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路南直接就決定了。

"我們去看電影吧,我把票都訂好了!"路南說道。

蘇北愣住了,他已經買好票了。

他這是故意的吧,估計他都猜出來了,自己肯定不會帶著他,去干正常人做的事情!

"既然你買好票了,那你就去唄!"蘇北癟嘴,不開心的說道。

"聽你的意思,你不跟我去看電影?"路南挑眉,目不轉睛的看著蘇北。

蘇北"嗯"了一聲。

"當然不想去啊,我想去吃路邊攤,你會陪我去嗎?"蘇北笑得無辜。

路南的眉頭,頓時打了結。

"北北,咱能幹點別的嗎?"路南為難的看著她。

"不能!"蘇北一臉堅決的樣子,不給路南絲毫商量的餘地。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

非得去吃那麼髒的東西嗎?

看著蘇北一臉傲嬌,你不答應我,我就不搭理你的表情。

最終,路南只能妥協。

"好吧,我已經訂好電影票了,馬上就要開場,我們先去看電影,看完電影,我再陪你去吃東西,好不好?"路南輕聲哄著她。

蘇北眨眨眼睛,大眼睛忽閃忽閃了兩下,非常漂亮。

"好啊,剛好這會我也吃撐了,一會看完再去吃小吃,正好!"蘇北笑著說道。

路南瞬間吐血,早知道,他就不這麼絞盡腦汁的勸她了。

"那好吧,小祖宗,我們先去電影院,好不好?"路南問道。

這次他長記性了,沒有直接霸道的決定,生怕引起蘇北的不快。

蘇北點點頭:"好啊,我們走吧!"

到了電影院,路南先去取票了,蘇北一個人站在那裡,手裡拿著一杯可樂,左顧右盼。

路南拿著電影票過來的時候,看見蘇北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路南走過去,捏了捏她的肩膀。

"北北,走啊,票我都買好了!"路南說著,拿出兩張票,在蘇北面前晃了晃。

蘇北點點頭:"那就走吧!"

說完,她的目光,從某一處移開。

路南下意識的往那邊看了一眼,看見一個男子,笑得猥瑣,摟著一個女人的身體,大庭廣眾之下,就動手動腳。

那個女人笑著撥開他的手,一邊撒嬌,一邊跟男子調情。

那個女人長相嫵媚,化的濃妝艷抹,都快看不清本來的面目了。

但是,路南清楚的記得,前幾天談工作的時候,在酒桌上,有一位禿頭董事長,就是帶著這個女人出席的。

他忍不住搖搖頭,摟著蘇北向著電影播放廳走去。

蘇北不知道怎麼了,神色有點黯然,似乎並沒有剛才那般開心了。

路南不知道為什麼,他單純的以為,蘇北不怎麼想看電影,所以才會興緻缺缺。

他們走進播放廳的那一瞬間,路南的腦子裡,突然一動。

他想起那個男子的身份了。

那不就是李氏房地產少東家,李雲凱嗎?

前段時間,在一個宴會上,他父親還帶著他,給自己介紹來著。

路南轉身看了蘇北一眼。

蘇北剛才為什麼會盯著他們看,是無意掃了一眼。

還是說……他們以前就認識。

容不得路南這麼想,蘇北前後的情緒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他們兩個人找到座位坐下來,蘇北詫異的環顧了一周。

"路南,今天看電影的人很少嗎?怎麼除過咱們倆,一個人都沒有啊?"蘇北不解的看著路南。

路南輕咳了一聲,摸了摸兜里的一沓電影票。

"可能是今天人少吧,我們走運了,直接包場!聽說這部電影影評不錯,好好看吧,別胡思亂想了!"路南邊說,邊將蘇北的腦袋扭過去。

蘇北撇撇嘴,好吧,權當包場吧。

她深吸了一口氣這次回來,她一直沒有見過李雲凱。

沒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樣的場合遇見,還真是有意思呢!

畢竟,李雲凱是她大學最純真的戀愛,蘇北不願意以最大的惡意去杜撰他。

可是,他先是跟葉冉上床,現在又跟這些亂七八糟的小明星糾纏不清。

她突然無比慶幸,幸虧她五年前,早早就看清楚了李雲凱的真面目,離開了他。

不然的話,只能是糾纏不斷。

電影開播了,情節跌宕起伏,很快就吸引了蘇北。

一開始,主人公就發生了人生中最大的變故,家破人亡。

失落之際,他突然獲得超能力,變得所向披靡,無堅不摧。

蘇北看著看著,慢慢的被帶入到電影情節中。

看著主人公對於那些感染瘟疫的人,無能為力,只能悲慟的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去。

蘇北跟著紅了眼眶。

最後,主人公終於找到了治療瘟疫的辦法,他要去世界之巔,去拿解藥之時,跟女主角訣別,熱情相吻。

蘇北看的甚是感動。

突然,她的手被路南拉住了。

蘇北詫異的轉頭,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路南封住了小嘴。

蘇北將小手抵在胸前,輕聲嗚咽了兩聲,就被路南吻得暈頭轉向。

最後,直能任由他胡作非為。

好在電影院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一吻過後,蘇北的小臉紅的滴血。

她伸手捂住臉,幸虧這會黑著燈,不然的話,她都沒法見人了。

臉好燙啊!

