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是碰巧來酒店巡查。

他們的到來和我房間里正發生的怪事沒有任何關聯!

這是我最幸運的期望。

警察此時不進入房間將是我最幸運的結局!

然而,事與願違。

“服務員,過來把這房門給我打開!”

男警官衝着走廊一頭喊道。

“好的,您稍等。”

服務員遠遠地,脆生答應道。

“這下完了!”,我覺得自己此時如墜深淵,心急如焚。

服務生由遠及近的腳步聲,讓我陷入絕望之中。

看來今天的這一劫難是躲不過去了!

我快速的奔回牀邊,抓起手機,顫抖着手給大志編輯求救短信。

字還沒打完,門就被打開了,警察衝了進來。

“吆呵,這不是有人在房間裏嘛,你幹嘛呢,我們敲了半天門,你怎麼不開啊?”,男警官的腔調有些怪怪的。

“開燈,警察臨檢。”,女警官的聲音很清脆。

跟在後邊的服務員把屋裏的燈一下子全部打開,燈光瞬間有些刺眼。

萌寵之影帝的完美飼養 同志,請你配合一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件。”

男警察的聲音冷冰冰的。

看着衣冠不整的我,一臉的狐疑。

我一點點的冷靜下來。

拿出證件遞給他。

“你出差的啊?”

“是的。”

“一個人?”

我沒有吱聲。

“問你呢,是一個人嗎?”,警察提高了聲音。

“是,是吧。”,我有點心虛的回答。


“這是誰的衣服?”,女警官眼睛很尖,發現了我慌亂中塞到枕頭底下的女孩的衣服。

衛生間一陣響動,女孩一身溼漉漉的,裹着浴巾婷婷嫋嫋的走了出來。

“你的身份證件請出示一下!”,女警官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衝剛出來的女孩說道。

女孩沉默着,抹了一下頭髮。

“你的身份證件?”,女警官大聲喊道,“你沒聽見嗎?出示一下你的證件!”

“你們什麼關係?”,男警察戲謔的看着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我不開門的奧祕。


我保持沉默,還沒有想好如何回答。

“美女,麻煩你配合出示一下身份證件。”

女孩雙手按着浴巾,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轉向牀頭,從自己的衣服裏,摸了半天,摸出一個卡片遞給警察。

“吆,老縣中培訓學校的學生啊?”,警察掃了一眼證件,又再次瞄了我一眼。

“說吧,你們是什麼關係?”

“情侶。”,女孩模樣俊俏,聲音也是嬌滴滴的。

“好吧,既然你和他是情侶,你男朋友叫什麼名字?”

女孩沉默不語。

“你說說吧,你們是什麼關係?”,兩位警官又都把矛頭轉向我,眼神犀利的盯着我,語氣裏全是戲弄和輕視。

“網友。”,我腦袋靈光一閃,淡淡的說道。

“撒謊,你不老實!”,女警察喝到。

“我們懷疑你們有不正當的交易行爲,你們兩個和我們到局裏走一趟吧?”

男警官冷冰冰的說道。

“穿好衣服!”,女警官喝到。

我腦袋嗡嗡的作響。

剛剛在縣城裏到處逛蕩的閒情逸致,故地重遊的美好印象,各種無病**的感慨瞬間都被驅趕的乾乾淨淨。

看來我明日回京的計劃徹底泡湯了,我也沒有那麼輕易的就能離開縣城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也只有去警局之後才能說得清楚了。 我就這樣稀裏糊塗的被帶到了縣公安局。

和我一起被帶走的,還有那個以前素昧平生,自稱林雪兒的女孩。

兩位警官的態度很冷漠,看我的眼神裏充滿了鄙夷。

執法過程嚴謹、鐵面無私,並按規定第一時間毫不客氣的暫時收沒了我的手機。

這樣就切斷了我所有的對外聯絡,我也失去了做任何最後掙扎的機會。

我和林雪兒被分開做筆錄。

我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女警官審女孩。

夜已經很深了。

審訊室內,一張桌子,兩把椅子,燈火通明。

男警官看上去依然精力充沛,他坐在桌前,面對着我,打開審訊記錄本。

“說吧,老老實實的交代!交代清楚了,纔可以出去,明白嗎?”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警官一臉嚴肅,冷若冰霜。

