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艾伯特!如果有你的小綠的話一定可以很快的趕到特洛伊的” 莉亞迪絲微笑着朝艾伯特說道。

艾伯特…………

“不行!出來的時候我已經答應主教大人,一定要帶你回去……”

“哼!如果此時是你在特洛伊。哈德羅特追上我的的話他一定會帶我去的” 莉亞迪絲撅着嘴說道。

“ 不是不帶你去!”艾伯特最受不了莉亞迪絲的這副表情了……撅着嘴!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足以秒殺艾伯特……

“ 特洛伊雖然我沒有任務前去!但是那裏此刻一定非常危險,你又不會魔法又不會武技!我們怎麼可能會讓你去那種危險地方”艾伯特看着莉亞迪絲的表情立刻沒了脾氣解釋道。

“不是還有你保護我嗎!教廷的四大聖殿騎士,雖然是最後一名、但是在外面你不也是足以名震四方無人不曉的嗎?”莉亞迪絲拍着艾伯特的肩膀笑着說道。絲毫沒有剛纔委屈的樣子………

艾伯特…………(這是在誇我嗎?)

對於莉亞迪絲!艾伯特真的是毫無抵抗,雖然知道她喜歡的是哈德羅特!但是自己還是無法不讓自己不喜歡她!也許默默的保護她或許就是我所存在的意義吧。

一頭三十米長的綠色龍身上,艾伯特看着在面前手舞足蹈的莉亞迪絲內心想到。 就這樣!萊恩與小愛,還有哈德羅特!再算上艾伯特與莉亞迪絲三路人懷着不同的目的都各自朝着特洛伊前進。

而此時西南方向的小城鎮特洛伊正發生着一場大屠殺,數百數千的亡靈生物漫步在整個小城鎮中。其中一名黑袍男子靜靜的漂浮在特洛伊小城的上空臉部毫無表情的看着下面的亡靈生物的屠殺的行爲!

突然!數道強烈的閃電從天而降直劈那名黑袍人、不過沒想到黑袍人卻不躲不閃!就那麼漂浮在那裏不過黑袍人則是胸有成竹,並不是傻子……

一道黑色煙霧出現在黑袍人的頭頂!隨後瞬間形成一道黑暗屏障擋住了那些從天而降的神雷。

隨後黑袍人!袖手一揮天空中殘留的黑暗煙霧瞬間退去。露出三名漂浮在更上空的幾名魔法師!

“賢者之塔的人嗎?哼!我還沒去找你們,你們倒是先來送死來了”黑袍人毫無表情擡起頭沙啞着看着像自己發動攻擊的幾人說道。

本來氣勢洶洶的三個魔法師在聽到這個聲音就有些愣住了!似乎對於知曉自己身份感到差異吧,不過其中的一名魔法師卻見到鬼一樣開始顫抖起來。

“這……這個聲音?你是五年前在克里爾斯山被光系塔主擊殺的那個亡靈法師你……你竟然沒死?”!三人中其中一個魔法師聽到這個沙啞的聲音驚恐道。

“咦?你竟然認得我的聲音。”黑袍人倒是有點驚訝了。

“大家快走!這個人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速速回賢者之塔將此事告知衆位塔主”認識黑袍人的那個魔法師大聲的說道!隨後立刻朝遠處飛去。

“想走?給我留下!今天我就要讓你們化爲我亡靈大軍的一部分。哈哈哈哈”隨着黑袍人的大笑!幾個黑影瞬間從黑袍人身後飛出瞬間朝三個方向逃去的那三名魔法師追去、

“咚!咚!咚!”

被黑影纏身的三名魔法師逐一從空中跌落! 碰巧其中一名魔法師掉落的正下方聚集了大量的亡靈生物!一個手持巨斧的骷髏手起斧落,立即將掉落在地的那名魔導師的頭砍斷!鮮血噴涌的到處都是……

而被砍下的頭顱則在空中劃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度靜靜的落在了屍體的不遠處。

“納爾希”掉落在其他地方的兩個魔法師驚恐的喊道。而那來自地獄的食屍獸和其餘的亡靈生物則開始啃食着這名叫做納爾希的屍體。

“嘿嘿!還真是一個完美的藝術體那”黑袍人從空中飄落在納爾希的屍體旁看着屍體邪惡的笑道。

”雖然不知道我的筆記哪裏去了!但是簡單的復活我還是能做到的嘿嘿嘿嘿”

