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埃弗站起來關上大門,然後從裏面反鎖,將錯愕的部下和悽慘的屍體隔絕開來,撫着額頭,靠着牆壁癱坐下來,“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瘋狂的笑聲,越來越大,充斥着埃弗的房間,好一會才冷靜下來,大少爺的眼睛中同時存在着悔恨的痛苦和解脫的嚮往:“詠笙……逼死你的人,都要去爲你陪葬了,我也會去找你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埃弗又突然恐慌的手舞足蹈起來,胡亂的嚷嚷着:“不!我不要下地獄,我要上天堂!我要和詠笙一起在天堂中生活!讓那個該死的女人下地獄,沒錯,沒有錯!我纔是正義的,我是爲了偉大的公平的世界而戰鬥的!哈哈哈哈!來吧,毀滅的烈焰,燒盡這世界上一切骯髒的浮華,只有天國的純淨之火,才能夠對我做出審判!”

…………

小鎮街區。

“臭**!來戰吧,野雞們,吃爺爺一射!哈哈哈”一個噁心的男人,流着癲亂口水,紅着眼睛從掩體後面衝出來,咧着嘴大聲呼喊着骯髒的惡言。爲自己心中所意淫的腐糜所衝動。然而他的手中的槍還沒有舉起,一串呼嘯的子彈就扯飛了他的右臂,巨大的衝擊將整個上臂撕扯的粉碎,鮮紅的肌肉,一條一條的暴露在空氣中,噴灑的血很快就將森白的骨茬染的通紅。

噁心的男人咧開嘴,看着自己的傷口,兩腿卻在顫抖着,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然而噪音剛剛發出一半,飛馳而過的一臺WGG就中止了他的醜態,只是手臂輕輕的一掃,男人就旋轉的飛了出去,落地之後,那穢語污言的嘴裏能夠吐出的,只剩下碎裂的牙齒。

共和國的裝甲編隊迅速的推進,沒有在無恥之徒身上耗費更多的時間,只有一臺AS笨拙的奔跑着,不小心將兩噸重的身體從那個男人的大腿之間踩過……

裝備落後,用人數充湊,訓練不足,用士氣彌補。每一條小巷裏,瘋狂的反抗軍都在進行的拼死的搏鬥,拼死上前,只是爲了衝着WGG吐出憎惡的口水,身中數槍,仍然不忘記對戰姬們比出下流的手勢。

“第十七臺……”琉葉默默的數着,旁邊被貫穿了動力部的叛亂軍AS爆炸成一團耀眼的火球。給潔白的嘉蘭哈迪蒙上一層血腥的紅色。看着周圍前赴後繼的叛亂者,琉葉露出悲傷的神色:“自己所認爲的正確……即使是不可饒恕的罪惡,也有無悔的相信的理由嗎?曾經……我也是這樣吧……”

這時候,小鎮中心那華麗的府邸,燃起了熊熊烈火,吞噬着周圍的一切,在炎熱的夏熱裏,降下了天國審判的明焰,並且逐漸的向周圍的建築羣擴散開去。

…………

一架民用飛機上。

面無表情的青年看着手中的資料,無奈的嘆息,將所有的文件都丟進了粉碎機,最後被切割成碎片的紙頭上寫的是:靜炎郡反抗軍……

青年拿出通訊終端,帶在耳朵上,深深的呼吸,然後接通了另外一邊的對話:“上將,我是任平。非常抱歉,反抗軍那邊已經失敗了。”

“不,這完全是埃弗的愚蠢造成的,他在弟弟死後突然性情大變,我認爲已經失去了收編和合作的可能。”

“琉葉上校她……仍然在我掌握之中,是的,我已經讓他回東泉郡待命了。”任平不露痕跡的編織着謊言,從容不迫,最後掛上了通訊,苦笑着揉了揉額角。

擡起頭,看着身邊一口沉重的金屬櫃,金屬櫃上面是透明的高分子材料,透過它可以看到金屬櫃裏面的情況,裏面是一位面色蒼白的男孩,稚氣未脫的柔和,靜靜的躺在那裏,如果不是胸口完全沒有一點起伏,簡直如同沉醉在安詳的睡眠之中一般…… 姜小凡滿臉不屑,像是拎小雞一般抓住李天衣。

