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吧,我們都聽着。”

“在我們村子,有一個叫做王柄睿的小夥子人稱王二麻子,他是我的同學,他和我郝健,還有李娜娜從小到大都是同學!”

“王炳睿和李娜娜在談戀愛,我們高中的時候一直到他們高中畢業出去上海打工,都是戀愛的關係,並且還合租在一個房子裏面,同居了好幾年,我原本以爲他倆會一直在一起,然後直到結婚生子。可是近期,王炳睿回到老家帶來了另外一個女朋友,而且已經舉辦了結婚酒席,然而,李娜娜就這樣憑空消失了!而且還不止這樣……”

“慢着,你的意思是王炳睿害了他的女朋友李娜娜?”女警官插了一句嘴問道。

“對,沒錯,我估計的就是這個樣子……”

“你估計?!小夥子,這可不是你估計的,要憑事實說話,還有憑證據說話,你繼續說……”楊省說着。

“不好意思,我再問一句,按照你上面所說的條件,有沒有可能是王炳睿和那李娜娜分手了,然後再和另外一個女生迅速地成爲戀人,然後結婚啊,這種事也經常很常見的,畢竟現在閃婚很流行……”女警官用嘴巴咬着筆尖,然後思考了一陣子,問着。

“no,不是你所想的這樣,我之前也以爲是這樣,後來排除了一下,才知道沒有這種可能,因爲早在李娜娜失蹤的三個月前,王炳睿就在他的空間和微博都在更新他們之間的秀恩愛,而且奇怪的是李娜娜居然在一夜之間全部刪光!你覺得有什麼會導致它產生這麼大的變故,難受就只是分手嗎?!而且那天我可是現場,在婚禮上聽見他們說已經相戀一兩年,這不就代表着,王炳睿是個十足的劈腿男,同時和李娜娜戀愛的時候還在另外一個女孩子戀愛,難道這不可能就說明,也許是他劈腿的行徑被李娜娜發現,然後他狗急跳牆殺人滅口?!”鄭健推理得特別的篤定,就像他親眼看見過一樣……

“如果只是李娜娜受情傷太重,然後就把微博全部刪掉,這也是有可能的!”楊省之前沉默不語,一直在思考,現在插了一句嘴。

“不,其實不是這樣的。以我的猜想就是,李娜娜很有可能很早就發現了他的出軌行徑,但是,卻由於真的很愛他,才現在一味的妥協和忍讓,每次都傻傻的期待着他能夠回心轉意……”郝健設身處地的想着說着:“可是,從小到大做了這麼多年的同學,對於王炳睿的行徑我還是特別瞭解的,他並不會因爲一個女人的傻傻等待和對他的付出。而改變他追求名利還有財富的想法!或許他會除掉那些擋他財路的人!當然也不乏包括陪伴了他兩三年的女朋友!要知道他現任的女友可是有富家千金,而且還是他們公司裏面的經理。”

“如果照你這麼說的話,這個王炳睿可能就是一個渣男,並且是依靠女人那裙帶關係來通過自己的職位還有獲得名利財物,叫做典型的想不勞而獲,色利兼收!那不就意味着,他也很可能爲了這些東西虛名虛榮,而不顧一切的傷害他身邊的人!”楊省果然不愧是心理好偵探啊,一猜就中!

“沒錯,就是這樣,這位警官好眼力。所以這位尊敬的女警官,你還有什麼問題嗎?”郝健問着。

“那好吧,這些也是有可能的。證明你說服了我,老大,繼續問他下一個問題……”畢竟光在紙上寫下幾個關鍵詞,然後聯繫了一下線索,劃了幾筆,然後點了點頭,肯定的說道。

“你是怎麼發現這一切的,你說你發現了一些線索,能夠給我們提供一些重要的東西。對吧?”楊省繼續撿重點的問道:“那是些什麼重要的線索?”

“最近在村裏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我嚴重懷疑這就是李娜娜的屍體。而且懷疑就是王炳睿他把她給殺了,然後碎屍的!他這麼做有充分的理由,剛纔也給你們商量了,並且…我還懷疑,他喪心病狂的不僅殺了李娜娜,還殺了李娜娜肚子裏和他的孩子!對於證據嘛,喏,這一大袋裏面全是我收集的證據,裏面有關於李娜娜曾經爲了他在某個醫院裏面做檢查或者打胎的證據。”郝健一邊說着,然後就拿出來了一個檔案袋,而且是厚厚的,把它遞給了楊省警官……

“你們仔細看看,最新的一個記錄,正是三個月前,李娜娜去醫院檢查,發現自己懷孕的記錄。”

楊省打開看了看,一頁頁地翻着,果然,正如他所說的,上面記載着李娜娜確實有幾次打胎的記錄,並且有一次,上面的家屬簽名還是王炳睿!

