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這位同學你早上吃的屎嗎?怎麼嘴巴這麼臭!還有,如果我是醜小鴨那你們算什麼呢!我都想不出準確的詞彙來形容你們,因爲任何的詞彙用在你們身上都是對詞彙的一種侮辱。”許悅的表情十分的自然,同學們也同意許悅的這種說法,他們也受夠了這種壓迫。

“你皮又癢了是嗎?3天不打你,你就難受?難道你有被虐傾向嗎?”嬌嬌拍着桌子站了起來,看樣子是想要上來打許悅的架勢。

“嬌嬌,同學請你們注意,現在是選隊長的時間,誰都有發表意見的權利,你有意見也可以繼續發言,但不要說髒話。”班長維持着秩序。

“好呀,發表意見是嗎?我們的意見很明確,就是想讓溫莎當我們的隊長。就算溫莎最後當不上隊長,那我認爲全班誰都可以,許悅不行。”嬌嬌堅定的說着。

“呵呵嬌嬌,你爲什麼偏偏跟我過不去呢?我是哪裏得罪你了?難道我上輩子挖了你家祖墳嗎?你以爲我還是那個任憑你們欺負的許悅嗎?

溫莎當隊長我沒有意見,正如你們所說的,溫莎條件好,長的也漂亮,隊長的稱號給他也名至實歸。但是,我要爲自己打抱不平,說實話,我不在乎隊長誰當,但是,今天膠條當着全班同學的面,赤裸裸的貶低我羞辱我,我必須要證明給全班同學看,我許悅不比別人差。之前的默不吭聲不代表我害怕,懦弱,那是因爲,我感覺在我們之間還有一種比較珍貴的東西,我不想去打破它,但是現在看來,已經沒必要了。所以今天這個隊長我是當定了,贊,我要參加公平競選,如果輸了我沒怨言,如果我僥倖贏了,也請你們尊敬這個決定,配合班級去參加活動。所以在這裏我想同學們放心大膽的去投出自己心中最神聖的一票,班上的每個同學都有機會競選,不光是我和溫莎。所以大家不要有所顧忌,在這裏,沒有權利,也沒有壓迫,我們要做自己!”許悅充滿自信的臉上散發着光彩,他絲毫不懼怕與溫莎他們作對。

“許悅說的這番話大家贊同嗎?反正我是同意了,我感覺這樣對大家都公平!”班長也來了精神。

“我們同意!”班裏的所有同學異口同聲的回答着,其實在他們的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答案。

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投票?答案已經出來了,其實結果都在人們的意料之中,許悅被當上了隊長。

(本章完) 溫莎其實也早就會料到是這個結果,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生氣,她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看見許悅得意的樣子她摔門而去。

“溫莎同學,你去幹嘛,一會兒就要集合了!”班長追上提醒着她。

“知道了,我去宿舍換衣服,一會就回來,不要跟着我,煩人!”溫莎的憤怒無處消耗。

經過了喜悅的一番演講,同學們對許悅更是刮目相看。一向膽小怕事的許悅怎麼突然間就變成了與惡勢力做鬥爭的勇敢形象,這真是不可思議,同學們。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她們在跟許悅交談着此刻的心得。

“許悅,剛剛你的表現真是太精彩了,我真佩服你!”一女同學問着許悅。

“呵呵,有什麼可精彩的?我只不過是把自己想說的話全都說了出來!”許悅回答着。

“許悅,你說你當時是哪裏來的勇氣呢!他們可是學校裏響噹噹的人物呢,難道你不記得他們以前經常欺負你了嗎?你居然敢跟他們公然作對,你就不怕以後他們天天找你麻煩嗎?說真的,當時我的心都快被你嚇出來了!”另一同學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是呀!本來我們都想選你的,但是嬌嬌的發言讓我們有了恐懼的心裏,我們知道嬌嬌的用意,她是在威脅我們,所以出於自私的原因我們才……對不起啊許悅,我們也是不得已的。”其中一同學愧疚的解釋着。

