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洛將鄭欣打得鼻青臉腫,「鄭欣,你給我記住了,過去不動你是覺得沒必要。

你不要以為我是不敢揍你,是,譚家是沒落了,就算是沒落我住的仍舊是別墅,開的是跑車,我戴的首飾七位數。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不回答你是我沒你這麼幼稚,我根本就不屑於和你比。

要是以後你再敢在我面前得瑟,你看我敢不敢弄死你。」

鄭欣都被嚇傻了,譚洛汐好彪悍!

起來她就後悔了,林均喜歡乖乖的女孩,自己剛剛那麼粗魯,他一定很討厭吧。

嗚嗚嗚,早知道自己再忍忍,等林均不在的時候自己再用麻袋套著鄭欣打好了。

她低著頭不敢和林均的視線相對,林均拉過她的手。

「打疼了么?」

地上的鄭欣差點沒被氣死,自己被打得這麼慘,他居然問打人的人手疼不疼。

生氣,真的好生氣。

譚洛汐都嚇傻了,他的反應也太神奇了。

傻傻的回:「不,不疼,就是有點酸。」

「一會兒我給你捏捏,我會推拿按摩。」林均一本正經道。

譚洛汐卻已經嚇瘋了,按,按摩?

她的腦中浮現出一個畫面,自己躺在床上,林均滴下精油,一寸一寸從自己身上推開。

好羞羞啊,不過……好期待呀。

在她期待的時候林均已經在開車了,至於詹嘯無視地上嗷嗷叫的鄭欣。

他看到滿臉通紅的譚洛汐,她分明就是一個沉浸在戀愛中的女人模樣。

這些表情是自己從前看不到的,真的很扎心。

總裁的天價寶貝 車子開了出來,譚洛汐昏頭轉向的上車,滿腦子都是按摩,精油按摩。

她壓根就沒有心思去注意詹嘯和鄭欣是什麼表情。

車子揚長而去,詹嘯握緊了雙拳,自己劈腿她都沒有揍鄭欣,而鄭欣不過是詆毀了那個男人她就這麼生氣。

這個男人在她心中究竟有多重要的位置!

洛洛,我不會放棄你的,詹嘯在心中發誓。

譚家岌岌可危,如果一旦資金出現問題,她一定會來求自己。

譚洛汐迷迷糊糊的,嘴角都咧開了花。

這個點沒有預定位置,去哪都不一定能吃得到,他家裡還有一些食材,勉強可以做一頓不那麼豐盛的晚餐。

車子停下,譚洛汐這才回過神,「我們不吃飯嗎?」

她傻乎乎的模樣,還有那為了自己而戰,將別人打得鼻青臉腫的樣子,林均都很喜歡。

「我比較想吃你。」

「均哥哥,你越來越壞了。」

其實內心卻咆哮著,那你來吃啊!天天撩我,就是不吃我。

「回家,我下面給你吃。」

林均已經下車,而譚洛汐的臉已經紅的快要滴血,他終於忍不住要對自己這朵小花下手了嗎?

嗚嗚嗚,第一次就這麼勁爆嗎?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林均走了幾步發現她還沒有下車,替她打開了車門。

「怎麼了?」

車庫的光線很暗,他勉強可以看到譚洛汐暈紅的小臉。

天氣是越來越熱,但也不至於熱成這個樣子吧。

「我,我還沒有準備好。」譚洛汐嬌羞道。

她從來沒有做過那種事,雖然她之前因為好奇特地看過那種片子,差不多也懂是什麼流程。

可還是會很羞澀啊。

還是第一次呢,林均平時冷冷酷酷的,他要是那個樣子出現在自己面前,自己會不會昏迷。

對了,上次看到他的身材很好,肌肉都很有彈性呢。

滿腦子都是奇奇怪怪的思想,林均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是身體不舒服嗎?臉怎麼這麼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臉,發現真的很燙。

他的觸碰更是讓譚洛汐一抖,「啊……」

「你叫什麼,我又不吃了你。」林均一頭霧水。

譚洛汐腹誹道,你當然是不吃我,你想要我吃你嘛。

「我……我可以不吃嗎?我,我還沒有習慣。」她的聲音小得都快聽不到。

林均爽快的回答:「當然可以了,其實我下的面挺好吃的,爺都非常喜歡。

你在國外呆久了,可能更喜歡吃義大利面吧,那我煎牛排給你吃。

只不過牛排是超市買的,和西餐廳的比不了。」

什麼?面?牛排?

