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觸.一股無形的炎力衝撞再空氣中掀起熱『浪』.銘起緊緊盯著對方並不回答.相視了片刻.那炎圇道「我炎族秘術.只能炎族血脈方才能夠修鍊.你究竟是誰.」

「先回答我此技的出處.」銘起的目光沒有絲毫退讓.這炎星化龍術.乃是炎隕之中極為重要的一術.銘起當今的實力.只能施展兩星炎半.而他父親超脫了九星炎的束縛.步入了十星炎.

「此技乃噬族第一代銘皇授與我族.反而是你.我到要問問你又是如何習得的..」說到此處炎圇背後的火焰翻滾而出.氣勢更高漲到一個程度.正是能天一段巔峰的強者.與當年『蒙』天囚相仿.不過他剛剛突破一段巔峰不久.實力算不得一段巔峰.

「當年先祖斬他炎族族長后.定心生愧疚.留下炎星化龍術彌補.不過.炎星化龍術要修鍊至巔峰.必須要有炎隕中的其他能技的修鍊為基礎.並且噬體也是必備.炎族修鍊炎星化龍術.縱然當年先祖將九星修習的辦法都傳授給了他們.以我推斷.他們也決計修鍊不到七星炎層次.」銘起心頭暗自揣測.他父親留下的炎星化龍術已然是十星炎層次.

而修鍊到十星炎層次困難程度難以想象.不僅僅需要足夠的炎力.更需要對炎隕之上的其他能技融會貫通.

如這一星炎.需要掌握的炎隕之技有:空焚.炎人.烈焚.並且將這三道能技中一些運轉提出.融合在一起.便是一星炎.只有真正完全掌握這三技.並且具有超高的控炎能力.和極強的天賦才能做到.

而炎圇施展的一星炎.顯然並非這三技融合.而是他炎族的能技.並且達到了一星炎施展的界限.所以成功.

而到了七星炎之上.苛刻程度不僅僅需要施展的力量是法則元力.而且幾乎必須是對應的炎隕上的能技相融才行.

所以銘起前番才會斷定炎族人最多能夠施展到六星炎的層次.

而之後的七星炎更是只有噬體才能施展.

此刻.兩人形成對峙.那眾人自是相幫於炎圇.畢竟他是炎族最有希望繼承族長之位.也是最有天賦的一人.而銘起此刻的身份不過是赤炎族的一個小小外族人而已.

「我這炎星化龍術來自四十九代銘皇本人.當年我在噬天戰域.偶遇大人.他知自己即將隕落.便臨時授了我炎星化龍術中前三星炎的修習之法.」銘起念頭一轉.想出對答.

四十九代銘皇.也就是他父親.可說是堪比初代銘皇同等傳奇的存在.但也遠比其他銘皇神秘.因為無人能夠想到他會做什麼.要幹什麼.幹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

眾人將信將疑.銘起背後炎火一滾之際.右眉心閃現三個炎星點.他道「這便是大人給我的.」

當即一股銘皇的氣息衝擊而出.在此有些年齡的九族族人立刻點頭道「沒錯是銘皇大人的氣息.」

但誰又知道.就在他古州之中.那一片三十年無人問津.一年前被人發覺的古墓里藏著銘皇留下的十個炎星.而且個個保存著對應完整的炎星化龍術的施展方法.而且這十個炎星就是炎隕本身.

更無人能夠想到面前這面惡醜陋的男子會是擊殺炎族族人.白炎族族人的走己.或者說.銘皇的兒子銘起本人.

那炎圇沉思片刻.心想「他僅僅得到前三星炎的修習之法.不必為慮.而老祖當年得到的是初代銘皇的七星炎修習之法.」

「原來如此.閣下可願意入我炎族.我炎族可為你洗去血脈.成為真正的炎族人.」炎圇此言一出.掀起軒然大『波』.這赤炎族外族人僅僅三言兩語.和一個一星炎的炎星化龍術.便讓炎圇拋出如此巨大的『誘』『惑』去拉攏.究竟是…

外族人可以成為本族人.但此人必定有極強的實力.或者巨大的功勛.亦或者.絕對的天賦.

而所謂洗去血脈便是將這外族人原有血脈洗去.注入本族的血脈.從而成為真正的本族人.但.讓炎圇擅自作出如此決定.破天荒的要將一名赤炎族外族人直接拉攏到炎族族人.這讓眾人困『惑』不解.

