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隨我來”老者走進了前面一棟二層小樓。

“有什麼事情你就快說吧,別再瞎折騰了,我很不喜歡這裏”看着周圍異樣的眼光,夏東強心裏有種怪怪的感覺,但還是跟着老者走了進去。進了書房,夏東強被眼前的事物驚呆了,憑他的直覺,這很有可能是一個**性的祕密組織。

“接下來你所聽到的都是國家A級機密,請你務必保守,否則將會惹來殺身之禍。”老者鄭重有聲的說道。

“我靠,上來就跟我說國家機密,這我可承受不起。”夏東強攤出雙手,聳了聳肩,做出一副不情願狀。

“鷓鴣哨,你先讓我把事情說完,聽完我的話我相信你會改變現在的態度的。”老者邊說邊從櫃子裏拿出一封絕密資料。

要是強行出去估計他們也不讓,還不如聽他把話說完,到時自己就說能力有限,恐難勝任,想必這老頭也不會過於爲難我,於是附和道:“你先說說,我看看能不能勝任”夏東強走到老者身前。

“我先自我介紹下,老身叫張鍾麟,是國家第七行動組負責人,中將軍銜。”


“第七行動組??”

“對,第七行動組,它是國家第一代領導人設立,由華夏最頂級的高手組成,專門負責國家AAAAA任務,指揮官由總統任命,只對總統負責。”張將軍又補充道,“據我掌握的情報,最近Z國針對我國正在研製一款新式武器,殺傷力極大,我們需要獲得這款武器的各項數據,整個華夏,只有鷓鴣哨你一人才能勝任。”

“張將軍,我只是一介草民,恐難堪此重任,您還是另請他人吧”夏東強推脫道。

“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如今國家正內憂外患,難道你就不想報效國家,爲國建功立業?”張鍾麟忽然加大了聲音,氣勢如宏,有種咄咄逼人的姿勢。

“國家需要的是您這樣的棟樑之才,小生惶恐,只想過點安逸的生活”


“難到這次又要讓島國倭寇侵佔我國領土,殘害我華夏百姓。”張將軍嘆氣道。

“什麼?島國倭寇?既然是他們,那我這就參加此次任務。”夏東強從小就對日本人痛恨,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不僅讓百姓生靈塗炭,更讓無數華夏父母蒙受巨大恥辱。

“不愧是華夏子女,此乃大丈夫也。國家有難你們這些青年才俊就該挺身而出嘛”。張鍾麟哈哈笑道。

夏東強之所以答應張將軍的請求,一是痛恨島國倭寇,二是對島國女人有點興趣,在夏東強心中,既然那時他們可以對中國女人那樣,那我上幾個島國女人呢也不算過分吧。“張將軍,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夏東強反問道。

“當然是越快越好。”

“四天之後吧,我還有些私事需要處理。”在夏東強心中,任何事情都沒有報殺父之仇重要。

“這個沒有問題。我給你引薦四人”,張鍾麟指着身後四人對夏東強到,“此四人分別爲風、火、雷、電,華夏一等一的高手,平時作爲我的貼身保鏢,由於這次是去島國執行任務,難度巨大,因此將此四人分配給你,由你帶領這四人負責潛入Z國,你是負責人”

“張將軍介紹的人武功肯定沒得商量,不過。。。。。。”夏東強故作爲難狀。

“不過什麼?”

“我希望自己能夠人選,畢竟我跟那些人共事過,配合起來也更方便些。”

“你說的倒也不錯,只要你能夠確保那些人能夠嚴格恪守國家機密,我允許你有這個權利。這件任務我會向總統報告,必要的時候會在暗處支持你們。”

“那四天後我們在哪邊跟您匯合?”

