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魔穘按住地面,一跳三四丈高,人在空中靈巧的轉了個身體,帶出了一道黑煙溜竄了過去。

“住手吧。”心玄的口氣微微的硬了起來,蘇三不聲不響的放出了一道耀眼的紫光將自己的額頭照耀得極亮,心玄的雙目一抖,射出了兩道空靈的黃光出來,黃紫交替的對撞了一下,心玄的口氣變得及其的冰冷起來了。

“你要戰麼?那就戰吧,生死搏殺,鬼玄道的人,可不是怕死的傢伙。”

說着,手中的那張燈脫手飛了起來,停留在他的額上,那淡淡的燈焰彷彿被澆上了油一般,嘭的一聲,直衝眉頭而去。

“你考慮清楚了,如果動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就算你修煉的是紫焰天劍,那天下一等一的攻擊利器,對上我的玄冥焰火,你就算用上全力,也只有三成的機率穿透,你沒了護體紫焰的話,只要挨我一下玄瞳,你至少要倒退三十年的功力,你真的要打麼?”

說着,心玄的長袍呼啦啦的無風自鼓,一直揹着的左手緩緩的探了出來,蘇三卻不搭理他,大口一張,將長劍深深的嚥了下去之後,呼嘯了一聲,一柄小巧不足三尺的紫色的小劍不帶任何光芒的飛了過去。

“給我爆!”在紫劍碰上燈幕的瞬間,蘇三冷冷的聲音傳來過來,心玄面無表情的看着那逼近的小劍,將功力提升到最高,在那一聲“爆”字傳過來的時候,卻陡然間臉色大變。

“混蛋!”心玄怒吼一聲,卻聽見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儒商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憤怒的神色,一道青光襲過,蘇三悶哼了一聲,落在了蘇晴和李毅的身邊,硝煙散去,卻看見儒商面帶忿意的站在心玄的身前。

心玄的形象卻是很慘,半邊的身子已經被炸飛了出去,鮮血不停的滴答的落如了血海當中卻了,雙目之上,燈盞被筆直的切成了兩半,貼在額頭上。一隻眼睛上面插在一柄紫色的小劍,長袍破爛的迎着風飄舞着,儒商單手提着他,眼中充斥着極度的憤怒。

“好,好,好,很好。”他怒極反笑,手中的心玄只剩下一隻手臂無力的下垂着,儒商一口青氣噴了出去,迅速的將他半邊的身子的血止住了,饒是他動作極快,也已經有不少的血液墜落了下來,在血海上泛浪着,那黃色的血液在血海中看起來尤其的清晰和醒目。

咿妖卻一動不動的睜大着眼睛看着靜靜,兩個人如同被石化了一般,對身邊發生的大爆炸恍若未睹,儒商隨手將心玄平放在咿妖站立的岩石上,轉過了身子過來冷漠的看着邊上大口大口吐血的蘇三。

“好,很好,你很好。” read336;

人魚島,其面積之大和整個天武城全境差不多,可以說是這個附近最大的一座。

要是扯南扯北的一圈跑下來的話,至少也需要十天左右的功夫,可想而知這個面積是多麼的巨大。

不過這六百靈獸也不是那麼好找的,這一帶叢林密布,可以說視線非常的差。

如若像角斗場一般的話,一眼望到頭,倒也快一些。可是肚子面對那麼多的靈獸,顯然並不是這些人所能夠對付得了的。

六百靈獸,幾乎相當於一次普通的獸潮,一百多人想要抵擋得住這六百靈獸無異於有些天方夜譚的感覺了。

「葉川,這八個方嚮應該是有一些不同的意思在裡面的……」詹雲濤等人漫不經心的朝前走著,跟在他們身後的是王師兄等幾個其他門派出來的人。

其實王師兄他還是非常的精明的,原本他就知道葉川這些人有些不太平凡,這個時候他跟著葉川,一方面是想要看看這些人有多牛,另一方面還是想要和葉川他們暫時性的聯合。

「葉川,後面有幾個人跟著,為首的那個好像聽說是排名第十的那個人……」臧青梭沉聲道。

葉川笑了笑道:「此人我認識,咱們先會一會此人吧!」


現在的葉川也不管這個方向到底有沒有什麼靈獸,他需要解決的就是這條道路的安全問題。


到時候要是遇到靈獸的話,那可就不太好辦了,如若是有人偷襲,那自然是得不償失的事情,他也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王師兄看著葉川等人停下來,他的腳步也是放緩了,朝著葉川拱拱手道:「葉兄……」