“恩恩,我們只是普通人,不敢跟她們作對,之前也看到過她們欺負別人的樣子,所以輕易不敢惹上她們的!對不起啊!”大家都在跟許悅道歉。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理解你們,畢竟我之前也是被她們欺負過來的,不過我想提醒你們的是沒什麼可怕的,之前就是因爲我太忍讓,太懦弱了,所以纔會導致她們對我的變本加厲!所以最終的我得到結論是,我要反抗,我要做自己,哪怕是敗了也不後悔,因爲自己努力了,付出了,你越是縱容,他們越是得寸進尺!”許悅毫不畏懼的說着,她充滿堅定的眼神提醒自己,提醒同學們不要軟弱,要學會保護自己。

許悅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在給別人欺負自己的機會,哪怕是一次!過去受的委屈已經夠多的

了,忍讓的也已經夠多了,所以,從現在起,如果有人在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那就別怪別人無情了。

“沒錯,許悅說的很對,我們都要做自己,我們不比別人差,我們在惡勢力面前不能低頭!”一同學發自內心的迴應着。

“能這樣想就對了,我們就必須這樣時刻的警醒自己!不過,我還是要謝謝大家在剛剛選擇我,信任我,在最關鍵的時刻幫助了我!要不是你們,我也不可能贏得這麼漂亮。”許悅真誠的給同學們道謝。

“許悅,你說這話就是見外了,你本來就是當之無愧的隊長!要不是你提醒我們,我們現在還被壓迫的活着了、從今天起我們會對你無條件的支持,以後我們都要向你學習!”全班同學在班長的帶領下互相鼓勵着。

“謝謝大家對我的厚愛,我非常開心,正確的調整心態是對我們的人生負責,我們不比別人少什麼,所以,在很多的時候並不是別人多厲害,多可怕,而是我們還沒等爭取就被自己嚇到了,從而否定了自己的能力,慢慢的形成了習慣!如果大家還有想不通的時候,那就以我爲例子,呵呵~~~我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嗎?我都能做到,更何況是你們哪?

好了,不多說了,大家該放鬆的放鬆,該收拾的收拾,一會咱們就在外面排隊一起去操場集合,我先去趟洗手間,大家自由活動吧。”許悅說完便離開了,那灑脫的樣子真的是讓人打心底裏喜歡,敬佩。

許悅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對着鏡子中的自己她反省着:這還是自己嗎?爲什麼自己會變成這樣?別說是同學,就連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了!這樣做真的好嗎?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真的這麼崇高嗎?這還是自己最初想要追求的生活嗎?她迷茫了,心中那氾濫的善良又不禁在作怪。

“許悅,你的善良心又在泛濫了是嗎?對於你剛纔的做法你又愧疚了是嗎?難道你沒有爲剛剛的勇敢感到開心嗎?那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一刻啊!”一個在心底發出的聲音在質問着許悅。

“其實也說不上是愧疚,雖然當時感覺特別的有快感,有成就感,但是過後總感覺心裏怪怪的,我不知道今天的選擇是否正確,是否是自己想要的,

但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好像已經沒有了退路,自己選擇的,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許悅對着鏡子中的自己說着。

“有快感那就對了!我都替你感到開心!你終於能夠有反抗她們的勇氣了,記住這是第一次,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在剛要開始的時候你就戰勝了她們!

不要感覺怪,這是你的懦弱在作怪,平時你只有被欺負的份,現在有了反擊的能力總會有些不適應,所以你要慢慢的磨合,慢慢的接受。

你自己也看到了,現在班裏的學生有一大半的人都是支持你的,她們現在已經被你洗腦了,你在她們心中就像是女神那樣神聖!過去那個許悅已經在他們的記憶中漸漸消失了,慢慢的她們就會忘記你之前還有過如此不堪的一段,所以你不要用你那所謂的“善良”,重蹈覆轍。

你有沒有想過。假如在嬌嬌用不堪入耳的語言羞辱你,美麗和琪琪她們準備衝上來打你的那一刻,你不反抗而是任憑她們數落欺負,那麼接下來發生的畫面又將會是什麼你想過嗎?”內心的聲音憤怒的提醒着許悅。