他們豈知炎星化龍術代表的是什麼.一些強過炎圇許多的能天一輩子也無法施展出一星炎的炎星化龍術.這炎星化龍術施展難度他切身體會.如若能夠施展.那麼此人身上必定有極大的潛力.甚至.在炎圇眼裡.許多炎族重視的天才族人都無法比擬的天賦……………………………

(本來開始卡文了.可以看出來這一章開始寫得很糾結.到後面寫到炎星一點的時候.我又想到炎隕的構思.炎族本來就是修鍊炎技的一族.那麼…於是乎想出這炎星化龍術這一條線.結果構思這裡腦細胞凋亡大片啊.但是寫得很舒服.很多要寫的東西可以以此為線了.至於冰技方面.寫了兩百萬字了.也該讓炎活躍一陣了.不過不會荒廢了冰技的.畢竟前面已經埋了坑.不想怕麻煩的把它拋棄了.)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不僅僅如此.九族裡.同輩之中真正有資格修習炎星化龍術的人.不過兩人.一人是他炎圇.另一人是他孿生弟弟炎窟.而再有人修鍊這家族秘術.那麼.此人要麼成為炎族人.要麼…永遠消失在世上.

想到此處.炎圇眼中殺機一閃而過.任何人都不曾注意到.銘起對他淡笑道「化去自身血脈等同拋棄祖宗.在下可不敢.請炎大人見諒.」

又是一陣喧嚷「他瘋了吧.大人已經提出如此豐厚的條件.」

「我看今天不僅僅大人瘋了.這傢伙更瘋.」

「你以為你是誰.得到炎星化龍術便如此囂張么.」

一時間.詫異聲.辱罵聲紛紛迭起.銘起充耳不聞.帶著淡笑看著炎圇的神情.心想「他已有了殺心.如果不出所料.我參加九炎定坤會必定會和他碰頭.這幾日先且討個清閑.免得他派人算計我.」

銘起又道「不過.若你打敗我.我便加入炎族.成為炎族外族人.並且永生永世忠心炎族.」

此話出.更惹起眾人大笑.指著銘起笑道「哈哈.這小子果然是瘋子.你以為你能夠打敗炎圇大人么.」

「他是瘋子.不是傻子.」

炎圇沒有說話.從剛才銘起發出那一道一星炎的炎星化龍術時.他便知曉此人有地王的實力.

驀然從炎圇體內『盪』開氣勢.直衝向銘起.但他依舊只是淺笑.火法則之力立刻形成風暴布在身周.

眾人又是一驚「原來是地王.難怪炎圇大人如此看中.」

地王只需要一個涅地大圓滿得到一個強大的機遇便能成就.這並不能代表太多.只能說明此人可能有一個背景.或者.運氣極佳.即便這種機遇少的可憐.但終究不能展示一個人的未來.這遠不足以炎圇如此重視.

而那一星炎的炎星化龍術.卻真切實際說明此人未來的巨大潛力.這才是炎圇真正看中的一點.

這時銘起目光一轉落在赤炎族人身上.道「不必著急.我定會參加九炎定坤會.也必定會和你相遇.那時再一決勝負不遲.我輸了.便依剛才的條件.你輸了.炎族給的獎勵除外.我還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這一件事.便是銘起出於噬族考慮的一個陷阱.至少讓這個幾乎等同未來炎族族長的炎圇答應自己一件事等同埋下了一大筆寶藏.只等他成為族長便是這些寶藏出土之時.

炎圇雖處在第一久矣.但並非那等狂傲自大之輩.四下人雖都再說銘起如何以卵擊石.但他的目光始終在銘起身上打量.因為但凡答應了對方.那麼.他便輸不起.他也知道對方提出這個條件的背後是何等的『陰』謀.

三思之下.他長舒口熱氣.道「好.我答應你.」一個強者對自己的實力總會有自信.尤其是看不到對方比自己強時.縱然兩人不相伯仲.也會略微的低估對方.放大自己.

這是強者自信的一點麻煩.而銘起正好利用了炎圇看出他的實力並不比炎圇強這一點.

他當即從指前『逼』出一滴鮮血.炎圇亦是一指按出一點鮮血.兩『色』融於空中形成奇異紋理后.便預示這次契約的告成.

「剛才那小子說要參加九炎定坤.那麼肯定會去挑戰我赤炎族的兩人中的一人.」赤炎族人竊竊『私』語道.

「再會.希望你有資格讓我用盡全力.」銘起笑聲傳來.讓炎圇眉頭一皺.原本平靜的內心湧起不安.難道只因對方故意說出的這一句話.