“老地方,四天後凌晨十二點,宏遠寺。四天之後我會向你具體闡述這次行動計劃。”

“那就先這樣吧,張將軍,我就先告辭了”夏東強說完轉身離開了房間。

出來之後天已大亮,夏東強看了看遠處的天空,本想離開殺手界,開個KTV,平時經營經營,偶爾再去當個俠盜。這次倒好,KTV還沒開、俠盜還沒做,就要去島國去執行一項AAAAA級的國家任務。七十多年前,倭寇在我國多少慘絕人寰的事情,這次趁着去島國的機會,一定要去上上島國妞。她們沒事不是喜歡拍片子嗎,既然這麼喜歡被上,我怎能浪費這個機會呢?夏東強點燃一支菸,離開了第七行動組基地。

在一個無人的角落夏東強恢復了原狀,打了個的,直奔市區的一家賓館。累了一夜到現在還沒睡,此時的夏東強疲憊至極。

(最近忙着找工作、寫論文,特別辛苦,各位的支持是我寫作的動力,希望多給鮮花、票票,多多收藏) 出租車在A市某豪華賓館停下,夏東強拖着疲憊的腳步走了進去。

“小姐,給我開一間標準間”夏東強向前臺小姐遞去一張VIP貴賓卡。

“好的,先生,請您稍等。”不一會,前臺小姐將貴賓卡及房卡遞給了夏東強,“先生,這是您的房卡,在2樓208房間。”

剛進房間,夏東強打了個電話,“喂,坦克,你現在在哪?”

“強哥,我正在南方度假,強哥有啥事啊?。”

“我剛接到一個任務,需要你跟“霸王花”的幫助才能完成。”

“只要強哥一句話,我坦克聽您吩咐。”

“那你替我聯繫一下霸王花,下午四點之前到A市帝豪賓館208找我。”


“明白。”

夏東強洗了個澡,隨後倒牀呼呼大睡。

時間就這麼匆匆悠悠的過去了,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

一陣飢餓將夏東強餓醒,夏東強看了看時間,3:40,坦克他們也快到了。夏東強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拿起牀邊的電話打到前臺叫了點吃的。

“咚咚咚”傳來了陣陣敲門聲,夏東強打開門一看,一名男服務員端着熱氣騰騰的飯菜站在了面前。

“先生,這是您點的飯菜。”服務員禮貌的說道。

速度真快啊,打完電話沒過五分鐘就送到了,這速度不亞於快餐店啊,真不愧是五星級飯店,這服務槓槓的。夏東強隨手掏出百元大鈔說道,“這是給你的小費。”接過飯菜轉身向房間走去。

“謝謝。”身後的這名服務員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一天滴水未進的夏東強面對熱氣騰騰的飯菜狼吞虎嚥的吃起來,不出五分鐘早已吃的個精光。夏東強拍了拍撐飽的肚子,真是肚裏有糧,心裏不慌啊,隨後習慣性的拿出一根長長的牙籤,悠閒的叼了起來。


夏東強悠閒的晃着右腿,看了看時間,3:57,坦克他們也該到了吧。

“強哥,開門。”門外穿來了粗獷的聲音。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夏東強吐出嘴裏的牙籤,向門走去。

夏東強輕輕地打開房門。眼前出現一男一女,一左一右。男的身高兩米左右,肌肉盤根錯節。整一個彪形大漢。相比之下,旁邊的女子則顯得瘦弱多了。

“強哥好,你給我打電話之後我立即飛過來了,而霸王花正好在這附近。當年去南美當僱傭軍,要不是強哥跟華叔的照顧,我跟霸王花能不能回來還很難說呢。”坦克憨厚的說道。

夏東強看了看霸王花,今天的霸王花穿着小的似乎不太合身的露臍裝,緊繃着勒緊了她驚人的好身材,長得象洋娃娃一樣可愛的面孔,卻偏偏有一對呼之慾飛的翹乳,規模不太巨大,卻造型優美,堪堪能讓成年男性一手掌握的樣子;細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動人的雪白,可愛如小紅豆似的肚臍彷彿在告訴所有的人——並不是所有的女孩都有資格穿露臍裝的。

“喲,今天的霸王花穿的很是性感嘛,讓人蠢蠢欲動啊。”夏東強調侃道。

“強哥又在取笑我。”霸王花害羞道,“怎麼只見強哥一人不見華叔啊。”

“你們永遠不會再見到華叔了。”夏東強輕嘆一聲,目光有些呆滯。

坦克跟霸王花聽後臉上露出悲傷地表情,一時不該說什麼。

“這些以後再說吧,我先跟你們說說這次的事情。”夏東強邊說邊側過身子,示意他們進來。

“事先說一下,這次的任務難度跟上次我們在中美做僱傭軍那段時間相比困難多了,很有可能會丟掉自己的性命。”夏東強斬釘截鐵的看着二人。

“我們的命都是強哥給的,就算是去送死,我們也會跟着強哥幹。”坦克指了指自己的心臟說道。

“強哥先給我們介紹介紹情況吧。”霸王花說道。

“這次我們我們是去島國執行一項AAAAA級任務,目的是竊取島國針對我國研製某種武器的絕密資料,從而避免島國的侵略戰爭。”夏東強點燃一根菸,猛吸一口,深情地望着遠方。