楊省看完了以後就把這個檔案給了旁邊的女警官,女警官也開始看……

“一屍兩命?!”看完了以後,他倆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起碎屍案並不是那麼簡單啊,原以爲受害人只有一個,沒想到受害人是一屍兩命!

通過郝健的報案,楊省帶着所有的警官紛紛出動,開始調查了起來……

首先,楊省他們先派了一隊人馬暗中的監督着王二麻子的下落,以防他事情敗露然後偷偷出逃……

其次,他們警察的另外一隊人馬到上海,陳經李娜娜和王二麻子去上班的地方調查了一番,確認了他們的男女關係,並且找到了他們曾經所租住的出租屋!

按照郝健所說應該他們所租住的出租屋,或者說是,怎麼以前租住過的偏僻的賓館之類的都有可能是第一的案發現場,不過最有可能的還是出租!

警方來到出租屋調查取證,王二麻子已經退房三個月了,已經有新的房客過來租住了,找到房東打開門,發現,王二麻子走的時候,借顧房子地板不太好,還經常漏水,所以專門還請工人過來,給房間的每個房間的地板都漆了一層新漆!

尤其是廁所裏面,真的是重新裝扮得煥然一新,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住過人的痕跡!

不過警方還是按照郝健的提示,在廁所的牆壁裏面發現了一些隱藏着的東西!

“你好,警察辦案,請問你是這裏的房東女士黃冬梅嗎?!”幾個警察把一個胖嘟嘟的女人給包圍着,然後問着。

“沒錯,我是啊,請問你們有什麼事?!”黃冬梅一臉茫然的問道。

楊省從口袋裏面掏出兩張照片,一張是王二麻子的照片,一張是李娜娜的照片,然後遞給她看,問道:“這兩個人你認識嗎?!他們是不是你這裏的租客?!”

“這……他們……警官到底出什麼事了?!”黃冬梅有點害怕,出了什麼事,然後影響她自己的生意。

“我們懷疑他們與一起命案有關,所以你必須實話實說,三個月前他們是不是你這裏的租客?!不能撒謊,也不能包庇,否則會有包庇罪……”小高警官說着。

“是的,他們兩個三個月前是我這裏的租客!一個好像叫做王炳睿,一個叫做李什麼來着唉?”

“李娜娜!”

“對,沒錯!我記得很清楚,就是叫做李娜娜,那可是一個單純的姑娘啊,以前她在的時候老是聽我照顧我家的小黃狗。”黃冬梅很感激地回憶着,說着。

“你確定,你沒記錯?!三個月前是他們兩個都在這裏吧……!?”

“對,沒有錯的,因爲他們在我這裏住了很久,大概是老租客了,不過就在三個月前突然說要回家,就走了,也沒打一聲招呼吧。我還覺得很納悶呢,覺得不知道從哪裏找能夠住這麼久的租客。 桀驁男總獵兔女 畢竟也相處了這麼久,還覺得他們人也挺不錯的。不過,警官,他們真的犯事了啊?!”黃冬梅簡直不敢相信的反問着:“不會是弄錯了吧?!我覺得人家李姑娘平時看起來挺善良的,還挺熱心的。”

“這個現在還說不一定,只是嫌疑人。好了,現在我們要在裏面進行調查……”

“所有的一切消息,就等調查之後才能夠透露了……”

然後他們警察就對這個房間開始進行那裏三層外三層的調查,取證,找東西!

由於是大白天,在這裏的新租客,白天都去上班了,所以警察就叫這個房東黃冬梅,去打電話聯繫他們,告訴他們一聲!

由於時間比較長,三個月以後取證就有點困難了,除非能夠在你們真的找到一些血跡或者屍體,還有毛髮之類的,才能夠真正的確認李娜娜她就是在這裏被殺害的!

不過對於郝健的證詞,他們也有點懷疑,一個這麼普通人,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會不會是他誣陷王二麻子也有可能?!

在這個時候,警察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疑任何線索,所以已經,在查出事情真相之前,鄭健只有帶到警察局,等他們調查出來以後才能夠離開!

不過,一個小時以後,楊省接到了一個電話,他才能真的確定李娜娜已經被殺害了!