“恩……如果我沒有反抗,舊事一定會重現,我被她們打的像狗一樣跪地求饒,而同學們像看小品一樣高興的欣賞着,沒人會顧忌我的感受,沒人會上前阻止她們的做法!任憑我的自尊在這些人腳下踐踏!”許悅點了點頭,然後若有所思的回答着,往事又歷歷在目。

“既然你知道就好!有了一次,你之前的改變,努力就全都前功盡棄了,所以你要時刻的提醒自己!收起你那分文不值的“善良”,對於沒有良心的人就不能用善良對待她們,咱們的善良是給那些有需要的人的!你要時刻記住這句話: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親愛的許悅隊長,爲你第一次的勝利慶祝一下吧!這可是全班人對你的信任”心中的聲音不斷的傳輸着另一種不屬於許悅的思想。

“你說的沒錯,我會時刻的提醒自己,放心吧! 重生影后小軍嫂 不會讓你失望的。”許悅也默然的接受了這種思想,她認可這種思想,肆意的讓這種思想在自己的全身散不開來,看着鏡子中充滿魅力的自己,許悅任性的笑着眼睛裏閃着可怕的光芒。

(本章完) 每個班級的學生都在隊長的帶領下在操場上集合,同學們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作爲隊長的許悅也改變了清純的打扮,一身利落修身的運動服將許悅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呈現,一雙鮮豔而不招搖的粉紅色旅遊鞋讓整個人看上去充滿陽光朝氣。她將披散到腰部的長髮高高的盤起,鑲嵌着水鑽玫瑰花搭的卡子配在簡單而不失氣質的髮型上完美的恰到好處。

在衆多班級中許悅帶領的這一隊似乎是最出衆的。溫莎不情願的站在許悅的身後,充滿仇恨的雙眼死死的盯着許悅的背影。

這是她第一次以普通學生的身份參加活動,而且還是如此大型的。他感覺自己丟人極了,竟然落在了這個土包子的身後,尤其是還有有代辰的場合,她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許悅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她的目的就爲了讓溫莎嘗試一下被人冷落的滋味,之前的溫莎太張狂了,太受寵了,既然不好好珍惜那就別怪別人不給她機會咯,許悅高傲的站在隊伍的前面,挺直的腰身擁有着無比的自信。

代辰的班級是最後一個到場的,毫無疑問隊長是代辰。一向帥氣冷酷的他瀟灑的帶領着隊伍走進操場,許悅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內心的小激動又涌上心頭,這是許悅再次回到學校跟代辰的第一次見面,還是再這樣的場合。

而代辰也一眼就看出了那個與衆不同的許悅。代辰的隊伍和許悅的隊伍是面對面的,她們離的距離不算遠,許悅和代辰就這樣毫無準備的相遇了。

看的出來代辰非常驚訝,之前只是聽到謠傳許悅變身美女,他還半信半疑,如今他親眼見到了,終於相信了這個事實。

這是跟自己交往了好幾個月的那個許悅嗎,她怎麼可以變的如此迷人?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變化也太大了吧!難道真的像外界傳言的那樣整容了?不可能呀,臉還是那張臉,五官也沒有太大的變化,而且整容逛恢復期就得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可是爲什麼就不一樣了哪!

之前自己也見過她摘下眼鏡的樣子,可是也沒見她這樣漂亮啊!最讓人想不通的是她連精氣神和之前都完全不同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代辰想着,雖然他具體說不上許悅哪裏異常但是他總感覺許悅身上有種他所抗拒不了的魅力。

代辰目不轉睛的盯着許悅的臉,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看對面的許悅,她真的是太美了,美到骨子裏去。

許悅知道代辰的驚訝,也知道此時此刻的代辰已經被自己俘獲,她得意的笑了笑,但是她並沒有理會,只是輕輕的咳了一聲,喚起溫莎的注意。

在代辰到來的那一刻溫莎就關注着他,這是許悅改變以來跟代辰的第一次見面她當然要好好的觀察一下,雖然代辰口口聲聲的向她保證過只愛她一人,但是男人說的話又怎麼能相信哪?