“看來這次的任務很刺激嘛,我坦克最喜歡的就是刺激。強哥放心,坦克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坦克哈哈大笑,一副無所謂的摸樣。

夏東強轉身看了看身後的霸王花,霸王花微微點頭,流露出肯定的眼神。

“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那就這麼說定了。在這之前我還有件事情要處理,你們先在這邊住下。四天之後動身。屆時中將將會給我們詳細闡述此次任務的具體計劃。這次任務事關重大,我們都需要嚴格保密這件事,否則引起殺身之禍。”夏東強吐了口煙。

“強哥,我們都聽你的。”二人說道。

“自從南美一別後,已經快一年沒見面過了,坦克,咱兄弟二人今晚可要喝個痛快,二來這次去執行任務不知能否活着回來,在這之前咱得好好樂樂。今晚一起去去1910玩玩,大家喝喝酒,太跳舞,一起high個夠,怎麼樣?”夏東強提議道。

“soga”坦克笑道。


夏東強看了看時間,“心動不如行動,已經五點多了,咱現在就出發吧。”還沒等夏東強說完,坦克早一馬當先,霸王花見三人已有兩人同意,按照少數服從多說的原則,沒有異議。

夏東強帶着兩人打的來到了1910門口,這1910是A市最大的酒吧。傳言1910地下還配備有黑拳跟賭博,專門供大亨消費。不過這只是傳聞,是否屬實還不得而知。

“這1910還挺有氣派的嘛,之前只是聽說,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坦克雙手拉了拉外套。

而此時的霸王花早已吸引了衆人的目光,她那玲瓏浮凸的胸部;穿着透明玻璃吊帶的鋼絲胸罩,碩大的波濤洶涌的輪廓若隱若現;裸露着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細若水蛇一樣的小腰上;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着一條寬得誇張的黑色蛇皮腰帶,上面鑲滿了銀晃晃的亮片;最驚人的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大長腿,由於穿着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超短裙,整個的露在外面,要不是身旁站着兩人,尤其那個身高兩米的彪形大漢,幾個小混混早就上來了。

夏東強三人正欲進去的時候,幾輛豪華的轎車停在他們的面前,夏東強仔細一看,我得個乖乖,法拉利、賓利、勞斯萊斯、蘭博基尼,來頭不小啊。夏東強似乎有些不屑。

(逸血軒每日更新不低於六千字,大家可以先收藏,等肥了再看) “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掃了強哥的雅興。”坦克緩緩而坐,摟着身邊的兩名美女。此時身邊的兩名舞女早已露出驚恐的表情,原先跳舞的兩名舞女也停了下來。

“別停啊,強哥正在興頭上呢,別掃了咱強哥的興致,你們怕什麼,別說一個李少爺,就是十個李少爺我也照打不誤。”坦克不屑的說道,

慢慢的,包廂的氣氛又活躍起來。

十分鐘後,包廂門又被推開了。帶頭的是先前在外面遇到的那名黃毛,身後跟着數十名彪形大漢。

這時坦克放下手裏的酒杯站了起來。要是先前,黃毛還有點膽戰心驚。不過他現在身後帶着十名東北大漢,打他那是沒的說的。看着坦克瞠怒的眼神,真想揍他一頓,不過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黃毛微笑的來到霸王花面前,“小姐,在下是李天虎,我爸爸是李長江,想必你們都聽過吧?怎麼樣,美女,賞個臉一起去處女座區去喝酒吧。”按照以往的經驗,聽他這麼一說沒有拒絕他的,因爲他爸是名人,不少人都是聽着他的歌曲長大的。這樣一個富貴子弟巴結他還來不及呢。李天虎笑着等霸王花的回覆。可霸王花並不理睬,繼續跟夏東強比牌喝酒。這讓他的自尊心受到重大的打擊。

