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麥克斯正色對韓宇道謝道。

“不客氣,要是讓那幫海怪攻破了要塞,那我也要完蛋。現在你既然已經來了,那指揮權就交接給你了。海蘭特那傢伙呢?”

“那小子正在指揮人手往城頭運送物資,相信你很快就會見到。”麥克斯聞言答道。

果不其然,韓宇很快就見到了一隻眼烏青的海蘭特,胡克正和海蘭特在一起。看到了韓宇,海蘭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不過很快就見海蘭特深吸一口氣,走到韓宇面前鄭重其事的說道:“謝謝你剛纔的那一拳。”

寶貝,乖乖讓我寵 “……你這傢伙不會是在說反話吧?”韓宇狐疑的看着海蘭特問道。

海蘭特聞言臉上一窒,隨即咬牙切齒的低聲反問道:“你說呢?換你挨我一拳試試?”

“憑什麼呀,我又沒有犯渾。”

聽到韓宇的回答,海蘭特一臉的鬱悶。 將嫡 乾脆扭頭不理韓宇,胡克見狀連忙打圓場的對韓宇說道:“韓宇,好樣的。沒想到你會在那種關鍵時刻挺身而出。至於你揍了海蘭特一拳,不用擔心,就是麥克斯將軍都說你那一拳打得好,而且打輕了,要是換將軍自己來,那一定會在加上兩腳。”

“是嗎?那我下回會注意的。”韓宇聞言笑着答道。

“喂!胡克,你到底是哪頭的?”海蘭特不滿的叫道。

胡克聞言答道:“誰有理我是那頭的。海蘭特,今天的事情,你做得很不理智。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換你是在韓宇的位置上,你可以做的比他還好嗎?”

“厄……”海蘭特聞言頓時語塞了。看了韓宇一眼,海蘭特不甘心的對韓宇說道:“抱歉韓宇,之前對你說了那些無禮的話。”

“算了,我又沒往心裏去。唔……那些人是幹什麼的?怎麼之前沒有見過那種裝扮?”韓宇忽然指着不遠處的一羣人問道。

胡克見狀答道:“他們是守護要塞的真正力量。只是因爲判斷的失誤,這幫人在夏季自由活動去了,當戰鬥打響以後,他們還在趕回的路上。現在緊趕慢趕,總算是趕回來了一半。”

“要塞的真正力量?那太好了,我現在總算是可以偷懶了。”韓宇笑着對胡克說道。

胡克見狀也笑了笑,對韓宇自信的說道:“沒錯,有了這些生力軍的加入,那些海怪的陰謀必將失敗。”

韓宇聽了胡克的話,心裏頓時對那幫穿着和士兵不同的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就在韓宇對別人感到有興趣得時候,自己也成了別人感興趣的對象。火焰帶雖然已經熄滅,但那裏灼燒過的痕跡還在。看着韓宇大手筆之後的傑作,衆人不由自主的拿自己和韓宇進行了一番比較。

……

海怪的攻擊再次開始了,因爲有了生力軍的加入,要塞總算是穩住了陣腳,將一波又一波的海怪消滅在了城牆下。但讓人感到費解的是,平時像這種時候,海怪的攻擊應該早已結束,但現在,攻擊卻始終沒完沒了。源源不斷的海怪丟下無數的屍體以後還在不斷的進攻。已經不需要什麼雲梯之類的幫助了,只要沿着城牆下堆積的屍體往上爬就可以衝到城牆上。

這個時候,任何的語言都失去了作用。死斗的雙方只剩下了機械的劈砍,一個勁的劈砍,砍到自己眼前的所有敵人,直到自己被砍到爲止。

韓宇好整以暇的看着戰鬥,火球時不時的幹掉幾個看上去不太好對付的海怪,整個城頭,除了韓宇還能保證衣服的基本乾淨外,其他人早已變成了血人,尤其是麥克斯,這老傢伙就是個瘋子,渾身上下就如同被血染過似地,所有人裏就屬他身上的血腥味最重。

戰鬥還在繼續,不過在韓宇看來,也快要接近尾聲了。

隨着一聲高亢的尖嘯,藏在日德蘭大海溝中的海怪大頭目出現在韓宇等人的面前。只是一條身體直徑足有五米,身長超過四十米的海蛇,唔……還是條額頭長着一根銀白色尖角的海蛇。

“海,海龍獸!”胡克失聲驚叫道。

“海龍獸?”一旁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怎麼會這樣?這種海怪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胡克喃喃自語道,彷彿沒有聽到韓宇的聲音。韓宇見狀掄圓了胳膊給了胡克一巴掌,將胡克給打醒。清醒過來的胡克還沒質問韓宇爲什麼打起來,忽然驚訝的指着韓宇叫道:“韓宇,你的胸口怎麼會發光?”