因爲之前李娜娜在醫院裏面有做過全身性的檢查,所以,醫院裏面保有她的dna,再拿去和被分屍的屍體的dna做對比,不出了半天,果然就對比出來了!

沒錯,死者的dna與李娜娜的dna相符度99.9%,說明她們是同一個人!

這也是警察不願意看到的!

但是,這也爲他們進一步的偵破案件有了新的指向標,或者說是替郝健的證詞,至少打了半個勾!

不過還是不能排除他的嫌疑,也許是他殺了李娜娜,然後陷害給別人的!至少大部分的警官也有這樣的懷疑!

腹黑總裁二手妻 郝健也知道他們警察的辦案能力,所以根本就沒有隱瞞!

因爲這些警察已經在他們的學校查到了以前關於他們三個人的故事,郝健的那些高中同學都說他以前是暗戀過李娜娜的!

不過呢,當時,李娜娜卻不怎麼喜歡搭理他,只喜歡天天黏着他們同班的王炳睿,後來,還恩就發展成爲了男女朋友。

……

只要再查出一點就好了,只要找她剩下的那些殘餘屍體,就能夠判斷到底是誰害的?!

楊省一進到這個房間裏面就感覺有點頭痛,他有點第六感,王炳睿他小子絕對跟李娜娜的死是脫不了干係的!

“不好意思,警察辦案,我們覺得這牆壁裏面常有東西,所以得把它撬開來看!”楊省掏出他的警官證給那個女房東看,然後說着。

“警官,我在廚房可是纔剛修過啊,不可能藏有東西,你可別嚇唬我! 當魚愛上貓 那隻能隨隨便便就把我的家給拆了,不得賠償我的損失嗎?”女房東甚是不敢相信,而且她也覺得剛裝修過又拆掉太浪費錢了,據理力爭的說道。

“老大,到底還拆不拆啊?!兄弟們可都等着呢。”一個準備拆牆的警官小弟問着。

“拆,當然得拆,上頭已經下達了命令。”之前記筆錄的那個小劉女警官搶着說道:“老大,對不對?”

“你們不能強拆啊!我這才裝修不久呢!多浪費啊!”黃冬梅很是不樂意地說着。 “沒錯,房東阿姨,你不用擔心,你們的所有損失我們警方會給你們補貼的,你就放心吧!據說你們這裏十有八九出了一起命案,跟你們上一期的住客有關。警方不會弄錯的,你放心。”

“那行吧,既然警官你這樣說了,……就拆吧…!”對於說拆就拆,這個房東還是覺得很心疼的,乾脆直接把腦袋別過去,不敢看了。

可是要是一想到萬一這裏真的藏有什麼屍體的話還是挺嚇人的!畢竟她自己也是天天住在這樓層的!

可是卻抵不住,身後總是傳來叮叮砰砰的敲擊聲,害怕他們敲的面積太過大,然後黃冬梅就還是回頭了!

然後這幾個拆牆的警察就三兩下,用錘子把這個廁所的牆板給敲空了!

啪嗒!

一瞬間,空氣中帶着一股異味……

很像是……死耗子的腐爛的味道!

“老大,你猜的沒錯,這牆裏面果然藏了東西!”一個拆牆的警察,捂着嘴回頭說着。

“挖出來,把它全挖出來!”楊省也自動的張開雙臂,示意他身後的人都退後一步……方便這些拆牆的警察把東西挖出來,免得濺一身都是……或者是害怕破壞藏屍現場……

“是,老大!挖,快挖!所有的東西全都挖出來……”

然後這些人,又三三兩兩地敲擊了好幾次,才把裏面藏着的東西給挖了出來。

當牆皮像破碎的玻璃盒子一樣掉下來的時候,王冬梅才驚訝地發現,這牆裏面竟然真的藏有東西!

“什麼東西?媽呀,死耗子死了嗎?這味兒也太大了。”黃冬梅趕緊用衣袖把鼻子給魘住……

“房東阿姨,你可能要退後幾步,做好心理準備,實在難以承受的話,你可以把眼睛閉上……”女警官稍微傾斜的站在楊警官的旁邊,然後對她旁邊的黃冬梅說着。

“沒事,我怕啥,你們弄吧。我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黃冬梅嘴角這麼說,實際表現的卻是特別的膽小,周金金,我這嘴還咳嗽了兩聲,說着。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只是爲了撐面子罷了!

當警察戴着手套把那些東西,從牆裏給擡出來的時候……

一大袋用麻袋裝着的東西,就這樣突兀的出現在了他們所有人的面前!