譚洛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特么想到哪裡去了!

她一頭扎到林均懷裡,啊,好羞羞啊,她誤了個大會,還好林均沒有反應過來。

老天爺,你快給我開一條地縫,我現在就要鑽進去。

「不舒服嗎?」林均見扎在自己懷裡的女人。

「你抱我。」譚洛汐沒臉見他。「真是個大小姐。」他寵溺一笑,手卻是將她抱了起來。 一直到了家譚洛汐還是雙頰暈紅一片,她究竟是在想什麼鬼東西。

還好林均沒有秒懂,不然她可怎麼活,林均會覺得她是一個大色女吧。

「大小姐,到家了,還不下來?」林均的聲音傳來。

不知道譚洛汐這是怎麼了,不過她像是小鵪鶉一樣埋在自己懷裡,真是很可愛呢。

其實他才認識譚洛汐的時候,她也會這樣,那時候他內心毫無波動。

人就是這樣,當你在意一個人的時候,不管她做什麼你都會覺得十分可愛。

你要是討厭一個人,就算她長成天仙的樣子你也無感。

「哦。」譚洛汐這才從他懷中探出頭來,掃了一眼屋中的裝潢,並不是她的家,而是林均的家。

和自己的戶型一樣,單身公寓,並不算大。

一室一廳一廚一衛和一個書房,也就幾十個平方而已。

他的審美和司厲霆早期差不多,都是喜歡冷清的色調。

整個屋子打掃得十分乾淨整潔,以前譚洛汐聽說男生宿舍典型的髒亂差,沒想到林均的家裡卻是這麼乾淨。

不開玩笑的說,他的家甚至比自己平時的房間還要整潔。

「那個……你是不是找了打掃的阿姨?」

「沒有,我房間里有很多公司重要的東西,我不可能讓外人來這裡。」

林均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刻意,他能夠感覺到譚洛汐對他是喜歡的,但他不敢保證人心。

愛你似身處迷霧 在司厲霆身邊這麼多年,他學到最大的人生經驗就是,什麼都可以相信,人心不可以。

變得最快的不是天上風雲,而是人的心思。

他和譚洛汐之間有一道坎,這個坎也許會讓他們分開。

司厲霆曾說,愛一個人就要相信她,他願意賭一把。

如果譚洛汐是為了報仇而來,要做出對帝凰不好的事情,那麼他也只有忍痛割愛。

這是一個試探。

他把選擇的權利交給了譚洛汐。

婚情薄,前夫太野蠻 譚洛汐顯然沒有get到他的點,一臉興趣道:「你是不是有潔癖啊?單身男人的公寓居然這麼乾淨。」

「怎麼,你去過很多單身公寓?」林均顯然也沒有get到她的點。

若不是譚洛汐在地下停車場那麼維護她,他到現在還在生氣。

就因為潭洛汐說了一句話,詹嘯是她用過的。

一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又不好了,人有兩件最無可奈何的事。

你無法選擇你的出生,也無法選擇你女友認識你之前的人生。

很多人後來會遇到自己心儀的人,但在此之前,她也許會遭遇渣男賤女。

你會想為什麼在渣男賤女之前不能遇上呢?

