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張康一怔,隨即面色一怒,擡手就甩了劉露一個耳光!

這包含憤怒的一巴掌下去,劉露一個女人哪能吃的住?噗咚一聲直接跌倒在地上。

“你,你敢打我?”劉露當時真的懵了,沒想到當初那個跪在自己面前不停磕頭的小子,現在竟然敢打自己,還是當着蘇飛的面。她臉上馬上浮現出一股怒氣,爬起身想要還手,可是張康卻根本不給她機會。

“我他媽讓你起來了?”張康小腿一蹬,又給劉露踹趴下了,隨即這傢伙就跟瘋了一樣,不斷重複着這個動作,擡腿,踢腳,一連踹了十幾下,才停下來!

這一頓暴打下來,劉露終於知道誰是大小王了,她顫抖着身體恐懼的望了張康一眼,然後將目光移向蘇飛。她不理解,自己被這個叼絲打,她的老公爲什麼不上來幫忙。

“你他媽看他幹什麼?他能救你啊?”張康氣喘吁吁罵了一句,然後轉過頭,衝着蘇飛喊道:“來,過來,跪到我面前,讓你的女人看看你是不是個廢物。”

聽到張康如此囂張的話,蘇飛也只能忍了,他緩緩走到張康面前,雙腿一彎,跪了下來。

“嗯,懂事!”張康拍了拍蘇飛的臉,然後轉身揪着劉露的頭髮,不屑道:“看見了嗎?現在你老公就是個廢物,無論我怎麼對你,他都只能乖乖看着。”

劉露徹底傻眼了,看着低頭不語的蘇飛,哭喊道:“老公,你到底爲什麼這樣啊?”

劉露的崩潰,蘇飛的窩囊,讓張康特別有成就感,他用手摸了摸劉露的小臉,忽然一把拽起她的頭髮,聲音冷冷道:“小賤人,當初你不是還讓我給你跪下磕頭嗎?現在還敢嗎?”

劉露無言以對,只能默默的流着眼淚,看樣子無比悽慘。

張康還是不肯放過她,抓着她的頭髮粗暴的搖來搖去,同時嘴裏怒吼道:“你不是罵我臭叼絲嗎?一輩子只能躲在女人裙下偷拍,我今天就要讓你看看,我除了偷拍之外,還能幹的你叫我爸爸!”

“不,不要!”劉露驚恐的喊道,她可不想當着這麼多人跟張康發生關係。

“不要?你他媽說話好使?”張康給了她一個耳光,破口大罵道。

劉露拼命搖晃着腦袋,一邊哭一邊央求道:“求求你,不要這樣,算我求求你了。”

“哈哈,現在知道求我了,早幹嘛去了。”張康猙獰笑着,開始撕扯劉露身上的衣服,扯到興奮處,還掄起膀子狠狠抽她幾個耳光,看起來跟個精神病似的。

劉露一邊尖叫,一邊推着他,這讓張康非常興奮,狂笑道:“你掙扎吧,你越掙扎,我越刺激。”

“不要,真的不行。”劉露痛哭流涕道。

這個時候,我們這羣人一個個都幹看着,誰也沒上去阻止,因爲我們根本無法阻止他。

張康擁有隨意殺死我們的能力,只要他一句話,我們就會死,這種情況下根本沒人敢上。

看着不遠處瘋狂的張康,我低下頭,無奈道:“這傢伙真他媽是個變態!”

“嗯,不能這麼下去了,我們必須阻止他。”林素面色凝重的說道。

其實不用林素說,我也這麼想了,這個張康根本就是個瘋子,在他化身死神的這一天時間裏,肯定會用盡各種辦法折磨我們,哪怕是我們對他言聽計從,他也絕不會放過我們。

因爲他知道,一旦他的實力消失,以他現在做的這些事,我們肯定不會放過他,所以在最後一秒之前,他很可能會處死我們所有人!