果然還是沒有出乎溫莎的意料,代辰終究被許悅迷戀上了,只是溫莎沒有想到是如此的癡迷,她恨着,怨着,嫉妒着……

同學們在校長的安排下都各自忙碌着,許悅則是坐

在一邊觀望着,安靜的她顯得更有魅力,總想有種讓人去探索內心的衝動。

代辰情不自禁的來到了許悅身邊坐下,其實這一切都在許悅的意料之中,只是她沒有想到來的如此迅速,呵呵,果然男人都是一個樣的,就在不久前還因爲長相醜陋在別的女人面前拋棄侮辱自己的男人現在竟然厚顏無恥的來接近自己,真的是太可笑了。許悅內心傳出輕蔑的笑聲,不過,越是這樣,事情越有趣。

“許悅……”代辰難爲情的喊了一聲。

“恩?哦,是你呀代辰,有事嗎?”許悅聽到有人叫自己側過頭來,俊俏白皙的臉龐清晰的顯現在代辰的面前,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代辰不經意的眨巴了一下,粉嫩的嘴脣微微的向上揚起。

代辰被眼前的許悅徹底的驚呆了,簡直是太漂亮了,不,確切的說已經沒有任何詞彙能夠形容許悅此時的樣貌,代辰被深深吸引着,她有種想要去吻許悅的衝動,但是理智告訴他要冷靜。

“沒事,只是幾天沒見,過來問候一下。還好嗎?那天……對不起,讓你受到傷害了……”代辰的道歉脫口而出。

“你誤會了,我並沒有受到傷害,正如你說的那樣,我跟你在一起也只不過是因爲你長的帥,最重要的是還能幫我在學校“遮風擋雨”,我們只是各自有各自的私心,互相利用罷了。其實那天的事情我根本也沒放在心上,經過了你們的話之後我倒是找到了更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無論如何還是謝謝你的關心了,我沒事而且非常好!”許悅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代辰聽着這番話沉默了,他尷尬的坐在那裏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該做什麼,面對許悅的冷漠,許悅的善變讓代辰壓抑的心痛,眼前的這個女人究竟是怎樣的想法,讓人猜不透,冷的害怕。

“許悅,快來呀,同學們都叫你哪!”一同學呼喊着許悅。

“哦,來了!”許悅毫無留戀的起身離開了,她並沒有考慮此時代辰還在她旁邊坐着。

代辰被冷落了,這是在他跟許悅認識的這幾個月中第一次嘗試這種感覺,的確,被人忽略的滋味不好受,他心痛着。躲在一旁的溫莎看着代辰的舉動難過的哭泣着,她知道自己要失去代辰了,她知道代辰這次是真的愛上許悅了。

“許悅,同學們都在這玩你自己坐在那幹嘛啊,無聊不無聊啊,好不容易有這次放鬆的機會你還不好好享受一下。”

“恩,沒事。剛剛感覺身體不太舒服,不過現在休息了好多了!”許悅微笑迴應。

“怎麼了?是不是累了?早上你吃早餐了嗎?要不要去看看醫生?”同學關心的問着。

“沒事啦,大家不要擔心!對了,接下來是不是拔河比賽?”許悅說。

“恩,對!是拔河比賽!好像咱們是要和代辰帶領的班級進行比拼。”同學回答着許悅的話。

“許悅~~~~你不會手下留情吧?”另一同學調侃道。

“喂!你腦袋進水了吧?說什麼哪!”剛剛這

同學被閃了一巴掌。

“呵呵~~~~放心吧~~~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公示公私是私,我不會混爲一談的,現在咱們這是爲了班級榮譽而戰,我怎麼能夠因爲自己的私心而拖咱們班的後腿哪!”許悅認真的說。