“啊?”韓宇聞言一愣,低頭一看,嘿!自己的胸口竟然真的在發光。 韓宇不是螢火蟲,更加不是什麼可以自行發光的發光體,所以胸前銀白色的光不是他自身發出的。伸手將掛在脖子上的吊墜給拿了下來,海蘭特和胡克看清了發光的到底是什麼。不過,吊墜發出的光,和海龍獸額頭尖角發出的光,很相似,甚至可以說,一模一樣。

“難道這次海怪的攻擊完全就是因爲這個會發光的吊墜?”海蘭特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韓宇沒有回答,心裏卻已經大致明白了海怪攻擊要塞的原因。的確就如海蘭特推測的那樣,海怪很有可能是奔着吊墜裏那枚九龍碎玉片來了。而反過來想,就是海怪那裏必定也有九龍碎玉片。韓宇不相信一羣海怪擁有仿製九龍碎玉片的能力,那麼,剩下的結論只有一個,海怪擁有的九龍碎玉片只能是真貨。

一想到這裏,韓宇忍不住在心裏感激自己這一次來到這裏,否則九龍玉佩還真有可能湊不齊。又有誰能想到,九龍玉佩的碎片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呢?如果湊不齊九龍玉佩,那收集九龍碎玉片也就失去了意義。雖然九龍碎玉片內也擁有強大的力量,可如果不完整,那九龍碎玉片也只是一個能量的輔助工具而已。

“交出碎片!”懸停在要塞上空的海龍獸突然口吐人言的對波塞冬要塞的衆人說道。韓宇很明顯的感到自己成爲了衆人的焦點。韓宇微微一笑,對海蘭特低聲說道:“海蘭特,謝謝你的通行證,我們就此別過了。孤兒院以後還要你多費點心,還有,喜歡一個人就大聲的說出來,不管是接受還是被拒絕,至少將來不會成爲自己老去之後心中的一樁遺憾。你說,對嗎?”說完韓宇衝海蘭特咧嘴一笑,雙手噴射出火焰,飛向了空中。

海蘭特見狀剛要出聲挽留韓宇,就被一旁的胡克阻止。“不要阻止他,不管他爲什麼這麼做,結果都是救了我們和要塞。”胡克低聲對海蘭特說道。

聽了胡克的話,海蘭特看了看四周,果然就如胡克所說的那樣,自海龍獸出現開始,要塞的士兵就進入了崩潰的邊緣。如果是一開始的時候海龍獸就出現,那要塞還有一拼之力,可在和海怪已經進行了一場又一場戰鬥過後,要塞已經到了極限。可以說海龍獸的出現成了壓垮要塞堅守下去這股信念的最後一根稻草,只要海龍獸對要塞發動攻擊,那今天就是波塞冬要塞的陷落之日。

萬幸的是,韓宇身上所帶着的吊墜很顯然更加吸引海龍獸的目光,當韓宇離去的時候,海龍獸幾乎毫不猶豫的就跟了上去,隨着海龍獸的離去,要塞下的海怪們也隨着它們的首領離去,波塞冬要塞轉危爲安。

劫後餘生的脫力感讓還在城頭的衆人雙腿一軟,癱在了地上,彼此看了看,紛紛露出了一絲笑意,那是劫後餘生的慶幸。唯有海蘭特和胡克沒有笑,雙手扶着城牆上的垛口,眼望着韓宇離去的方向,臉上露出擔心的表情。

麥克斯將軍走了過來,“海蘭特,所謂的英雄,就是在危急的時刻能夠挺身而出,爲了解救他人而放棄自己生的希望的那些人。那個韓宇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

“呵呵呵……”海蘭特突然笑了,笑得麥克斯將軍有些費解,還有些生氣,隨即不滿的問海蘭特道:“怎麼了海蘭特?難道你認爲我說得不對嗎?”

