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他猛然向那些迷霧,打過去了一片金光閃閃的罡風,呼嘯著將它們吹散向了各方,而焰雀在董將軍等人退到了城內以後,猛然揮動著她的風火金剛扇,向那些大水扇過去了一股股熊熊大火,沒多久便將那些大水全部燒乾了。

想不到孔斷等人又會出現在了自己等人面前,成鬼立刻殺機大起的向他們說道:「孔斷,你和這個臭丫頭還有這幫小兔崽子,今日休想從我們手中逃走,無論如何老子也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為慘死在你們手上的那幾位兄弟報仇!」

說話間他猛然向孔斷,揮刀劈過去了一片混昏慘慘的濃霧,卻在眨眼間被孔斷身上爆射出的天罡正氣,震了個蹤跡全無,登時氣得他越發惱火了起來。

那時候火焰八將中的一員小將,忽然相當霸道的說道:「成鬼,今日我們一定要將你們這幫混蛋,真的打成一幫孤魂野鬼,為慘死在你們手上的所有生靈報仇!」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寶刀,和其他的幾位小將,兇猛的向成鬼等人撲了過去,刀鋒火火的大戰了起來。

而那時候那些妖魔也兇狠異常的,向孔斷與焰雀攻擊了過去。

看著那些妖魔一個個非常兇惡的樣子,孔斷竟緩緩的落在了地上收住了自己的法力,施展出了白樂傳授給他的剛猛絕倫的武功,力道威猛的和那些妖魔大戰了起來。

只要被他的重拳和腿風打中的妖魔,立刻鮮血狂吐的慘死在了當場,沒一會兒工夫就被他打死了一千多名和妖魔鬼怪,但那些傢伙噴出去的鮮血,卻沒有濺到他的身上。

看到了孔斷那麼威猛的樣子,焰雀雖然很想模仿一下,但在和幾個妖魔打了幾個回合,始終卻只是將它們打的骨斷筋折,而沒有把他們打死之後,她一下子有點沉不住氣的,將幾種烈火之力運轉到了她的四肢上,招招兇狠的向那些妖魔攻擊了過去,沒多久也打死了數百名妖魔,那時候她才有點滿意的的點了點頭。

就在他們二人越來越威猛的,和那些妖魔大戰起來之際,已經和火焰八將打了數十個回合的成鬼,見始終無法將他們八個人消滅掉,登時相當惱火的揮刀向,正在和他大戰著的那位小將,劈過去了一連串灰慘慘的怪影,趁著對方迎戰他那一招的時候,忽然飄到了遠處,拿出了一顆黑乎乎的丹藥吞了進去,登時感到自己的功力一下子增加了數十年,著實令他非常高興的向郭病牙等人大喊道:「兄弟們,立刻將明老大賞賜給咱們的那些仙丹吃下去,和老子一起將這幫不知死活的混蛋全部宰了!」

說完后他猛然揮刀,向周圍打出了一片昏昏慘慘的濃霧,登時將那片地帶變成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詭異之地,而郭病牙等人也趁機甩開了,正在和他們交戰著的火焰八將,快速的飄向了遠處,相繼拿出了一顆丹藥吞了下去,眨眼間也覺得自己的功力提升了很多,不自覺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時意識到情況不妙的孔斷,立刻跳到了,正在和一些妖魔大戰著的焰雀的身旁,相當謹慎的向她說道:「先別理會這些傢伙了,咱們的首要任務是將水霧六合全部消滅掉,這幫傢伙咱們稍後有的是時間解決他們。」

說話間他猛然施展出了隔山打牛的功夫,抓住了一個妖魔的手臂,砰的一下子向他的胸口上打去了一記重拳,登時將站在那個妖魔周圍的好多妖魔,活生生的震死了。

知道他說的很有道理,焰雀在他說完后,立刻和他一起向火焰八將所在的方向飄了過去,卻不成想朱平八竟趁著那些濃霧的掩飾,忽然揮動著他的流星錘,向他們二人打過去了兩道白氣森森的毒水,一下子氣的焰雀揮動著她的風火金剛扇,迎著那些大水爆發過去了一片熊熊烈焰,差一點將那兩顆流星錘燒化掉。

