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他還把手上的紅線遞給我看,看着我吃驚的表情,他顯得十分的得意,我震驚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說,剛纔是你拉的紅線?但是你爲什麼要佔季蘊的身體,你趕快給我說,別轉移話題。

我掐着他的脖子,雙眼噴火,這司雪刃總是有讓我抓狂的本領。

司雪刃感覺扳開我的手,反手就推了我一把,這一下推得我一個踉蹌,差點就摔倒在地,還好有一雙手環過我的腰將我緊緊的摟在了懷裏。

我驚訝的擡頭,映入眼簾的卻是季蘊那張英俊的臉,他此刻緊緊的抿着脣,雙眸瞪圓,憋出幾個字。

你究竟要幹什麼?爲什麼佔我的身體?

他雙眸彷彿要噴出一團火焰,周身散發着冰涼的氣息,方圓五米之內迅速凝結成小小的水珠懸浮在半空之中。

司雪刃卻是挑了挑眉頭,輕笑道,這是你的身體嗎?人走位置實,你都魂魄離體了,我爲什麼不能進來,你想做人,我當然也想了!

我真是被這個短命鬼的理論給氣死了,分明是佔了別人的身體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這鬼怎麼就那麼可惡呢。

我掙扎着上前又想去掐他的脖子,卻被季蘊一把拉住了,他沉聲道,有那麼多人的身體你不去佔,偏偏來佔我的軀殼,是不是太過分了。

司雪刃笑嘻嘻的看了季蘊一眼,一把從棺材板上面跳了下來,拍了拍手道,我喜歡,我樂意!

我明顯的看到了季蘊的眉頭跳了跳,臉上是即將爆發的怒氣,我心悸的退後一步,但是卻瞧到季蘊背後揹着的手,他的手在陰間的時候被歐陽彩虹咬了一口,還被那兩個鬼差的鐵鏈給抽了,現在恐怕是強撐。

我眼睛一酸,粗辱的抹了一把自己快要流出來的眼淚,將他拉了過來,低聲道,季蘊,那軀殼我們不要了,沒關係,沒有軀殼咱們再找,你趕緊,你趕緊吸我的血吧!你的身體撐不住了!

我一把撩開自己的衣袖,露出了白皙的手臂,季蘊寵溺的看了我一眼,伸手替我把衣服給扯了下去,搖頭道,沒事,不用擔心我,你剛剛去了陰間身體虛弱,我怎麼可以再吸你血的,這樣下去,你就真的沒有多久可活了……

司雪刃見我倆不理他了,嘴巴撇了撇,陰陽怪氣的接口,說,當然沒有幾年好活了,能活過今年就萬事大吉了,陰盛陽衰,精血還用來養鬼,這種人不死也是一個奇蹟。

季蘊落寞的低下了頭,居然沒有反駁,反而是我聽到這一席話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張口就罵,我活不活關你什麼事,你要這個身體你就拿去,不要再出現我們的面前了!

我哭着喊道,心裏的委屈頓時找到了發泄的出口,老媽的死,老爸的死,現在又得知自己的死,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裝做毫不在意的堅持下去,說到底我也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女人,我也向往浪漫的愛情,但是這愛情也要建立在我還有命活着的基礎上啊。

司雪刃看了我倆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開口道,算了,不玩了,身體換給你們了。

話音剛落蘇姚的身體就往後一倒直直的摔落在地上,而司雪刃的鬼魂也不見了,空氣中傳來他戲謔的笑聲,道,你們一點也不好玩,小丫頭,哈哈,我走了。

蘇姚的軀殼躺在地上半天都沒有動靜,我試探的走過去看了看,問,他真的走了嗎?