海蘭特連忙對麥克斯解釋道:“不不不,大伯你誤會我了,我不是在笑你。我是想起了一次和韓宇閒聊時候韓宇告訴我的他對英雄的理解。”

“哦,那他是怎麼理解英雄的?”麥克斯聞言好奇地問道。

“呵呵呵……”海蘭特笑了笑,對麥克斯說道:“韓宇告訴我,英雄都是倒黴蛋,都是一幫頭腦簡單,被別人忽悠幾句就急着去送死的笨蛋。英雄都是死的,都是在死後被人追封的。英雄都是短命的,能夠長壽的英雄幾乎沒有幾個……”

“好啦,別說了。”麥克斯打斷了海蘭特的話。因爲韓宇的話實在是太毀三觀了。聽完了韓宇對英雄的評價,讓麥克斯感覺以後要是自己在誇別人是英雄,其實是在忽悠別人去送死而已。對於麥克斯打斷自己話的行爲,海蘭特只是笑了笑,沒有繼續再說下去。

沉默了半晌,麥克斯開口說道:“海蘭特,我們還是處理一下要塞的善後事宜吧。現在我身邊人手奇缺,要暫時徵召你。”

“聽從將軍的命令。”海蘭特聞言答道。

※※※

帶着海龍獸飛出去老遠,韓宇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了什麼地方?總之自己這時所待的地方很空曠,頭頂是一片藍色的海水,身後跟着一條體型巨大的海龍獸,在海龍獸的後面,還跟着黑壓壓一片的各類海怪。

九龍碎玉片這件事,除了搶奪之外沒有別的解決辦法。清楚明白這一點的韓宇壓根就沒有想過和海龍獸妥協,而海龍獸,看樣子也和韓宇一個心思。

強者爲尊!

適者生存!強者欺凌弱者,肉食性吞食草食性,大的欺負小的,壯的排擠瘦的,弱肉強食是自然界的鐵律,沒有任何生物可以違反這條鐵律。

當對峙的雙方無法通過語言解決問題的時候,唯有用彼此的拳頭來決定雙方誰擁有真理。

強權即真理!

當一件事進行到最後的時候,往往最終解決問題的,還是暴力。既然最後還是需要使用暴力,那又何必多次一舉,一開始的時候先用語言來解決問題呢?

不喜歡扯皮的韓宇放棄瞭解決事情的第一個步驟,選擇了通過最後一個步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奪取海龍獸擁有的九龍碎玉片。

海龍獸親身感受到了韓宇釋放出的殺氣。這是赤裸裸的挑戰!王者自有王者的尊嚴,面對韓宇的挑戰,海龍獸選擇了迎戰!麾下海怪沒有參與王的戰爭,紛紛繞道將它們的王和向它們的王發起挑戰的韓宇包圍在了中央,緊張的期待着它們的王將挑戰者撕成碎片。

“交出碎片!”海龍獸低聲對韓宇吼道。而回答海龍獸的是韓宇的攻擊,火焰飛撲向海龍獸,卻在中途就被海龍獸運用水的能量撲滅。這裏是處於海底的一個封閉空間,雖然海水進不來,但如果有力量需要借用海水,還是可以輕易借用的。生活在海中的海龍獸,是使用水能量的好手。

天時、地利、人和,三點韓宇一個都沒佔。天時,這裏是大海內部,四周圍充滿了水的能量;地利,這裏是海底,就是生活在這裏的海龍獸的家;人和,海龍獸的手下小弟衆多,而反觀韓宇,卻只是孤零零一個。

“交出碎片!”海龍獸第三次對韓宇低吼道。這是海龍獸給予韓宇的最後一次機會,只要韓宇交出那種可以讓自己力量倍增的碎片,海龍獸就可以痛快的殺死韓宇。可惜韓宇絲毫不接受海龍獸的好意,依然固執的決定和海龍獸爲敵。

不識時務!海龍獸給韓宇下了一個評語,隨即開始對韓宇發起了猛攻。

沒有勸降,因爲知道無用!沒有嘲諷,因爲知道無用!沒有退讓,因爲知道無用!雙方此時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打倒對手!乾脆、徹底的打倒對手!不能任何餘地的打倒對手!不給一絲一毫反抗餘地的打倒對手!

