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楚珂突然就走了進來,一隻手摟住我的腰,另一隻手伸出食指,放在我的脣上,小聲說了一句,“噓……”

他的手指頭很涼,就好像是一塊冰一樣,比往常,都要涼上好多。

我忍不住凍得一個哆嗦,只覺得楚珂身上滿意太重,讓我渾身上下都覺得十分的難受,而就在這個嘶吼,楚珂突然就將我抱了起來,然後快步的走到了牀上,一個用力,就將我扔在了牀上面。

還不等我有反應,楚珂就覆了上來,咬住了我的嘴,真是是用咬的,疼的我倒抽一口涼氣,直到我感覺到自己的嘴裏面傳來血腥味,楚珂才鬆開,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將我脣邊的血珠舔走,才輕輕含住我的耳垂,在我的耳邊壓低聲音說,“你不乖。”

不知道爲什麼,心聽了楚珂這句話以後,我忍不住就打了一個哆嗦,那種陌生的感覺,好像越來越重了。

這天晚上,楚珂比平時都更加賣力的折騰我,我一晚上幾乎都沒有閤眼,等早上的時候,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在疼,我想問楚珂是不是生氣了,是不是不想讓我找楚研,但是我每次一開口,他就會用力的吻住我,就好像是撕咬一樣,折騰的我很疼。

天色快亮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腰都快要斷了,疲憊的閉着眼,楚珂親了親我的眼,好像在我的耳邊說着什麼,我當時太累了,也沒有聽清。

依稀只記得,他說讓我不要離開他。 秦穆然睡在病房裡,這一夜他睡的很沉,這一夜,他做了一個夢,夢裡,他在一處山清水秀的修鍊勝地修鍊著,《元龍訣》的心法在自動運轉著,順著《元龍訣》心法之中的遊走路線,秦穆然走了一遍,發現之前很多不解的地方,在這一次與吉島福田的對戰之中竟然理通了!

俗話說,一通百通,秦穆然運行心法更加的嫻熟,整個人身手都泛著微微的黃光。

一修鍊便是一整晚,當秦穆然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東方已經亮起了魚白,而在他的眼前,則是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老…老婆。你怎麼來了!」秦穆然睜開眼,看著眼前的陸傾城有些意外地問道。

「你都這樣了,我能不來嗎?我說這幾天人都去哪裡了,何著是光榮負傷了啊!」陸傾城雖然嘴上說起來有些怨氣,但是她的眼光之中還是充滿了擔憂。

「意外,純粹是意外,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這不是就……」

說到這裡,秦穆然便是要動,可是一動便是牽扯到了傷口,頓時疼的他齜牙咧嘴的!

雖然昨天晚上與吉島福田的大戰,以他勝利結束,但是吉島福田畢竟比他高上了那麼一個境界,臨死反撲的那一下,也著實讓他有些難以承受,若不是因為自己修鍊了《元龍訣》的原因,肉體已經強悍到了一定的地步,否則的話,估計也是兩敗俱傷。

「你給我悠著點!真的是!」陸傾城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立刻瞪了他一眼,阻止道。

「嘿嘿,老婆,我沒事的!」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道。

「你沒事!你就給我死撐吧!」

陸傾城瞪了眼秦穆然道。

「我哪有!我肯定沒事的,哪怕你現在要和我造娃,我都是可以的!」

秦穆然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道。

「去你的,腦子裡在想什麼呢!我還沒準備好!」

被秦穆然這麼一調戲,陸傾城害羞地低下了頭來。

「哈哈!我開玩笑的。」

秦穆然看到陸傾城這個害羞的樣子,忍不住笑道。

就在他們小兩口開玩笑的時候,病房的門也是被打開了,紀凌風和歐陽飛一起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紀凌風忍不住嘖嘖嘴道:「歐陽啊,我就說嘛,不要這麼早過來,你看看,這一大早的,病房裡就瀰漫著戀愛的酸臭味!」