不.絕對不是.但契約已立.再去多想也無用.當今能做的便是在這七日里提升實力.

隨著空間一扭.炎圇從眾人中消失.銘起一人獨行在幽幽月光下.多年來決定生死的戰鬥他已經習以為常.也並不急於提升實力對抗炎圇.在淡淡月光下行走.

所謂清閑莫過於此.縱然只是一刻一分.也足以讓銘起的內心平靜.

他一步躍上一座山頭.夜裡的水汽還在不斷下沉.一絲絲的溫潤在不斷蔓延.

一絲絲夏涼的風吹來.極為暢快.九月來漸漸燥熱的身子好似都涼透.這風中有某種規則.

這種規則.雖然沒辦法去『摸』索.卻能真切實際感受到它的存在.雖是模糊的一團.卻充滿天地定下的不可違逆.

一絲絲的觸動.他的左手便開始越轉起非寒.過去.銘起是以他自己的聰慧.去推斷.去運轉.以他自身能想到的去控制能技.這一刻.卻是不同.他隨著這股夏風.並未刻意的去思索.全憑夏風中的一絲感覺.在他靈魂中蔓延.漸漸又將這絲感覺轉換到手中冰之力的流動.

他.從未感受到如此輕鬆的運轉.好似是在夏風中的某種規則.連通他手裡非寒源力的運轉漸漸形成了一股無形的自然轉動.

這一刻.他不自覺的坐起.漸漸.陷入一種奇妙的狀態.即睡著了.又在體驗前所未有的輕鬆奇妙之中.

這一刻.靈魂都似在不斷的變輕.唯獨手中那股運轉好似還牽連著靈魂就在身體內.否則.這靈魂好像都能夠飛出體外.

以銘起的身子為中心.漸漸形成一股律動和變化.他並非能天.正處在涅地大圓滿這裡.但卻輕輕的浮起在空.坐下一團柔和無形的微風將它撐起.

並沒有狂暴的『波』動與龐大能量的溢散.反而他身周的一切力量都來自天地.就似微風在湖面卷著漣漪.這股風.輕柔自然.

漸漸.這股分又帶著灼熱.銘起整個右臂燃起紅火.隨著風發出呼呼嘯聲.而這風帶著一絲灼熱.這灼熱.好似是無數生機所凝的熱.

吹過.木枝瘋長.大地浮出一層水跡.夏至雨密.草木茂蔥.

這持續了一段時間.轉爾.風一變.剎那凌厲如刀.又似乾澀至極的沙.吹拂之中.銘起的左臂開始行出變化.一個無形的循環漸漸在左臂凝聚.

這一陣風.『花』枯葉落.霧打成霜.死寂之中有添幾片冰『花』.

直至這一陣風吹盡.已然是黎明.銘起左臂的漩渦吹出三種風.『春』夏冬.黎明的晨光『射』破暗夜之時.他的靈魂猛然一震.仿若某物在靈魂上破裂.大『波』魂力洶湧散出.

他的靈魂突破.終於步入天級.前所未有的感覺衝擊而來.銘起睜開眼.望著晨光的源頭.目中的平靜.轉爾.被狂喜之『色』彌蓋.

可謂無心『插』柳柳成蔭.前番在古墓也不曾將非寒源力提升.此刻.竟在一夜之間.將源力組成的冰法則之力感悟提升了數倍.便是說.這源力也強大了數倍.

非寒.融著『春』冬.此刻他再融入夏的變化.冰之力便是將『春』.夏.冬.三種不同的冰之力變化凝聚.而且這種凝聚非同小可.起初銘起對『春』冬的感悟只是零星.此刻初次體悟夏.順著推衍.『春』冬的感悟更進了一步.

他望著天空.喃喃道「這一次突破.可算是我銘起創造最為強橫的一技.最初非寒不過空級高階.凝聚的源力極為『亂』.之後聽刺雪道出源力之後.我便加以調整.改動.便足以達到次天級.就在昨天也還是這個等級.但此刻…天級.」

他的目光閃爍劇烈.天級能技需要的已不再僅僅是運轉.對天地的感悟更為重要.尤其是凝聚源力這一種能技.更是如此.

這一切早已該將能字去除.不論從法則之力.還是源力.早已與能沒有多少關聯.只是從古至今.修能者習慣用這個字眼.才會一直保留至今.否則天級強者修習法則之力.怎會稱為修能者.而不是其他名字.