「王兄,你們也走這條道?這條道走的人倒不是很多啊……」葉川笑著道。

王海平沉聲道:「葉兄,如若你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吧?多個人也多一點希望嘛!」

「呵,多個人多分一杯羹吧?」臧青梭冷笑道。

王海平的身後,瘦高個剛要說話就被拉住了,但是一旁的紫凝卻沒有忍住站出來道:「我師兄需要跟你們分一杯羹么?」

葉川擺擺手,然後道:「既然王兄看得起我們,那就跟我們一路吧,不過醜話我可先說在前面,這分配我們不是平均分配的。到時候一切的分配按我說的來……」

王海平的眉頭微皺,不過很快他便點點頭道:「行,反正都是一條路上的……」

既然在分配利益上沒有任何的爭議,葉川倒是放心了下來,其實他也知道這個時候要是發生什麼衝突的話,那就有些不太值得了。

葉川沉聲道:「現在我們這一組一共七個人,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獵殺天武境初階的靈獸!」

「什麼?獵殺天武境初階的靈獸?」不僅僅是瘦高個,就連王海平也是愣神了一下。

葉川看了看王海平等三個人沉聲道:「怎麼?有問題?」

紫凝和瘦高個兩個人的眼神中都充滿了驚恐,這兩個人的實力都在地武境十重左右,進入前一百二十名倒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地武境十重,加上他們師兄這個天武境的人,現在竟然直接去找天武境初階的靈獸?要知道這天武境初階的靈獸那可是非常的厲害的。

「你們難道不知道天武境初階的靈獸的厲害么?」紫凝忍不住插話道。

王獸笑了笑道:「要說對天武境初階的靈獸,我應該是最有發言權的。」

「呵呵,不錯,天武境初階的靈獸王獸最有發言權,他就曾經用他的紅眼聖猴擊敗了柳劍鋒的嘛!」臧青梭笑著道。

「你就是擊敗柳劍鋒的那個人?」紫凝看著王獸的眼神都有些變化了。

王獸默然的點點頭,一旁的葉川道:「趁著我們沒有離開之前,我們先把戰鬥的隊形規劃一下。現在我們這個裡面地武境的有臧青梭和你們對面的兩位是吧?」

紫凝和瘦高個兩個人點點頭,顯然他們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紫凝撇撇嘴道:「你自己不也是地武境的嘛……」,紫凝知道葉川是地武境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天武境的人根本不用參加第一階段的選拔,而葉川參加了選拔了。

葉川呵呵一笑道:「我也算一個地武境的吧,不過這一次獵殺靈獸我是總負責,所以你們一切都要聽我的,我希望我的話你們能夠做到令行禁止!」

王海平沉聲道:「既然要獵殺天武境初階的靈獸,的確是要好好的規劃一下,否則的話到時候我們很難有所建樹的。」

葉川蹲在地上,開始用一旁的樹枝在地上畫圖道:「到時候王兄你和雲濤兩個人正面迎敵,王獸,你負責保護好青梭他們三個人,我在一旁策應!」

詹雲濤點點頭道:「沒有問題……」

王海平也是點點頭,不過一旁的臧青梭則是大叫道:「我說葉川,不帶這樣的啊,你領著我們過去分享勝利果實啊?」

水嫩小佳妻:總裁,來嘗鮮 :「那要不然讓你沖在前面?我們在後面給你搖旗吶喊?」

葉川笑了笑道:「你們也不是沒有任務的,難不成真的讓你們在一旁看熱鬧么?這一次的百宗盛宴在我看來是你們增加實戰練習的一次最好的機會,青梭,天武丹我已經給你了,現在是你突破天武境的好時機不是么?」