譚洛汐明顯感覺到他身上又有不悅的氣息傳來。

她趕緊解釋:「不不不,除了我堂哥的卧室之外,你是我第一個進入的男人公寓。」

「你幹嘛進你堂哥卧室?」林均虎視眈眈的看著她,譚洛汐都快被逼哭了。

「均哥哥,那時候我才幾歲,堂哥家離我很近,我們經常在一起玩,後來他搬走就沒有過了。」

一聽說只有幾歲,林均這才稍微好受了一點。

譚洛汐第一次發現林均對她的醋意這麼大,她不但不討厭,反而還很喜歡。

很多都是女人吃男人的醋,像是林均這樣冷漠的男人這麼吃醋,就證明他真的很在乎她。

林均和譚洛汐不同,他的媽媽去世以後,爸爸帶回來那個阿姨,他就再沒有享受過家庭的溫暖。

後來他跟著司厲霆,司厲霆對他很好,好到他將司厲霆當成家人。

司厲霆對他好還有個原因,那時候他是所有人眼中的私生子,也沒有得到家人的關心。

於是兩個直男只好在一起相依為命,有時候兩人在公司忙碌的時候,林均就會給司厲霆煮點面應付一下。

司厲霆從來不喜歡說那麼多,其實在他心裡已經把林均當成了親人和兄弟。

所以他才會打算將帝凰的股份分給林均,換做其他人誰捨得,哪怕是分出百分之一的股份。

從現在帝凰的局勢來看,帝凰蒸蒸日上,司厲霆可以說是很大方了。

他是典型的恩怨分明,對自己人就是掏心窩子的好,對敵人那是秋風掃落葉一般無情。

後來司厲霆身邊有了顧錦,而林均就徹底成了孤家寡人,譚洛汐是打開他心房的鑰匙。

如果是她的話,他願意和譚洛汐共度餘生。

以後她就是自己的愛人,自己唯一的親人。

所以他才會那麼看重譚洛汐,佔有慾那麼強。

見他臉色稍微好了一點,譚洛汐好脾氣的問道:「那個……均哥哥,之前在地下車庫的時候你為什麼會生氣?」

「你和那個男人發展到什麼地步?你說你用過他。」

她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林均是誤會了。

「均哥哥,那你覺得我們應該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譚洛汐覺得這樣彆扭的林均很可愛,故意試探性問道。

現在的社會,男女朋友之間……

「我不知道。」

見林均冷著一張臉,譚洛汐知道他在這方面就是一張白紙,也不好再逗他。

「均哥哥,我和他是男女朋友關係,他追了我幾年,我是因為感動才和他在一起。

我並不喜歡他,也很排斥他的靠近,我們最近的一次就是他趁我不注意親了我的臉。

就連手都沒有牽過幾次,我就會掙脫。」

「這麼說來,你的初吻是給了我?」林均有點小開心,原來那個男人沒有碰過她。

「何止是初吻。」她想到那天在辦公室兩人差一點就差槍走火了。

林均心情徹底好起來,攬過她的身體在她唇上點了一下,「謝謝。」

「均哥哥,如果我真的和他發生過什麼會不會介意?」

「我說不介意肯定是騙你,就算是介意,我也會好好對你,讓你徹底忘記他。」

這就是林均,一個讓她值得愛的男人。

「應該是我謝謝你。」

她踮起腳尖,將他的頭拉下來,就那麼吻了上去。

本來就是在家,沒有任何顧慮,她的主動就像是一把火,將林均徹底點燃。

「洛兒……」他的聲音沙啞。

「均哥哥。」她雙眸如水一般看著他,櫻桃小嘴微張,充滿了誘惑。

紅寶石和鑽石在她白嫩的脖子上閃著光芒,他低頭含著那顆寶石和她的肌膚。

兩人都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每一次點燃都會像是好奇的孩子,帶著本能的探求和索取。

直到譚洛汐肚子咕咕叫了一聲,兩人才分開。

林均的襯衣已經被譚洛汐給解開,露出他的腹肌,就連皮帶都解開了一半。

譚洛汐衣衫半褪,頭髮凌亂,香艷的場面。

看著林均的造型,臉上的紅還沒有消下去,該死的,她,她都做了些什麼?怎麼像是女色鬼一樣?

「你餓了,我去給你煎牛排。」林均起身,「我回房換件衣服。」

「我,我也回去換件衣服,一會兒過來。」

兩人都有些尷尬,譚洛汐想著他身體的反應,他要自己解決么?

就這麼糊裡糊塗她回家洗了個澡,其實不止是他需要降火,自己也需要。

林均洗了一個冷水澡,最近他的慾望越發控制不住了。

都怪那個勾人的小東西,但他現在不能碰她。

如果有一天她選擇了報復帝凰,兩人遲早都是要分開的。

就算分開,他也不能禍害了人家姑娘,所以他寧願自己洗冷水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