麻袋四角還浸出了一些暗紅色的液體,而且麻袋四周都已經發黴了,泛着黑泛着紅,想必不用他們打開看都已經猜得到裏面藏着的真的是屍體了!

果然,警方的人員打開麻袋以後,一股惡臭味就出來了!

拍照的拍照,取證的取證,法醫驗屍的驗屍,打電話向上級稟報的稟報,這裏的房間和樓層就被封鎖了……!

這是一個整個兒的屍體,發黴發黑了還沒腐爛完全的屍體,而且是小孩兒,應該說是剛出生的嬰兒的屍體。

死亡時間二個月多,都還沒腐爛完全,就連警察都懷疑,寶寶的屍體很有可能是被加入了福爾馬林,才能夠暫且的保存這麼一會兒!

法醫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小孩兒的屍體上沒有任何的刀口,大概是小孩兒從肚子裏被人剖出來時就已經死掉了!

屍體上是否有兇手的殘留有dna液體,還得總到局裏面做進一步的檢查,才知道!

回到上古當大王 最快的時間也得一兩天!

然而,郝健卻等不了那麼久了!

等楊省帶着大部隊,帶着屍體和調查取證的一些照片和證據回到警察局的時候,郝健已經在給警方提供下一個線索了,這次必須要把王二麻子給抓捕到!

“事情調查得怎麼樣?!”在楊省回來的路上,鄭健在電話裏問着:“找到李娜娜剩下的屍體了嗎?有證據了嗎?!”

“沒有,卻找到了你所說的嬰兒的屍體,果然,三個月前,李娜娜是真的懷孕了!”楊省的眉頭緊皺的更加厲害了,原本以爲有一些突破性的線索,結果沒想到更加的一團糟,還多了一條人命。

“那行,你們也不要灰心,我相信你們警方辦案的能力,你們回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給你們稟報!相信這是值得你們一聽的破案的關鍵的!”郝健賣關子的說道。

“我說你小子,可別忽悠我!你知道忽悠警察的後果!”

wωw ●тTk Λn ●C〇

“放心,保證是一個重磅的炸彈,不會忽悠你們,忽悠警察,我可不想吃牢飯、挨槍子!”

……

幾個小時後,楊省他們又從上火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

郝健又把楊省和女警官,還有小高他們叫到了一個監控室裏面去……

“小高小吳,先把這小子給烤着,小劉做筆錄。我倒要聽聽你小子有什麼重要的消息要說?”楊省一進監控室,趕緊就吩咐他的幾個手下,面無表情地說着。

不過看得出來,他此時內心是憤憤的!

因爲查不出犯人,找不出線索,所有人都和他一樣,內心很焦急!

“喂,你們這是做什麼,幹嘛要給我銬上手銬?!我又不是嫌疑人!真是過河拆橋啊,你們。早知道我就自己把那混蛋給抓來,直接讓他自首,求你們這些冷血的傢伙幹嘛啊!真是自找的!”郝健坐在他們幾個人的對面,拍着桌子,然後說着。

“廢話別說這麼多,你說。你有什麼重磅消息快說!?我怎麼知道不是你害的她,然後誣陷給人家王二麻子的,所以,你也有一定的嫌疑,我們警方不得不做採取這樣的措施,等洗清了你的嫌疑自會放你離開!”女警官雙手叉腰,特別霸道的,然後迎上郝健的眼睛說着。

“行吧,既然美女都這麼說了,我就再妥協一次,畢竟不想把事情鬧大也不行,時間也不多了,萬一王二麻子聽到一些風聲,他趁機跑了怎麼辦,我現在可不相信你們警方的辦案能力了。不過對了,你們有沒有留人控制那個房東?!”

“這個倒沒有,我們只是留給她一個局裏的電話,讓她隨時有什麼消息給我們打電話!”小高老實巴交的說着。

“你們怎麼這麼笨,這點事都幹不好!”郝健居然頗有大哥風範地指着他們的鼻子,然後教訓了起來!

確定自己不會被關到局子裏面打一頓哦,呵呵…… 早知道我就自己去看了,你們就不知道你有幾個人房子那個房東通風報信嗎?你們就以爲,她會那麼老老實實的聽你的話,就不會給王炳睿打電話通風報信,走漏風聲?!”郝健突然像一個老大一樣教訓小弟子,說着。

“這個,確實是我們考慮不周到!要不我這就派幾個人過去!”那個小哥也是個實誠人,就像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然後考慮地說着。

“不用了,現在派人去也沒用了,如果要通風報信早就通風報信了,現在你們得,快幾個人去監督王二麻子的住處,給他圍個水泄不通,讓他插翅也難飛……!”郝健想了一下,頓了一下,然後說着。

咳咳,他們只是沒有注意到楊省這個警察局的老大在一旁臉色特別難看!

