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道長醫術高明,相術神奇,不愧是得道高人,簡直就是神仙般的存在!

一時間,劉繼芬無比震撼也無比慶幸。

慶幸於機緣巧合,慶幸於兒子的好運。

只要自己好好拉攏道長,就一定能救回兒子!

那麼首先就不能隱瞞道長,否則必然為道長所不喜,乃至於揚長而去,放棄治療……

「道長,這是隱瞞了18年的不幸,在我說出來之前,懇請道長替我保密!」

「居士若有不便,則不提也罷;居士若不諱言,貧道守口如瓶。」

劉繼芬露出緬懷和氣憤的神色,把心底最深處的隱私,一五一十說出來。

原來,十八年前的劉繼芬,已經嫁作人婦,並且育有一子,生活十分美滿,幸福堪比王妃。

沒錯,就是王妃!

這是劉繼芬的自喻,以免隔牆有耳,東窗事發。

即便講故事的聲音很小,也不敢說自己的名字,而是託辭王妃。

隨後的故事中,王爺露出醜惡的嘴臉,為了一己之私,想把王妃送給皇帝享用。

王妃斷然拒絕,又心懷怨恨,自甘墮落,效仿書中的刀白鳳,把自己送給乞丐。

沒想到,乞丐一炮中的,王妃懷上了後來的段譽。

而王爺段正淳則是一無所知,以為段譽乃是自己的麒麟兒,渾然不知段延慶的存在。

這就解釋了李德剛與李德強血脈不同的疑問。

聽在黃真耳里,卻是摁下葫蘆浮起瓢,疑問消除了一個,又湧起另外的疑問,以至於念頭還是不通達。

「段延慶何在?呃,乞丐安在?」

「王妃不知道乞丐的名字,也不知道乞丐的下落!」

「哦?王妃從未尋過乞丐?」

「想當年,王妃生下王子,做完了月子,也曾找過乞丐,但他早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想找也找不到了!」

總算去掉一個疑問,也打消了一點好奇,李德剛原來是野種!嘿嘿……

黃真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王爺可曾再度逼迫?」

「王妃細胳膊細腿,擰不過王爺粗胳膊粗腿,又擔心王子安全,最終還是沉淪了!」

「王妃怨不怨,恨不恨,悔不悔?」

「王妃心中苦悶,很想洗心革面,卻奈何不了恐怖的王爺……」

撲撲撲……

水壺噴出蒸汽,頂起蓋子,傳來水沸的聲響,頓時打斷劉繼芬的故事。

劉繼芬摁下翻滾的情緒,拿出茶包,洗滌茶具,泡好茶水,以鑷子夾起茶杯,遞給道長:「請!」

整個泡茶過程中的動作,如同行雲流水,自然而嫻熟,令人賞心悅目,宛如最頂尖的茶道高手。

黃真接過小小的茶杯,吱溜一聲,咽了下去。

霎那間,口齒生津,沁人心脾。

緊接著,陣陣回甘,連綿不絕,經久不退。

這是一種極致的享受,其中的口腹之樂,乃是喝茶的最高境界。

黃真從來沒有享受過相同的體驗,即便這幾天一直在喝張文國標榜的好茶葉,但也只有極其短暫的回甘現象,根本無法與現在的情況相提並論。

意猶未盡,咂咂嘴唇,竟然又品出一縷清晰的甜味。

不僅回甘,還有回甜!

充分說明茶葉不簡單。

黃真怦然心動,脫口而出:「茶好!水更好!妙哉!」

「如果道長喜歡,稍後自有奉送!」

「卻之不恭,惟有受領!」黃真的語氣終於帶上了情緒,不再是剛才的雲淡風輕。

既然道長答應收下禮物,就意味著全力診治,頓時把劉繼芬高興壞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劉繼芬傾盡所有,展露茶道的高深本領,把道長侍候得舒舒服服。

等到一泡茶喝完,黃真裝作疲憊的模樣,立刻閉眼假寐,暗中打開天眼,仔細檢測。

只見經絡圖的周邊,霧氣繚繞,煙雲瀰漫,氤氳一片,全是清氣,幾乎看不到濁氣。

論清氣的數量總和,比家裡的那一餐羊肉還多。

區區七克茶葉,外加小半壺的坑澗水,卻超過九斤羊肉的效果。

難怪李德剛的身體素質那麼好!

即便是乞丐的野種也在坑澗水的滋養下,成為優秀的體育特長生!

如果能把坑澗水佔為己有,或者分潤一二,豈非……

等等!

還是先把清氣煉進經脈,看看最終的結果再說也不遲。

下一刻。

霧氣成片消失,煙雲徹底退散,全部被黃真煉成經脈中的霓虹燈。

但是……

霓虹燈的光芒轉瞬即逝,似乎從來就沒有出現過。

黃真嚇了一跳,急忙把目光探入經脈之中。

數以萬計的霓虹燈,悠悠蕩蕩,漂浮閃動,以極快的速度,劃過一條光的軌跡,撲向距離最近的經脈管壁,瞬間變成一塊泥土,溫養並強化經脈的管道和牆壁,甚至還剔除了牆壁中的一些雜質。

黃真頓時明悟,這是坑澗水蘊含的生機,疑似先天之氣,乃是鍊氣士最寶貴的資源。

足以說明坑澗水的珍貴。

卻被李家糟蹋了!