卻被季蘊一把拉住,他蒼白着一張俊臉,道,他已經走了,你扶着我。

我趕緊的點了點頭將季蘊扶了過去,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後緩緩的躺入了蘇姚的身體,可是許久都沒有再醒過來。

我將他搬到椅子上坐着,然後又去給一直被捆着的童珂鬆綁,他委屈道,你們只顧着聊天,我都快被捆了一個小時了。

我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童珂才慢吞吞的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我。

原來我們的魂魄剛剛進入陰間那司雪刃居然就跑到宅子裏面來搗亂,不但將童珂給捆了,還亂玩我們繫着的紅線,只不過他還知道往回扯,不然我和季蘊現在估計都回不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司雪刃似乎並沒想過傷害我們,除了惡趣味一些,也沒做什麼天理難容的事情。

我嘆了一口氣,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季蘊,疲憊的問道,那我奶奶呢?她有沒有被驚醒。

童珂揉着自己痠痛的手臂,道,應該沒有吧,我也沒有看到你奶奶出來。

哎,老爸的死訊對奶奶的打擊不必我小,看着空蕩蕩的大廳,我第一次生出了厭惡自己的想法,難道真的像奶奶說的,我會剋死我身邊的所有人嗎?我一直認爲是季蘊連累了我,可事實上並不是,他每次都救我於危難之中。

反而是我害得他一次又一次的受傷。我蹲下身抱着自己的雙腿,將眼睛抵在膝蓋上,眼淚不知不覺的就流了出來,爲什麼一切會變成這樣,爺爺的死因我沒有弄明白,老媽老爸的死我也不知道,我口口聲聲說要調查真相。

可事實上我根本什麼也沒有調查出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真的就是江千舟嗎?我突然擡頭,擦乾了自己的眼淚,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懦弱的哭泣,我一定要查明事情的真相。

童珂見我苦得厲害,不用問也知道我是失敗了,他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去照顧季蘊,話說他已經附身好長的時間了怎麼還沒有醒過來,我着急的上前拍着他蒼白的臉,入手冰涼一片,沒有絲毫的溫度。

童珂看了看道,他的魂魄太虛弱了,一時半會沒辦法恢復過來,讓他在身體裏面休息一會吧,你用凡人的身體下了一趟陰間,身體大損,還是不要操勞過度,趕快去休息,我照顧季蘊就行了。

我想了想還是隻能這樣了,本來是想喂一點我的血給季蘊的,可是還沒撩開手腕的衣服,我眼前就黑了一下,要不是童珂順手扶過我,恐怕是要自己栽倒了。

童珂皺着眉頭,嚴肅道,你現在身體非常虛弱,不要幹傻事,他現在不需要你的血也能恢復的,趕快去休息吧,除非你想現在就死掉。

我虛弱的看了一眼冷着臉的童珂,勉強的笑了笑,不捨的看了一眼閉着眼睛躺在椅子上的季蘊,還是決定去休息一下。

我現在不能倒下,我還沒有查清楚殺害我一家人的真兇,我不能就這樣倒下去,不管是江千舟還是江家,既然敢殺害我的家人,我許願到死也不會放過他們!

我用力的用手指掐了掐自己手心裏面的肉,努力的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倒下。

本來想直接回房間,卻在路過奶奶的房間時停住了腳步,因爲屋子裏面燃燒着一抹亮光,裏面傳來一陣壓抑的哭泣聲,我以爲是奶奶傷心過度,本來不想打擾她,卻詭異的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有不少的煙霧從奶奶的房間裏面飄了出來,我猛得一咳嗽,嗆得滿臉的淚水,我頓時僵硬着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緊閉的房門。

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了過去,想用力推開那扇木門,卻發現門被反鎖住了,裏面的火光越來越亮,許許多多的煙霧已經從裏面飄了出來。

我驚恐的喊道,奶奶,奶奶,你在屋子裏面嗎? 穿越獸世:一曲撩人,絕代俏甜心 你趕快出來啊,裏面是不是着火了,你快點出來!

