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劉浩是不想和劉建生說話的,不過人家畢竟是一名主任,所以想了想繼續開口道:“一會要做一臺微創的迴腸腫瘤的切除手術!”

在聽道劉浩的話後,那個劉建生的眼神立馬變了下,隨後便尷尬的笑道:“我說劉浩,李主任不在,你一人就敢做這個手術?”

聽到這樣的話語,劉浩笑着開口:“對了,劉主任,我在肝膽外科時,好像什麼手術都沒有接觸過,但李主任卻依然這麼相信我能做浩這臺手術,所以我就這麼的過來了。”說完後,劉浩就笑着走出了換衣室。

而劉建生自然聽得出來劉浩的話裏意思,那就是:“你不是不要我,沒關係,有人要我!”

被眼前這個曾經在肝膽外科猶如空氣一樣的小醫生給譏諷的雙眼冒起了火,劉建生簡直要被氣炸了,最後轉頭看着身後的徐明一臉陰沉着問道:“徐明,上次我帶你做的那臺微創的闌尾切除手術,你學的怎麼樣了?”

徐明看了一眼滿臉欲要吃人的劉建生,徐明將本要說出的馬馬馬虎虎,立馬改成了:“我已經學會了!”

聽到徐明的話後,劉建生立馬點頭:“很好,既然這樣,下午的這臺手術,就交給你了。”

徐明在聽到劉建生的話後,立馬臉色就變了:“那個,老師,今天下午做的不是膽囊切除手術嗎?可上次您教我的是闌尾的切除手術啊?這手術不是一樣的啊?”

教父的榮耀 ,所以在聽到徐明的話後,劉建生也就立馬的怒了:“你是不是有點傻了?還是你的眼睛瞎了?你難道沒有看到一個比你小三歲的本科生都快騎在你在你這個研究生的頭上拉屎了,你還在這裏給我墨跡的找理由,混日子。今天的這臺手術你必須給我做下來,若是做不了的話,你這個月的獎金一分錢也別想給我拿!”

徐明一聽立馬的傻了,這個月的工資,下週就要開始發了,可一聽,若是這個手術做不下來,獎金就立馬沒了,徐明立馬點頭:“好的,主任,我這就做!”

現在的劉浩可是從裏到外的舒暢,本來面對以前的上司,劉浩還是打算要一臉恭敬的與之交談呢,可沒想到身爲主任的劉建生率先給自己難堪,那自己還對他恭敬個屁啊,所以,想都沒想,立馬就還擊了回去!

“劉主任,你是永遠都不會想不到我已經喲了超級神醫系統,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劉浩了!”

內心大笑着的劉浩,大步的來到了洗手池的地方,按照起步洗手法一連洗了三次,三次下來後,劉浩的腦海裏也響起了超級神醫系統的聲音:“恭喜宿主,獨立完成了七步洗手法!增加3個積分,總積分爲11個積分!”

“醫學洗手分之之七步洗手法熟練度爲大師級別(85/90)!”

聽到自己有了11個總積分,劉浩的內心就是萬分的踏實,看來一切的發展都是在跟進自己的計劃而進行着。

劉浩洗完手啊,就自己先進入了手術間,開始整理起今日手術所需要的微創手術的工具。

待準備的差不多了後,劉浩就將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給叫了出來:“超級神醫系統完美啓動!”


劉浩待看到雙眼前的光幕出現後,劉浩就接着下達了下一步的指令:“給我查詢微創迴腸瘤的相關信息的切除手術!”

超級神醫系統也立馬開始了工作,很快的相關信息就出現在了光幕上。

劉浩一邊悠閒的整理着東西,一邊聽着超級神醫系統的聲音。

“是否開啓超級神醫系統的輔助醫療功能,需要扣除12個積分!”

正在悠閒的整理微創工具的劉浩在聽到超級神醫 系統的聲音後,立馬楞了,“什麼!12個積分!玩呢?”這尼瑪的玩的是什麼鬼?現在我只有11個積分,這還怎麼操作!

