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那男人便是倒了下去,一個青年和一個小女孩出現在張海的視線之中,那張海看到這個青年,徹底的愣住了。

「鄭陽,是你,一切都是你策劃的,都是你策劃的!」張海歇斯底里的吼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將那男人的屍體提到了一邊,這童姬的攝魂術太厲害了,只是一個照面就把這個氣宗後天精英級別的高手給幹掉了,自己得小心一點,否則蠱蟲爬到自己身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若是不貪,不綁架林熙,不也就後來這麼多的事情了嘛。」鄭陽淡淡的笑道,一語中的。 張海如喪考妣的捂著自己的頭,鄭陽很是隨意的拿起一個蘋果啃了起來,又是扔給那童姬一個,童姬抱著便是啃了起來。

「問你三個問題,回答好了,你們張家都能留下一條小命,回答不好,你們也能活,只不過是痛不欲生罷了。」鄭陽淡淡的笑道,猶如九幽歸來的惡魔一般,那張海看著那鄭陽的樣子,猛地打了一個哆嗦。

「帝星大酒店女大學生被殺事件的兇手究竟是誰?」鄭陽問道。

「馮佑,京城馮家的馮佑。」張海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允諾了葬門什麼條件,他們竟然心甘情願的當你的殺手?」鄭陽問道。

「合法入山考古的資質。」張海回答道。

鄭陽淡淡一笑,回家時在火車上遇到的那群人應該就是葬門的人,看來他們早就盯上青龍山脈裡面的痞子王墓,本來想著交好鎮子上的那幾位,沒想到這麼快的倒台了,想必他們心裡很是鬱悶吧。

「L公司究竟是什麼,你知道多少?」鄭陽問道。

張海看了一眼鄭陽,嘴角浮現出了笑容,他笑的越來越癲狂,越來越癲狂,最後竟然一口氣沒有喘上來,斷絕了氣息。

鄭陽見得這張海最後竟然笑死了,心裡憋屈的很,那童姬很是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氣。

「農家也有害怕的東西嗎?」童姬問道。

「你沒有跟他們交手過,不知道他們的恐怖。」鄭陽默然的說道。

童姬淡淡的笑了笑,揮了揮手,隨即便是轉身離去了,她允諾的事情已經完成了,也就沒有理由在繼續呆在這裡了。

房間里不一會便是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鄭陽發獃著看了一會那張海,隨即便也是轉身離去。

張海死了,張寶義和張思強徹底的瘋了,倒不是自己兄弟死了的仇恨給了他們動力,他們不想和張海落得個一樣凄慘死去的下場,只有拚命的和秦氏集團死磕,說不定能夠贏回大少爺的心,到時有了馮家的支持,張家就能夠死而復生。

秦咚咚坐在總裁的位置上,不斷的揉著腦袋,各種各樣的文件需要他來處理,藍海幫的產業實在是太大了,正當產業之中夾雜著灰色產業鏈,灰色產業鏈之中又有些東西不能夠丟掉,兄弟們還得靠著那飯碗吃飯。

現如今藍海市的公安局和工商局聯合起來調查藍海市的商業市場,已經是有不少人倒霉了,偷稅漏稅的不說,公司債務被查了個一清二楚,而且還被神秘人公之於眾,公司市值一跌再跌,已經瀕臨破產的邊緣了。

市場調查是梁雲達暗許過了的,市委書記崔毅很是理智的選擇了閉嘴。這就是張家瘋了亂咬人的結果,局勢變得有些不好控制起來,倒閉的公司很多,誰也不知道下一步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政府過度的干預市場經濟,大家的日子都是不好過,已經是鬧得人心惶惶,在這巨大的壓力之下,黑色星期五終於到來,有的公司直接關門歇業,一個以港口貿易為主的藍海市的商貿竟然一度陷入了癱瘓的狀態,一天上億的交易將這樣黃了。

外商把這件事情捅到了省里,省里又是把這件事情捅到了中央,中央大佬直接和梁雲達通了電話,問他是怎麼搞得,梁雲達只得含含糊糊的矇混過去,他可是不敢讓中央知道自己為了搞垮一個對手企業,動用了自己手中全部的權力。

秦氏集團依然是屹立不倒,雖然是損失了近乎一半的灰色產業,可是卻意外的收穫了不少,藍海市的酒吧,歌廳,飯莊,星級酒店,高級休閑莊園,幾乎全部都被秦氏集團給收入囊中了,百分之百的控股。

藍海幫洗白的過程還多靠張家的幫忙,藍海幫內的一些人享受慣了灰色產業所帶來的豐厚的收入,他們怎麼願意輕易的放手,秦咚咚毫不猶豫的將這些人全部都送給張寶義了。

楊夏抱著一堆的資料在自己辦公室里津津有味的看著,這次大洗牌很是有趣,倒霉的人很多,唯獨秦氏集團屹立不倒,這秦咚咚的手段確實是高明,取捨果斷,在逆境之中又使得集團往上上升了一個台階。

這次洗牌,楊夏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窺探那一品茗茶樓已經很長時間了,在這次風波之中,楊夏終於是將這老茶樓給拿下來,將自己手下的茶飲業又是上升了一個層次,她又是購置了兩處地產,新開了兩個茶樓,使得自己的茶飲生意在藍海市形成了東南西北四方格局,藍海市再也無人能與她爭奪茶飲市場。

川味魚府的規模又是擴大了許多,在川味魚府的對面,新開張的海鮮食城與它一般的規模,這兩個地方几乎將整條商業街給佔領了,每天這裡一到吃飯的點,都會被堵得沒有一點可以前進的餘地。