體型大的好處是力量強,攻擊範圍大,抗擊打能力強。體型小的好處是動作迅速,閃避力高,不會輕易受到傷害。

當二者相遇的時候,鹿死誰手?在決出勝負的最後一刻來臨之前,誰也無法斷言。韓宇與海龍獸的戰鬥就是這樣,在那些奇形怪狀的海怪圍觀中,雙方的戰鬥從天空打到地面,又從地面打到天空,火與水的能量在激烈的碰撞中四散,打得圍觀的海怪躲避不及,被打得嘰拉鬼叫一片,躲到了更加遠離戰場的地方。

韓宇和海龍獸沒有理會四周圍的發生的事情,此時的他們,眼中只剩下了對方。全心全意的戰鬥令他們忘我,幾乎忘記了雙方開戰的目標。只爲了享受這場戰鬥所帶給自己的快感。

“轟~”

伴隨着一聲巨響,又一次火與水的能量碰撞產生的巨大能量波讓韓宇和海龍獸同時被向後推出了一段距離。雙方總算是可以藉此機會進行一次喘息,調整一下因爲剛纔的激烈戰鬥而已經變得急促的呼吸。

雙方都在努力的,儘快的恢復自己的氣息。因爲雙方都知道,當氣息平穩的時候,就是戰鬥再次開始的時候。

海龍獸的額頭尖角,韓宇胸前佩戴的吊飾,繼續散發着比剛纔更加奪目的銀白色光芒。時間彷彿在那一刻,那一個空間停滯,雙方惡狠狠的瞪着對方,一副要將對方撕成碎片的表情。

韓宇的周身上下正在燃燒着火焰,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由火焰組成的人,他所站立的地方,彷彿已經被那熊熊的火焰染紅,而海龍獸那邊卻正好相反,藍色籠罩在身子盤起,懸停在半空中的海龍獸四周。紅色與藍色在韓宇與海龍獸的中間位置碰撞,侵略抵抗着對方的進攻。

呼吸平穩了,雙方的戰鬥也再次拉開了帷幕。

身爲王者,他就不像純粹的戰士那樣可以全心全意的戰鬥。在和韓宇激鬥了一回之後,身爲海怪王者的海龍獸,心裏開始產生了一絲別的念頭。王者,往往意味着要考慮多方面的利益,維護自己的利益,壓制威脅自己地位的存在……種種顧慮讓海龍獸對接下來的戰鬥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全心全意。而在一場激烈的戰鬥中,稍有一點的遲疑,都有可能遭到極大的失敗,甚至可能因此輸掉這場戰鬥。

此消彼長,韓宇抓住了一次機會,給予了海龍獸一次重創。當海龍獸重重的摔在地上的時候,四周圍原本還在爲它們的王吶喊加油的聲音頓時消失不見,全都愣愣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海龍獸。

王,是不會失敗的,也是不能失敗的。一旦失敗,那就意味着失去了王的地位。被韓宇打倒在地的海龍獸很清楚這一點。隨着它的落地,它很清楚的感應到了自己那些手下看待自己時的眼神變化。野心和慾望正在那些眼睛中滋生!

海龍獸發出了一聲龍吟,再次飛到了空中。隨着海龍獸的動作,那些已經滋生出野心和慾望的眼睛頓時再次變得充滿了忠誠。可惜海龍獸不是一個喜歡姑息養奸的主,在海龍獸的心裏,它希望將危機消滅在萌芽狀態。今天的這場戰鬥輸了還罷,但要是贏了,那剛纔那些眼睛中出現野心和慾望的手下,都在海龍獸心中被判了死刑。

韓宇看着重新飛到空中的海龍獸,嘴角微微上翹。戰場主動權已經在手,讓韓宇的心裏比起海龍獸顯得輕鬆一些。只要自己守住海龍獸接下來的反撲,韓宇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勝利最終將屬於自己。

“交出碎片,饒你不死!”海龍獸低聲對韓宇說道。

聽到海龍獸的話,韓宇笑了。雖然只是增加了幾個字,卻讓韓宇確認了自己之前的猜測。海龍獸的心,動搖了。維護自己權利地位之心已經戰勝了它的求勝之心。現在的海龍獸,不再是韓宇的對手。