必須由自己煉化,才能發揮最大成效,否則就是天大的浪費!

為了驗證所思所想,黃真暫時按下心中的佔有慾,全力捕捉經脈中所剩不多的坑澗水光芒。

只見黃真的思維拉出一條線,瞬間貫穿第一點光芒,連通第二點光芒,撲向第三點光芒……

思維的速度有多快,捕捉光芒的速度就有多快,一條長長的光線很快串在一起,然後就再也找不到光芒了。

這是截留下來的極少數光芒,其餘光芒盡數投奔管道,成為牆壁的養分。

凡是被捕捉到的光芒,全部受到思維的約束,迅速聚成一團,沿著漫長的甬道一路狂奔,飛快衝進右手的勞宮穴。

轟隆隆……

勞宮穴傳出一陣響雷。

這是開竅的雷鳴,斬滅一切邪穢,沛然而不可御,瞬間轟開封閉的竅穴。

一股氣機井噴而出,化成涓涓細流,不斷灌溉手掌的平原。

須臾間,黃真就覺得右掌溫潤如玉,再也不用擔心氣溫變化而帶來的影響。

正所謂,冬暖夏涼,寒暑不侵。

如果按照原來的修鍊進度,就算每天消化再多的鵝蛋和雞蛋,也只能煉成一盞特殊的生機燈泡,那就需要九九八十一天的漫長時間才能蓄滿勞宮穴,才能氣機滿溢,衝出穴外,滋養經脈,強化血肉。

偏偏由於坑澗水的存在,大大縮減了修鍊時間,提前完成了勞宮穴的開竅工程。

這一刻,黃真的心中只有貪婪,只有強烈的佔有慾。

貪婪與道德無關,與良知無關。正所謂,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

所謂有德者,絕非純粹的道德高尚者。

首先是實力強大者,或者是勢力龐大者,其次才是道德底線的遵守者,絕不可能本末倒置,否則就要鬧笑話了。

換成任何一個鍊氣士,不管是誰擋住自己的成長之路,也會全力剔除障礙,一心佔有坑澗水。

而現在的黃真早就把自己當成鍊氣士的一員。

黃真念頭電閃,思考坑澗水妥當的奪取方法,卻始終找不到合法又合適的辦法。

直到他想起八卦陣的傳承。

——文王後天八卦陣:天地至理,巧奪天工。

黃真仔細梳理信息,很快就有了預案,甚至還想把「伏羲先天八卦陣」也弄出來……

咚咚咚……

門外傳來敲門聲。

也傳來李德強的詢問聲。

「道長,補品買來了,您需要現在就吃嗎?」







各位讀者君來點推薦和收藏,揖謝! 黃真不想搭理李德強,遂把目光瞥向劉繼芬,示意對方回話。

劉繼芬直接走向門口,打開房門,幫助兒子把大袋小袋的補品提進來,並且整理擺放。

不消片刻,在房間的地毯上擺滿了各種補品,少說也有三十幾種。

人蔘、鹿茸、燕窩、魚翅、靈芝、阿膠、鮑魚、甲魚、虎骨、熊膽、海參……

雪蛤油、高麗參、蜂王漿、紅景天、藏紅花、天麻麝香、冬蟲夏草……

簡直不要太豐富。

這本來就是黃真的目標,卻遠遠超過了預期,不管是種類還是數量都超過了。

但是……

這麼多補品,真的是李德強的心意嗎?

不!

這是陷阱!

想吃補品,這沒毛病。

想恢復氣血,這也沒毛病。

問題是,你敢吃多少?又能吃多少?

不怕虛不受補?不怕陽火過盛,不怕流鼻血而死掉?

你有顧忌,你不敢吃,又很想吃?這就對了嘛,我正好可以吊著你,把你玩在股掌間!

什麼藥王醫術,什麼古代秘傳,什麼古董寶貝,什麼文化瑰寶,通通給我交出來……

李德強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拿起一袋根須長長的人蔘,熱情介紹:「這是長白山的野生人蔘,年份超過十五年,恢復氣血的效果非常顯著,不如道長您先吃這一種?」

「人蔘補氣,正合其用。」

「那我先把人蔘洗乾淨了再切片,然後燉一鍋人蔘甲魚湯給您喝?」

「不必勞煩居士,貧道自有法度。」

吧嗒一聲,黃真雙腳落地,親自把人蔘洗乾淨,然後切成片狀,丟進滾燙的水壺。

不多時,便把參片泡軟了。

又拿來鑷子,夾起參片,送進嘴巴,嘎吱嘎吱咬起來,不僅咽下參汁,連殘渣也吞了下去。

時不時倒出水壺中的參湯,咕嚕一聲,喝上一杯,潤潤喉嚨,別提有多自在了。

吃完了人蔘,馬上吃高麗參;喝完了壺中的坑澗水,馬上喝桶中的坑澗水。

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