“哈哈就是嗎!我們許悅一向都是這樣公私分明的!所以呀,咱們當初選許悅當隊長那是最正確的選擇!”胖班長笑着說。

“恩呢~~~那一會大家就要加油咯!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爭取贏得下面的比賽。不過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注意安全,都小心一點。身體第一,比賽第二!”許悅繼續關心着說。

“好!我們會注意的,放心吧!”同學們異口同聲的說着。

“好!大家使出吃奶的力氣加油吧!”許悅大聲的爲同學們加油打氣。

眼前的許悅好陌生,代辰呆呆的看着她,這時其他同學們都準備好進行比賽,由於許悅和代辰是隊長,她們自然也就排在的第一位。

比賽開始了,同學們都使出了最大的力氣,結果很難看出,每個人都使出了渾身的解數,許悅也不甘示弱,拼盡全力的拽着。

“許悅,你小心點!”代辰看到許悅如此認真賣力的樣子關心着。

“謝謝你的關心,我很小心!代辰同學,你嚴肅一點可以嗎?現在可是比賽,你不要走心!還有,我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也希望你們盡最大的努力!

同學們,咱們要加油,勝利就在眼前了!”許悅小聲的對代辰說完便回過頭給同學們加油打氣,

“1,2,3,我們贏了!”許悅在拽過繩子倒地的那一刻還不忘提醒大家。

“你沒事吧?摔哪了?”代辰看到許悅摔在地上連忙過來關心,他挽着許悅的胳膊要把許悅扶起。

“我沒事……”許悅一把推開的代辰。

“代辰,你在幹嘛?你不要忘記你現在的身份!”嬌嬌有些看不慣了。

“就是,你要知道,你現在可是溫莎的男朋友!摔倒的人又不是溫莎,請你收起你那氾濫的同情心好嗎?”美麗也替溫莎打抱不平。

“美麗,嬌嬌,你們不要再說了,關心同學沒有什麼不對的,何況許悅是我的朋友。”溫莎說完轉身離去。

“哼!男人他媽的沒一個好東西!”琪琪摔下這句話也跟隨着溫莎她們離開。

代辰傻傻的站在原地沒有說話,他任憑溫莎的好友數落着;相同的,溫莎在離開的那一刻代辰也沒有追上去,許悅看在眼裏,心裏如此的得意。

“許悅,沒事吧,沒事吧。”同學們也都上前關心着許悅,將許悅一把扶起。

“哎呦,沒事啦!幹嘛這麼大驚小怪的,我又不是玻璃做的,一摔就碎!我結實着哪,堅強的狠!”許悅撣了撣身上的灰塵。

“哦!哦!哦!勝利咯!我們贏咯!”許悅在歡呼雀躍中被同學們上天空,她們肆意的笑着,拼命的瘋着,看着許悅和同學們沉浸在快樂中的樣子,代辰失落的消失在人羣中……

(本章完) 溫莎徹底的失望了,她輸了,輸的一塌糊塗,這一切都是報應!本來代辰是屬於她的,沒想到這一切都在許悅的變身中發生了改變,這不但讓她失去了同學們的擁護,更失去了她最愛的人。

溫莎恨着,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歸類於許悅的身上,她要反擊,不能在這樣任憑事情肆意的發展下去。

今天是代辰跟溫莎戀愛的第四個年頭,她永遠忘不了跟代辰第一次相遇的場景,那時的代辰還是那樣愛自己,雖然當時和代辰見面是一見鍾情,但是在代辰追求她的時候她並沒有立刻同意,而是她考驗了代辰兩年,最後才決定在一起的。

那時的代辰對自己百依百順,什麼事情都聽她了,哪怕就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代辰也想盡一切辦法給她辦到,讓她開心。

無論是大小節日,代辰都會帶給溫莎意想不到的驚喜,代辰緊緊的擁抱着溫莎,說溫莎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他要和溫莎一輩子都在一起,永遠對溫莎好,哪怕是失去所有也不後悔。