而那時候孔斷也打開了他的問絡神眼,一邊謹慎地帶著焰雀向火焰八將飄了過去,一邊嚴加防備起了成鬼等人向他們的偷襲。

可當時成鬼等人卻並不知道,他的問絡神眼在那片大霧中,依然能夠看清楚,他們等人身上的各處經絡是以,在不斷襲擊著火焰八將的同時,還狡猾異常的,多次向他打過去了一條條臭氣熏天的黑水,但最終都被他和焰雀施展法力全部打退了。

那時候正在那片濃霧中,萬分小心的尋找著成鬼等人的火焰八將,忽然同時揮動著手中的寶刀,呼呼呼的向周圍打出了一大片熊熊燃燒的大火球,大有要將那些濃霧燒乾之意。


可那時候郭病牙忽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陰森森的說道:「小兔崽子們,你們別白費力氣了,我們兄弟幾個都已經不是方才的我們了,現在我們若想要將你們消滅掉,簡直易如反掌!」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濁水槍,向那八位小將打過去了八條惡臭至極的黑水,一下子令他們淬不及防的,被那些黑水打中之後,發出了一聲聲慘叫倒在了地上,登時令郭病牙非常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但就在那時候在他身側忽然又出現了兩位,和地上正在掙扎著的那幾位小將中的二人,一模一樣的小將,呼呼地和他對了幾招,轉而化作了兩片烈火飄向了各處,一下子令他大為納悶了起來,同時也令成鬼等人大感意外的,向那些烈火看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孔斷忽然正義凜然的向成鬼等人說道:「你們五個人,最好立刻改過向善脫離夜幕降臨,否則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

說話間成鬼等人竟發覺他們,已經被孔斷的天罡正氣星羅盤困在了裡面,根本無法動彈了,一下子嚇得他們冒出了渾身的冷汗。

可那時候在他們周圍,忽然傳出了一位火焰小將的聲音,相當平靜地說道:「孔兄,請你務必將讓我們兄弟和他們大戰一場,不要傷害他們的性命。」

聽了他那些話儘管成鬼等人非常不理解,但孔斷還是答應了他們,緩緩的收住了自己的天罡正氣,相當平靜地說道:「既然幾位賢弟要真真正正的將他們打敗,那我和焰雀姑娘就不再打擾你們了。」

說完后他便和焰雀向那些妖魔沖了過去,威猛異常的向他們攻擊了起來,而從孔斷的天罡正氣中脫困了的成鬼等人,卻一下子對火焰八將大為惱火了起了起來。

他們怎麼也不能忍受,身為自己等人最大仇人的他們幾位小將,向同樣是自己等人生死仇敵的孔斷,為自己等人求情的事情,他們那樣做,還不如一刀將自己結果掉來得痛快呢!

是以就在火焰八將現身在了他們附近的時候,成鬼等人連招呼也沒有和那幾位小將打一聲,便揮動著手中的兵器,向他們打過去了一條條黑水白煙和濃霧,一上手便想要將那八位小將打死在當場。

可就在他們幾個人打出去的那些招數,剛剛攻擊到了那八位小將面前的時候,卻被一片熊熊燃燒的大火全部化成了烏有,登時令他們兄弟幾人大為吃驚了起來。

也就只在那時候,一位小將忽然揮刀劈在了成鬼的迷霧刀上,殺氣騰騰的說道:「你們認為,就只有你們的實力增強了很多嗎?」

說話間從他的寶刀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團剛猛異常的大火,呼嘯著將成鬼吞噬在了裡面,連慘叫也沒來得及發出便化為了灰燼。

看著他竟然將成鬼火火的燒死了,藍蛇登時惱火之極的向他們暴喝了一聲:「小兔崽子們你們還我大哥命來!」

說話間他們兄弟幾個人,便拚命般的揮動著手中的兵器,向火焰八將沖了過去,卻立刻被兩名小將揮刀攔住了藍蛇,又有兩位小將舉刀迎戰住了郭病牙,還有兩員小將橫刀和遲到大戰在了一起,而方才將成鬼打死了的那員小將,一下子和另一員小將揮刀和朱平八大戰在了一起。