可是屋子裏面只有壓抑的哭聲,奶奶根本就不回答我的話! 我慌張的拍打着木門,怎麼辦?怎麼辦?奶奶可千萬不能出事啊,她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如果她也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也顧不得其他,明明身體裏已經沒有了力氣,卻仍然咬着牙,往那木門上撞去,每撞一次我都感覺到自己右邊的手臂在不停的抽痛,但是我不管,我一定要救出奶奶。

可是撞了半天卻沒有反應,而裏面已經完全燃燒了起來,因爲我可以感覺到木門都在發燙,這是老式的宅子,大多數都是用木頭修建的,所以燒起來的速度比一般的要快,雖然家裏沒有電器不會發生爆炸,但是奶奶年紀那麼大,很有可能會被濃煙薰到!

可能是聲音太大,明明在大廳照顧季蘊的童珂居然也聽到聲音趕了過來,他見我在撞門,十分的不解。

我看到他傻愣愣的站在一旁,頓時紅着眼睛着急的吼道,別站着了,快來和我一起撞門,奶奶房間裏面着火了。

估計是看到裏面的火光和不停冒出的煙霧,童珂臉色一白,也着急了,大步跨來跟着我一起撞門,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和他倆的分量太輕了,那扇本來就不怎麼結實的木門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氣的在原地跺了跺腳,惱怒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卻突然撇到了一旁的木窗,前邊就說了,我家老宅是有點古代大宅院的那種四合院造型,所以木窗上雖然是玻璃但是也用了幾十年了,我低頭找了一圈發現院子裏邊有一個花盆,當即抱起花盆就往那木窗上的玻璃砸了下去。

這一砸果然就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我一喜,也顧不得上面的碎玻璃,趕緊蹬腿就爬了上去,可是我剛剛爬上去,窗子裏面就躥出一條火龍,熊熊火焰快速的燃燒掉木窗,恍惚之間,我彷彿看到了奶奶站在屋子裏面對着我微笑,要不是一旁的童珂發現不對勁把我拉下來,我的臉恐怕都要被那火焰給燒焦了,我心有餘悸的看着那窗戶。

手卻死勁的扒拉着窗戶,痛苦的喊道,奶奶,奶奶你快出來啊,奶奶……

童珂卻一把拉過了我,對着我特別兇的吼道,你瘋了嗎?裏面已經完全燒起來了!你別衝動!你奶奶她沒救了,你不能把自己的命也搭進去啊!

我拼命的搖頭,眼睛酸澀,道,我奶奶在裏面啊,我要救她啊,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剛剛看到她還沒有死,我要去救她。

這時火勢蔓延,奶奶的屋子被整個籠罩在火焰之中,這下子真的沒救了,我手無力的垂下,看着那火光,眼淚一滴又一滴的掉落下來。

今晚的風又出奇的大,很快連着老宅所有的屋子都被沾上了火苗,童珂見火勢太大,於是咬了咬牙,彎腰就將我扛了起來,直接跑出了院子,一邊大喊着火了!

附近的村民聽到呼喊,通通開門出來查看,發現我家着火,都穿上衣服提着自家的水桶就趕來救火,童珂則是着急的摸出手機撥打119,我盯着那火勢沖天的老宅。

突然想起了什麼,於是轉身問童珂,你既然出來了,那季蘊呢? 寵妻撩人:緋聞總裁你別鬧 他不是在大廳嗎?

童珂愣在原地,臉色蒼白,道,季蘊,季蘊還躺在大廳裏!

什麼!我聽完這句話,身體直接就踉蹌了一下,根本顧不得火勢滔天,直直的衝入了還沒有完全燃燒起來的大廳,剛剛衝進大廳一大塊燃燒的木板就直直的掉了下來,剛好砸到了我本來就受傷的腳,我痛苦的悶哼一聲。

顧不得查看腳上的傷勢,推開木板就往大廳看去,可是大廳裏面已經完全被火光籠罩,而之前季蘊所躺的那個地方,已經被被頂上掉落下來的木板給埋在了裏面。

我心裏一空,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全都離我而去,現在季蘊也要理我而去嗎?我難道真的是奶奶所說的天煞孤星嗎?每一個接近我的人全都會出事死掉。

我朗朗蹌蹌的跑了過去,根本顧不得木塊上還燃燒着火焰,直接用手一塊又一快的搬起來,火焰燒的我手上全是水泡,我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

我麻木的重複着自己的動作,手卻突然被人抓住,我以爲是季蘊,欣喜的回頭,卻沒有想到是跟着我跑進來的童珂。他用衣袖捂着自己的鼻子,對我罵道,別找了,趕快出去,這個屋子馬上就要塌下來了,季蘊不會有事的,他是鬼,火對他沒有用的,難道他還能再死一次嗎?

