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牧童從腳到頭,身體一點點的消散,化爲光點融入青銅棺材中。

“你還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麼?”老者忽然開口問道。

“心願?”牧童一愣,當身體消散到頭顱時,幽幽嘆息道:“如果六道輪迴建立,我希望來世,我可以看到一個沒有紛爭的世界!”

“你的願望大概會實現的!”老者看到牧童消散成光點,完全飄進了青銅棺材,幽幽的嘆息道。

隨即青銅棺材猛然一亮,老者輕喝一聲,一個巨大的漩渦黑洞從空中出現。

巨大的青銅巨棺慢慢的推入黑色漩渦當中,畫面變得漆黑一片。

……

“你現在明白了吧?”老者收回自己的手指,看着眼前淚流滿面的趙小川說道。

趙小川強忍着心中的悲傷,道:“第九世是爲了我而死的?”

老者先是點點頭,但隨即卻又搖搖頭,道:“不,你錯了!他是爲了自己死的,而你其實就是他的心願!”

“我是他的心願?”趙小川哽咽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想要一個無紛爭的世界,而這個世界需要由你來創造,他將所有的賭注全部壓在了你的身上。”老者說道。

趙小川一怔,呆呆的望着老者,片刻後回過神來,擦掉臉上的淚水,道:“你應該就是第五世吧?”

看到神情已經平靜下來的趙小川,老者點點頭,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看到你這樣子,我就可以放心了!”第五世說道:“看起來第一世和第九世的選擇很可能是正確的,說不定你真的是這一世的主人,只有你纔可以結束這場持續了萬年的戰爭。”

趙小川微微皺眉,他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因爲他感覺對方似乎是在交代後事。

正當他在思考時,驚訝的發現第五世的身體竟然像是剛纔畫面中看到的牧童一樣,從腳到頭身體逐漸化爲光點,融入了青銅棺材中。

“第五世,你也要離開我麼?”趙小川不甘的吼道。

“相逢即是有緣!第十世你不必太過於執着,我本來就註定要融入你的靈魂之內,成爲你成長的養料,只可惜我等待千年依然沒有如願。”

第五世完全消失不見,只有餘音在空間中盤旋。

“等待千年已經消耗了我不少的魂力,而之前的空間穿梭已經讓我魂力消耗殆盡。抱歉,我不能像是第九世一樣,讓你的靈魄強大。”

“我能做的只有將這口棺材留給你,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利用這口棺材來改變世界……” 「小子,你以為自己是誰,二百人,還有點兒少?」

杜邦特冷笑一聲,目光中露出几絲鄙夷目光,在他看來,秦穆然不過嘴硬而已。

「少爺,我看這小子,就是一隻煮熟的鴨子,嘴硬……」

德威斯惡狠狠說道。

剛才,他被秦穆然從二樓扔進了垃圾桶里,現在仗著自己身後有二百小弟,恨不得將秦穆然生吞活剝。

杜邦特冷冷一笑。

「小子,聽你說話,口氣不小,本少爺也給你個機會,打電話叫你的兄弟過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居然敢這麼狂……」

杜邦特得意說道。

杜邦家族在格蘭塞堡城,算是一個大家族,實力強悍,無可置疑。

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個東方人算什麼?

從穿著打扮來看,估計也就是個來西方打工的小嘍嘍,能有多大能耐?

他讓秦穆然叫人,不過是為了給秦穆然一個難堪,他並不認為,秦穆然能叫上多少人來。

秦穆然聞聲后,有點兒苦笑不得。

「啊呦,讓我叫人?」

秦穆然笑道。

「當然,你不是說我們二百人都不多嗎? 奶爸大文豪 我倒要看看,什麼叫人多……」

杜邦特笑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還是掏出了手機。

對於秦穆然而言,其實沒有必要打電話求援,區區二百的普通打手,在他眼裡,不過就是一群連螻蟻都算上的塵埃,不過杜邦特既然提出這種要求了,他不介意陪這個蠢貨玩玩。

「好,不過我這個人人緣不太好,也不知道能叫上多少人。」

秦穆然笑道。

「你能叫上兩個來給你收屍的人,就已經很不錯了,否則今晚,你可能就要暴屍垃圾桶里了。」

「哈哈……」

整個西餐廳內,響起杜邦家族一陣譏諷的嘲笑聲。

格林睿芸此刻已經有些不安。

二百人,這麼大的陣仗,萬一動起手來,她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秦先生,需要我給我哥打個電話,讓他幫忙嗎?」