沒幾個回合,正在和郭病牙大戰著的一員小將,忽然揮刀將他的濁水槍削成了數段,而另一員小將則趁機向他劈過去了一團烈火,很快便讓他步了成鬼的後塵。

當時看到了那一幕的藍蛇,一下子憤怒的揮動著手中的雙鉤,向他們打了過去,卻在舉步間被正在和他大戰著的那兩位小將,攔腰砍成了兩段,轉而又被他們釋放出的一片烈火化成了灰燼。

那時候正在拚死和兩員小將大戰著的遲到,看著那四位小將,把藍蛇和郭病牙打死之後便跳出了那片濃霧,對他和朱平八竟然十分不屑一顧,登時惱火之極的大吼了一句:「小兔崽子,你們太狂妄了!」

說話間他便揮動著手中的月牙鏟,向他身旁的那兩位小將打了過去,卻被一員小將揮刀重重的砍在了上面,眨眼間將它燒成了一片岩漿,燙的遲到的雙手,一下子成為了一對爛呼呼的黑骨頭,但另一員小將立刻揮刀結束了他的性命,並沒有讓他遭受太多的痛苦。

那時候正在全力迎戰著那兩位小將的朱平八,也沒有時間去看周圍發生的事情,只想著儘快將那兩員小將打死了好脫身走人,卻在換招之際,一下子那兩員小將砍成了三段,隨即又被他們釋放出的一片烈火燒成了灰燼,結束了他那罪惡的一聲。

沒多久那裡的濃霧便因為沒有了成鬼等人的法力維繫,逐漸的消散向了各方,而那時候孔斷等人也將那些妖魔消滅掉差不多了。

看著水霧六合那幫人類部下,各個非常謹慎的向自己等人看過去的時候,孔斷忽然相當平靜的向他們說道:「各位我相信你們沒有誰是心甘情願的,冒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丟掉性命的危險,跟著那些壞人到處做壞事的,只要你們放下武器從此改過向善,和所有老百姓一起快樂生活,我們絕不會為難你們的。」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董將軍率領著一些將士走出去之際,有一個人忽然扔下了手中的兵器,大聲說道:「弟兄們這位先生,前些時候對他的生死大敵刁小義,都那麼寬宏大量坦誠至真,連刁小義那種大惡人都佩服他,咱們還有什麼不相信他的呢?」

聽了他那句話,他周圍的那些人一下子有所動容了起來,而他立刻又大聲說道:「兄弟們不要再猶豫了,聽這位先生的話放下武器過好日子去吧!」

說完后他便大步向孔斷等人走了過去,沒一會兒工夫,他身後的那些人也歡呼著,跟著他向孔斷等人走了過去,從此改過自新再也不作惡了,而孔斷等人讓董將軍等人,對那些人做了相應的安置之後便去了其他地方。 眼看著水霧六合與游惡八怪,以及他們所率領著的那些妖魔鬼怪,都相繼被五大帝國的高手消滅掉了,以夜幕降臨為首的那些邪惡之徒,無不為之震怒了起來。


但在那個組織內人微言輕,同時其實力又相對較弱的一些兵卒,不免對五大帝國中的很多將士,心生畏懼了起來。

不過攝於明開元等人的強大實力和兇殘手段,他們也不敢輕易的脫離那個組織,只能每天想辦法應對著他們遇到的所有敵人,一邊又儘可能的,不和對方進行太過激烈的大戰,好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儘可能的不讓明開元等人,發覺自己的怯敵心態,但他們每個人都知道那樣做絕不是長久之計,但除了那樣做以外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了。

