林少您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我這就給您把人叫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