看著蘇北害羞的樣子。

路南低聲笑道:"怎麼了?又害羞了?"

蘇北瞪了他一眼,眉目間,全是別樣的風情。

"你注意點啊,這裡是公眾場合,電影院呢!要是被人看到了,影響多不好!"蘇北嬌嗔道。

路南搖搖頭,緊緊的攥住她的手。

"沒事的,反正黑燈瞎火的,也沒有人看見,你就全當我們在家裡就行了!"路南說道。

蘇北瞬間無語,原來,厚臉皮就是這樣練出來的。 蘇北轉過頭看大屏幕。

電影中,主人公已經拿到解藥,幫助大家消除瘟疫,還眾人一個美好的世界。

蘇北瞪了路南一眼:"你看你,害的我都不知道演了些什麼,主人公怎麼拿到解藥的,我都沒有看到!"

"乖!不要生氣,一生氣就不好看了,這些電影,都是一個套路,都快結局了,不看也罷,哪裡有我們接吻來的重要呢!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路南無賴的說道。

蘇北無語的翻著白眼,說好的霸道總裁范兒呢!

為什麼就秒變地痞流氓,難道是自己教導有誤?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一轉眼電影就完了。

出了播放廳,蘇北說要去衛生間。

路南便在外面等她。

路南站在那裡,手裡拿著飲料,等蘇北出來。

突然,他聽見一聲男聲。

"路總,好巧啊,你也來看電影啊!"李雲凱向著路南走過來,高興的向他問好。

他的身後,還跟著剛才那個濃妝艷抹的女人。

路南不冷不熱的"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李雲凱訕笑了兩聲。

雖然知道路南這樣身份的人,肯定非常的高冷。

可是,沒想到他對自己,竟然這般愛答不理的。

李雲凱臉上有點掛不住。

父親跟他說過,這個男人的權勢滔天,放眼世界,他辦不到的事情,也是寥寥無幾的。

只要一想到父親的話,李雲凱就忍不住想要巴結路南。

"路總啊,你是一個人來看電影嗎?"李雲凱笑著問道,像一隻哈巴狗一樣站在路南面前。

路南轉身,涼涼的看了李雲凱一眼。

"李總很閑嗎?"他不冷不熱的說道。

李雲凱在他們家的房地產公司,擔任總經理。

可是,路南聽雲帆彙報南希市各大企業狀況的時候。

他說,這個李雲凱擔著總經理的職位,卻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

要不是他老子有點本事的話,估計早就被敗光了。

李雲凱聽到路南的話,神色頓時有點難看。

他身後的女伴,看他的目光,也變得有點鄙夷。

可是,他又不敢得罪路南。

他乾笑了一聲。

"既然路總在忙,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李雲凱說完,幾乎是拉著女伴落荒而逃。

路南冷哼了一聲,這樣的富二代,他是最看不慣的。

既然父母給你留下大好產業,你為什麼就不能讓它更上一層樓呢!

對於這種沒有理想抱負的人,路南時最不屑的。

他佩服顧念城那種白手起家的企業家,欣賞靳東那種胸有抱負,大展宏圖的富二代。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李雲凱這種,爛泥扶不上牆的男人。

蘇北出來,看著路南冷著臉。

"你怎麼了?這麼一會功夫,就黑著臉,該不會是誰又惹你了吧?"蘇北詫異的看著路南。

路南搖搖頭。

"沒有,就是剛才看見李氏房地產的李雲凱,覺得老子賺錢給兒子花,真的是有點諷刺而已!"路南說道,聲音帶著一絲嘲諷。

蘇北的臉色變了變,一抬頭,就看見剛走到電影院門口的李雲凱。

她眸子微閃,情緒並沒有多大變化。

"哦,這樣啊!我們走吧!"蘇北說完,拉著路南的胳膊,就要離開。

出了電影院,路南將車開過來。

他轉頭看向蘇北。

"我們去哪裡吃小吃呢?"路南問道。

蘇北搖搖頭。

"我不想吃了,我有點累,想回家睡覺,明天還要上班呢!"蘇北聲音有點疲憊。

路南想了想,點點頭。

"那就改天陪你吃吧,先回家!"路南說完,就發動車子,向著市中心公寓開去。

回到家裡,路南將外套扔在沙發上,去書房辦公。

蘇北回到卧室,洗了把臉,敷了面膜,打算玩會手機。

她找了半天,發現自己手機不在卧室。

蘇北無奈的搖搖頭,出去找手機。

她在包里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

她想了半天,這才想起,自己看完電影,去上廁所的時候,把手機給路南,讓他幫自己拿著了。

"路南,我的手機在哪裡?"蘇北大聲問道。

路南正在處理文件,他想了想,隨口道:"在我外套口袋,你自己拿!"

"哦!"蘇北嘟了嘟嘴,把路南的外套拿過來。

她剛把手伸進兜里,就愣住了。

不是吧,路南在兜里塞這麼多的錢?

蘇北有點好奇,她掏出來一看,立馬傻眼了。

厚厚一沓電影片。

這就是路南所說的運氣好?包場了?

蘇北剛抬起頭,就看見路南快速的從書房裡走出來。

他說完話后,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扔電影票。

可是,他出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看見蘇北手裡,攥著一沓厚厚的電影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