「造化.」銘起目光漸漸平靜后.吐出這兩字.

「此刻.便不再叫非寒.而是…殘風~~」銘起目光閃爍之際.將這名字更替.他又道「自創非寒以後.我已經許久沒有查看冰王的能技了.縱然我不會修習.但我自身除卻源力的凝聚外的冰技修鍊.還是尚需以此為基.畢竟已經學了二十年.」

銘起將妖血『射』出.一步踏在其上.向著石府而去.

剛回石府不久.石『門』外傳來扣『門』聲.銘起冰力收回.道「進來.」

當即那兩名白炎.紫炎族的外族人推開石『門』.他二人背後站著三人.其中一人赫然正是炎圇.

「炎圇.」銘起眉頭一皺.但當即否決了這個揣測.炎圇眉宇間透『露』出沉穩睿智.而此刻面前這人的目中有的僅有難以按耐的怒氣.

雖面上看來是一片冷漠.但還有有難以按耐的神『色』.

「你是何人.」不待銘起開口.他就已先問.銘起淡淡一笑.道「慕王.赤炎族外族人.」

這人正是炎圇的弟弟炎窟.聽聞了昨夜之事後.他立刻查出銘起的住處.趕了過來.炎窟道「聽聞你得到銘皇三星炎的炎星化龍術.可是當真.」

他背後這兩名能天顯然是為了震懾他.而這面前的炎窟也並不弱.天級一段中期.大有破入第一段巔峰的可能.

相比之下僅比炎圇弱了一些.不過此人心浮氣燥.擁有不輸炎圇的天賦.卻沒有炎圇的『性』子.始終無法超過炎圇.也總是不能凝聚出炎星化龍術一星炎的原因.

「這不可能.區區赤炎族的外族人.怎麼可能凝聚出一星炎.」他眼裡一片否決之『色』.

銘起也不與他多啰嗦.道「可不可能.九炎定坤上再說.」銘起也不理會對方身份.轉身閉『門』不再與他多說.

「好傢夥.竟這般自大了.好既然你已決定和哥哥在九炎定坤上分出勝負.那麼.我便在你還沒有與哥哥『交』手前幹掉你.我們走.」他轉身帶著兩人離開.剩下白炎.紫炎族的這兩名外族人不知所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們雖不知昨夜之事.但在整個的九族族人中掀起一陣軒然大『波』.炎族的強者紛紛將目光落在銘起身上.他們同樣知曉能夠施展炎星化龍術.代表著什麼.

而銘起自然也知道此刻自己便是一個焦點.但要真正給予炎族痛擊.也只能滲透到足夠的高度.只有那時才能觸碰到一些炎族的秘密…………………………

(天『色』已早啊.我想說一句.沒有訂閱的日子裡.生活都是昏暗中.沒有貴賓的日子裡.我全靠著全勤.這是怎麼了.難道給點貴賓真的很難嗎.我不想就這麼看著全勤結書啊~對了.沒有湊字數.那種事兒我不幹的.正文字數絕對過三千.)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說完.他帶著兩人消失.而九族族長陸續而去.剩下的赤炎族族長.他身子一沉.立刻落到銘起面前.

「族長.」銘起微以施禮.對方淡笑地看著他.抬手之際燃起一團赤紅的焰火.登時灼熱『逼』人.他道「我以赤炎族族長之名.要你做我赤炎族長老.你可願意.」

銘起面帶難『色』.道「不是屬下不肯.是前番早與炎族有了約定.只怕若我答應了族長.炎族這邊會不肯.」

赤炎族長搖頭目光緊緊盯著銘起道「九族共一家.都是炎族中人.即便違去了和炎族的相誓也無礙.相信族長並不會責備於我赤炎族.」

銘起沉『吟』片刻.額頭契紋一閃而出.道「若沒了此物我便答應了族長.只是…」

說到此.他額頭的契紋閃爍而出.光彩照人.更蘊藏一股威壓.赤炎族族長目光閃爍不定.嘆道「好吧.但不要忘記.你始終是我赤炎族的人.」說完冷冷瞥了銘起一眼.便帶著赤凌消失.

良久.銘起目光恢復如常.便回石府去了.

「這個慕王有些來頭…」九族人議論道.



夜時.炎族陷入寂靜之中.一道紅『色』人影出現在星空之下.他『蒙』著一張人皮.目光在星光下.閃爍不定.

「能界…」這人正是銘起.不過他恢復了走己的面容.不過依舊用了一層人皮掩飾.