對,季蘊應該沒事的,他是一個鬼魂而已,他早就死了。童珂彎着腰不停的咳嗽,拉着我就跑出這個大廳,可是我的全身力氣在剛剛已經全部用光了。此刻竟然癱軟的沒有一點的力氣,還是童珂將我扛了出來。

結果我們兩人前腳剛剛踏出來,整個大廳就砰然坍塌,我回頭望了望被火焰吞沒的大廳,那裏面不但有季蘊還有我老爸的屍體。

跑出整個院子的時候,老宅已經全部被火勢蔓延,可是奇怪的只有我們這一家燒起來,熊熊大火將這上百年的老宅燒得一乾二淨。

它也帶走了我所有的親人,童珂將我放在地上,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這一幕,捂着自己的嘴巴,許久都發不出聲音,眼睛很痛,可是卻流不出一滴的眼淚,因爲我的眼淚在今天已經被流乾了。

在今天,我所擁有的一切都燃爲灰燼,我的親人們全部都離我而去,只剩下我孤獨的留在在這個世上。

119姍姍來遲,而我家已經徹底沒救了,我蹲痛苦的蹲在地上,用手扣着自己的頭皮,童珂在一旁沉默陪着我。

許久我才道,你看到季蘊了嗎?

童珂搖了搖頭,沒有……

呵呵,我差點一下子就栽倒了下去,看着對面的火光,突然產生了無力感,上天爲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附近有村民在嘈雜的說道,怎麼就楊家老宅燒起來了啊?太奇怪了,隔壁老李家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才過了多久,整個老宅居然會燒得那麼快。

另一個村民也嘆着起說,哎,楊家老太太沒逃出來,還好孫女逃出來了,這火來得太邪門了。

村民也不避及我在旁邊,旁若無人的說着,我捂着耳朵,痛苦的捲縮着身體。

童珂在一旁惱了,吼道,你們少說幾句行不行,沒有燒到你們家房子,所以都幸災樂禍嗎?

他這話說得有點狠,一時之間周圍的人都不在說話了,個個提着水桶繼續撲火,怕火勢繼續蔓延。

我這人不得不說越是傷心難過的時候我越能發現不對勁,沒錯,奶奶的房間爲什麼會突然燒起來,我一開始以爲是奶奶因爲老爸的死傷心過度,所以才點火自焚,但是現在想起來好像不對勁,奶奶不是這樣的人。

她一直都是女強人的類型,她肯定知道如果她屋子燒起來,很有可能連着我們待在宅子裏面的所有人都會被燒死在裏面,雖然奶奶對我不怎麼親熱,但是她絕對不會不考慮我的。

而且這火勢蔓延得太快了。爲什麼只有我家的屋子燒起來了,隔壁鄰居家的土牆分明靠在我家老宅邊上居然也沒有燒到。

我直愣愣的站起身,也不理一旁的童珂,踮着腳一瘸一拐的往宅子的方向走去,周圍的人自動給我讓出了一條路。

我鼻子抽了抽,突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沒錯,這個味道……是汽油!我太瞭解了,有人在我家老宅上撒了汽油,所以火勢會燒得那麼快,那麼奶奶也不是自焚,而是被人殺害了!