而風火無惡堡中的袁大志等人,那時候更明白,他們等人在夜幕降臨與五大帝國的大戰中,已經處在了,兩面挨打哪方也不討好的尷尬局面中了。

畢竟他們的實力和水霧六合與游惡八怪幾乎相當,而且他們三個幫派又是在同一天,被明復祖等人脅迫著加入到了,夜幕降臨組織內的,是以在知道了他們兩方人,被五大帝國的人消滅掉,而明開元等人,除了對那些事情大為震怒以外,並沒有給正在和五大帝國交戰著的所有部隊,增派任何援助,他們便知道了,自己等人的下場,絕對比水霧六合與游惡八怪好不到哪裡去。

不!準確的說,他們很可能會成為夜幕降臨組織棄卒,甚至會成為明開元等人也想要殺掉的人,不覺間弄得他們越發的心神不寧了起來。

但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就在袁大志等人思量著,該用怎樣的方式在和五大帝國等人的大戰中,既不被五大帝國中的高手消滅掉,也不讓夜幕降臨中的那些人發覺,他們已經對那個組織生了二心的事情之際,左論,左語兩位兄弟,忽然和西方帝國的金甲將軍,與北方帝國的冥道上將,還有南方帝國的一代高手廣千幻,幾個人氣勢洶洶的堵在了,他們正向下一座城池進發的一座山口上。

正在前面查探消息的,袁大志等人派出去的一些探子,在很遠的地方就已經看到了,在他們的大軍必須要經過的那座山口處,站立著幾個體形高大的壯漢,立刻將他們看到的事情報告給了袁大志等人,請他們予以定奪。

得到了那個消息,就在袁大志思量著,該怎樣對付,阻擋著他們去路的那些人的時候,富金銀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大哥,現在水霧六合那幫傢伙,與游惡八怪那幫混蛋,都已經被五大帝國的高手解決掉了,這個時候咱們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小心行事,切莫因為任何事情,而做出對咱們非常不利的舉動。」

他說完后餘光也相當謹慎的說道:「我聽說將他們那兩幫人消滅的高手中,大多數都是一些年紀輕輕的毛孩子,咱們今天無論遇到了誰,都一定要倍加小心,若不然咱們此行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聽了他們那些話,袁大志忽然相當苦惱的說道:「你們說的那些話,我怎麼會不清楚呢?可咱們以前就在世界上橫行慣了,加入到了夜幕降臨裡面之後,更是肆無忌憚的向各方勢力展開了搶掠,現在就算是咱們想要和五大帝國的人言歸於好,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看著他那麼為難的樣子,駱冤魂也相當謹慎的說道:「大哥言之有理,不是我不知進退,儘管這段時間我們跟著夜幕降臨中的人,在和五大帝國的聯軍進行交戰的時候,已經逐漸的由強轉衰了,但現在明開元和明段那兩個老傢伙,都還沒有親自出手,和五大帝國那幫混蛋大戰呢!這個時候咱們誰也說不好,他們兩方究竟誰能取得這場大戰的勝利,因此我認為我們現在還是要在,和五大帝國的交戰中靜觀其變,若不然一旦惹惱了明開元等人,我們絕對是必死無疑的,請各位三思!」

見他說的也不無道理,袁大志稍微思量了片刻忽然厲聲說道:「傳我的令,再派人去前面打探,必要時可以派出小股部隊,和對方較量較量,我們的大軍就地紮營!」

聽了他那道命令餘光立刻命令,他們的幾個手下率領著一兩百頭妖魔,去前面打探去了。

當時正守護在那座山口上的左論等人,看到了那些探子率領著那些妖魔走到了他們面前,忽然不屑一顧的向他們大聲說道:「前面的那些小輩,你們無需上前來自尋死路,回去告訴袁大志等人,我們乃是東方帝國的左論,左語兩兄弟,和南方帝國的廣千幻,與西方帝國的金甲將軍,和北方帝國的冥道上將,若他們不想全軍覆沒的話,立刻率領你們向我們投降,如若不然你們就各憑本事從這裡走過去吧!」

說完后他和左語等人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聽到了他們都是幾大帝國中的高手,那些探子立刻轉身,將他們的消息告訴給了袁大志等人,登時令他們大感頭疼了起來,尤其是富金銀更是相當惱火的說道:「咱們這是怎麼了?沒來由的怎麼遇到了那幾個厲害傢伙啊?難道真的是上天要讓我們葬身在這裡嗎?」