韓宇的回答是更加猛烈的進攻。這個態度激怒了海龍獸,也讓海龍獸感到更加的焦急。因爲隨着韓宇的進攻,那些手下中的一部分,正在對自己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想要成爲海怪中的王者,唯一的辦法就是戰勝其他競爭者。而想要維持自己的統治,那就必須時刻提防那些不安分的手下,隨時應對手下的挑戰。換而言之,就是要給手下造成一種不可戰勝的形象。而現在,隨着時間的推移,不可戰勝的形象破滅了。那些對王的寶座充滿野心的手下開始躍躍欲試,向現任的王者海龍獸發起挑戰。

雖然海龍獸恨不得將這些不怎麼安分的手下全部消滅,但這個時候,海龍獸更擔心的是這些手下在自己解決了韓宇這個對手以後趁機發難。經過這段時間的較量,海龍獸可以肯定,自己想要解決韓宇,是必須付出不小代價的。而現在,海龍獸必須避免自己付出較大的代價,從而給那些不安分的手下造成可乘之機。

得到韓宇所擁有的碎片,已經成了眼下解開這個困局的關鍵。爲此,海龍獸不得不放下王的尊嚴,試圖和韓宇講和。只是令海龍獸失望的是,那個韓宇彷彿絲毫沒有和自己講和的念頭。

面對韓宇的步步緊逼,海龍獸也被打出了真火,可一想到拼命解決韓宇以後可能會遇到的問題,海龍獸又不得不將心中的真火強行壓下,等渡過了這次的危機以後再找韓宇算賬。

趁你病,要你命!

韓宇很好的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他不關心海龍獸遇到的問題,不關心海龍獸此刻的心理活動,不關心自己在戰勝海龍獸以後可能會遇到的問題。此刻的韓宇,就如一開始戰鬥時一樣,心中充滿了對勝利的執念,對戰勝對手的渴望,對將敵人狠狠踩在地上的慾望,這一切的一切,催促着韓宇不斷的發動着攻擊,誓要將海龍獸踢下王的寶座。

又是一記兇狠的下劈,海龍獸的額頭遭到了重創。就聽“咔嚓”一聲輕響,海龍獸額頭的尖角被踢斷,韓宇伸手一把將斷角抓在了手中,攤開手一看,在斷角的內部,包裹着一枚和自己擁有的九龍碎玉片相似的玉片。

“嗷~”受到重創的海龍獸發出了一聲狂吼,身體開始逐漸縮小,身上的氣勢也在不斷減弱。唯獨海龍獸看向韓宇的目光,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惡毒。獨角的丟失不光讓海龍獸的外表受到了損傷,更加重要的是,海龍獸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飛速消失,就像是要回到還沒有得到那片碎片之前的狀態。

“把碎片還我!”海龍獸大吼一聲,猛地撲向了韓宇。

目的已經達到的韓宇也不戀戰,在海龍獸撲向自己的同時,毫不猶豫的轉走就跑,海龍獸跟在後面緊追不捨。等到韓宇和海龍獸都飛走了,之前觀戰的那些海怪突然發出一聲興奮的嚎叫,立刻前去追趕它們的王,哦,或者說是即將成爲前任的王。隨着獨角的失去,海龍獸原本身上時不時散發出的威壓頓時也消失不見。那些有野心的海怪相信,眼下正是打敗海龍獸,奪取王的寶座的最佳時機。

韓宇和海龍獸一前一後的飛走了,雙方你追我趕,咬得很緊。只是畢竟失去了獨角,令海龍獸感到了巨大的不適,至少在飛行的速度方面,無論海龍獸如何努力,自己始終和韓宇保持着大約二十米的距離。 二十米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尤其是想要截住跑在自己前面大約二十米的對手時,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目標是不會讓您輕易打中的,無規則的運動讓你無法抓住提前量,想要加速追趕卻又有些有心無力,這種時候,除了咬牙緊跟,心裏祈禱前面的目標出現失誤,好像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韓宇和海龍獸一前一後的你追我趕着,而他們的後面,則是跟着一大羣形態各異的海怪。當然這幫海怪的目標不是韓宇,而是海龍獸。隨着海龍獸力量的下降,那些對王的寶座垂涎不已的海怪們對現任的王發起了攻擊。不管自己的競爭對手,先把現任的王給解決了。否則就沒有以後了。既然已經動了手,那這些動手的海怪也就沒有了退路,除了殺死現任的王,就只有被王殺死這一個結局。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海龍獸的身份也由原來的追求者變成了被追殺的對象。海龍獸很想要這個時候回頭將那些不安分的手下一一殺死。別看它的力量因爲藏着碎片的獨角被奪走而減弱,但對付那幫不安分的手下還是綽綽有餘的。但是,就是這個但是,海龍獸是不能放棄韓宇的。因爲韓宇奪走了它的獨角。沒有了獨角,海龍獸遲早會被那幫不安分的手下用人海戰術擊敗。一旦被擊敗,等待海龍獸的就只有死亡。海龍獸不想讓事情發展到那一步,也只能硬着頭皮對韓宇窮追不捨。