區區幻神八重天而已,和隱藏家族那幾人相比也不知道差了多遠,天地之隔。這等程度的實力,他竟然敢自稱是年輕一代的至尊人物。

「放開!」

李天衣怒吼,眼中都在噴火。

「啪!」

對此,姜小凡沒有什麼好說的,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抽的這李天衣嘴巴歪斜,一口牙齒瞬間脫落了個精光。

「啊!你,你敢打我?!」

李天衣快瘋了。

姜小凡鬆開了拎住李天衣的左手,直接將其禁錮在了虛空之上。這之後,他很從容的伸出手去,掄著金色的大巴掌左右開工,對著李天衣就是一頓狠抽。

「現在知道我敢不敢了?」

姜小凡望著他。

「你!」

李天衣整個臉頰都腫脹了起來,臉色猙獰而驚恐。

另一邊,紫微教神城之上,那些年輕一輩的修士個個驚的瞪大了雙眼。在他們的視野中,前一刻還被李天衣微微壓制著的男人,如今竟然瞬間斬殺了三大人皇級長老,更是如同教訓孩童一般抽打著他紫微教新一代的聖子。

這等轉變實在太突兀了,讓他們一時之間難以回過神來。

「唰唰唰唰唰唰唰……」

破空的聲音響起,七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神城之上。

這七人自然都是人皇級數的存在,他們個個神色冷冽,但是眼中卻也帶著掩蓋不了的怒火。其中一人沉聲開口,冷喝道:「姜小凡,放開我教聖子!」

「你算什麼東西,讓我放我就放?」

姜小凡毫不留情的鄙夷

同時他再次出手,一巴掌落在李天衣的臉頰上,讓其發出如同殺豬般的慘嚎。

「該死的畜生!」

「放了他!我等可讓你離去!」

「放人!」

「你要敢動手,我紫微教所有人皇將追殺你一生一世!」

另外幾人也大喝。

紫微聖子已經死去,如今好不容易能夠尋出一個資質超凡的弟子作為聖子繼承人,他們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夭折,那絕對會是天大的損失。

「威脅我?」

姜小凡微眯著眼睛望向神城上的七道身影。

「你可以這麼認為!」

七人神色冷淡,臉上的殺機不加絲毫掩飾。

看著自己一脈又出現了七尊人皇級長老,而且比之前那三人還要強大很多,李天衣此刻也是心中大定。他的臉上浮現出了狠戾的笑,冷冷的望著姜小凡:「聽見沒有,還不放開本聖子,你想被追殺一生一世嗎!」

「啪!「

又一個響亮的耳光傳出。

「你!」

李天衣驚怒交加。

神城上,七道身影神色皆冷,可怕的殺意如潮水般涌動而來。這一刻,他們不再立於神城之上,而是各自邁步,緩緩登臨城下,壓向了姜小凡。

「放人!」

其中一人沉聲喝道。

姜小凡搖頭,直接無視了逼來的七大人皇,絲毫也不在意,彷彿根本就沒有看見一般。此刻,他面帶笑意的望著李天衣:「紫微教的聖子,多麼崇高的身份啊,不過可惜的是,你真的算不了什麼。身處在這個時代,你最多算是一株雜草而已。記住了,下輩子可不要投錯了胎……」

「你,你……」

李天衣滿臉憤怒,而後緊接著就變了顏色,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恐懼之色。

「噗!」


下一刻,一隻同樣的大手轟然壓下。只不過,這一次的巴掌就不可能如同之前那般柔和了,直接拍碎了虛空,讓李天衣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化成了一片血霧。

神城上,紫微教眾多弟子齊齊一震。


「該死啊,你這畜生!」

「殺了他!「


「當誅一萬遍啊!」

七人目眥欲裂,一個個眼睛都紅了,殺意滔天。

算上紫微聖子,他紫微教這一代最為傑出的兩個年輕人,兩個聖子,竟然前後都被姜小凡所殺。這簡直讓他們快瘋了,一個個快速沖了過去,恐怖的殺機第一時間崩碎了高天,駭人聽聞。