而且根據超級神醫系統所說的這個12個積分看來,這個手術可不是一般的難了!看樣子要比以前的手術要難上很多! 嬌妻呆萌,總裁大人甩不掉 ,這可怎麼辦?

此刻,劉浩已經開始出了冷汗了,方纔他還因爲自己懟了劉建生主任而感到心情舒暢,此刻卻感覺像吃了蒼蠅似的那般的難受。

此刻,劉浩想讓時間停止下來,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李夢晨和孫曉潔已經洗完了手開始來到自己的位置爲手術做起了準備。

孫曉潔與先前一樣也開始熟練的剪起了紗布,而李夢晨也來到了第一助手的位置等待着手術的開始。

過了一會兒後,孫曉潔已經將剪好的紗布都浸泡在了碘伏裏了,而劉浩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而站在劉浩對面的李夢晨也看到了劉浩的異樣,於是開口道:“喂,劉浩,你怎麼了?傻站着做什麼呢?手術該開始了!”

聽到李夢晨在喊自己,劉浩全身一個顫抖,然後看着李夢晨有些結巴的說道:“夢,夢晨,這,這手術,我,我做不下來!”

劉浩的聲音很小,但站在劉浩對面的李夢晨卻聽得清清楚楚,“劉浩,你瘋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現在手術都要開始了,你卻說你做不下來?”

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劉浩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可自己沒有超級神醫系統真的是做不下來啊。

李夢晨看着劉浩還是站在那裏不動,再次開口:“劉浩能不能別愣着了?現在曉潔都已經將紗布弄好了,趕緊的吧?不然的話都要放幹了!”


雖然劉浩的聲音很小,但李夢晨說話的聲音可不小,聽到李夢晨的聲音,孫曉潔也意識到了劉浩有些不對勁,忙端着那浸泡好的紗布走了過來,然後開口道:“劉醫生,手術是不是要開始了,若在不開始的話,那這些紗布可都要放幹了。”

看着孫曉潔端來的那無菌盤上的浸泡着碘伏的紗布,此刻的劉浩卻沒有勇氣去接,此刻的時間也在分秒的流逝着,李夢晨要叫了劉浩兩聲,但劉浩卻依然沒有動靜。

李夢晨這次真的急了:“告訴我,劉浩,你到底想要作甚麼?”此刻的李夢晨都想拿起手術刀自己來做了,但她是真的不會,此刻急的都快流淚了。

劉浩聽到李夢晨的話,再次小聲的說:“夢晨,我,我沒有那個東西,真的,真的做不來?”

聽得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急了:“東西?什麼東西?你能不能別鬧了?說真的劉浩,這不好玩?真的不好玩?你沒看到嗎?現在病人都在這裏躺着,你卻說沒有那個東西做不了?你說你還是一個醫生嗎?你還配穿那白大褂兒嗎?”說完,這句話後,李夢晨就將手裏的手術刀給扔到了無菌盤裏,拉着孫曉潔就走:“走,曉潔,跟我一起去找李主任去,真是奇了怪了,來醫院一年了,還沒有聽李主任說過做個手術還需要什麼東西的,純屬扯淡!”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李夢晨的最後一句話將還在發楞的劉浩給驚醒了過來!猛地顫抖了一下:“夢晨說的沒錯,李自強主任做手術可都是沒有靠什麼超級神醫系統的,但他卻是一直在做着微創手術啊,而且還沒有人教他,但他卻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了下來,而且現在李自強主任的身體也是越來越差,如果讓李自強主任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用心培養的人卻是自己現在的這個廢物的樣子的話,那他的心該有多痛?”

想到這裏,劉浩的雙眼一眯,然後雙手緊握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笑着道:“你們倆給我回來,你看看你們倆,開個玩笑,都被開成這樣子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停下了腳步,然後回身看着劉浩,盯了半天,一臉的疑問:“你說你方纔是開玩笑?” 李夢晨拉着孫曉潔正走着的時候,聽到了劉浩的聲音,然後回頭一臉的疑惑看了會兒劉浩,開口道:“你說你方纔的話是在開玩笑嗎?”