不過即便我知道他會這麼做,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看着。

這個時候,劉露除了腳上的高跟鞋之外,已經一絲不掛了,她哭泣着被張康壓在身下,渾身都在顫抖。

張康壓在她身上,面色癲狂的朝着蘇飛大喊道:“看好了,我是怎麼征服你女人的!”

說完他掐住劉露的脖子,然後又脫下自己的褲子。

秀才家的俏長女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多說了,完全就是一場瘋狂的暴虐遊戲! 張康根本不把劉露當成一個人,抓住她的頭髮,不斷的撕扯着,身體拼命撞擊着,口中發出變態的嚎叫聲,手掌更是粗暴的在她的身上胡亂抽打着。

劉露從始至終都閉着眼睛,默默的忍受着,淚水從她的眼眶當中流淌而出,分外悽慘。

而在包廂之中,女人們一個個都不忍觀看,撇過頭去,反倒是男的,一個個興奮的看着,雖然也有同情的目光,但是不少人心裏都覺得很刺激。

而蘇飛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去形容他了,至始至終,他都一直閉着眼睛,呆呆的跪在那,隨着劉露的哭喊聲響起,他的表情就開始扭曲,給我的感覺好像張康乾的是他一樣。

我看着眼前的場景,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趁着他狂性大發的時候,來個突然偷襲,瞬間秒殺了他,讓他連名字都來不及喊不出來。

想到這裏,我從後腰拔出一把匕首,藏在身後,朝前邁了一步!

可也僅僅是邁出了一步,就停下了,因爲我突然發現鄧少彬跟我想到一塊去了,他也想刺殺張康,而且他行動的比我還快。我不過邁出一步,他已經衝到了張康的身後,揮起了手中的尖刀!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以爲鄧少彬可以秒殺掉張康的時候,他忽然不動了,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看着眼前詭異的一幕,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這個時候,張康忽然轉過頭,目光嘲諷的看着鄧少彬,不屑道:“呵呵!想偷襲我?”

“你,你怎麼發現的?”鄧少彬仍維持着舉刀的古怪姿勢,面色驚恐道。

“這還用發現嗎?”張康這個時候已經在劉露身上發泄完了,他得意的站起身,坐在沙發上,冷笑道:“你們那點小心思以爲我不知道?想趁着我分神的時候從後面偷襲我?呵呵,真是年輕!實話告訴你們,死神的能力除了可以用語言殺人外,還有另外一種能力,叫死神結界,任何人接近我三米內,我都可以感知到,然後馬上念出你們的名字!”

聽到他的話,鄧少彬臉色一片慘白,眼神中滿是驚慌,身體也因爲恐懼而瑟瑟發抖。

“嘿嘿,害怕嗎?”張康微笑看着他,聲音寒冷的彷彿讓人窒息:“不過害怕也晚了,既然決定反抗我,就要承受失敗的代價!那麼,你就凌遲處死吧!”

隨着張康的話音落下,我們就看見鄧少彬身上的肉不停剝落,先是手臂,然後是大腿、肚子……那個場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好多人都噁心的吐出來了。

約莫十分鐘後,當鄧少彬的心臟碎裂時,他終於承受不住,永遠閉上了眼睛。

看着下場如此悽慘的鄧少彬,我腿肚子都在發抖,爲他感到悲哀的同時,還有一絲慶幸,如果剛纔是我先動的手,那麼躺在那裏變成一堆碎肉的人,就是我了。

一念及此,我顫抖着身體,一股怒火從我的心底騰起。

然後我咬了咬牙,強迫自己把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張康身上,我必須想出殺死他的方法!

可是不管我怎麼思考,都想不到可以對抗他的方法,他那個三米直徑的死神結界,就好像烏龜殼一樣,隔絕了我所有的智慧。

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時候,張康忽然站起身,一腳踢開鄧少彬的屍體,得意的看着我們。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們開始新的娛樂項目吧。”張康微笑着掃視了所有人一圈,最後停留在林素臉上,林素臉色一變,趕忙低下了頭,不敢跟他對視。

“林素,你不用害怕,這些人中你是唯一沒有對我惡言相向的人,所以我不會殺你。”張康的語氣忽然變得十分溫柔,彷彿林素是她心愛的女人一樣,頓了一下,又道:“像你這麼心地善良的女人,是唯一配的上我的,你願意做我的女人嗎?”