溫莎幸福的回憶着過去和代辰的美好回憶,往事歷歷在目,彷彿就是在昨天。

當她們製造巨大計劃的時候也曾有過擔心,但是在代辰信誓旦旦的保證下她們最終還是開始了這場陰謀。

其實說真的,溫莎也從來沒有想過代辰會愛上許悅,哪怕是跟許悅在一起假裝戀愛,溫莎的自信是與生俱來的,的確她確實也擁有自信的資本,上天給了她姣好的容貌和婀娜的身姿,所以她不懼怕有人的介入,因爲她認爲沒有一個女人會成爲她的對手,給她造成威脅,最起碼那個許悅不會是。

溫莎在反省着自己,或許是她之前太過放縱代辰了,也或許是自己太貪心了,更或許是自己從未給過代辰真正男人的氣概!一直以來,她都是領導者,一切都是以她中心,於是,她決定約好代辰談談。

週末的上午,溫莎和代辰在她們第一次約會的呢個西餐廳見面了,浪漫的氣氛,熟悉的環境勾起了她們的回憶,她們就這樣相互對視着。

“代辰,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嗎?那時我們還都是那麼的年輕,我不小心撞在你的懷裏,感受着你的心跳。其實在那一刻的時候我就已經愛上你了。你呆呆傻傻的看着我,可能是被我嚇到了吧……”許悅到現在說起來臉上還是洋溢着幸福。

“恩,我當然記得!也是在那一次,我下定決心讓你成爲我女人,當時的你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迷人!看着你慌張倒在我懷裏的樣子,我心都酥了,愣了好久沒緩過神來!接下來的日子就是我對你展開追求的漫長時光。”代辰也被帶回了那時的時光。

“是呀,當時我們多幸福,這餐廳也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那時我們沒有錢,也沒有很大的目標。在我決定做你女朋友的那一刻,你開心的抱着我轉了好幾個圈,然後帶着我來到了這個餐廳!然而,衝動是魔鬼,當時的那一頓飯,吃掉了你三個月的生活費!”溫莎笑着。

“那時的我們真好

,無憂無慮……”代辰說着,他心不在焉的樣子看在溫莎的眼裏更是讓人心寒。

“可是代辰,這一切彷彿都變了,現在彷彿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代辰,你知道嗎?我這兩天想了很多,過去我們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在我的腦海裏不斷的出現着,你的好,你的笑,你的沒一個動作甚至是每一次呼吸我都能清清楚楚的記在心上!我在反省自己,我感覺之前的我對你關心太不夠了,我肆意的撒嬌,妄爲的鬧騰,每次都只是在意自己的想法,從不顧及你的感受,你卻總是一次次不厭其煩的哄我,愛我,滿足我。我對你欠缺太多了,以後要改掉這些毛病讓自己變得更成熟!”溫莎對代辰說着,臉上浮現出無限的傷感。

“溫莎,你爲什麼突然之間這樣說?過去的事情都是我應該爲你做的,也是我心甘情願做的,只要你開心,我就滿足。你不需要改變,沒有任何你需要改變的地方,我願意寵你,讓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知道最近許悅的事情弄的我狀態很不好,不過你放心我會盡快好的,我心裏是愛你的。”代辰發現了溫莎的傷感,也意識到自己的冷漠,他極力的解釋着。

“愛我?是的,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對我的愛,只要是我提出的要求你都能想出一切辦法來滿足我,對此我很感動,可是慢慢的,我卻發現,我們的這份感情再也不像以前那樣了,我發現我們之間開始有了縫隙!再和我交往的時間裏你也有過壓抑對吧?但是你從來都沒有表現出來過!我知道你內心的想法,因爲你認爲你是個男子漢,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應該做的!”溫莎不禁流淚了。

“溫莎,你究竟怎麼了?我感覺我們之間存在着很大的誤會!你是不是聽到什麼?是不是因爲這兩天我沒有過去找你?這幾天我身體不太舒服,每天一放學就回宿舍休息,本來還想今天約你出來,沒想到你先給我打了電話。溫莎,你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 婚後強愛 代辰握着溫莎的手不斷的解釋着。

