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南貞,「肯定不能送回去。」

葉卿楊掏出一個口罩,「諾!戴上。」

趙南貞剛接過口罩,葉卿楊就拿着個小小的噴霧對着趙南貞的臉和身上一通亂噴,冰的某人跳了起來,「啊……葉卿楊,你幹什麼?謀殺親夫嗎?」

跟在趙南貞身後的護衛們一衝而上,拔槍對準葉卿楊,「保護少帥……?」

葉卿楊嚇懵了,握著噴霧瓶子,看着黑洞洞的槍口,張了張嘴,什麼都沒說出來。

趙南貞一揮手,「都給老子滾蛋,沒眼色的東西。」

幾個護衛互相看看,再看下護衛隊長,隊長擺手,大家都收了槍,灰溜溜後退。

姜道韓在不遠處笑得是前俯後仰,「哈哈哈……你們怎麼就這麼不長眼呢,啊?人少帥和夫人好不容易浪漫一回,就被你們幾個不長眼的東西給攪合了,回去自己領板子。」

護衛隊長大聲說,是。

葉卿楊瞪着一臉壞笑的趙南貞,又打算對他噴,這次一定是當作防狼噴霧噴的。 大荒手!

此乃青冥成名絕學,一掌之下萬物皆滅。

風捲殘雲,勢不可擋!

觀戰的禪德、茅十八、花雲毅三人此時瞬間,都緊繃着心弦。

青冥畢竟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強者,他的全力一擊,自然是驚天動地,讓人萬念俱灰!

可對面雷凌,體內劍氣翻騰,在大荒手臨近之時,他突然縱身一躍,叱吒一聲:「劍二十三!」

隨着聲音傳出,萬丈劍海滿天而來,不止無窮無盡,簡直就是滔滔不絕,恐怖的劍濤瞬間與大荒手相撞。

場面是何等震撼!

青冥都沒有想到,雷凌會深藏不露,讓他已經感到吃不消。

「將臣助我!」

就在雷凌與青冥僵持之時,雷凌傳音呼喚將臣。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堅持不住,若不趁著此時重創青冥,那輸的可就是他了!

嗡!

聽到雷凌傳令,雷凌體內的將臣化為虛影之軀,瞬間與雷凌融合。

轟……!

在將臣的幫助下,雷凌的劍勢驟然暴漲,狂暴的劍瀑瞬間擊穿大荒手,直接撞擊在青冥的胸膛。

「哇……噗!」

青冥所料未及,誤以為雷凌一直未出全力,等著就是此時出其不意重創自己。

噗通!

青冥重傷,飛出辱米,雙膝跪地,口中流血,

他的胸前血肉模糊,那是被雷凌劍瀑所傷的位置。

「變態!」

「雷凌剛才的一擊,足以讓他萬劍穿心斃命當場,他竟然還能活着?」

茅十八不理解了。

青冥的防禦本領這麼強橫,雷凌已經動用全力,也只是重傷了青冥,可見青冥之強不是那麼簡單。

花雲毅咬了咬牙,看青冥重傷跪地,他想要起身趁機殺了青冥,可是自己身體不中用,氣惱咬牙切齒,只能幹瞪眼。

雷凌也好不到哪裏去,他氣喘吁吁,面色蒼白,他心知肚明這次他勝之不武。

如果,不是在緊要關頭,藉助將臣的幫忙,他根本傷不了青冥。

但就算這樣,他也要裝作有氣魄,免得被青冥看出來。

唰!

雷凌揮劍指向對面跪地青冥,面露冷笑道:「你不是很狂嗎?起來再戰!」

「雷凌,你腦子進水了嗎?」

「這小子明明已經不行了,趕快前去宰了他!」

茅十八聽雷凌還在裝腔作勢,這讓他氣不過,急忙向雷凌呼喊提醒。

禪德臉色凝重。

雷凌能夠戰敗青冥,在他看來已經不容易了。

雷凌實力如何,他怎能不知道?