說完后他還非常無奈的嘆息了起來,但那時候餘光卻懷著對明開元等人的一絲希望,向袁大志說道:「大哥,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趕緊向明開元等人發急信,見這裡的事情並報給他們啊?不管怎麼說,咱們自從加入到了他們組織以後,可是為他們立下了好多功勞呢!在此之際他們絕不能見死不救吧?」

他的話剛說完富金銀卻相當不以為然地說道:「依我看啊?這件事情就是咱們告訴給了他們,那也是白搭,從游惡八怪和水霧六合的事情上就能看出,他們根本不會領會咱們的,這個時候他們絕不會再給咱們派一兵一卒,過來協助咱們和任何人作戰的。」

聽了他那些話,駱冤魂卻緊皺著眉頭說道:「雖然你說的事情不是不對,但咱們現在畢竟還是夜幕降臨里的人,最起碼咱們還對他們組織有一些用處,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毫不顧及咱們的生死的吧?」

聽了他們那些話袁大志思量了好一會兒,忽然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頗為惱火的說說道:「不管怎樣我都要試一試!如果不給他們發消息的話我們絕對會必死無疑,如果給他們發了消息的話,他們或許有可能給咱們派了一些救兵,畢竟咱們手中,現在還率領著他們這麼多妖魔大軍呢,他們就算是不顧及我們的死活,也不願意再失去這些妖魔的吧!」

看著他向自己等人看過去的那不太確定的眼神,餘光等人稍微對視了一下,也只好微微點了點頭,希望明開元等人,能夠看在他們多日來給,夜幕降臨立下的汗馬功勞的情面上,為他們派去一些有實力的高手,協助他們一起迎戰左論左語等人。

決定了那樣做之後,袁大志立刻拿出了一卷竹簡,將他們的事情寫在上面,默念真言釋放出了一種相當奇特的光芒,將那捲竹簡緩緩的籠罩在了裡面,沒一會兒工夫,它便和那片光芒消失不見了,而袁大志立刻下令:「所有有將士和妖魔,在沒有他的命令之前,絕不能擅自行動,更不能有任何異心違令者斬!」

聽了他那道命令,他們所有的屬下,立刻非常嚴謹的環立在了大營各處,幾乎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不遠處的山口上。

而那時候在那座山口上,居高臨下正在觀察著袁大志等人,有什麼動靜的金甲將軍,看著他們既不向自己等人衝過去,又不轉身離開,反而在那裡紮下了大營,登時感到頗為納悶的說道:「他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在那片低洼處紮下了營長,一旦咱們向他們發動攻擊的話,不需要是用別的方法,就只是將這裡的山石向他們砸過去,他們豈會還有活著的道理?難道袁大志那幫匪徒,真不懂的用兵之道嗎?」

說完后他便更迦納悶的向那片大營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似乎是看出了一些門道的冥道上將唐中元,卻微笑著說道:「將軍所想的那些事情,我想袁大志等人肯定也已經想到了,只不過他們現在很有可能是在等待著,明開元那些人給他們派來的救兵而已。」

聽他那麼一說,金甲將軍立刻微微點了點頭,可廣千幻那時卻有點不太相信的說道:「這個時候明開元和明段,那兩個老謀深算的傢伙,還會給他們這些必辦無意的人,派來任何救援嗎?以他們的能力充其量也就是,和前些時候被冥河上將等人幹掉的,游惡八怪的實力差不多而已,現在他們遇到了我們,我看明開元那幫傢伙,恐怕是要將他們當做棄卒了。」

見他說的相當有道理,左語也頗為贊同的說道:「明開元和明段等人,都是心狠手辣狡詐異常之輩,在這種局勢之下,他們絕不會輕易地,再給這幫傢伙派來任何援兵的。」

聽了他們那些分析,左語稍微猶豫了一下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何不在這裡留下幾人,再由另幾人繞到他們後面去,給他們來一個前後夾擊之勢,將他們死死的堵在這裡,那樣豈不更好嗎?」