而韓宇,此時就如同一隻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飛。波塞冬要塞是不能去的,因爲他去了,就意味着海龍獸以及那幫海怪也會被帶去。經歷過大戰已經放鬆下來的波塞冬要塞在短時間內是無法再應付海怪的攻擊的。爲此韓宇只能一直朝前飛,直到飛到了一個連海龍獸都只能止步的地方。

這個地方彷彿是一個禁地,禁止一切生物的靠近。即便是海龍獸,也只能停下身形,恨恨的望着已經進入禁地的韓宇。只是還沒等海龍獸思考下一步自己要怎麼辦的時候,那些不安分的手下趕到了。一見到海龍獸,那些手下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拿出自己最強的本事對海龍獸發動了進攻。

正因爲韓宇的離去而感到心裏窩火的海龍獸當即爆發了,不管不顧的就在那塊它不敢進入的地方的入口處,大開殺戒。將那些不安分的手下一一擊斃,撕成了碎片。

血流滿地,將地面染成了紅色。

解決了那些不安分的手下,海龍獸需要喘息一下,順便決定一下自己的將來。目標丟失了,屬於自己的碎片很有可能已經找不回來,海龍獸必須慎重考慮一下自己的將來。是離開這個地方?還是回去繼續做自己的王。

就在海龍獸思考自己未來的時候,地面的血液彷彿受到了什麼的召喚,向着一個方向緩緩的流動,當到達指定地點的時候,血液滲進了地表,流入了地上。

不多久之後,海龍獸還在思考自己的未來,而那塊讓海龍獸不敢靠近的地方突然地面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一隻人手猛地從地下伸了出來,緊跟着,那裏爆發出一陣劇烈的爆炸,濃濃的煙塵將那裏籠罩,令人看不清裏面的情況。不過光是那一聲爆炸,已經足夠引起海龍獸的注意了。幾乎連猶豫都沒有猶豫一下,海龍獸當即轉身要跑。只是還沒等海龍獸開跑,煙塵中突然飛出數根銀絲,如果不是海龍獸被抓住,那種銀絲還有可能根本就看不到。

伴隨着一陣咯吱咯吱的輕響,海龍獸的身體已經被銀絲勒出了血。海龍獸不是沒有奮力掙扎,只是越是掙扎,銀絲就收的越緊。

“吧嗒……吧嗒……”一陣腳步聲慢慢的傳來,海龍獸的眼神中出現了恐懼。不等它發出一聲慘叫,那個走出煙塵的人影輕輕的勾動了一下自己的右手食指,就聽“啪”的一聲,海龍獸斷成了數節,掉落在地上,眼睛中充滿了恐懼和不甘。

“嘖嘖嘖……沒想到纔剛出來就開了利市,真是大吉大利呀。”人影站在海龍獸的腦袋前,看着海龍獸的眼睛緩緩的說道。

話音剛落,就見人影飛起一腳,將海龍獸的腦袋化成一道流星,踢飛了出去。緊跟着那道人影彎腰撿起了地上的海龍獸屍體,輕輕放在嘴邊聞了聞,一臉欣慰的笑道:“好,果然是上等的肉食,等我吃飽了以後,我就會讓那些曾經對付我的人付出代價。”說着,人影張開大嘴,一口將手裏大約一斤的肉咬去了一半,大力咀嚼了起來。

韓宇飛行的途中,耳旁傳來一陣呼嘯聲。是從背後傳來,韓宇立刻做了一通無規則運動,趁着旋轉的機會扭頭一看身後,不由一愣。就見距離自己還是很遙遠的一個黑點正在逐漸擴大,當韓宇看清飛過來的不明飛行物是什麼的時候,臉上的神情頓時一變。

