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老人方向盤打了一個1080度大轉彎,車子在雪路上來了一個180度大漂移,手法之熟練,技術之高超都讓東方小飛歎爲觀止。

老人伸伸舌頭,笑了笑,簡直就是一個老頑童。

車子很快駛出市區,繞了很多彎,終於在一處山腳下停了下來。

“在上面了。”老人指着一條崎嶇的滿是積雪的山路說道。

幾個人下了車,老人在前面帶路,儘管山路比較崎嶇,陡峭,但是在這位老人面前卻如履平地一般,反倒是東方小飛和張韻涵在後面跟的有些吃力,甚至張韻涵好幾次都差點跌倒。

走了大概十幾分鍾,前面崎嶇的山路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開闊的平地,遠遠的,東方小飛就看見一座茅草屋佇立在風雪之中。在茫茫的大雪中,那個格外的顯眼。

東方小飛揉揉眼睛,“這不是做夢吧?”這麼陡峭的山上居然有人居住?“

看了看張韻涵,臉上傳遞過來的,是同樣的神情。

”肯定是位世外高人,“東方小飛暗忖道。

“師父,師父,老人拍了拍茅草屋的房門喊道。

“誰啊,這麼晚了還不讓我清靜清靜啊。”說話間,一個白髯老者出現在門口。

“是小亮啊,你怎麼跑這來了?”老者笑呵呵的看着他口中說的這個六十歲的小亮。

“師父,我帶了兩個朋友來見您,您得幫幫他。”說完,老人指着旁邊的東方小飛和張韻涵。

白髯老者一眼就看到了身邊站着的東方小飛和張韻涵,眼睛一亮,“快跟我進屋聊,咱們就別站在門口了。”說完帶着東方小飛和張韻涵幾人進了屋子。

屋子裏擺設非常簡單,有幾個簡單的古老的書架,是用藤條編織而成的,上面有很多醫書,名字都很古怪。

再看看書架旁邊,則是一排藥匣子似的櫃子,當然櫃子也都是那種老式的。

東方小飛不禁奇怪,這些東西是怎麼搬上來的。

白髯老者看着東方小飛,不禁眉頭一皺。


“年輕人,你身子骨好差啊。”

"大師,還望您給指教一二。”東方小飛虔誠的看着白髯老者,說道。

“來來來,老夫給你把把脈。”說完,拉着東方小飛坐在一張木桌胖,拉過東方小飛的手,搭在東方小飛的脈上。

聽了一會兒,白髯老者緩緩擡起頭,看着東方小飛,好像看到一個怪物一般。


“大師,我怎麼了?”東方小飛問道。

“真是一個奇蹟啊,真是一個奇蹟,實不相瞞,你的體質天生有些虛弱,小時候是不是總體弱多病?"

東方小飛點點頭,自己有印象的還真是總願意生病。

“前段時間是不是得過一場大病?”白髯老者笑着說道。

東方小飛這纔想起夏語嫣那次,自己暈倒之後,醫生也告訴過自己,說自己身體特別虛弱。

“這就對了,從你的脈象來看,你體內至少有五種不同的真氣,這些真氣相生相剋,生生不息,只不過你根本無法駕馭這些真氣,我說的可是?"

東方小飛對白髯老者的敬佩更重了,這一直也是困然東方小飛的一個事情,每次跟心愛的女人做完之後,總是會有些“小東西”出來搗亂,自己一直不明白怎麼回事兒,原來是這樣啊。

“大師,不知道有什麼辦法沒有?”東方小飛焦急的問道,他這段時間的確感覺自己的身子越來越虛。

白髯老者搖搖頭,”其實家師在世的時候曾經告訴過我,這種體質乃是萬中無一的,只需要配幾味中藥就可以。”

“那大師快告訴我需要準備什麼啊?”東方小飛問道。

“你不知道,有幾個藥方已經失傳了,我這裏只有2個藥方。而且必須用一等的虎鞭做藥引纔可以。現在虎鞭基本上已經絕跡了。”白髯老者搖頭說道。

“那鹿鞭不行嗎?”說完東方小飛從包裹裏拿出這個鹿鞭。

可是當東方小飛拿出來之後,白髯老者的眼睛一下子瞪的錚亮。 “這就是你說的鹿鞭?”白髯老者看着東方小飛驚喜的問道。

東方小飛一臉的驚訝,”是啊大師,有什麼不對的嗎?”