看着李夢晨的樣子,劉浩抖了下肩,然後攤手:“不然呢?這一個星期咱們可都是在這種緊張的狀態下走過來的,今日是最後一臺了我這不是爲了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所以纔想了這麼一個辦法嗎?”

沒錯,剛纔那劉浩的獨特的逼真演技確實將李夢晨和孫曉潔給騙了,也讓她們信以爲真,在聽得劉浩的話後,那孫曉潔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而李夢晨卻是直接的開口懟起了劉浩:“緩解氣氛?緩解你個大頭鬼啊?你可是手術室啊,劉浩,咱能不能別開這種無聊的玩笑?誰信?”

劉浩開口笑道:“呵呵,這不是你們倆個都信了嗎?是不是很驚喜啊,哈哈哈!”

李夢晨白了劉浩一眼:“驚喜你個頭啊,趕緊手術吧!”

劉浩也忙點頭:“好的,馬上開始!”

雖然現在劉浩表面是那般的輕鬆,但內心也是緊張的要死,不過劉浩也知道,不管怎樣,眼前的這臺手術是必須要進行下去的。

現在超級神醫系統的光幕還是在眼前散發着光芒,接下來,劉浩就要通過自己在辦公室不斷模擬手術的經驗及光幕上所提示的信息來完成這臺手術了。

手術現在開始了。

當李夢晨和孫曉潔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後,劉浩開口伸手:“夢晨,來給我一把新的手術刀!”

雖然李夢晨此刻還在生氣,但她也知道,現在的手術已經開始了,在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快速的遞過去了一把新的手術刀!

接過手術刀的劉浩,心裏默唸着超級神醫系統的所提示的步驟開始進行操作!

“接下來,開始第一步,在病人的右下腹處開三個小口,然後安置上套管穿刺器。”

這次沒有了超級神醫系統的光束提醒,所以,劉浩只能靠自己的經驗開始確定病人腹部的切開傷口的地方了。

劉浩心道:“現在微創的手術傷口都是呈三角形的,現在是在病人右下腹開口,那麼根據病人迴腸的位置,只要這三個點形成三角形包裹住病人的迴腸就可以了。”

想到這裏,劉浩便很快的在病人的腹部上找到了迴腸的位置,隨後劉浩就拿着手中刀在病人的右下腹先點了三個點,然後用手確定了一下位置,然後劉浩確定了自己所做的這三個點正好是以呈三角形覆蓋住了病人的迴腸位置,纔在這三個點上動起刀來。

劉浩的這三個傷口開好後,將手中的手術刀放下,然後拿起鐵架上的套管穿刺器將三個套管穿刺器一一的安置在了自己所定的那三個小傷口上。

做好了這一步後,劉浩看着光幕上的提示,在此在心裏默唸起了下一步:“將腹腔鏡通過套管穿刺器進入到病人的體內進行觀察,然後用電刀沿着病人腫塊的四周開始進行分離,若是有腫塊與膀胱粘連,就用加長的手術刀開始進行分離。”

想到這一步,劉浩也是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若是有超級神醫系統輔助的話,那至於這個腫塊與膀胱的粘連就會在手術前的掃描中提示出來了。”

現在已經沒有那個掃描的結果,那麼接下來的劉浩就要依照最原始的步驟開始一步一步的去做了,想到這裏,劉浩也不由的吐槽了一句:“在超級神醫系統裏,積分纔是大爺般的存在!宿主,什麼都不是!”

劉浩將取下來的腹腔鏡從第一個套管穿刺器內緩緩的伸入到了病人的體內,然後電子屏幕上此刻也顯示出了病人體內的情景了,接着,劉浩便雙眼不眨的看着那電子屏幕,而控制着腹腔鏡的手也在不斷的移動着。

就在腹腔鏡要接近病人迴腸的時候,劉浩的雙眼也開始不斷的睜大起來。

“沒想到,這腫塊還真與那膀胱連着呢!”通過電子屏幕,劉浩可以清楚的看到膀胱上黏連着好多個腫塊,見此,劉浩舒了一口氣,然後自我安慰:“沒事的,用加長的那個手術刀慢慢分離就可以了!”