林素咬了咬牙,本來想拒絕的,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低聲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

林素神色一怔,飛快瞄了我一眼,見我露出堅定的神色,她才輕輕點了點頭。

“好!我願意,但我有一個條件。”林素直視着張康,眼神沒有一點退縮。

張康微微笑着,眼中彷彿還閃爍着異樣的光芒,道:“你說。”

林素深深呼吸,輕道:“我可以爲你做任何事,但是希望你不要再折磨他們了。”

這一句話,她雖然口氣平淡,卻透着一股決絕,所有人瞬間動容了,場中也只有我,心中沒有絲毫波瀾,因爲此時我正低着頭,拿着手機飛快碼字呢……

張康看着林素,眼中光芒越來越亮,到了最後,慢慢散發出一種狂熱,道:“好,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到了這種時候,還關心別人,我答應你了,不再折磨他們了!”

伴隨着張康的話音響起,每個人臉上凝重的表情都舒緩下來。

這時候林素輕嘆了口氣,緩步走到張康的身邊。而張康對待林素的態度,完全不同於劉露,不僅沒有輕薄她的意思,甚至還用紳士的方式對待她,讓她站在自己的身邊。

看到這一幕,我終於鬆了口氣,就在剛纔,我已經想到殺死張康的辦法了,只不過需要林素配合我,現在她已經成功接近到張康的身邊,只要再等另一條暗線就可以了!

這時候,張康若有所思的掃了所有人一眼,宣佈道:“本來我打算折磨你們一天,再把你們處死的,但是現在因爲林素,我改主意了,我會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讓你們去跟家人朋友愛人告別。”

“好了,都散了吧,林素留下來陪我吧。”張康說完這句話,就揮了揮手。

大部分人聽到他的話都離開了,我目光望着離去的衆人。此刻他們的表情的動作全都盡收眼底,目光中或是期待,或是絕望,從他們的眼神當中我可以看出。 待得大部分人都離開包廂後,我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動。

張康目光望向我,冷聲道:“不是讓你們離開嗎,你爲什麼還不走?”

我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向林素看去,只見她面色淡淡,看似平和,但眼中隱隱透着擔憂。

我嘆了口氣,聲音平靜道:“我不放心她跟你在一起。”

我的話一出口,林素直接愣住了,因爲這跟我和她說的不一樣。

我一開始的計劃是,張康擁有死神結界,想近身殺他幾乎不可能,所以只能用美人計!先讓林素呆在他身邊降低他的戒心,然後派另一個暗線擊殺他,這是我當時唯一想到的辦法。

可是現在,當我看到林素彷徨的樣子,我才發現,我根本沒辦法把她留給這個瘋子。

而張康見我這樣,也不生氣,反而笑了笑,轉頭對着林素說道:“呵呵,你男朋友還挺擔心你呢,怕我對你做什麼事,但是……”

說到這裏,張康忽然停住了,接着將目光轉向我,詭笑道:“但是這麼做的話,你們的計劃怎麼辦?你不是打算讓林素留在我身邊,然後刺殺我嗎?這麼感情用事還怎麼做大事?”

“什麼!”我不可思議的看着張康,失聲驚呼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要那麼震驚嘛,好像我就應該中你的圈套一樣。”張康笑的很得意,然後伸手打了個響指,下一刻,一道妖嬈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看見她的瞬間,我直接傻眼了。

“蕭薔!是你!”我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她。

此刻,蕭薔臉上帶着嘲諷般的笑容,蓮步輕移至張康身邊,嬌聲道:“對不起,我出賣了你,你讓我配合林素偷襲張哥,我覺得這樣勝算太低了,所以用你的計劃換我一條命,你可不要怪我哦。”

“你以爲這樣他就能放過你嗎?”我嘶啞着聲音,恨聲道。

只婚不愛 “那就不勞你關心了,反正我覺得跟張哥合作比跟你靠譜。”蕭薔笑着說道,還朝我眨了下眼睛,看着特別氣人。

“你……”我用手指着蕭薔,怒不可遏,可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張康臉上的表情十分得意,看着我不屑道:“吳小白,知道你有什麼下場嗎?”