「天武丹……」紫凝有些羨慕的看著臧青梭,然後問道:「不知道葉師兄你還……還」

紫凝說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出來,雲天宗雖然是大宗門,不過天武丹也不是聚元丹那種丹藥,不是說有就有的。

雲天宗最近一階段的丹藥也是非常的緊張,這天武丹雖然不是什麼太過名貴的丹藥,可是正因為很多人經常性的衝擊天武境失敗,導致天武丹大量的流失。

資源的不平衡,讓天武丹現在是有價無市,而且價格高的離譜。

很多時候宗門為了買一顆天武丹那是要花費讓他們很難承受的代價的。

這個就造成了現在的天武丹如此奇缺的一個原因,紫凝和瘦高個兩個人都是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要是這天武丹,其實葉川倒是能夠提供一些,這東西雖然在別人看來是昂貴的,不過在他看來倒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有道是有錢就是霸氣,也就是這個意思了,葉川即便是沒有這個丹藥,但是他花錢買總是可以的吧?雖然說星元石不是萬能的,可是很多時候星元石是可以有大用處的。

王海平一下子就聽出了紫凝的意思,他沉聲道:「紫凝師妹,請注意你的身份……」

王海平真的覺得自己遇到了葉川他們之後,一直都處於一個丟人的狀態之中。

這一次他跟著葉川他們一起過來,其實也是被*無奈,他們自己想要獨自面對天武境初階的靈獸,這難度是可想而知的。

他們雖然是三個人一起過來的,不過這三個人只有他一個能夠達到天武境而已,剩餘的兩個人如若是遇到了天武境初階的靈獸,那就兩個字,白給!

王海平心中自然也想要進入百宗盛宴的前十六強,不過到了百宗盛宴他才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很多時候抱團也是有好處的。

他打聽了一下,天武宗的袁崇明為首的下面有二十個左右的天武境強者,這些人到時候如若抱成團的話,就算是別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吧?

那麼多天武境二重三重的人,一起上對付一個天武境四重或者五重的人那也是綽綽有餘的。

這年頭群狼戰術也是一個不錯的戰術,如若不是明顯的實力上的差距,那絕對是可行的。

王海平正是擔憂這一點,雖然路口很多,沒有人去的路口那必然是不能去的。

有人去的路口,像柳劍鋒、 小匪闖天涯 ,他也絕對是不能夠去的。

思來想去之後,他只有跟著葉川了,這一次跟著葉川本身就有些被*無奈的意思。

現在紫凝為了一顆天武丹,竟然低三下四的向著葉川開始詢問了起來,其意思不是不言而喻嘛?

作為大師兄,王海平真的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師妹如此這般,反正他現在是感覺自己的臉上已經是黯淡無光了。

「師兄……」紫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王海平,她說出去之後也感覺說了挺丟人的。


一旁的王獸笑著道:「這位姑娘看來是缺一顆天武丹作為衝擊天武境的引子了。」

王海平拱拱手道:「王獸兄弟,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宗門管教不力,竟然伸手跟人要東西,這……這實在是……」

王獸倒是笑了笑道:「這個我能夠理解的,這位姑娘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渴望一顆丹藥我覺得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吧?」

紫凝更是把頭低的很,她在這一瞬間感覺自己有些無地自容了。

「我這一顆給她吧,這麼多大男人,一個姑娘家開口了,怎麼說也得……」王獸笑了笑道,紫凝看著王獸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說句實在話,要是這個時候人家隨便譏諷她一兩句的話,她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的。