想到這裏,劉浩就將手中的腹腔鏡給了李夢晨,然後轉身從一旁的鐵架上取過來一把長鑷子和一把加長的手術刀,然後雙手拿着,通過套管穿刺器就進入到了病人的體內。

其實,這臺手術難就難在將那些腫塊切下來的這一步,方纔,經過劉浩在電子屏幕上的觀察可以看到,病人的體內有一大塊的腫塊就粘連在那膀胱上,如果用那加長的手術刀就那麼想着一次性將那一大塊腫塊完全的切下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若真是那麼做的話,就會傷及到了病人的迴腸了。

殊不知,迴腸可不是膽囊和闌尾,說切下來就可以切下來的,所以在手術的過程中一定是要保持迴腸的完整性的。

若是劉浩真的將那麼一大塊腫塊給切下來的話,那劉浩也是不可能將其取出來的,因爲套管穿刺器的口也沒有那麼大。

劉浩想來想去就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分段,就是將那大塊腫塊切成一段一段的,然後在分步取出!

這麼做雖然可以,但也留下了另一個麻煩,那就是每次切開一段腫塊後,就會留下很多的污物,迴腸這裏用生理鹽水沖刷起來要比膽囊和闌尾困難的許多,可不能隨便亂切的。

劉浩想到這裏,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隨後看了一眼超級神醫系統上的光幕,那光幕上只有簡單的也是組基礎的步驟,至於詳細的信息,比如下一步該如何的切下腫塊,是根本沒有任何的分析的,看到這裏,劉浩心中罵了一句:“你個沒用的玩意兒!”

當劉浩罵完這一句話,突然想到了什麼,再次臉皮厚的開口道:“給我查一下微創手術中人體內的腫塊如何通過套管穿刺器取出來。”

超級神醫系統很快就查出了結果。

劉浩停下手中的動作,李夢晨看到後,以爲劉浩又怎麼了呢,忙開口道:“劉浩,你怎麼了?怎麼又楞起來了?”

劉浩聽到李夢晨的話後,開口道:“我想了個事情,夢晨,你在給我一把手術刀,常規用過的那個。”

聽到劉浩的話後,雖然李夢晨不知道劉浩要這種常規的手術刀做什麼,但她還是給劉浩準備出了一把新的手術刀,劉浩剛下手中的長鑷子和長的手術刀,然後接過了李夢晨自己組裝的那小手術刀,就在病人的右下腹開了一個小口,沒有停下動作,劉浩轉身就又在鐵架上取了一個套管穿刺器,然後將那套管穿刺器安裝在了方纔新開的小傷口上。

李夢晨看到劉浩的動作後也是有些驚奇,因爲她跟着劉浩做了幾臺手術下來都是開了三個孔的,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開了四個孔的手術了,不光是李夢晨第一次看到,就連劉浩也是第一次遇見到,若不是這是超級神醫系統給的自己的方案,劉浩也是不會這麼大膽的再開一個呢。

而面對李夢晨的疑惑,劉浩則是一臉淡定的道:“不要那麼稀奇,這麼再開一個,肯定是要有用的了。”

當劉浩安裝好這個套管穿刺器後,劉浩又取過一根引流管遞給了還一臉疑惑的李夢晨的手中,然後劉浩對着孫曉潔道:“曉潔,你來扶着這個腹腔鏡,夢晨你看着電子屏幕,一會兒我要把病人膀胱上的腫塊分四次切下來,當我每切一下塊腫塊的時候,旁邊都會留出一些污物,到時你就用手中的這根引流管將那些污物給吸出來,不過,在吸的過程中千萬不要讓引流管碰到那些腫塊,否則會引起腫塊亂動的,也就造成了迴腸的受損。明白了嗎?”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點了下頭,這下她也明白了劉浩開啓另一個傷口的原因了,原來是用來安裝這個引流管用的。

看到李夢晨點頭,劉浩繼續開口:“如需要開引流管,你直接和手術間的護士說就可以了,我要集中精力來切腫瘤!”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點了一下頭,“好的!”