隨着黑袍人的一陣吟唱剛剛死去的納爾希竟然慢慢的站了起來,而食屍鬼則立刻感受到了同類的氣息,於是放棄了這具屍體!朝街上其餘剛剛死去的那些人爬去。

“嘿嘿,嘿嘿!你們不要害怕,馬上你們兩個也會像你的同伴一樣歸順於我”黑袍人慢慢走向剩餘兩名被束縛的魔法師身邊說道。

“ 不!……不要,我不要變成他這樣我不要啊”其中一名魔法師驚恐的看着來到自己身邊的黑袍人語無倫次搖着頭大聲的喊道。

“嘖嘖嘖!你這個樣子還真是不可愛那。”黑袍人一邊說道一邊伸出骨瘦如柴有些像骷髏的手慢慢放到了那名魔法師頭上!緊接着黑袍人就開始了吟唱。

“順從於我吧!冥神的召喚”隨着黑袍人的吟唱,黑袍人的眼睛竟然慢慢變得嚇人淡紫色的雙眸從黑袍中漸漸顯露出來,而那名名魔法師則彷彿看見了什麼驚悚的東西,眼睛直勾勾恐懼的看着黑袍人。

“阿爾索!不要看他的眼睛……這樣你會死的!”最開始提出撤退的那名魔法師大聲的朝阿爾索喊道。


“彷彿像迴應他的話一般!阿爾索的身體漸漸開始顫抖,隨後額頭之上慢慢的浮現出一個紫色的六芒星。額頭漸漸的低垂下去彷彿像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一樣!

“呼!契約完成了那,”黑袍人輕輕嘆了口氣轉向最後一名魔法師陰森笑着說道!(PS:黑袍人使用的契約不同於斯隆與萊恩的契約,黑袍人的契約爲強制不公平契約,獲得那個人的所有控制權,相當於傀儡)

“你那是什麼表情!”黑袍人笑着看着最後一名魔法師說道

“ 咦?不對!你什麼時候……”黑袍人立刻就發現了一絲不對,這個魔法師的周圍竟然開始出現魔力波動而且似乎還是很強大的樣子。

“ 發現了嗎?你這個惡魔!我要替阿爾索和納爾希報仇”最後剩下的那名魔法師在黑袍人驚訝的時候突然站起朝只有不到十米遠的黑袍人衝去!

隨着一聲劇烈的爆炸,周圍不少亡靈生物在這場爆炸中被送回了冥界。煙霧散去,黑袍人卻依舊佇立在空中。

“愚蠢!就憑你這點實力就算燃盡生命之火自爆又能有什麼用?”黑袍人看着死傷無數的亡靈生物怨恨的道。

黑袍人的面紗在爆炸中化爲灰燼,露出了一箇中年人的模樣。萊恩如果在此的話恐怕會立刻認出這個中年人!他竟然是…………

“可惡!我的實力竟然已經衰落到這種地步了嗎?只不過區區一個魔法師竟然能突破我的束縛!”黑袍人眯着眼睛看着化爲灰燼只剩下一些衣服的碎片陰沉的說道。

看着佈滿整個小城的亡靈大軍黑袍人像回憶起往事一般漂浮在那裏自然自語

“斯隆!你已經放棄我了嗎?還是你已經找到了更好的……棋子”黑袍人淡淡的說道。

………………

“萊恩你怎麼了?”小愛看着從剛纔開始就呆呆的萊恩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還有種不安”就從哪個方向傳來的”萊恩眉頭緊蹙的指向西南方向。


“我有預感!那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萊恩平復戒指中有些顫抖的死神筆記低沉的說道。

從半個時辰之前,萊恩戒指中的筆記就開始顫抖或許更像是共鳴。是其他的亡靈嗎?

…………

看着萊恩那緊張的表情!小愛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靜靜的趴在萊恩的肩上、盯着那個令萊恩都覺得有些不安的方向,似乎想要望出個所以然來…………

而遠在另一界仍在沉睡中的斯隆,眉頭突然一皺!似乎發現了什麼一般。 經過幾個小時亡靈的洗禮!整個特洛伊已經變成了亡靈的世界,雖然都是低階的骷髏,食屍獸甚至有有一些還是剛剛被殺死又復活的亡靈。不過數量已經足夠了!就在黑袍人準備進軍下一個城鎮的時候,一聲嘹亮的龍鳴從遠處傳來。

黑袍人皺着眉看着遠處漸漸浮現的一團巨大的身影!