格林睿芸低聲說道。

「不用,你哥比較忙,況且這點兒小事情,我一個人就能擺平,沒必要麻煩你們格林家裡的人出面。」

秦穆然淡然說道。

言罷,秦穆然直接撥通了華僑會李伯的電話。

畢竟,像杜邦這樣的小螻蟻,都不值得自己動用冥王殿的勢力,如果自己動用冥王殿的實力,別說杜邦家族,就算一夜之間毀滅整個格蘭塞堡城,都不在話下。

幾秒鐘后,電話接通,傳來李伯的聲音。

「秦會長,你有什麼吩咐嗎?」

李伯問道。

「老頭兒,我遇到點兒麻煩,被人給包圍了,你帶幾個兄弟過來,幫我解解圍……」

秦穆然笑道。

電話中,李伯愣了幾秒后,立刻反應過來。

「秦會長,您現在在哪兒,對方有多少人?」

李伯問道。

秦穆然環視一眼餐廳四周,語氣輕鬆回道。

「我現在在華美西餐廳,對方大概有二百多人,仗著人多欺負我,哈哈……」

秦穆然笑道。

「您稍等片刻,我立刻通知華僑會,全員出動,二十分鐘后,準時趕到華美西餐廳外。」

李伯言道。

掛斷電話后,秦穆然朝座椅上一靠,愜意點上一根香煙,目光笑嘻嘻地看向杜邦特。

惡少的小小新娘 「我打完電話了,估計二十分后,我的兄弟們就到。」

秦穆然笑道。

惡魔的寵兒:囚愛新娘 「很好,二十分鐘,本少爺可以等待,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幾個不怕死的兄弟敢來送死。」

「哈哈……」

餐廳內,再次響起一陣大笑的聲音。

「這小子真是搞笑,以為自己是誰,還真敢打電話,他以為自己是地下某大佬嗎?」

「真是個狂妄的東方傢伙!」

「二十分鐘,也就抽兩根煙的功夫,咱們等他二十分鐘,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

……

在一片議論聲中,時間飛快,二十分鐘,轉眼就到了。

此刻。

杜邦特手裡夾著一根燃燒過半的雪茄,已經等的有些迫不及待,神情極不耐煩。

「小子,時間到了,你叫的人呢?」

杜邦特冷笑說道。

「少爺,一定是他們聽說咱們有二百多兄弟在這裡,嚇的不敢來了,哈哈……」

德威斯得意笑道。

秦穆然眉頭輕挑,目光看向杜邦特,不禁嘴角露出几絲冷笑。

豪門貴婦 他心裡很清楚,區區二百個普通打手,在華僑會面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

話音落下。

餐廳樓下,一名西裝大漢,匆匆跑了上來。

「少爺,他們來了,來了……」

杜邦特和德威斯相視一眼,神情都有些詫異。

「沒想到,還真有人敢來,對方來了多少個人?」

杜邦特冷聲問道。

「三個老頭兒。」

聽到這個回道,整個餐廳,再次響起一陣震耳發聵的笑聲。

三個老頭兒,對付二百大漢,真是可笑至極。

話音落下,李伯帶領周吳二老,腳步穩健,已經走上樓梯,來到秦穆然面前。

「秦會長,他們沒有對您無禮吧?」

李伯恭敬問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

「他們還沒有那個實力對我無力。」

秦穆然笑道。

杜邦特兩拳一握,惡狠狠說道:「小子,這三個老頭兒,就是你找來的援兵嗎?呵呵……」

李伯目光一冷,眼神中露出几絲犀利的目光。

周吳二老,渾身瞬間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勁氣氣場,瞬間讓整個餐廳內的打手們,不寒而慄。

對於二百個普通人,周吳二老,隨便一個人,都足以應付。

「不,我們三個老頭兒,只是進來看看什麼情況而已,兄弟們都在外面等著,畢竟,這裡的地方太小了。」

李伯冷聲說道。

杜邦特眉頭一皺,神情有些詫異。

「啊呦,原來外面還有人,還有多少老頭兒沒進來,三十個,又或者是一百個,哈哈……」

杜邦特嘲諷笑道。

李伯嘴角一揚,並沒有生氣。

「你可以自己走出去看看。」

李伯冷聲說道。

此刻,又一名大漢匆匆跑了上來,面色驚恐,彷彿是見了鬼一樣的神情。

「杜邦少爺,他們外面還有援兵……」

杜邦特眉頭一皺。

「有多少人?」

杜邦特問道。

「少爺,你還是自己出去看看吧!」

……

杜邦特徑直下樓,在德威斯陪同下,走出華美西餐廳,放眼望去,瞬間驚愕的有些說不出話來。、餐廳外,整個時代廣場上,密密麻麻站滿了華僑會的成員。

雖然杜邦特不識數,但他應該清楚,這尼瑪最起碼得有一千人啊!

此刻,秦穆然在李伯和周吳二老陪同下,和格林睿芸一同走出了華美餐廳。

見到秦穆然,整個廣場上近千人,同時高呼一聲。

「見過秦會長!」

喊聲震耳發聵,響徹九霄。

「秦會長,我帶領華僑會全體成員,前來聽候您的指示。」

李伯恭敬說道。

杜邦特目瞪口呆,用驚愕的目光看向秦穆然,眼神中充滿驚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