「炎眼.」他心底低念一聲.一『波』悄無聲息的炎力『波』動開.立刻籠罩炎族的千里之地.

炎眼還有一處強大.便是能夠輕易探知任何在炎眼之下的能界所在.

「主界有兩百三十七個.次界三百八十九個.這些是我能夠探知到的能界.」銘起目光閃爍不定.這主界.是能天一般融入自身.用於存納法則之力.主界會隨著其界主的天地感悟而不斷變化.主界與能天更有某種聯繫.一但主界被毀.界主也會受到極大的創傷.非但修為大跌.而且若不能重凝能界.那麼此人的有所有次界.也會一同崩碎.並終生再難寸進.

而次界.只需要強大之的力量便能開拓.拓界之人有多強.那麼.這次界的也會對應的強.

這些映照在銘起腦海中的兩百多主界.其中有三界界主已經死亡.這三界.連在一起.其中炎力強橫.他的炎眼還無法探入.

「這三界有詭異…」銘起閃爍著沉思之『色』.那九族族長.極有可能便在這三界之中.

平日一旦九位族長聚齊.噬族便會注意炎族的動向.此刻九炎定坤.九位族長相聚.又將送重寶給水族.那便不由得讓人聯想到炎族的野心.

但如今他只是涅地大圓滿的修為.還不能直接穿梭去這三個能界.本是打算竊聽他九人的計劃.但此刻已能認定九人不在炎族族地內.而是在這三個能界中.那便沒有了辦法.

驀然之間.一道凌厲之風從銘起背後襲來.他脊背一涼.當即一步側閃.快速躲到一旁.一道極強的刀氣從他身旁切過.

回頭一看.也是一名『蒙』面男子.一聲黑衫.眼裡閃爍著寒芒.緊緊盯著銘起.

「你是誰.」那人喝道.對方即掩面行事.必定也有不可見光之處.銘起目光一動.道「閣下半夜出行.還『蒙』著面容.閣下又是誰.」

此人冷笑道「你不也一樣.帶著假面.又有何居心.」銘起目『露』沉『吟』.沉默了片刻.揭下人皮面具.道「走己.」

「走己.」對方眉頭一皺.他早有聽聞走己與白炎族的事.而且不久前此人還剛剛擊殺炎族族人.如今正是被炎族追殺.

他沉思了片刻.亦揭開黑布.『露』出面容.道「我.噬族三紋使.」

「族使.」銘起目光一凝.緊緊盯著此人.又道「『露』出族紋.」此人心『性』極為警惕.心下暗想「看來這走己剛入炎族不久.否則怎會連當今的局勢都不知.剛才我揭下面罩.他也不像認識我.即便我說出身份.也未當即利用炎族的力量將我擒下.或許.我還能夠借用他的力量.救出大人…」

旋即.他眉心閃爍出黑紋.三道黑紋『交』錯於眉.正是三道噬紋.銘起心下放寬.道「既然是自己人.那麼你隨我來.我也正有事問你.」

對到踟躇了片刻.跟著銘起回到石府.另兩名紫炎族外族人和白炎族外族人早已去參加各自族裡的聚會.不在石府中.

銘起帶他回到自己的石室.閉上石『門』並施展了結界封鎖后.道「你且說說八紋使他人呢.今日炎族相聚.為何也不見他人影.」話里顯然有幾分斥責.

此人蹙眉道「雖我早已聽說你與炎族有過節.但此事牽扯噬族.你不必多問.」銘起冷哼一聲.也不願再費手段去讓他說.走己面容一幻.化回本來面貌.

那人神情漸漸獃滯.盯著銘起的真容.全身顫抖起來.驀然間他眼中警惕一閃.又喝道「你究竟是誰.為何化為銘子容貌.」但此話剛說出.銘起眉心噬紋閃爍而出.與這族使的噬紋截然不同.對方當即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噬紋開始難以按耐的恐懼.心頭立刻掀起驚濤駭『浪』.

「你.你.你真是銘子..」他指著銘起滿目不可置信.驚駭了一刻.惶恐跪地.拜道「參見銘子.請恕屬下剛才無禮.」

他話里.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若非此刻能界封鎖.他『波』動的力量必定會惹來麻煩.

「我從噬族離開以走己的身份行走.此事你必須保密.」銘起抬手將他托起.淡淡看著此人.

極品前妻 他立刻點頭.眼裡說不出的『激』動.又熱淚湧出.道「我竟想不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到銘子您一面.縱然此刻被炎族殺了也是心甘情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