想到這裏,我的心像被一刀刀刺穿再切開那樣疼,手指甲也因用力過度摳的掌心血肉翻卷。看着熊熊燃燒的大火,我心中的恨意也到了極致。究竟是誰,是誰燒了我家,害死了我奶奶?害得我家破人亡!無論怎樣我一定要找到兇手,用同樣的手段報復他,讓他知道這種痛苦。

就在這時我忽然看到一個黑影從大火中跑過,我的眼睛瞬間紅了起來,這人一定就是兇手!我顧不得自己的腳傷,跟着那黑影逃跑的方向追去。 今天被告知要上架了,小年十分的捨不得,猛鬼先森寫到現在已經快要二十萬字了,網站規定的是八萬字就可以上架,但是小年拒絕了,我是一個寫手,也是一名讀者,我知道大家是真心喜歡我的文才來看的,所以我儘量把最好的故事帶給你們。也希望可以讓大家免費的閱讀,所以一直拖到了二十萬字,但如今還是要上架了。

這都有沒辦法!網站要運營,小年也需要吃飯,在沒上架之前,小年只能拿着微薄的工資,飯都吃不起,只有上架,小年纔能有一點收入,但是這收入都十分的微薄,我知道很多人可能會因爲那每章幾分錢離小年而去,但是小年都能夠理解你們,看書的很多都是學生黨,也有已經工作了的朋友們。

如果你們真的離我而去,小年不會怪你們,畢竟能夠遇見你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你們曾經支持過我,喜愛我的文,要不是我寫的故事打動了你們,你們不會一直的支持我。

我是一名網絡寫手,大家可能不太理解這個詞,據統計從事這個職業的人有兩百多萬,但是卻只有1%的人能夠月收入過萬,10%的人有稿費但是都不超過兩千元。

說實話,一千多塊錢現在外面當個服務員也不止這一點錢,而我們寫手卻拿着最微薄的工資,自己都養不起,每天坐在電腦前日以繼夜的碼字,更新,付出和回報得不到正比例。

我們這個職業會遭受到太多的白眼,別人的不理解,別人的冷嘲熱諷,說實話小年的學歷並不高,今年也才十九歲而已,大家覺得我年紀小,學別人當什麼作家,親戚看不起我,父母不不理解我,朋友說我不務正業。

我每天都忍受在這樣或者那樣的狀況之中,昨天晚上小年更新晚了,其實並不是我沒有靈感,而是被父母指着鼻子罵了一頓,因爲我選擇的這個職業不是他們心目中所想象的那樣,所以他們總是有事無事的和我吵架,罵我不爭氣。

說我給他們丟臉了,讓他們在別人面前擡不起頭,我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人,我家裏也不富裕,戲劇化的是,我家裏的情況和小說裏面寫的女主家庭完全相反。

我家裏是我爸爸最不待見我,我媽最疼我,我有一個弟弟,我父母重男輕女的思想特別嚴重,所以可以想象我在家裏的日子過得有多糟糕。

但是我依舊在咬牙堅持,我喜歡寫小說,我喜歡寫一個故事,編織一個夢,給我一臺電腦,一雙手,我就能寫出一個個跳動的文字。

但是說實話這一行!真的付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我20歲不到,就感覺自己身體不行了。首先是勁椎時常痛得厲害,而且面對電腦太久了!對眼睛!和身體還有輻射影響是巨大的!其實我也想不寫了!但是我看見我寫出來的故事居然還有那麼多人支持我!你又讓我如何放棄?

可能你們覺得寫文很容易,每天催更催得不亦樂乎,但是我想告訴你們的是,我一個小時才一千多字,每天最少六千多字,要花六個多小時才能碼一天的更新,如果你們還是不能體會,那就設想一下你們的作文吧,寫一篇作文還要600字,600字的作文相信你們每次都要寫一個小時,而每天樓主寫的都是600字作文的10倍6000字!還要寫的讓你們大家滿意還要邊構思邊寫,你們覺得容易嗎?

有的人可能會說!寫小說還收錢!簡直太庸俗了,侮辱了文學!如果收錢的話我就棄文!我不看了,我就是那麼拽,那麼任性!我要人有一個,要錢沒有!