可是人家根本就沒有這麼做,這讓紫凝感覺到了溫馨,甚至是一種感動。

她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好人,一個非常好的人。

ps:今天四更, 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導致了現在的產量略低。距離月底還有七天,這才寫了二十多萬字,距離三十萬字的目標雖然有些遙遠,不過散心會努力的。一起加油,感謝諸位。 “你的功法不見得比他精妙,你的功力,也不見得比他深厚,鬼玄一道的功法跟鬼佛一道的有異曲同工之妙,論起防禦來,放眼天下,也不見得有多少人能夠穿透得過去。可你的心,倒是比他狠了太多!傷敵十分,自損七分,你以爲,我護着你們,就不會對你們下手了?你以爲,我鬼儒跟鬼魔道的糾紛,就會爲你們出頭了?笑話,我儒商,也是鬼門正統之一,魔穘怎麼樣,我可以不管,也可以不放在眼裏,你以爲,區區一個金剛門人,魔穘就怕了他了?你以爲你還有辦法全身而退麼?”

儒商一字一句的質問着,冷笑着,他周身的青焰如同實質般的燃燒着,一身的儒雅之氣已然消逝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那憤怒的殺意。

遠處,魔穘笑嘻嘻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打啊,打啊,你打得到我再說啊,我又不是白癡,會站着讓你打,笨蛋,來啊。”說着,他衝如同一隻金甲戰獅一般的李康做了個鬼臉,不知何時,他的胯下騎着一隻碩大的狐狸,狐狸不屑的看着李康,懶洋洋優雅的梳理着自己身上光滑的皮毛,只有在那電光雷擊的瞬間,一道紅豔竄出,上面抱着大驚小怪的呼喊着的魔穘笑嘻嘻的出現在了儒商的對面。

蘇三卻不打理儒商的話,他盤膝坐下,渾然不擔心有人會對他出手一般的運氣了起來,不多時,頭頂上就已經是紫氣繚繞,李康一個翻身落在了他的身後,周身的金光緩慢的被收攏了起來,靜靜的站着,直到蘇三睜開眼睛的時候,才低聲的埋怨到,

“你這是做什麼?我們是來求醫的,不是來殺人的,雖然路上商量是打過去了,可是,也沒必要做成這樣子吧。”

儒商冷笑不語的看着兩人,魔穘倒是好奇的繞着暈迷的心玄轉啊轉,笑嘻嘻的拿手指頭捅了捅他,順手沾了沾一滴他的血液放在嘴巴里咂了咂,笑嘻嘻的說到,

“儒二哥哥,這小子的血還蠻好吃的呢。可惜是妖姐姐的門下,妖姐姐最護短了,不然我就把他吃了。”

儒商瞪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喝到,

“坤位鬼醫道的人,給我過來一個。”

“讓我看看,可以麼?”森林後面,一個聲音遙遙的透空傳了過來,彷彿虛無一般,儒商的眉頭一挑,一個黃色的身影雙手合十走了出來,身後,一襲白衣勁裝,扎着馬尾辮的石康靜子看也不看邊上的人,徑自的跟着摩羅漫步走了上去,

“鬼佛道?”

“正是。”摩羅唱了一個喏,微微躬身到,

“師叔想必已經忘記了我了,當年師父神遊印度,分出一縷靈識寄居在我的身上,恰讓我被選爲摩羅轉世……”

摩羅還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儒商手一揮,淡淡的說到,

“毋須廢話,你是那個什麼印度的王子罷了,想必身上應該有靈藥的吧,鬼佛一道的靈藥向來不遜於鬼靈道,如此甚好,你且過來看看你心玄師叔。”

摩羅應了一聲,儒商的目光落在了石康靜子的身上,他眉頭又是一挑,

“你又是哪一道的?鬼佛門下?鬼佛道的,可不會那些吸鬼的法門,是了,你是鬼宗道的!”

“是!鬼宗道下次道鬼馭道下支道陰陽門石康靜子見過師叔。”

石康靜子清朗的應了一聲,便束手站在了血海的邊上,摩羅漫步踏着血海而過,魔穘一擡頭,見到摩羅的時候,卻是一個翻身,就哇哇叫的大喊着逃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