“我知道,你動手吧,但林素是無辜的,希望你能放了她。”我看着張康說道。

張康臉色沒有什麼變化,依然掛着一絲笑容,淡笑道:“呵呵,她纔不無辜呢,僞善的女人,如果不是蕭薔告訴我你們的計劃,我還被矇在鼓裏以爲她是天使呢!你說,對待這種欺騙我感情的女人,我應該怎麼處置她啊?把她的心挖出來看看怎麼樣?”

聽到張康的話,我心中一寒,急忙道:“不要這樣,計劃是我想出來的,你殺了我吧。”

張康搖了搖頭,眼神玩味,冷笑道:“那可不行,直接殺了你多沒意思啊,你眼睛一閉倒是舒坦了,可我不爽啊?我得想個刺激點的遊戲,嗯,我想想……”

張康的話讓人不寒而慄,而這時候,蕭薔忽然插嘴道:“張哥,我覺得吃人那個創意不錯,要不你讓吳小白把林素吃了吧。”

“咦?這個有趣!”張康面色一喜,隨即用手摸了摸蕭薔的頭髮,誇獎道:“看不出來,咱倆的思想還挺接近呢,我現在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我決定讓你當我的女人。”

“嗯嗯,我也喜歡張哥你。”蕭薔一臉嬌媚的說着,整個人都貼了上去,還將頭枕在張康肩膀上。

看着她那個騷浪的樣子,我氣就不打一出來,咬牙叱道:“蕩婦!”

“你罵誰蕩婦!”蕭薔朝我喊了一句,然後拽着張康的胳膊,撒嬌道:“張哥,他罵我。”

“哈哈,別怕,我幫你收拾他!”張康狂笑一聲,聲音殘酷說道:“哼!吳小白立刻把林素……”

伴隨着他的開口,林素看起來好像完了,然而在他吃字還沒出口的時候,我嘴角卻勾起了一抹冷笑!

張康看到我的笑容愣了一下,似乎不理解我爲什麼這樣。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手臂忽然從他身後繞了過來,五指如刀一般插進他的脖子裏,接着猛地一拉,將他的喉頭、氣管全部拽出,甚至連舌頭都被拉了出來。

眼前的一切發生的很突然,張康直到脖子噴血才反應過來,他驚恐的轉過頭,發現這個動手的人,竟然是剛纔衝他撒嬌的蕭薔!

“對不起啦,張哥,我又反水啦。”蕭薔笑的花枝招展的,隨後將血淋淋的喉管扔到一邊。

張康面色鐵青,看樣子非常痛苦,眼神中還有一絲不理解。

“你好像很困惑,似乎不理解一個已經投誠的人,爲什麼又要反水?”我看着張康,冷笑一聲,然後走到他的面前,直視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的道:“因爲她向你告密的情節,也在我計劃中!”

張康一怔,接着眼神憤怒的瞪着我,而我一點都不在乎他的眼神,繼續道:“你有很嚴重的心理疾病,通俗點講,就是變態,而且還是一個渴望受到關注的變態!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你喜歡當着所有人的面,折磨別人,來感受大家望向你恐懼的眼神,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支持你,向你投誠,你一定會覺得特有滿足感。”

張康身體顫抖了一下,彷彿被我說到了點子上,眼中滿是憤恨,如果不是他沒有聲帶不能說話,我估計他肯定會用最惡毒的手段來折磨我。

“我知道你想殺我,可惜你沒這個機會了,而且我向你保證,你一定會死的很慘!”我說完後,冷笑一聲,然後走到包廂門口打開了門。

下一瞬,剛纔離去的那些人,全部走了進來,而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一臉陰鬱的蘇飛。