那是海龍獸的腦袋。現在的海龍獸也只剩下一個腦袋了。看着海龍獸那雙不甘心的眼睛。韓宇輕輕的伸手將其閉合,隨後選中了海龍獸的腦袋飛過來的相反方向,頭也不回的走去。

韓宇不想要惹是生非,至少在和寧平等人匯合之前,韓宇不想要去招惹太多的麻煩。只是韓宇不想要招惹麻煩,卻不代表麻煩不會招惹韓宇。就在發現海龍獸的腦袋沒多久,麻煩上門了。

……

“你是誰?”看着攔住自己去路的陌生人,韓宇打破彼此的沉默問道。

“呵呵呵……歡迎來到墮落者的遊樂園。人類,奉獻出你的生命,成爲我忠實的僕人吧。”陌生人邪笑着對韓宇說道。

韓宇的回答是一根中指。這都哪跟哪呀?沒見過這種頭一次見面就想要別人投靠……厄……好像不是頭一回遇到。

“你有什麼本事要我效忠你?”韓宇問道。

“唔?呵呵呵……身爲黑夜的寵兒,我原諒你的無禮。不過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還有,你剛纔比劃的中指是什麼意思?”

韓宇當然不會告訴陌生人中指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一臉莫名其妙的看了陌生人一眼後,嘀咕了一句,“神經病”。隨後韓宇繞過陌生人,準備離開這裏。

“呵呵呵……不要試圖離開這裏。只要沒有我的許可,你是沒有辦法離開這裏的。”陌生人笑着嘲諷韓宇道。韓宇不爲所動,繼續向前走着。陌生人見韓宇不願意搭理自己,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身體逐漸與大地融合,消失在韓宇的背後。

韓宇時刻注意着身後的動靜,發現身後沒有動靜以後,下意識的回頭看去,卻什麼也沒看到,不由讓韓宇感到有些納悶。

天下無巧不成書!

就在韓宇感到納悶的時候,腳下卻也沒停,一腳正好踩在了剛剛鑽出土準備嚇唬一下韓宇的陌生人的臉上。陌生人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就被韓宇一腳給踩了回去。等到自己感到踩到了什麼,低頭尋找的時候,陌生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呵……你在找什麼?”身後傳來了陌生人的詢問。

韓宇回頭一看,不由納悶的問道:“你臉上那個腳印是怎麼回事?”

聽到韓宇的問題,陌生人惱羞成怒的瞪着韓宇,咬牙切齒不已。韓宇莫名其妙的看着陌生人,那個臉上的腳印讓韓宇醒悟了過來,明白那個腳印應該就是自己的傑作。

“抱歉啊,沒注意腳下。”韓宇向陌生人道歉道。

“嘿嘿嘿……沒關係,我不是一個記仇的人,但凡是有仇,我一般都是當面就報的。”話音剛落,陌生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韓宇的面前,緊跟着背後有傳來了陌生人的聲音,“不要試圖反抗,你是沒有機會的。”

“那可不見得!”韓宇一聲爆喝,巨大的火球向着陌生人飛了過去。就見陌生人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的時候,陌生人又一次出現在了韓宇的背後。

“我說過了,不要反抗的。”

“哼!”

“對待不聽話的僕人,是有懲罰的。”陌生人幽幽的對韓宇說道。

“僕你老母。”韓宇回答了一句。只這一句話,就讓陌生人的臉色大變,惡狠狠的瞪着韓宇,一副要把韓宇生吞活剝似地。

韓宇一臉歉意的說道:“哎呀~我剛纔得話好像刺激到你了。那真是很抱歉,我原本還想要說得更多分一點的。”

“……我會讓你明白辱罵夜族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陌生人惡狠狠的對韓宇說道。

隨着話音落下,陌生人消失在原地,卻在出現到韓宇背後的時候,被早有準備的韓宇一把抓住。

“你這個笨蛋,難道沒聽人說過,同樣的招數即便再管用,用的次數多了,也就不靈了。”

聽了韓宇的話,陌生人突然輕笑出聲,對着韓宇幸災樂禍的叫道:“你碰我了,你碰我了,你死定了!”

話音剛落,韓宇就感到自己的右臂一麻,低頭一看,自己的右手正在逐漸被石化。驚得韓宇連忙向後退了兩步,驚訝的看着正在逐漸變成了石像的陌生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