沒錯,郝健這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居然一下子就把平時不怎麼服管教的小高給治的服服帖帖的,到底還當不當他是老大啊?!

楊省的心裏很是鬱悶……

還是這個女警官有眼力勁兒,趕緊搶着說着:“嘿,你倆是在鬧家常啦,老大早就派人去盯着他了,不會出錯的!倒是你,不是說有什麼重要的線索嗎?快點說啊,我們警察的時間很緊的。”

“呃呃!是這樣的,想必你們也調查過了,李娜娜她家裏沒別的什麼,親人就只有一個年邁的爺爺,賣瓜的李大爺!平時老人家就靠賣瓜爲生!結果也在一個月前,在一天下大雨的時候,要和你被淹死了,有人說他是自殺想不開跳進去死掉的,還有人說是他下大雨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的!當然,這件事情沒有通知你們警方,因爲村裏面的人連他家屬都沒有找到,只好把他送回隔壁村去,草草的掩埋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他那裏應該找得到線索。”

“天,你的意思是說,那王炳睿不僅殺了李娜娜,還有他自己的孩子,而且還殺了李娜娜她的爺爺?!”小高覺得不可思議的,說着。

“沒錯,是這樣子的!所以這是一連串的殺人案,那個傢伙抓住了,必須得槍斃,都三條人命了,你們看着辦!”郝健特別堅信的說着。

“郝健,這些事情你是從哪裏聽來的,我想知道。”楊省聽着聽着,終於問了這句,在他心中疑惑已久的問題。

“等查案結束,三天以後,我必然會告訴你的。要是三天你們都沒有把兇手揪出來,我肯定不會告訴你們的。說與不說,這是我的言論自由……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去把兇手揪出來線索找到證據也找到,證據我都提供給你們了,只需要你們自己動手了,怎麼還這麼拖拖拉拉的!”郝健很是嫌棄指着楊省的鼻子說着:“看來你們警察也不過如此嘛?”

其實郝健這只是用激將法,不這樣,他們怎麼能夠在三天的時間裏把壞人給查出來呢?!

“小子,我可警告你不要太囂張!這裏是警察局,就憑你剛纔這幾句話就可以把你關進來住幾天,你信不信!”女警官頓時就怒了,因爲他賤不過,有人指責他們老大的鼻子,說着。

楊省明明心底對郝健的挑釁很是介意,但是卻表面上表現出來,擠出一絲微笑,說着:“小劉,不礙事,咱們做警察的心胸就像是要寬廣,對於那些老是喜歡口出狂言的傢伙,我們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你說吧,你所說的證據是指什麼?”

“證據就是找到李大爺的屍體!我已經知道他事情被埋在鳳凰村的後山亂石崗裏面,最裏面第左排的第三個就是。邊還有一棵大洋槐樹,這可以作爲你們尋找的標誌。還有,我要提醒一點,他的手指夾殼,還有牙齒裏面可能藏有殺人兇手的表皮組織!因爲他死前確確實實是被人給推下去的,並且還抓傷了那個人的臉,還咬了他的手一口。我大概知道的重要線索就這些了,你們看着辦吧!都提供了這麼多線索,要是你們還抓不到兇手的話,我只能表示以後再也不服你們警察了!”

“好,你等着我知道了!三天,我必定把這個案子給破出來。”楊省咬牙切齒地說着,然後轉身對他這些警察吩咐道:“小高,現在抓緊行動,趕緊加派幾個人到村子裏面去控制王二麻子,現在可以把他抓過來了,就當是一個失蹤人口例行調查。我立即就向上級稟報,你立即抓人。”

“是,老大!”

“小吳,你找人守住村子的各個出口,還有各個機場之類的,務必要保證,不能讓嫌犯有偷偷逃走的機會!”

“明白,老大!”

“還有你,小劉,小張,你跟鳳凰山的警察一起帶上挖掘隊,還有法醫,到鳳凰村走一趟!”

“知道了!老大!我這就去給挖掘隊打電話。”

“記住你們幾個動作要快!一定要搶在嫌犯的前面,避免他們破壞線索和屍體!”

“好的,老大。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