在北山地宮,雷凌差點被屍尊打死,所以此時的雷凌突然反常,實力變得這麼強,這已經超出雷凌承受範圍。

聽到雷凌挑釁。

受傷的青冥沒有惱怒,反而咧嘴在笑。

「好小子!」

「長脾氣了是嗎?」

青冥抬手擦掉嘴角血跡,看着雷凌時,他竟然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茅十八、花雲毅瞳孔睜大,看到青冥還能站起身,這讓他們有種不祥的預感。

雷凌,瞳孔一凝,心裏也在吃驚,甚至感到頭皮發麻。

青冥的強悍,簡直就是沒天理。

重傷還能站起身來,這讓雷凌心裏突然沒底了。

「你不用怕!」

「老子現在累了。」

「但我沒有想到,我會輸給你?」

青冥看得出,雷凌也是強弩之末。

他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因為他心有餘悸。

雷凌突然變得這麼強,很有可能還有後手。

「笑話!」

「手下敗將,還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雷凌冷笑,故裝作鎮定。

「我承認,我敗了!」

「但我不服!」

「三日之後,你我再戰。」

「如果我贏了,交出長生不死丹,你必須跟我走,敢不敢?」

青冥輸的坦蕩,同樣他也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因為這次,他疏於防範,大意讓雷凌撿了個便宜,所以他還要戰!

「輸了就是輸了,輸不起這麼理直氣壯?」

「青冥,你是不是腦袋讓驢踢了?」

聽到青冥還要挑戰雷凌,茅十八第一個不同意。

青冥已經熟知雷凌的招式,若再戰一場,雷凌未必會贏。

況且,這青冥是有備而來,不但要長生不死丹,還要雷凌他本人,這簡直就是貪無止境?

「我又沒問你!你算老幾?」

「他雷凌若不敢答應,就是慫了。」

「我青冥從來不殺沒骨氣的人,他雷凌若真不敢應戰,可以跪地向我認輸。」

青冥橫怒視茅十八,勾唇一笑,故意嘲諷雷凌怕了。

茅十八氣惱。

花雲毅也是聽不下去。

但他們不是青冥對手,又不能替雷凌做主。

禪德眉頭緊皺,他看向雷凌不敢插言。

「好大的口氣!」

「我輸了,就有那麼多要求,那我想知道,你輸了會給我什麼好處?」

雷凌咬了咬牙,面露冷笑看着對面青冥質問道。

「我輸!」

青冥到沒有想過。

不過他這個人比較講究公平。

「你想讓我怎樣?」

思考了一下,青冥想不到雷凌想要什麼,便仍有雷凌提出。

「呵呵!」

「好啊!」

「如果你輸了,就要當我的小弟,如何?」

雷凌笑了。

青冥問起他,他當然不會放過青冥。

茅十八、花雲毅、禪德三人可是震驚不已,雷凌居然要收服青冥?

可聽到雷凌說出此話,青冥臉色頓時陰冷無比。

他向來我行我素,豈能被人左右?

「怎麼?」

「你不敢?」

「不敢可以!我雷凌向來不強人所難,只要你跪地磕頭認錯,我就放你一馬!」

看青冥不回,雷凌微微一笑,借用青冥羞辱自己的話,來羞辱青冥。

青冥惱火。

怒視雷凌微眯雙目,咬了咬牙道:「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三日後,西郊廢棄工廠不見不散!」

一氣之下,青冥直接應下。

說完,青冥轉身離去,他根本不怕雷凌會跑。

「雷凌,你這下子可玩大了?」

看青冥怒氣沖沖離去,茅十八瞪大眼睛看着雷凌,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問道。

「你以為我想嗎?」

面對茅十八的詢問,雷凌突然口中流血,臉色瞬間蒼白,整個人噗通一聲單膝跪地。

沒錯。

他是沒得選擇。

如果不答應,青冥一定會認定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

所以,他必須要硬撐下來。

「雷凌!」

禪德急忙上前,攙扶著雷凌緩緩站起身來。

茅十八與花雲毅看到雷凌的樣子后,他們知道雷凌這是被逼無奈。

「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