“跟什麼都沒有關係,是我自己想清楚了。之前確實有很多對你做的特別過分的事情。你怎麼不舒服?一向健康有活力的你怎麼會不舒服?真的是身體的問題嗎?還是自己的心生了病!”溫莎看向了窗外,明亮透徹的心壓抑着她。

“我有什麼心病?是不是擔心我跟許悅?哪都不可能的事情嗎!你忘記我們的計劃是什麼哪?我怎麼會對她動心哪!”代辰繼續說着。

“要是換做是以前的許悅我當然是不擔心,而你也不會喜歡那樣的女人!可是現在的許悅可不是以前的許悅了。她的魅力相信不用我多說你自己心裏也清楚把?運動會上的時候你完全不顧及我得感受去接近許悅,搭訕許悅,最不可思議的是在許悅摔倒的時候你竟然再這麼多人面前去關心他,沒想到她會拒絕你吧?呵呵,丟盡了臉面是嗎?你以爲她還是那個任你欺負,任你擺佈的傻瓜嗎?”溫莎的情緒開始變得激動起來,她衝代辰大喊着。

“溫莎,你不要激動,今天的事我真是無心的,我也不知道爲什

麼那天看到許悅之後會不由自主的過去理她!” 腹黑老公別過分 此時此刻,代辰的解釋也變得很無力。

“是啊,所以說我纔會奇怪!正是因爲那不像你以往的作風,其實那是出於你內心真正的想法。恐怕,你連你自己也不知道,你被眼前的這個許悅迷戀了。或許,你現在根本就不知道你現在喜歡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溫莎質問着,情緒也控制不住的漲了上來。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溫莎,你清醒一點好不好?我的內心我最清楚,我現在喜歡的人就是你!那個許悅只不過是我們成功的墊腳石,我怎麼會喜歡她那!沒錯,正如你所說的那樣,她現在很漂亮,很迷人,連我都被震撼到了!說真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一天許悅會變得如此漂亮。那天看到她楚楚動人的樣子我心裏確實泛起過一絲漣漪,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因爲我相信只要是個男人看到許悅,難免會多看上幾眼,更何況是我們這樣的關係了。”代辰對許悅的樣子還久久難以忘懷。

“呵呵是嗎?舊情復燃了?藕斷絲連了?什麼叫做你們這種關係?你們到底什麼關係?代辰,你看清自己好不好?你之前跟許悅那是你玩弄人家的感情,不是真的喜歡人家!你跟人家當初在一起是有自己的自私!現在許悅變漂亮了你又舊事重提了?當初她是人人討厭的醜八怪時怎麼也沒見你多關心多看人家哪?嬌嬌說的對,你們男人都是一個德行!”溫莎冷嘲熱諷着代辰。

“溫莎,你不要生氣,我知道我那天不該有這樣的想法,我不是人,可是,你沒有發現嗎?再許悅的身上有一種別人沒有的魅力,那種魅力時刻的吸引着你靠近……”代辰繼續說着。

“我不想聽!你還有完沒完?現在你是跟我溫莎在一起!而不是跟許悅!代辰,你腦子進水了是嗎?我們好幾年的感情卻抵不上一個跟你認識了幾天的女人!呵呵……真是好笑!我們的感情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我輸了,徹頭徹尾的輸了,還沒等開始就已經被結束了!”溫莎的眼淚不停的流下,眼前的這個男人傷透了她的心。

“溫莎,你不要這樣,看你這樣我真的好心疼!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我不是人,我不該有那樣的想法。”代辰擦拭着溫莎的眼淚。

“不要理我,讓我自己安靜一會……”溫莎撥開代辰的手。

“溫莎,我會調理好自己的狀態,請你相信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有原則,你放心,我會盡快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你不要這樣,只要你好好的……”代辰信誓旦旦的對溫莎說。

“希望你能履行自己的諾言,我沒事,你回去吧,我想自己單獨呆一會,不用擔心。”溫莎嘆了口氣,她努力的說服自己的內心,代辰會回到以前那樣愛她。

代辰無奈之下只好轉身離開,他知道溫莎是徹底傷心了,他不想傷害她,但是心裏那股莫名奇妙的愛戀不斷的充斥着自己的內心。溫莎一個人坐了很久,怒火早已經再全身漫步開來,她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嬌嬌,你們在哪裏?該行動的時候到了!”