“龍騎士嗎?哼!今天不知死活的人還真是不少”黑袍人就那麼漂浮在空中靜靜的等着那名龍騎士的到來。

沒錯來者正是哈德羅特!經過幾個小時的急速風行,哈德羅特最先趕到。

“來晚了嗎?”哈德羅特靜靜的看着腳下已經沒有一絲人氣的特羅伊說道。

“晚?一點都不晚!我這不是還沒走那嗎、嘿嘿嘿嘿”沙啞的笑聲出現在哈德羅特的正前方。

“你就是這些亡靈的操縱者吧”哈德羅特從腰間抽出誓約勝利之劍冷冷的說道。腳下的紅龍吐着龍息眯着眼睛注視着這個令它有些恐懼的生物。

“嗯?誓約勝利之劍!有意思……咦,?你竟然!”如果說黑袍人看到哈德羅特手被純光元素覆蓋的聖劍還能保持冷靜的話那麼後面看到哈德羅特的外貌的時候卻真是令它感到驚訝了。

“哈哈哈哈!又是一個被教皇利用的人,真是笑死我了”黑袍人突然看着哈德羅特開始大聲的笑道。

一道蘊含極強劍氣瞬間從黑袍人的臉龐掠過!將正在大笑的黑袍人喚醒、

“不要太瞧不起人了”哈德羅特冷冷的看着前方的黑袍人說道。

“嘖嘖嘖!不錯吶,無論是釋放劍氣的速度還是冷靜的思考。”黑袍人伸出那有些像骷髏的手輕輕的摸着剛剛哈德羅特劍氣劃過所造成的傷口說道,此時黑袍人臉上的傷口因爲光元素與體內的黑暗元素髮生反應!一點一點的竟然開始潰爛。短短數秒黑袍人的左臉就擴散了一大片!那陰森卻又在笑着的臉讓哈德羅特很是反感。

就當哈德羅特手持聖劍腳踩紅龍準備進攻的時候,黑袍人的一句話卻讓哈德羅特立刻改變了初衷。

“哎呦!真是沒想到!沒想到難得一見的混亂元素體竟然會與教廷爲伍,你是真的不知道那!還是被騙了那,嗯?龍騎士”黑袍人搖着頭淡淡的說道。

不過此時的哈德羅特卻冷靜不下來了,黑袍人的話如禁咒魔法一般在哈德羅特心中掀起了滔滔 巨浪。

“什麼混亂元素體?”哈德羅特震驚的問道。

“看來你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那,那麼我今天就難得做一回好人!嘿嘿爲你解說一下”黑袍人一邊笑着一邊沙啞的說道、

“正常人體內會有兩種元素體來維持平衡!但是其中一種元素體是起輔導作用沒有什麼太大作用,如果這個人想要修煉魔法的話,那麼他應該能釋放那個起主導作用的那個元素體的魔法。此爲正常人”黑袍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第二種就是你們所說的禁忌純元素體了!這種體制的人,擁有接近神的體制。加以時日這種體制的人想要超過神界的那些諸神也不是不可能的!不過首先他們要解除那個詛咒才行”黑袍人笑着說道。

“接下來就是關於你這種第三種體制!————混亂元素體”黑袍人故意拉長一些聲音故意的刺激着遠處的哈德羅特。

“嘿嘿!你們這種體制的人,怎麼說那!就是必死之人。從我活到現在!算上你我也只見過四個這種體制的人。”黑袍人回憶着說道。




“必 ……死……之……人”哈德羅特閉着眼睛一字一字的說道!哈德羅特雖然經常聽到有人這麼說自己!但仍然還是有些不甘心。

“哎!你這是什麼表情,必死只是常人的認知!其實避免死亡的方法早就有人想出來了。”黑袍人看着哈德羅特閉上眼睛痛苦的神色緩緩的說道。

不理從自己話中震驚的哈德羅特!黑袍人接着道“我記得現在的教皇貌似跟你一樣也是這種體制,不過他卻打破了這個規律一直活到現在!想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嗎偉大的龍騎士?”黑袍人陰笑着調侃着哈德羅特。