“誰告訴你這是鹿鞭的?”

“一個特產行的老闆啊,他還準備拿3000塊錢買我的呢,我沒賣。”東方小飛說道。

“算你小子識相,你要是賣了,估計腸子都悔青了。”白髯老者笑着說道。


“這可是極品的虎鞭啊,就算放到幾十年前,都是難找的,何況現在呢。”白髯老者接着說道。

“什麼?虎鞭?”東方小飛驚訝的說道。

白髯老者笑着點點頭,你小子真有命,這藥引子是找到了,我這裏有兩劑藥方,你現在去把藥買回來。”說完,白髯老者從書架上的一本舊的有些泛黃的手抄本中,找出了兩劑藥方。

看到白髯老者寫的那兩個藥方東方小飛不禁一愣,怎麼跟自己手裏拿的這幾個藥方差不多啊。

“大師,你能幫我看看這兩個藥方是治療什麼的嗎?”東方小飛說完,從衣兜裏掏出了一張字條,上面清楚的寫着幾個中藥方子。

白髯老者一看到東方小飛字條上的藥方,頓時愣在那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字條上面寫的那兩個藥方。嘴裏不停的唸叨着。“天意啊!天意!”說的東方小飛幾人都不明白什麼意思。

過了好一會兒,白髯老者纔回過神來,“這藥方你是從哪裏弄來的?”

“實話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是有個女人給我朋友送的。”東方小飛實話實說。

“那支極品虎鞭呢?”

“也是那個女人給我朋友的。”

白髯老者面色冷峻,“如果我說的沒錯,你朋友應該嚴重缺乏男人能力,否則這些東西是用不到的。”

“您的意思是說……”

“他應該不是個正常男人。”白髯老者說道。

“如果他不是個正常男人,那麼先奸後殺的說法?還有死者身體裏面殘留的**……”東方小飛想到了很多。

“小夥子,老夫跟你也算有緣,今天老夫就給你配製幾幅中藥,你趕緊去把這幾樣藥給我抓來,其它的配藥我這裏都有。”

東方小飛自然是非常高興,今天也算是奇遇吧,如果沒遇到這位老者,自己還不清楚自己身體狀況呢。

等東方小飛從外面好不容易把那幾味中藥抓回來的時候,白髯老者已經把其他的藥都配好了。極品虎鞭被磨製成粉末,所有的藥都放在一個大罐子裏。把東方小飛抓回來的中藥經過稱重、處理之後也全都放在了罐子裏。

“小亮,去把火點上,記得用那個小爐子。柴火要用烏木…….白髯老者吩咐道。

”大師,還是讓我去吧,我年輕,怎麼好勞煩別人呢。“東方小飛也弄不清楚該怎麼稱呼那個六十歲長的跟四十歲似的,滿頭烏髮的司機了。

“不用,你們掌握不了火候,這藥必須用上好的烏木,燒12個時辰方可。火候太大或太小都不行。”

東方小飛算是知道這藥多金貴了,也不再說什麼,跟着老者進到裏屋,非常奇怪的是,這座茅草屋蓋在山頂之上,卻正好也處在周圍山的環抱之中,所以就算現在已經是嚴冬臘月,可是在屋子裏卻感覺不到寒冷。反而很溫暖。

“大師,爲什麼這裏這麼暖和啊?”東方小飛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年青人,你猜猜我多大年紀了?”老人沒有回答東方小飛的問題,反而問道。

“我猜您老肯定有70了。”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我看應該有80了吧。”張韻涵在旁邊說道。

“哈哈,”老人看着兩個年青人非常開心,笑過之後大聲說道:“老夫今年正好一百一十歲!”聲音洪亮,臉色紅潤。

東方小飛和張韻涵同時伸伸舌頭,真是一個老怪物啊。

”是不是覺得我是老怪物啊?“老人看着兩個年青人,笑着說道。

東方小飛一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這可多虧我師父給我留下的這些祕方啊,年青人,我想你也會有一番大作爲的。”老人調皮的衝東方小飛眨了眨眼睛。