而小年卻想說的是!如果我有穩定的工資,我不求多少,只要給我兩千塊錢能夠養活我,我都可以免費寫給你們看,關鍵是作者連飯都沒有吃的!我也想要買新衣服,我也想吃一頓好的午餐,我也希望生病了有錢可以治病。

你們知道當我寫文發高燒四十度的時候一個人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的落寞感覺嗎?我爬都爬不起來,給別人打電話的力氣都沒有,我說我想去看病,但是一摸兜裏面,沒有錢?沒錢怎麼看病啊。

看一章花不到多少錢,只要幾分錢,相信大家都能夠拿得出來,大家都是喜歡這個文才一直看的,所以花個幾毛錢支持一下小年可以嗎?我真的不想有一天自己躺在牀上發高燒,卻沒有錢治病的感覺了。

如果真的那樣我不知道我該不該繼續堅持我的夢想,我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寫下去,掙着根本就養不活我的稿費。

我每天在羣裏面問大家要打賞的原因也是這樣,之前的二十萬字沒有上架,小年根本就沒有一分錢,所以我才厚着臉皮問你們要打賞,你們每個人給我一塊錢兩塊錢的打賞都能支持我完成這個夢想。

所以這裏這本書真心需要你們的支持和陪伴!你一個月10塊錢,輕輕鬆鬆幫這本書看完,無法就是一包煙錢,兩瓶水錢,夏天買個冰激凌都不止10塊錢。

第二:如何充值?

原創書殿只要用qq號登陸就可以了!充值的話!可以用網銀!財付通!支付寶!衝都可以,很方便!一塊錢等於100個原創幣。

【接下來就是短信充值】小年在這裏強烈建議!!!大家不要用短信充值,因爲可能你衝十塊錢,但是才400個原創幣,如果你用支付寶充值二十塊的話,就是到賬2000個原創幣,可以看兩個月了!但是手機短信就只能看幾章就沒有了!

沒有支付寶的可以用充值卡,手機充值卡!移動?聯動電線?都可以!而且也很划算!只要是超市,報刊都能買的到,

還有就是,盛大一卡通!駿網卡,搜狐卡!網易卡!這種網吧一般都買得到,10塊錢一張。

最後真心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這麼久來的支持!感謝有你們的陪伴讓樓主走到這裏,但是我更希望有你們的陪伴讓樓主走到最後!

最後不懂的可以私聊小年的qq1099705680,只要你們的支持!小年就會努力寫個精彩的文給大家!

小年曾經發起一個活動,就是上架當天,憑着訂閱截圖就可以領養劇中主角。小年曾經發起一個活動,就是上架當天,憑着訂閱截圖就可以領養劇中主角。

上架當天私聊小年給出訂閱截圖,第一名可以領養以下任意角色。

第一名:毒舌餓鬼-【季蘊】

第二名:固執帝-【許願】

第三名:寧鮮肉-【寧祁】

第四名:江二少-【江千帆】

第五名:假大師-【童珂】

第六名:天才短命鬼-【司雪刃】

下面是配角領養名單,排名不分先後,想領養那個角色都可以。

小boss-江千舟

白蓮女-溫蓮花心男-葉秋碩

剝皮女-歐陽彩虹傲嬌女-駱思純嘻哈男-楊楊

美豔女屍-江挽晴

許願她爸-楊順利

泰國法師-格拉

猥瑣胖子-五鬼

小年能想到過出場的角色只有這麼多了,後面還有很多角色沒有出場,後來的讀者

們可以自己添加龍套角色。

編輯-姓名-角色職業-年齡就行了,小年會選出合適的角色加入以後的情節中去。 此刻我忽略了腳上的傷口,雙腿就像是上了馬達一樣,一個勁的狂奔,夜晚的冷風颳在我的臉上十分的疼,但是我卻不顧這些,我的眼底只有那奔跑着的黑影。

心裏想着,我一定要抓住他,這個放火賊!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許願今天非得抓住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滿肚子的怒火,一直拼命的追着他。

那個黑影似乎發現我在追他,居然跑得更快了,由於老家都是山路所以地面凹凸不平,跑起步來十分的吃虧,所以這個人居然調轉了方向往山上跑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