“祭品嗎”哈德羅特顫抖的說道。

“呦!這可是真是令我驚訝啊,你竟然知道祭品的事,那我就很奇怪了那你爲什麼還要待在教廷那?”黑袍人戲謔道。

哈德羅特像回憶起某件事一樣,淡淡的說道。“在我小的時候,我有一次意外聽到了教皇和養父談論關於我的問題。祭品……還有身體等詞語,雖然他們一直在談論關於這些詞語、但是我卻不懂他們在談論什麼!不過我依舊還是感覺出他們對我恐怕好像有着什麼陰謀。從那以後我便處處小心着他們”哈德羅特低聲的說道、

“既然你已經明白了一些!那我就全部告訴你好了”黑袍人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

“ 當人死後!無論體內有多少元素體都會脫離身體迴歸虛空,教皇的陰謀或許就是將你當做器爐,把你當做祭品之後,當你的靈魂和元素體離開身體後!他便強行將自己靈魂和體內的元素體分離出來,之後霸佔你的身體……因爲同樣都是混亂元素體,雖然可能有些不太一樣,但是我想只要適應了一段時間應該可以完美的接受你的一切 這就是教皇的爲什麼一直能夠活下來的原因——渡魂之術。

“渡魂之術?竟然有這種事情”哈德羅特竟然有些站立不穩、

“有什麼稀奇!渡魂之術本來就是亡靈魔法的一種演變”黑袍人淡淡的說道。

“爲……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哈德羅特難以消化剛剛黑袍人的這些話激動地問道。

“你問我爲什麼?哈哈!哈哈,你說有什麼比看到一個人知道自己悲慘結局卻無法改變這個結局時所露出的痛苦表情更好玩的事了”黑袍人沙啞大聲的笑着說道。

哈德羅特………………

“我的結局就算註定了,也用不着你來取笑我——紅麟”怒氣昂然的哈德羅特大聲的喊道。

腳下的紅龍隨着哈德羅特的呼喚一聲龍吟澈響在天際!強大的龍息夾雜着毀滅性的火系魔法瞬間噴灑而出。

正在嘲笑哈德羅特的黑袍人!立刻感覺不對,化爲一道黑色身影瞬間躲開了那團毀滅性的魔法。

不過腳下的那些亡靈卻沒那麼走運了。強大的火系魔法瞬間就將腳下的那些低階的亡靈生物消滅殆盡!

“你這是在找死!”黑袍人皺着眉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製造出來的亡靈大軍被烈火焚燒的情景沙啞的說道。

這些亡靈生物對於自己有着很大的作用,黑袍人有些後悔跟眼前這個小子透漏的這些了、而一場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紅麟!下面的亡靈生物交給你,他由我來對付”哈德羅特看着腳下依舊在破壞小鎮的那些亡靈生物冷冷的說道。話閉雙腳懸空脫離了紅龍的身體就那麼漂浮在空中死死的盯着黑袍人。

“臭小子!你敢”黑袍人雖然不懂這個紅麟是誰,但是在看見紅龍朝下方飛去、再笨的人恐怕也該明白了……

亡靈雖然邪惡、但並不是見誰殺誰那種!他們也有自己的信仰和自己的使命。也許爲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他們會堅持十年二十年甚至很久很久直到亡靈之火熄滅爲止……

隨着一聲嘹亮的龍鳴,強烈的龍息瞬間從紅龍嘴中噴吐而出!帶有強烈的酸和火焰的龍息只要稍稍沾上一點,絕對是粉身碎骨消失殆盡。

黑袍人怎麼會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亡靈生物就這麼被摧毀。隨着黑袍人嘴中發出一段古老咒語的吟唱。一座巨大的六芒星結界出現在亡靈生物的腳下!一道紫色的門從六芒星中漸漸浮出地表面。無數的亡靈被這道出現的門漸漸吸收!送回了亡靈的世界之中——冥界。

“你還真是惹火我了那!”黑袍人弄好一切之後轉身朝哈德羅特恨恨的說道。

“嗯?人那”黑袍人不可思議的看着原先哈德羅特站着的位置!隨後一股危險的感覺直逼黑袍人。

“你有心情管那些不死生物還不如管好你自己”哈德羅特冷冷的聲音出現在黑袍人的身後,

黑袍人臉上一驚!隨後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沒有人提示過你不要離亡靈太近的嗎?”

“什麼?”哈德羅特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立刻脫離了原本的攻擊位置,冷峻的看着黑袍人。

“哈哈!哈哈,看你那小心的模樣,應該是嘗過亡靈自爆了。:”黑袍人看着逃離自己身旁的哈德羅特大笑着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