“領導,我真的沒什麼要交代,我是被冤枉的。”

我都快崩潰了,感覺自己被拖入了無形的陰謀之中。

“別廢話!你和那個女孩什麼關係?先從你們的關係說起吧。”

“警官,我不認識她,我們真的沒什麼關係。”

警察冷哼一聲。

“你小子,說話顛三倒四,自相矛盾,你剛纔在賓館裏,不是自己承認過,你和她是網友嗎?怎麼這會兒又完全不認識了?”

“不是網友。”,我要自證清白,必須抵抗到底。

“你真的不認識她嗎?”

“不認識。”

“不認識,怎麼住到一個房間,還一起洗澡?”

警察似乎被我氣壞了,不怒反笑。

這個是事實,他們衝進房間的時候,我和林雪兒看上去的確是在一起洗澡。

“你自己不覺得很荒唐嗎?”

“是挺荒唐的,但是我真的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是怎麼進到我房間的。”,我說的是實話,自己也的確一頭霧水,莫名其妙呢。

看着我一眼無辜的樣子,警察真的發怒了。

“大國同志,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我見多了,你不要給我揣着明白裝糊塗!”

“我是挺迷糊的,警官,再說一遍,我真的不認識她,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跑到我房間的,我當時正在洗澡,那女孩就突然衝進來了,她進浴室的時候,什麼都沒穿,我當時被嚇到了,趕緊就跑出來了,結果什麼都沒發生,你們就來了。”

“什麼都沒發生,你怎麼證明什麼都沒發生?”,警官盯着我, 師父養徒成妻

“長官,你們可以去調賓館的監控,她怎麼進的我的房間,我到現在還沒搞清楚呢,不瞞您說,你們來之前,我正要拿起電話報警呢。”

男警官撲哧一聲笑了,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報警?”

“是啊,警官,我正準備報警呢。”

“你報什麼警?賊喊捉賊?你自己犯法,自己報警,舉報自己?”

“我報警,是因爲我房間闖入了陌生人啊。”,他戲謔的樣子讓我惱怒,我真的有點急了,語調提高了幾個分貝。


“你給我演戲,是不是?”,警察拉長了臉。

“你再這樣下去,只會加重對你的處罰打擊力度,你不要不識時務。”,他的話,看來是真的,他邊說,邊在記錄本子上不停着寫着什麼。

“領導,我沒演戲,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試圖還原真相。

“還說不是演戲,你剛纔不是說你們是網友關係嗎?怎麼一會兒工夫,又變成人傢俬闖你的房間了?”,警官有點鄙視的看着我,看上去我的話完全不能被採信。

“我說她是我網友,是爲了把事情給簡化,我以爲承認我們是網友就沒事了呢,現在網友出來開個房,不是很正常嘛,誰想你們把我帶到這裏來?”,我低聲嘀咕道,我說的也的確是在賓館被盤問時,面對警察自己的真實想法,我當時天真的認爲,如果承認是網友關係,大不了被人認爲生活不檢點,也不至於觸犯法律,可以儘快脫身,沒成想弄巧成拙。

“你自己相信你們是網友關係嗎?”,他盯着我,聲色俱厲。

“我們不是網友關係。”,我被訓斥的有些無地自容,不是網友關係也是實話。

“說吧,老實交代,什麼關係?”,警察看上去有些暴躁。

“我們不認識彼此。只是聽她自己說,她名字叫林雪兒。”

“唉,對了,接着說。”

“沒了。”

警官騰的站了起來。

“你不要在這裏給我磨洋工,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