「讓你紫微教所有人皇來追殺我?追殺我一生一世?」姜小凡不屑,右手揮動,毫不留情的打擊:「你紫微教也就那麼幾十尊人皇,比的了隱藏家族嗎?他們派出玄仙都不能把我怎麼樣,你們算什麼,也配威脅我!」

「轟!」

一人抗七大人皇,滔天神芒震驚十方。

「姜小賊,你納命來!」

其中一人大喝,直接劈出了驚天一劍,洞穿了大片空間。

姜小凡神色從容,面對這一擊絲毫也不懼,直接出手,一巴掌按下,將這道劍罡拍了個粉碎,化作點點星光消散虛空上。

「烈火焚天,紫微東臨!」

紫色神芒轟隆隆而動,壓的虛空都在震動,瞬間將姜小凡覆蓋。這是紫微教的一道頂級秘術,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可怕威能,相傳可以凈化天地間的一切。

「咚!」

姜小凡毫不在意,戰體震動,直接崩碎滿天紫芒。

「小輩受死!」

另外幾人怒吼,直接祭出了至寶,如同是五座魔山般朝著姜小凡壓了下來,恐怖的威能驚的神城上的那些年輕修士駭人變色,身軀都有些微微發抖。

「憑你們想對付我,遠遠不夠!」

姜小凡冷笑。

他沒有施展一招一式的神通秘法,完全以肉身硬撼,金色大巴掌揚起,彷彿是一片青天墜落了下來,同時將五件至寶覆蓋在其中。

「喀!」

「喀!」

「喀!」

五件強大的至寶,第一時間被他拍下虛空,全部出現了裂痕。

「你!」

幾人同時變色。

他們雖然都知道姜小凡的肉身非常強大,但是卻沒有想到會強大到如此程度。徒手硬撼五件至寶,不僅自身毫髮無損,反而在五件至寶上皆留下了裂痕,這簡直可怕的有些過分,玄仙級數的體魄也不過如此啊!

「不用再給他機會了,結七殺陣,直接了結他,留下其識海即可!」

其中一人冷喝。

七人迅速合在一起,各自佔據著不同的方位,一起動手。

這片空間頓時浮現出茫茫無盡的殺光,一條條,一段段,壓的虛空片片湮滅,化成了灰燼。這是由七大人皇級數的強者組成的七殺絕陣,威能自然強勢無匹。

「哼!」

姜小凡冷笑。

被困在這七殺陣中,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在意,軀體微微一動,剎那間從原地消失。下一刻,紫微教七人中,其中一尊人皇身前的虛空裂開,一隻金色鐵拳直接從裡面砸了出來。

「噗!」

避無可避,此人直接被砸的四分五裂。

「嗡!「

一枚閃爍著銀色神光的神秘符籙從天而將,於間不容髮間印在了此人遁出的元神上。這是道經中的化神符,可化盡一些神能,自然也能磨滅修士的元神。

「啊!「

此人慘叫,元神體崩碎,徹底化成了灰燼。

「你!」

「該死,不要給他近身的機會!」

另外幾人大吼。

他們隔著很遠展開神通轟殺,都被姜小凡的恐怖肉身給震住了。


「換我進攻了!」

姜小凡瞥著六人,冷冷一笑。

「唰!」

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如同一道閃電般劃過百丈距離,直接出現在又一尊人皇身前。他手中無劍,但是卻比有劍更加可怕,直接祭出了裂天第二劍,奪魄之劍。

「噗!」

一道黑白之光從這尊人皇眉心穿過,磨滅了他的所有生機,更是將其元神也一併崩碎在了其中,只剩下一具人皇肉身直挺挺的從虛空中載落而下。

「你!」

五人神色頓時更加難看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退!」

其中一人大吼,察覺到了不妙。

「遲了!」

他的話語剛剛落下,姜小凡的攻殺之術就已經到了,裂天第三劍祭出,直接崩碎了此人的肉身,磨滅了他的元神,讓其永遠從天地間消失。

「喀!」

金色鐵拳橫空而過,崩碎了一件至寶,且趨勢不減,直接貫穿進這件至寶主人的胸膛之中。其右手微微一震,頓時讓此人四分五裂,元神剛剛射出就被姜小凡一巴掌拍的粉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