看到李夢晨準備好了後,劉浩也就開始了自己的工作,只見劉浩重新拿起長鑷子和長手術刀,再次通過套管穿刺器進入到了病人的身體裏,而李夢晨也將手中的引流管介入到了那個新開的小傷口處。

此刻,沒有了超級神醫系統的提示,劉浩只能看着電子屏幕來進行一步一步的操作了,只見劉浩先用手中的長鑷子夾住了那腫塊的前部分,然後在用另一手的手術刀在那腫塊上比試了一下後,就開始用手術刀沿着腫塊和膀胱的黏連處輕輕的劃了起來。

很快的手中的手術刀劃過腫塊的四分之一後,就將手術刀從那黏連的地方拿了出來,隨後就將刀刃停在了腫塊上的前四分之一的地方,做完這一步後,劉浩說了一句:“夢晨,準備好了嗎?” 李夢晨在聽到劉浩的話後,點了下頭:“準備好了。”說完這句話後,李夢晨轉頭對着手術間的護士說了聲:“準備開啓引流管!”

手術間的護士在聽到李夢晨的話後,也開始做好了準備。

劉浩看到所有人都準備好了後,便控制着手中的手術刀輕輕的劃入到那腫塊裏面,然後接着就以豎着的方式這麼輕輕一劃,這塊腫塊的這個四分之一就被劉浩用另一手中的長鑷子給取了出來。

而李夢晨看到後,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只見將引流管對着那腫塊的切口處說了一句:“打開引流管!”


隨着李夢晨的聲音響起,李夢晨手足的引流管也猛一下震動了起來,而李夢晨的雙手則是緊緊的握住了那引流管的後端。

通過電子屏幕可以清楚的看到腫塊那些所流出的污物此刻正被引流管那強大的吸力給瞬間的吸走!

劉浩看到後,則是忙拿起手中的鑷子夾着那腫塊扔到了一旁的污物桶裏,然後再次將鑷子放進了病人的身體裏,夾住了即將要切下的第二段的腫塊!

當劉浩完美的將最後一塊切下來後,劉浩開口道:“夢晨,可以將引流管拔下來了。”

劉浩看着一旁污物桶裏的那四塊腫塊也是舒了一口氣,同時心裏也說道:“只有自己親身做了,才知道,原來這手術也沒有什麼難的,就這種程度的手術還要扣除12個積分,你這個破系統也真是太黑了!”

就在劉浩準備取下病人身上的套管穿刺器時,一直扶着腹腔鏡的孫曉潔看着電子屏幕突然開口:“劉醫生,你看那個東西怎麼一直在流血?”

聽到孫曉潔的話,劉浩也是一愣,隨後看向了電子屏幕:“是什麼東西在流血?”當劉浩看向電子屏幕上時,劉浩看到了病人的迴腸此刻正在緩緩的流血。

劉浩在認真看去,發現病人的迴腸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小切口,在細看之下,便看到有隱隱約約的血液正在逐漸的朝着迴腸壁上流動。

看到這一現象,劉浩開口:“給我腹腔鏡!”

劉浩接過孫曉潔手中的腹腔鏡後,便將視野拉近了一些,這下劉浩可以清楚的看到病人迴腸上有了一個手術刀的小切口,看到此情,劉浩也是無奈道:“真是越小心越出事情啊!”

而李夢晨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也一臉焦急的看向了劉浩:“劉浩,下面該怎麼辦?”

劉浩此刻並沒有多大的慌張,畢竟他在模擬這臺手術時,已經從超級神醫系統上看到過了,做這臺手術本就非常容易傷到迴腸的,現在既然已經傷到了,那接下來就通過超級神醫系統查詢一下,看看怎麼應對一下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