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辭不疾不徐,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又冽然。

「停。」龍曲淵卻覺得有些不對,「你跟本座說這個做什麼?」

他就是一個路過的國師而已。

順手改變一下即將錯亂的元長歡的星盤。

讓她回歸正軌。

可是,現在謝辭這什麼意思?

把秘密都分享給他,是想要讓他出手?

果然……

謝辭不疾不徐開口,「我知你有通天之能,不可能救不了一個腹中胎兒,更不可能查不到這孩子所中陰毒之物是何物。」

「本座知道又如何,能救又如何,這種逆天改命的術法,本座根本不可能用。」龍曲淵非常後悔,他就該趁著謝辭離開的時候,走人的。

「好,國師的意思是可以告訴本世子,孩子所中陰毒之物是何了,請說。」謝辭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龍曲淵這才發現,自己被擺了一道。

謝辭早就知道他不會逆天改命,他想知道的一直都是……

小圓圓所中的陰毒之物。

龍曲淵被謝辭盯著。

過了好長時間。

就在他快要睡著的時候。

終於下了決心。

抬手一劃。

水霧迷鏡出現在半空中,星空點點。

唯獨屬於元長歡那顆星辰,此時黯淡無光。

龍曲淵亦是發現不妥,「不好……」

小圓圓的神思怎麼像是要離開這裡。

「怎麼了?」謝辭自然也看到元長歡的那顆星辰,以及即將隕落的她身邊的那顆小小星辰。

那個,就是他們的孩子吧。

謝辭眼神沉沉。

霧靄深深。

龍曲淵修長的手指捏了個符咒。

很快,符咒飛向元長歡。

融到她的眉心。

「她的魂魄要消散。」

「這陰毒之術,可不是普通的陰毒之術,竟然噬魂術。」龍曲淵指尖染血,划向迷鏡。

整個迷鏡瞬間從黑色變成赤色。

涌動的血液似的。

「扶起她。」

龍曲淵的神色難得凝重,這次若是弄不好,小圓圓的魂魄就要被吞噬了。

到時候……

他師傅豈不是白死了。

不行。

小圓圓絕對要留在這個世上。

龍曲淵不惜廢掉自己的珍稀之血。

謝辭看著迷鏡的上的血源源不斷的順著元長歡的眉心消散。

等迷鏡重新恢復漆黑星辰之夜后。

龍曲淵方坐下。

輕噓一口氣。

「沒事了。」

謝辭眼神一凝,「沒事了?」

龍曲淵甚是疲乏,懶洋洋的往桌子上一癱,而後閑閑的回道,「只是她的魂魄沒事了,因為噬魂術轉到孩子身上了。」

最後,龍曲淵攤手,「這個孩子要是不打掉的話,噬魂術還會轉到小圓圓身上,到時候……」

「她這具身體就成了空殼。」

心裡卻腹誹,最後竟然是他親手弄死的小圓圓的孩子……

當然,罪魁禍首是那個下了噬魂術的人。

龍曲淵眉心隱隱皺起。

就在這時。

躺在軟榻上的元長歡,開始劇烈的掙扎,像是被什麼束縛了似的。

「放開,放開我。」

「不,不要死。」

「不……」

夢魘之語從她口中斷斷續續的吐出。 龍曲淵揚眉,「你還不快點下決定,男人磨磨唧唧的做什麼,以後會有孩子的,這個都是死胎了!」

聽到龍曲淵最後那句話。

謝辭快速的摸了摸元長歡的脈搏。

亂。

亂成一團。

最後……

謝辭深吸一口氣,將方才崔神醫給他的藥丸,餵給元長歡。

坐在軟榻上,謝辭抱著元長歡,旁若無人的哄道,「圓圓別怕,做夢而已,把葯吃了,很快就好了。」

「乖啊。」

眉眼低柔,滿是溫雅之色。

看的旁邊的龍曲淵小心臟都顫抖了。

謝辭……

是個戲精吧。

不然演的這麼像,將一個深情不毀的夫君,表演的淋漓盡致。

就像是真的一樣。

可謝辭……他沒有心吶。

龍曲淵撐著下巴,看著軟榻上的夫妻兩個,看的津津有味。

藥效一個時辰后才發揮作用。

這個期間,元長歡一直都陷入夢魘,半昏迷半蘇醒的狀態。

卻分不清今夕何夕。

甚至不認識謝辭了。

謝辭喂她水的時候,看到圓圓用陌生的眼神看著他。

迷濛又清晰。

謝辭心尖都跟著顫抖,若是圓圓醒來后發現孩子……

騙是騙不過她的。

就在此時,謝辭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元長歡本來迷濛的眼神驟然清晰,向來撩人的聲音,此時尖銳又充斥著滿滿的恨意,「你要奪走我的孩子,你要奪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謝辭,我恨你,我恨你啊。」

她感覺到了,小腹內流逝的生命。

是她的孩子。

謝辭,謝辭,謝辭給她喂得是落胎葯。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謝辭一看元長歡幾欲瘋狂,差點抱不穩她,因為他的身子也在發軟。

圓圓恨他了。

圓圓恨他了!

「圓圓,這個孩子不能留,他會傷害到你。」

「乖,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很多的孩子,你想要多少,為夫都給你。」

謝辭強撐住手臂,將元長歡抱得緊緊地,生怕自己一鬆手,她就會跟著孩子一起消失。

「不,不!」

元長歡拽著謝辭的衣領,整個人陷入瘋魔狀態,「我的孩子,是你害的,為什麼,為什麼……」

完全聽不進去任何話。

眼眶赤紅,髮絲凌亂,卻更美的驚人。

謝辭強勢的將她控制在懷中,「圓圓,別……」

沒等他說完,元長歡身子一軟,歪倒在他懷中。

謝辭眼神充斥著複雜又絕望。

知道她是虛脫而昏迷,謝辭輕噓一口氣,將她重新放平在軟榻上。

要怎麼做,才能讓圓圓忘掉這痛苦呢。

若是圓圓清醒過來,他們絕對完了。

無論自己因為什麼弄掉這個孩子,圓圓都不會原諒他。

一看謝辭變幻莫測的神色,龍曲淵幽幽開口,「你是不是在考慮,等小丫頭醒來之後,該怎麼跟她交代孩子?」

「國師聰明。」謝辭知道他有法子。

畢竟是通天機曉天命洞陰陽知輪迴的通天閣閣主,又是當今神秘國師,他對『歪門邪道』一定相當了解。

龍曲淵殷紅的唇微啟,這次倒是沒有為難謝辭,懶洋洋的開口,「法子是有……」 「本座早就想好了,將小丫頭關於懷孕的這段記憶抹去。」

其實謝辭也是這麼想的。

「好。」

略一沉吟,謝辭眸色越發冷意沁骨,「這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幫助,這次,我承你之情,但只是我而已,內子不欠你,日後望你遠離內子。」

「……」龍曲淵邪靡的眼尾上挑,低笑一聲,佛性梵音,卻靡麗妖絕。

若非受師傅臨終所託,龍曲淵顧忌現在還在通天閣沉睡。

而不是遊走於滾滾紅塵。

不過謝辭的心思他很清楚。

「行,你欠我的。」

語調戲謔,不疾不徐。

謝辭不在意他的話,起身抱著元長歡進了內室,龍曲淵隨之而去。

不過盞茶功夫。

龍曲淵的身影便消失在御親王府。

一個時辰后。

元長歡下半身湧出血跡。

謝辭親自一點點的為她處理乾淨。

手指從最初的顫抖,泛白,到後來的麻木。

眼神看著她流血的位置,這是他們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