(本章完) 許悅,許悅……好像有種聲音在呼喚着她,許悅跟隨着聲音進入了夢境,在模糊之中他又看到了前幾天夢中的那個男子。

這不是那個辰嗎?清晰記得夢中的那個男孩,她對他的印象非常的深刻,夢中男孩的相貌她沒有看清,但是她知道男孩跟她是戀人,而且還有一個女孩在中間極力的阻止。

辰和許悅看上去只是隔了幾十米那樣遠,兩個人相見之後都急切地向對方跑着,就在剛要擁抱在一起的時刻那個女子又突然的出現了,她伸出了魔抓將許悅的眼睛被抓傷,臉也變成了醜陋不堪的模樣。

許悅痛苦的喊着,辰看到眼前的樣子也痛苦不堪,但是他似乎完全沒有能力去幫助許悅做些什麼。許悅的樣貌就這樣的毀了,對於一個女孩來說樣貌該是件多麼重要的事情,她徹底的崩潰了。

女魔頭狂笑着,那聲音恐怖的讓人毛骨悚然。她一把將許悅推到辰的懷裏,許悅再女魔頭的懷裏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她想要得到的已經到手。她得到了許悅傾國傾城的容貌將去到與這裏完全不同的世界享受生活。

許悅在辰的懷抱裏痛苦的哭泣着,辰也緊緊的擁抱着許悅,眼淚不停的流着。他向許悅保證着,無論許悅變成什麼樣子都不會離她而去,會永遠守護在她的身邊,即使是投胎來生也要做一對夫妻。

許悅痛苦的搖着頭,她感覺此時此刻的自己再也配不上辰,說好的來生還要在一起的願望徹底毀滅了。

就在這時,兩個凶神惡煞的面孔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見到這種情況以後辰和許悅緊緊的相擁着,她們似乎很懼怕這對來者不善的惡魔。

只見這時這兩對惡魔兇惡的將許悅拽起。

許悅反抗着,辰也緊緊的拉着許悅的手捨不得放開,儘管拼命的掙扎她們還是抵不過這對惡魔的拉扯,許悅和辰緊緊相扣的手無奈的被分開。

“辰……永別了……”許悅大聲的跟辰說着。

“悅……你先去吧,在那個世界等我!等我有了足夠的能力後我會去找你的,不要悲傷,不要頹廢,我會讓你重新擁有自己的容貌的,哪怕是魂飛魄散……等我……”辰歇斯底里的喊着,這樣淒涼的環境中分別了……

許悅滿頭大汗,在夢中驚醒,她又做夢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夜晚了,在她的夢境中時常會發生這樣奇怪的事情。還有,夢中的那個男子究竟是誰?辰……會是他嗎?不會的,只是個夢境而已。

在夢中醒來的許悅絲毫沒有了睡意,她穿好衣服準備出去走走。

當她拉開窗簾向外面望去的時候,讓她毛骨悚然的畫面進入到她的眼簾:一個身穿白色衣服長髮飄飄的女人在外面的營路上飄來飄去,這莫非是……許悅嚇得趕緊拉上了窗簾癱坐在牀上。她的心臟跳的好快,久久不能平復。

“不會的,這不是真的,一定是自己眼花了……”許悅安慰着自己。

第二天,她的精神狀態一直不是很好,她依然爲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耿耿於懷。

與此同時,溫莎和嬌嬌她們也在密謀着,她們幾個人早早的在許悅回宿舍的必經之路等待着。

她們的心裏非常激動,期待着許悅的到來,她們急切的看到許悅被打的狼狽不堪的樣子!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好久沒有過這樣的心情了。

她們已經忍受許悅很久了,早就想找個機會好好的修理她一頓了。許悅的一舉一動在她們的眼裏看來都是那麼的欠揍,久而久之已經成爲了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