「紀少,你這是羨慕嫉妒!」

歐陽飛打笑著說道。

逍遙兵王 「我羨慕,難道你不羨慕?」

紀凌風看著歐陽飛問道。

「我不羨慕,我有女朋友!」

歐陽飛說到這裡也是有些害羞。

「卧槽?你都有女朋友了?什麼時候的事情?保密工作做的這麼好?」

紀凌風也沒有想到歐陽飛竟然談戀愛了,有些驚訝地問道。

「也沒多久,才一個月。」

歐陽飛的臉上瀰漫著幸福的笑容。

「小風,你看看,現在就你一個人單著了,別再玩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找個人好好過日子了!」

秦穆然躺在病床上,也是勸道。

「得,你們就合起伙來欺負我這一個單身狗吧,原本還想去吃早飯的,現在直接免了,狗糧都已經吃飽了!」

紀凌風有些鬱悶地說道。

「哈哈哈……」

眾人看到紀凌風這個樣子,皆是笑了出來。

……

轉眼,幾天便是過去了,秦穆然的傷勢也是好了差不多,這天下午,秦穆然接到了紀凌風的電話。

「喂,然哥,晚上有空嗎?」

紀凌風的聲音從電話里響起。

「有,怎麼了?」

「老頭子說你傷好了,在格林酒店擺了一桌要給你慶賀,也當做你救了我的答謝!同時老頭還說要介紹個老朋友給你!」

紀凌風說道。

「老朋友?」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

「對啊!我跟你說老紀的這個老朋友可厲害了!」紀凌風故意買了個關子道。

「有多厲害?」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秦穆然有些好奇。

「反正就是很厲害,我紀凌風佩服的人沒有幾個,他算是其中一個。」

聽到紀凌風這麼說,秦穆然更加的好奇了,他知道紀凌風一直眼光很高,能夠讓他這麼誠心佩服的人,一定有著過人之處。

「那好,幾點?」

秦穆然問道。

「八點吧!」

「行!」

秦穆然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晚上八點,秦穆然準時來到了紀家的格林大酒店。

門口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今天紀凌風要來,清一色開衩到大腿的旗袍迎賓早就在此等候,秦穆然從車上下來后,她們都已經認識了秦穆然,知道他是紀大少的兄弟,所以當看到秦穆然的時候,一個個立刻臉上露出了笑容,對著秦穆然嗲聲嗲氣地打招呼道:「秦少,歡迎光臨!」

這些迎賓之中不乏有幾個有心計的,在跟秦穆然打招呼的時候,特意將大腿邊開的衩更大,將腿更加多露了幾分。

秦穆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她們這些小舉動,人家都已經這樣了,若是在不怎麼表示,就真的有點掉價了,再說了,現在的他還真的是怎麼不缺錢,於是乎,拿出錢包,看也沒看,便是從中取出一摞錢放在了最前面一個有著傲人身材的迎賓胸前,紅花花的鈔票遮住了她的那一片雪白道:「這些你們都分了吧!」

「謝謝秦少!」

那些美女迎賓們看到秦穆然這麼出手闊綽,一個個臉上露出了喜色,紛紛弓腰再次感謝道。

「秦少,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剛剛被秦穆然塞了一大摞錢的那個大胸美女,趁著別人不注意偷偷塞給了秦穆然一張名片道。

「嗯。」秦穆然收了下來,說實話,這個美女論姿色和身材都還是不錯的,有空的話還是可以約出來一起喝喝茶的。

「有空Q我哦!」

一邊說著,大胸美女對著秦穆然拋了個媚眼道。

「好的!」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沒再多說,而是將名片悄然地塞進了口袋。

一絲不掛 就在這個時候,紀凌風從裡面走了出來,看到秦穆然,笑道:「然哥,你在幹嘛呢!」

「啊?沒有啊,跟美女們聊聊天呢!」

秦穆然尷尬地笑了笑說道。

「這有啥的,你要是喜歡,今晚都是你的!」

紀凌風一臉認真地說道。

聽到紀凌風這麼說,秦穆然嚇得滿臉黑線,這裡怎麼說也有十來個美女迎賓,這要是都是給自己了,今晚還不得被榨成人干啊! 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睡夢中,我只覺得楚珂正在用力的抱着我,力氣用的很大,勒的我快要喘不過氣來。

我忍不住喃喃一句,“不會。”我怎麼捨得離開你呢?