張康看見他,眼神中浮現出一絲驚慌,身體不停後退着。

“來吧,大家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我衝着人羣喊了一句。

話音剛落,這些人就衝了上去,對着不能說話的張康一頓拳打腳踢。

這也難怪,剛纔他用極度殘忍的方式,摧毀了每一個人的道德底線,恐懼讓大家變得憤怒,等待他的,一定是極爲悽慘的下場! 此時,憤怒的人羣彷彿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人人都變成了魔鬼。

wωω★ttκǎ n★℃ O

張康蜷縮在地上不停掙扎着,而瘋狂的人們根本沒有理會他的感受。

“先別打死他,這樣太便宜他了,他不是喜歡折磨人嗎?就讓我們來樂一樂。”

“沒錯,也讓他感受一下痛苦和恐懼!”

於是大家扒光他的衣服,將他綁了起來。

看到他的慘狀,我心中沒有任何同情和憐憫,甚至還有一絲大仇得報的暢快感!

而林素則是嘆了口氣,面上看上去有些不忍,我照顧她的情緒,便拉着她的手轉身離去。

在包廂裏,慘劇還在繼續,蘇飛用刀把張康的命根子切下來後,塞進他的嘴裏,強迫他咬爛吞下去,還不停抽他的耳光,瘋狂侮辱着他。小姐們也沒閒着,幾個跟趙穎關係好的,用刀剜掉他的雙眼,還用打火機燒他的臉。

這個時候,恐懼讓所有人團結在一起,無論任何人,都發瘋一樣折磨着張康,來發泄內心的痛苦。

此等情況下,張康的下場可見一般。

走出包廂後,我看到了站在走廊裏的張若風,他身體微微顫抖着,不停抽着煙。

他看見我後,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聲音滿是痛苦的說道:“你應該直接殺了他。”

“呵呵,那你應該跟死去的趙穎和鄧少彬說。”我淡淡說了一句,然後拉着林素,頭也不回的離去。

雖然我可以理解張若風的心情,但是有什麼辦法呢?行惡事,總是要還的!

回到家後,林素就一直悶悶不樂的,看到她那番模樣,我也知道她在想什麼。

林素一直都認爲世界很美好,充滿了愛和希望,可是今天見識到張康的殘忍,以及無數人報復、折磨他的手段後,她動搖了,心底深處彷彿出現了一絲裂痕。

沉默了許久,她忽然擡頭望向我,面露迷惘之色,幽幽道:“小白,你說是不是我錯了?”

我看着林素臉上的表情,搖了搖頭,堅定道:“我覺得你沒錯。”

林素苦笑一聲,笑容中滿是苦澀,低聲道:“記得以前,我還告訴過你,善良可以相互傳遞,從而改變這個世界,但是今天我才發現,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仇恨可以傳遞的很快,善良卻不行。”

我點頭道:“確實如此,可以傳遞的善良,只是僞善和一時衝動。而真正善良的人,不是被傳遞的,而是源自於內心。善良的人都很聰明,有着豐富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洞察力,可以看到這個世界殘酷的真相,然後選擇原諒這個世界,所以他們對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善良。就像你一樣,即便張康如此扭曲,你還是不忍他受到傷害,因爲你知道,張康之所以如此,不全是他的錯,更主要的原因是大環境。所以不要去在乎別人是什麼樣子,做你自己就好了。”

林素聽了我的話,眉頭微蹙,似有所感,但卻並未展顏,反是又陷入更深的思慮之中。

我也沒去打擾她,因爲林素是真正善良的那種人,這些東西她都懂,而且懂得比我多。而她現在之所以糾結,是因爲人太聰明,有時候會給自己設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宮,把自己困在裏面,通俗講就是無病深吟。

而經過這次的恐懼和發泄後,羣裏的人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簡單了,每個人都在掙扎着,同時心靈也扭曲着,以前還會問對錯、道德,但是現在,沒有人談論這些,彷彿爲了活下去,連殺人都是理所當然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