聽了他那條妙計,金甲將軍等人立刻贊同的點了點頭,隨後廣千幻便頗為高興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和兄弟與唐兄,去他們後面堵住他們的退路,這裡就麻煩金甲兄和左語兄弟了。」

聽了他那種安排他們幾人微微點了點頭,便各自行事去了。

而明開元在接到了,袁大志向他發去的那捲竹簡,稍微看了看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風火無惡堡那幫無能透頂的混蛋,這才更剛和五大帝國的那幾個傢伙照了照面,就被他們嚇得如此膽怯的向我來求援,真是一群該死的廢物!」

說完后他一下子氣呼呼的,將手中的竹簡扔在了地上。


看著他那麼生氣的樣子,敗軍向也正在大怒著的明段看了看,忽然一伸手將那捲竹簡吸到了手中稍微看了看,也微皺著眉頭說道:「以袁大志那幾塊料,若想要對付那五個傢伙卻是非常費力氣,但他們手上此時可是還有好幾萬妖魔大軍呢,就憑那些妖魔,難道他們還打不過那區區的五個人嗎?」

他的話剛說完明段立刻相當惱火的說道:「在他們出發之前,我也給了他們每人一顆,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很多法力的丹藥,只要他們全力迎戰,不要說是那區區的五個人了,就是有個二三十個和那幾個無能之輩一樣的人,他們也能應付得來。」

聽他那麼一說明開元一下子更加火大的說道:「我看那幫廢物就是一群,膽小如鼠早就該死的混蛋,無論如何這次我們絕不能再給他們派去一兵一卒了,若不然他們日後還不知道會用怎樣的理由,不停地向咱們索要救兵,甚至是咱們的法寶呢!」

聽他那麼一說敗軍也覺得相當有道理的說道:「他們充其量也就只是咱們的工具而已,如果他們不明白自己的身份,那咱們在必要的時候就要讓他們明白明白,同時也要讓他們很清楚的知道,咱們才是他們的主人,而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有服從咱們的命令,如若他們膽敢對咱們有任何異心,咱們隨時都可以讓他們消失!」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的雙眼中,忽然爆射起了一片寒光,而那時候明段也相當謹慎的說道:「我們在近期,就要將那座神爐中的所有天地靈獸控制住了,在這段期間老三你絕不能離開這裡一步,必須要為我們全力護法,無論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能影響我們的大局。」

當時也是那個意思的明開元,也相當慎重的向敗軍說道:「老三,近期咱們組織里的所有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無論如何我們也一定要征服世界,讓所有的無能之輩向我們俯首稱臣,決不能因為任何事情,而破壞了我們謀劃了這麼多年的大計。」

聽了他們那些話,敗軍又看了看手中的竹簡稍微思量了一下,才微微點了點頭,相當謹慎的說道:「也好,那我就讓那幫蠢貨既不至於對我們心生二意,又能更加向我們效忠,同時也不再給他們排除任何救援,哪怕是因此而犧牲掉他們率領著的那些妖魔,我們而絕不能再讓我們那些屬下,去跟著他們冒險了。」

說完后他一翻手變出了一支筆,唰唰唰的在那捲竹簡上寫了一些字,一翻手爆射出了一團灰濛濛的光芒,便將它弄的消失不見了。

聽了他那些話明段和明開元,才較為放心的點了點頭。

沒多久那捲竹簡便出現在了袁大志面前,立刻引得餘光等人圍了過去,而他立刻打開來一忽然相當振奮的說道:「兄弟們這下咱們都不用再擔心了,敗軍正在為咱們選派一批高手,儘快趕過來呢,咱們只要在這裡堅持個三五天,那些援軍一定會趕來支援咱們的。」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餘光和駱冤魂相當高興的時候,富金銀卻微皺著眉頭說道:「大哥,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不對勁啊?」