等醒過來以後,我就發現已經到了下午了,從牀上爬起來以後,就覺得身體都快要散架了,十分的難受。我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現在原來在之前將放黑盒子的那個房間裏面,頓時間,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全都想了起來。

我懊惱的敲了敲腦袋,看楚珂也沒再房間裏面,看來那個黑盒子當真不是被楚珂放在這裏了。

昨天晚上楚珂到底看到了多少?他在門外面又站了多久,是不是因爲這個生氣了?

這麼想着,我就趕緊的出了門,才發現自己的肚子空空的,實在是有點餓得慌,聞着廚房裏面傳來的菜香,沒出息的咕嚕咕嚕叫了兩聲。

廚房?楚珂是在廚房裏面!

我三兩步衝了過去,然後就看到楚珂正在廚房裏面做飯呢,似乎是聽到了身後的動靜,轉過腦袋朝着我像是往常一樣的笑道,“起來了?去洗漱一下,待會兒就可以吃了。”

我仔細的看了楚珂兩眼,也沒有在他的臉上發現反常,才轉過腦袋,去衛生間洗漱了。難道昨天真的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看了看那個房間,心頭暗想,看來,有時間還是要找到黑盒子,要確認一下楚研到底還在不在才行,不然我這心裏面還是有些不踏實。

吃飯的時候,楚珂一直在給我夾菜,說實話這兩天雖說看起來表面上很平靜,我跟楚珂又重新在一起了,但是我這心裏面,卻總還是覺得不上不下的,好像總有一股不詳的預感。

好像有什麼重大的事情就快要發生了似的。

吃過飯以後,我跟楚珂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試探的問楚珂,“楚研最近,沒有跟你鬧彆扭吧?”

楚珂看了我一眼,問道,“沒有,最近倒是消停了不少,怎麼了?”

我吞了口口水,想着昨天晚上既然楚珂已經發現我去了那個房間,肯定也已經想到了是爲什麼,這件事兒如果不解釋清楚的話,總歸是橫在我們之間的一根刺。

我笑了笑說,“本來昨天晚上想去找找楚研,跟她說說話的,結果找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找到,所以問問你。”

楚珂動作一頓,將遙控器放在旁邊,轉過腦袋,盯着我看了足足半晌,才輕笑一聲問道,“你跟她有什麼好說的?”

我將腦袋埋在楚珂的懷裏,不想讓楚珂看出來我心虛的樣子,摟住他的腰說,“畢竟我們現在都在一起了,楚研總是怨我,也不是那麼回事嘛,我這不是替你考慮嘛。”

說着話,我擰了楚珂的腰一把。

楚珂抓住我的手,握在手裏捏了捏,緩緩的說,“楚研一直都住在二樓,我怕她不習慣,就讓她去了二樓,至於這些,你也不用擔心了,你跟楚研,應該沒什麼交集的機會了。”

聽楚珂這麼一說,我就猛地擡起腦袋,詫異的看了楚珂,實在是有些不明白,楚珂話裏面的意思,日後就沒什麼交集了嗎?

楚珂捏了捏我的鼻子,問我,“想什麼呢?你不是最希望這樣?”

我怔了一下,搖了搖腦袋說,“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一億情:惡魔總裁,勿靠近! 楚珂難道打算,一直將楚研關在黑盒子裏面?還是楚研真的已經走了,不會再回來了呢?

