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後面的一羣黑衣大漢直接衝向了戰士們的位置。

曲筱雅卻冷聲說道:“就算是正當防衛,跟你們朱家的保鏢也沒有關係吧?”

畢竟黑衣大漢有二十多個人,看起來戰鬥力就很強,那羣戰士怎麼可能打得過。

朱少文卻輕輕一笑:“你這句話倒是提醒我了,你們還愣着幹什麼?”

最後一句話,赫然便是對門口那羣胖子的手下說的。

那羣手下聞言眼神裏面頓時露出了興奮的光芒,一個個揮舞着拳頭便衝向了人羣之中。

等了半天,就等着朱少文這個命令呢。


打倒一個,一萬塊!

錢的緣故,這羣員工的氣勢竟然絲毫不比那羣保鏢弱,反倒還超出了幾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找死,說的應該就是這種人。

這麼興奮的去跟戰士打架,還真是嫌棄命長了。

不過羅成自然不會理會。

曲筱雅和一衆員工再次焦急了起來。

畢竟戰士這邊只有十幾個人,可是朱少文那邊已經足足三十多個人了。

就算曲筱雅知道這羣人是戰士,那這也根本沒法打,畢竟那邊二十多個人都是專業保鏢,戰鬥力同樣不俗。

這邊越發擔心,朱少文那邊就愈發的得意。

朱天恩嘴角扯出一絲滿意的弧度,看着朱少文的位置輕輕點頭,似是認可一般。


朱少文同樣冷笑不止,不屑的看了羅成一眼,愈發傲然。

隨後這纔將視線放到了那羣人的身上。

保鏢已經快要衝到了戰士的身前,胖子手下的員工也緊隨其後。

三十多個人,氣勢洶洶,直接將十幾個戰士給包圍了起來。

被戰士擒在手中的胖子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這並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畫面,可是他不得不這麼做。

朱少文愈發得意,目光緩緩放到了戰士的身上,卻發現那羣戰士依舊沒有什麼反應,一個個神色平淡。

那個白衣戰士卻默默的收回了手機,短信發出去的聲音緩緩響起。

這裏距離他們戰區並沒有多遠的距離,這點人自然是難不倒他們。

不過,他們想要更加大快人心的結果。

因爲他們清楚,這也是羅成想要看到的。

想到這裏,白衣戰士也不再猶豫。

輕輕揮手,兩個戰士直接將胖子丟到了一旁,做出了戰鬥的姿態。

一個個面無表情,沒有凝重,也沒有輕視,很是淡然。

很快,兩夥人衝到了一起, 直接開始扭打了起來。

戰士的戰鬥力雖然強,可對方那些保鏢也經受過特殊的訓練。

至於那羣小弟,在金錢的刺激下如同瘋了一般,同樣極爲恐怖。

場中不斷的傳出痛苦的喊叫聲,不過這些聲音百分之九十都是胖子的手下發出來的…… 戰鬥力最弱的他們,剛衝上去便吃了大虧。

戰鬥持續着,曲筱雅緊張的搓手,員工們也紛紛捂住了嘴巴。

朱少文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郁,不管戰況如何,他們三十多個人不可能會輸。

而且就算輸了,戰士們也沒有力氣了,這個車庫還是會拆掉的。

擡頭看了一眼車庫,朱少文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失望的光芒。

如果等羅成將大樓都建立起來的時候,再去推倒,會不會更爽?

想到這裏,朱少文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郁。

很快,戰鬥持續着。

朱少文卻眉頭微皺,已經戰鬥了半天,可是戰士那邊竟然沒有倒下一個人。

雖然已經有人受傷了,甚至有一個戰士一瘸一拐的竟然還在戰鬥。

這麼頑強?

朱少文不屑的撇了一眼,抱着肩膀默默等待。

很快,又是一番攻擊結束。

戰士們敗勢已經很明顯了,卻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一個個鼻青臉腫。

朱少文回頭看了羅成一眼, 心中有些失望。

如果連羅成能一起打了,纔是最完美的。

剛想要開口,外面卻忽然傳來了一陣車聲。

聲音很大,也很多。

朱少文皺起眉頭,其他人也紛紛向着門口的位置看去。

當看清停下來的車輛之後,一個個臉上頓時露出了迷茫的光芒。

朱少文眉頭緊皺,臉龐的雞肉都跟着抽搐了一下。

那邊戰鬥中的衆人也停了下來,同樣回頭看去。

下一刻,所有人全部石化。

只見幾輛卡車緩緩停在了門口,卡車上面滿是迷彩的顏色。

後面是一個防雨的棚子,後面的簾子撩開,一羣人走了下來。

嘶!

報復系統 ,除了羅成和戰士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下來的,竟然是全副武裝的戰士,每個人身上都揹着一把九五式步槍,一身軍服,臉上抹着三道彩色槓。

下一刻,足有上百名戰士迅速衝了進來,直接將整個工廠包圍。

手中九五舉起,對準了那羣保鏢和朱少文的位置。

咕咚!

朱少文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雙手下意識舉過頭頂,臉上也露出了慌亂的表情。

朱天恩也懵了,猛地站起身來,一臉警惕的看着戰士們。

眼神裏面閃爍着疑惑的光芒。

怎麼連戰區的戰士都來了?

胖子的那羣手下紛紛將手舉過頭頂,那羣保鏢雖然沒有做出這種動作,可是從表情上依舊看出了他們心中的恐懼。

這……


現場鴉雀無聲,所有員工都傻了。

就連曲筱雅和慕詩涵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不解的看着戰士。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坐在那裏,依舊沒有任何動作。

事情本來跟他就沒有什麼關係。

剛纔戰鬥中的戰士慢慢起身,拍打掉身上的塵土,紛紛附魔了幾下自己的傷口。

很快,站到旁邊,站好隊形。

現場如同靜止了一般,沒有一個人亂動。

朱少文面對空洞洞的槍口,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都已經狠狠顫抖着。

側頭看了羅成一眼,心中火焰瞬間爆開,卻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他不相信這些戰士會跟羅成有關係。

朱天恩心中焦急,偷偷拿出手機快速的發出了一條短信。

戰士沒有主心骨,沒人發號命令,全都站在原地,舉槍不動。

朱少文的手都已經舉酸了,卻根本不敢有任何動作。

玄龍戰神 ,沒有一個人開口,沒有一個人敢動。

煎熬之中,一陣警笛的聲音緩緩響起。

朱天恩狠狠的鬆了口氣,擡手擦拭掉額頭的汗水。

不管怎麼說,主心骨來了。

很快,一排警車停在了門口。

同樣數十個巡捕房的戰士在車上走了下來,拿出武器,直接在門口拉開了陣勢。

裏面的戰士調轉槍口,對準了外面巡捕房的戰士。


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提升到了一個極致。

很快,一個身着警服的中年在車上走了想下來,兩個戰士諂媚迎接。

中年男人氣勢十足,揹負着雙手面無表情。

挺直身體,啤酒肚卻極爲明顯。

緩步上前,站在了戰士的身前,目光輕輕掃視。

很快,看到了人羣之中的朱天恩,不着痕跡的點了點頭。

朱天恩心中石頭落地,嘴角再次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繼續拿出一根雪茄,輕輕坐在了椅子上面,翹起了二郎腿,不屑的打量了羅成一眼。

朱少文見狀,慢慢放下了雙手,瘋狂的甩動,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