聽他那麼一說,袁大志立刻頗為納悶的向他問道:「怎麼了?難道你懷疑這上面的回復,不是敗軍所書的嗎?」

在他說話之際,餘光和駱冤魂也相當謹慎的向富金銀看了過去,而富金銀那時候卻緊皺著眉頭說道:「我不是說這上面不的回復不是敗軍寫的,而是很納悶,他們既然說要派人來支援咱們了,那為何不立刻讓那些人趕過來啊?現在咱們的處境可是越來越危險了,廣千幻那些人,可是把咱們的前面和退路全部封死了,若那些人遲遲不來支援咱們的話,咱們不要說是撐幾天了,眼下可就要大難臨頭了。」

聽了他那些擔心袁大志登時渾身一驚,但駱冤魂那時候卻較為平靜地說道:「老五,我看你這種擔心完全是多餘的!現在夜幕降臨已經和五大帝國全面開戰了,他們用人的地方多了去了,怎麼可能還會像以前那樣,可以隨時抽調出一批高手趕往任何地方去呢?」

他說完后餘光也是那個意思的說道:「尤其是前不久水霧六合與游惡八怪那幫傢伙,相繼被五大帝國的那些傢伙消滅掉了,明開元等人,怎麼著也得想辦法派出他們的得力高手,去補充道那兩幫傢伙丟掉的地盤中,去繼續和五大帝國那幫傢伙大戰去吧?那樣一來他們的兵力和高手,很自然的又會相對緊張一些的,在這個時候咱們還是要抱緊夜幕降臨這棵大樹,若不然明開元那些人,很有可能會立刻將咱們幹掉的。」

聽他們那麼一說,富金銀又看了看正在信心十足的看著他的袁大志,才微微點了點頭並不太確定地說道:「希望如此吧!要不然咱們可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說完后他們便著手布置起了,怎樣抵抗左論等人向他們攻擊的事情,而左輪等人在等到了晚上,見他們還沒有做出任何向自己等人投降的舉動,不覺間都相當惱火了起來。 次日一早,左輪等人見駱冤魂等人還不想自己等人投降,反而調動起了他們的軍隊,逐漸的向那座山口上進發了過去,登時相當惱火了起來,就在金甲將軍大怒著,想要向袁大志等人攻擊過去的時候,左論卻輕輕的拉住了他的手臂,相當鎮定的說道:「將軍莫急,有我們在此只要他們不向我們投降,我等斷不容他們從這裡過去!」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將雙手一合,快速的捏了幾個法訣,相當輕鬆的低喝了一道:「壁壘金剛盾,阻擋千軍震懾妖邪!」


話音剛落伴隨著一圈圈淡黑色的光芒,從他手上爆射出去之際,在那座山口處忽然出現了一面,非常巨大的長方形精鋼盾牌,轟隆隆的從地底下冒了出來,猶如一座大山一般將他們托到了高空中,同時也將那座山口封了個嚴嚴實實的。

看到了那一幕金甲將軍立刻頗為佩服的說道:「賢弟果然好手段,這樣一來咱們就靜等著,看那幫無能之輩怎麼翻過這高山峻岭,衝過這面大盾牌去吧!」

說完后他們便哈哈大笑了起來,而那時候從遠處也已經看到了,那面大盾牌的左語等人,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但袁大志等人那時候卻皺緊了眉頭大為惱火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當他們率領著一些妖魔,衝到了那面盾牌下面之後,袁大志忽然飄到了半空中,大怒著向金甲將軍和左論說道:「你們這二人什麼意思?為何擋住我們的去路?」

看著他那強詞奪理的樣子,金將軍登時大怒著說道:「袁大志你們休得在此放肆,我們若不在此和你們見面,山後面的那座城池,豈不又會遭到你們的屠戮?識相的話,你們做好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向我們投降,我們絕對會寬宏大量的放你們一馬,從此不再和你們計較的,如若不然你們應該知道自己會有怎樣的下場!」

聽他那麼一說餘光一下子大怒著喝道:「金甲你個莽夫休得口出狂言!我們兄弟向來都是一方霸主,且現在已經加入到了夜幕降臨中,那世界上的一切就利用都是我們的,如果你們不想找死的話,最好立刻向我們投降,和我們一起去征服世界,沒準到時候我們會向明開元前輩,多多美言你們幾句,到時候也賞賜給你們一點小地盤什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