話到嘴邊,我還是生生的嚥了回去,不敢再多說。生怕引起來楚珂的疑心,萬一楚珂不知道楚研已經逃走了的事情,豈不是搞砸了?

這幾天,我跟楚珂一相安無事,眼瞅着凌歡和鞏辰的婚期越來越近了,凌歡讓我當伴娘,我沒有拒絕,最後鞏辰怕楚珂吃醋,伴郎就敲定了楚珂。

我一直都想上樓看看上面到底有沒有楚研,但是楚珂一直都在家裏面,我就一直都找不到機會。

而且我每次跟楚珂起來想要去樓上找楚研聊聊天的時候,都被楚珂用各種理由給回絕了,很明顯,楚珂並不想讓我去見楚研。

後來,裴俊星也找過我一次,問我這邊有沒有什麼結果,我沒敢跟裴俊星說楚珂的反常,只問他最近有沒有時間,將楚珂支出去一趟。

裴俊星沉默了片刻,然後應了,說讓我等時間,到時候會通知我。

然後沒過兩天,楚珂就接到了鞏辰的電話,說是叫他出去玩,栽過一段時間,鞏辰就要結婚了,想要開一個單身派對,不過是隻有男的。

本來楚珂有點猶豫,我想了想,覺得這應該是裴俊星出的主意,就勸楚珂出去玩一晚上,楚珂黑着臉瞪着我,明顯不太開心的樣子。

我見狀親了親楚珂的臉,說,“你在外面注意一點,不要跟鞏辰他們瞎搞,也不要看別的女孩子。”

楚珂點了點頭,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就轉過了腦袋,盯着我的臉說,“你在家裏一定要乖乖的。”

我納悶的看了楚珂一眼,心想他什麼時候這麼肉麻了,胡亂的點了點頭,哭笑不得的說,“快走吧,我一個人在家裏難道還能把家裏砸了不成,我又不是楚研。”

楚珂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等楚珂走了以後,我回想了幾遍,這才察覺出來不對勁,以往楚珂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都帶着笑的,但是今天……確實面無表情,好像在警告我似的。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我自己就先笑了,搖了搖腦袋,心想,楚珂能警告我什麼?沒事兒倒是成了疑神疑鬼的性格。

看着楚珂把車開遠了以後,我就趕緊回了屋子,將門反鎖住了,然後趕緊找到了家裏面的備用鑰匙,上了二層。徑直去了楚珂的房間裏面。

楚研的臥室實在楚珂的隔壁,但是我好幾次看到楚研都是在楚珂的房間裏面,如果讓楚研選擇的話,肯定是會進來楚珂的房間裏面。

我把楚珂房間的門打開,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最後看了兩眼,難道是我自己猜錯了?

搖了搖腦袋,怕楚珂看出來什麼,將楚珂的房間整理好以後,就去了楚研的房間裏面,找了一圈以後,當真在抽屜裏面找到了那個黑盒子!

我心頭一跳,趕緊將黑盒子掏了出來,心臟忍不住撲騰撲騰的跳了起來,我輕輕地喚了兩聲,“楚研,你在嗎?”

我在這個黑盒子裏面待過一段時間,這個盒子被關上,從外面是看不到裏面有什麼的,但是裏面的鬼魂就不一樣了,是可以看到外面的人的,而且還可以跟外面人講話。

但是我叫了好幾聲,都沒有聽到楚研在迴應我,心臟頓時狠狠的一沉,難道說,楚研真的不在裏面?

我要緊壓根,鼓足了勇氣,直接就將盒子打開了,等看清楚裏面的那一剎那,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沒有,真的沒有!

黑盒子咣噹一聲掉在了地上,楚研……真的不在裏面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突然之間就響了,我顫抖着手指將拿了出來,打電話的是裴俊星,我按了接聽鍵,那端是裴俊星略帶焦急的聲音,“冉茴,楚珂沒有來。”

楚珂,沒有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