“這位小姐,不要這樣嘛,不就是個喝酒嘛。”李天虎面露苦色。

“李天狗是吧?你這名字挺適合你的,我就不就不能不像只狗嗎?爺心情不好,快給我滾出去。”坦克大喊道。

“媽的,找抽是吧?老子心裏正不爽呢。給你兩條路,要麼在這幫老子**,要麼老子今天就打的你滿地找牙,我看你們誰敢打110,我爹是李長江。”李天虎那個狂妄啊。

四名舞女見大事不妙,想逃離出去,夏東強微微調高了音量,滿不在乎的說道:“都給我站住,慌什麼。你們繼續跳你們的舞。坦克,既然瘋狗找上門來你就好好招呼他們。”說完繼續跟霸王花玩牌。那霸王花也是神情自若。

“媽的,死到臨頭還跟我嘴硬,都給我聽着,今天你們就盡情打,出了事情我負責,先別打死那個高個,待會留着讓他給我**。拿**也先別打,她不是喜歡賣yin嗎,老子就跟他好好耍耍。”李天虎右手叉腰左手指着坦克說道。

“坦克,不要出手太重,半死不活的可以,死了的不行。”夏東強估計加重了語調。

一旁的霸王花拿出一根香菸,悠然的抽了起來,顯然一副無所懼的樣子。不過旁邊的四名舞女倒是驚恐萬分,嚇得兩腿直哆嗦。夏東強拉住其中的一名舞女道:“怕什麼,去給哥倒一杯酒。”

“媽的,別聽他們瞎囉嗦,都他媽給我上啊。”黃毛拉住身後一名大漢的衣服大聲說道。

十名大漢領命上千,撿起地上的酒瓶,正欲向夏東強砸去,坦克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先打贏我再說。”坦克邊說便脫下自己的外套。雙手發力,渾身筋骨咔咔直響。

坦克側過身子,擡出右腿,一個側踢,只聽一聲巨響,一腿,就踢了一腿,衝在最前面的彪形大漢就被踢飛,重重地砸在身後的牆上,又是一聲悶響。彪形大漢兩腿一蹬,昏死過去。

“啪”,一個酒瓶打在了坦克的背上,酒瓶被震的粉碎,那人頓時目瞪口彩,坦克嘴角微微上翹,露出詭異的笑容。單手抓住那人的衣領,“咚”的一聲,一頭撞向那人頭部,往旁邊一扔,那人頭部鮮血直流,左腿瞪了兩下便不再動彈。

坦克擡高雙臂,突然一個衝刺,雙臂向前一揮,雙臂重重的砸在兩名彪形大漢的脖子上,一左一右。二人頓時耷拉着脖子。倒了下去。

再後來一個肘擊,一個飛踢。。。。。。刷刷刷,不出四十秒,坦克就將李天虎帶來的十名彪形大漢擊倒在地。那種壓倒性的勝利,嚇得李天虎直哆嗦。此時的坦克站在李天虎面前,如泰山壓頂一般,正欲出拳。李天虎雙腿跪地,一把鼻涕一把淚一把淚的求饒道:“爺爺饒命,爺爺饒命。”

“變得真他媽快,坦克把這隻瘋狗踢出去。”夏東強不屑的說道。

伴隨着李天虎的求饒聲,坦克右腿微微發力,將李天虎踢了出去。之間李天虎雙手捂肚,倒在了外面的人羣中,下體留出橙黃色的液體。

坦克依次將十名彪形大漢扔了出去。回到了夏東強的身邊。

這時的四名舞女又開始騷動起來,就連原先服侍夏東強的兩名舞女也瞬間倒戈,用極其羨慕的眼光看着坦克。

“哥哥你好棒哦,妹妹好喜歡哥哥。”其中的一名舞女邊拍手邊說道。

“哥哥不光武功厲害,下身功夫更厲害呢,待會要不要試試。”坦克左手摸了摸其中的一名舞女的下顎說道。

“哥哥要是喜歡妹妹的話就包了妹妹吧,妹妹一定把哥哥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那名舞女邊說邊用手摟了摟坦克的脖子。

“坦克,你還是那麼的強嘛,跟以前一樣能打。”霸王花調侃道。

“哪裏哪裏,一般般的啦。”坦克憨厚的摸了摸頭髮,“霸王花你也不一樣嘛,我是力量型的,你是技術型的,你要是使出絕招比我更可怕呢。”

“大哥,你們還是快走吧,畢竟他是李長江的兒子,你們把他打成那樣,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一名舞女善意的提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