“大師,您說的那些祕方真的那麼神?”東方小飛問道。

“那是當然,中醫在我們國家可是歷史悠久,而且專治疑難雜症,沒聽過一句話嗎?小方子治大病。”

東方小飛點點頭,對於中醫雖然自己瞭解不多,但是東方小飛還是知道中醫博大精深的。

“黃帝內經聽說過沒有?”老人笑着問東方小飛。

東方小飛點點頭,“這個好像真聽說過,好像挺神祕的。”

老人說完,從書架上,找了一本破舊的手抄本拿了過來。

“其實現存的黃帝內經並不全,有缺失。”

“怎麼會有缺失?”

“《黃帝內經》分爲《素問》和《靈樞》兩部分流傳至今。《素問》自戰國時代成書到齊樑間全元起作《素問訓解》時,一直保持九卷的舊制,合八十一篇二十四卷。”

東方小飛看着白髯老者,不明白他要說什麼。

“其實《素問》不是八十一篇,而是八十二篇,最後一篇也記載了很多治療很多疑難雜的方子,可惜後來失傳了。”白髯老者說道這裏,有一絲苦澀和痛心疾首。

“您的意思是說,我拿在這兩個方子和您手中有的兩個方子其實都是這八十二篇裏面記載的內容?”東方小飛猜測道。

“老人讚許的看了看東方小飛,點點頭。

“沒錯,其實這些年來,我也一直致力於尋找這第八十二篇的內容,以完成我師父的遺願,只不過線索太少了,能找到的方子多數都是那八十一篇裏面的。”

“對了,你能不能聯繫一下你朋友的朋友,幫我問一下。”白髯老者看着東方小飛說道。

東方小飛這纔想起給王憲東郵寄東西的那個女人,記得看信的結尾好像寫了一個娟字。應該叫什麼娟。

一想到王憲東,東方小飛心頭一沉。

按照調查的結果來看,這個王憲東根本就應該不是一個正常男人,所以當初體檢發現自己這個毛病之後,他毅然離開了這個女人,後來女人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發現了這個祕密,儘管沒有嫁給王憲東,但是不知道從哪裏弄了這麼幾個藥方和那麼珍貴的虎鞭,就是希望他能夠做回一個男人。這是正常推理的結果。

可是王隊長那邊卻認定王憲東是殺人兇手,並且強調是先奸後殺,這就讓東方小飛不可理解了,如果王憲東不是個男人,那麼肯定無法強~奸劉會計的,既然不存在強!奸,那麼就更不可能殺人了。現在的問題是,爲什麼有人要嫁禍給王憲東呢?這場陰謀的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東方小飛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張韻涵因爲困了所以先回房間休息了,東方小飛則一直跟老者聊天,要知道跟這種世外高人相處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因爲沒有張韻涵在身邊,老者說話也不用避諱那麼多了。

“大師,你給我配的這個藥,是不是吃了以後就能金槍不倒了?”東方小飛一點也沒把老者當成多老的長者,反而說話很平常就像是朋友一樣。

“呵呵,你個臭小子,想得美,哪能動不動就金槍不倒啊,那只是騙小孩子的。”

“哦?難道都是騙人的?我可是看很多小說中都有金槍不倒的功夫哦。”

“那您給我吃的這藥到底有什麼用啊?”東方小飛接着說道。

“不僅能夠讓你的體質有一飛躍,更重要的是,以後在那種事情的時候,你就能隨心所欲了。”白髯老者嘿嘿一笑說道。

“那還不是金槍不倒?”

“這可有本質上的區別,金槍不倒是一種能力,你的能力要遠比金槍不倒厲害。”

“有什麼厲害的?”

“你能夠將你女人存在你身體內的真氣有效的調動起來,聽從你的指揮,可以讓你實力大增。”

東方小飛越聽越懸,這簡直就超出了科學所理解的範疇,也就不再多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