素食主義也是開張了,不過規模沒有川味魚府和海鮮食城那樣大,但是生意也是十分的火爆,若不是鄭陽的食材供應不上,想必楊夏已經把素食主義的連鎖店開遍整個東山省了。

川味魚府和海鮮食城的火爆將最食道有限責任公司推到餐飲業的頭條之上,最食道雜誌也是跟著水轉船高,幾乎人們習慣性的每個星期買上一份最食道,看看最食道又推出了什麼新品。

楊夏井井有條的處理著公司里的事務,現在最食道也算是一個很大的公司了,手底下有著一千個員工,公司早早的從市政府對面世貿大廈里搬了出來,在高新商業區里買下了一棟寫字樓。

對,楊夏的公司就是這樣的趁錢,誰也不知道他的最食道究竟賺了多少錢,短短半年的時間,就擁有買下一棟寫字樓的實力。

梁雲達最終還是沒有堅持下去,調查風波在黑色星期五之後就不了了之了,再這樣下去,將一些不該惹惱的人惹怒了,自己也就不用在這藍海市混了。

「查到了嗎?」梁雲達坐在市政大樓最高層的辦公室之中,默然的看著落地窗外的風景。

張寶義搖了搖頭,說道:「對方的手段很高明,請來信息部的高手都沒有用。」

「廢物,連調查資料都沒有辦法保護好,也難怪大少爺徹底的將你們放棄了。」梁雲達冷哼道。

張寶義緊緊的握緊了雙手,隨即便是轉身離去,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何各個公司的財務報表和內部賬本就這樣輕易的從自己的安全網路之上被人給盜走了,更可惡的是那些能夠置秦氏集團與死地的資料竟然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網上爆出的債務材料使得藍海市的許多公司紛紛倒霉,連鎖反應產生的黑色星期五使得張寶義徹底的墜入了深窟,張家已經是輸了,再也沒有翻盤的可能了。

想著,張寶義撥通張思強的電話,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隨即說道:「準備退路吧。」

鄭陽站在市公安局門口抽著煙,默然的注視眼前人來人往的人流,好多人都是面帶凝重之色,伴隨著眾多公司的倒閉,緊隨而來的便是失業潮,梁雲達並沒有很好的處理好黑色星期五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瘋子從局子裡面走了出來,鼻青臉腫的,因為當街鬥毆,被關押教育了七天,他見到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將一個黑色的如同撲克牌的方形硬碟扔給了鄭陽,問道:「怎麼樣?」

「曼文設計的黑牌很成功,她入侵了政府的安全網路,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著,胖子現在成了秦氏集團的總裁,馮家一點動靜都沒有,足見已經放棄張家,他們再無翻身的可能了。」鄭陽淡淡的笑道。

瘋子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淡淡的笑道:「找到證據了嗎?」

「我已經派人盯上王思凱了,不日我就會上門拜訪。」鄭陽說道。

瘋子點了點頭,隨即便是上車,兩人回到了青龍鎮,僅僅不到七天的時間,整個藍海市風雲驟變,讓鄭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感,雖然這次風雲變幻是他一手背後推動的,但是鄭陽還是有一種不真實感。

回到瘋子家裡,張曼文躺在沙發上已經是睡著了,桌子上堆滿了碗面盒子,各種的零食飲料,屋子裡現在是一團亂,電腦屏幕上顯示著這幾天的新聞報道,細心的張曼文將有用的信息都給截取下來了。

瘋子將屋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張曼文也是醒了過來,見得這瘋子滿臉的青紫的傷痕,心中一陣的痛惜,狠狠的看了一眼那正坐在電腦前面翻閱資料的鄭陽。

「你不用這樣看我,瘋子這可是自願。」鄭陽頭也不回的說道。

張曼文冷哼了一聲,默然的說道:「我們收手吧。」

鄭陽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張曼文,那張曼文的額頭冒出冷汗,見得這番,鄭陽心中一陣的詫異。

「就在今天凌晨的時候,我的IP地址被鎖定了,不是信息部的人乾的,他們還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張曼文說道。

瘋子聽到這張曼文這樣說,連忙的跑進屋子裡,搬出行李箱,開始收拾起行李起來,鄭陽看著那張曼文,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瘋子!瘋子!瘋子!」鄭陽大聲的吼道,「你他媽給我冷靜一點!」

「陽子,公司,是公司的人,絕對是公司的人,他們盯上我們了,曼文不能有事,這件事情是我們乾的……」庄豐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八年前的記憶湧上了心頭,庄豐口中念念有詞,像是魔怔了一般。

鄭陽抓住那庄豐,猛地扇了一巴掌,庄豐此時才是漸漸的恢復冷靜,可是額頭的冷汗還是呼呼的往外冒。

「回東靈村,我去見我八爺爺,你們最近就不要出村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鄭陽默然的說道。

瘋子和張曼文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將那電腦開始大卸八塊,該砸碎的砸碎,該銷毀的銷毀。

待到三人離去的之後,當天夜裡,一道黑影潛入了房子之中,見得滿屋的狼藉,緊蹙起了眉頭。 鄭明堂很是悠閑的坐在院子里,享受著陽光,享受著微風,享受著可口的茶水。

而那鄭陽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般,徹底的蔫了,站在鄭明堂的身旁。

「以為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可是馬有失蹄,人有失手的時候,被人家抓住尾巴了吧。」鄭明堂不快不慢的說道。

鄭陽點了點頭,說道:「我不想瘋子和曼文有事情。」

「既然你當初決定這樣做了,就應該會料想到今天的這種局面。」鄭明堂說道。

「我不後悔。」鄭陽說道,「我還會繼續做下去。」

「廢話,你小子已經沒有退路了,當然要繼續的做下去。」鄭明堂說道。

鄭陽看著自己八爺爺,若是L公司盯上自己,靠著靈明雙瞳,來多少,自己就能弄死多少,自己可是一點都不害怕,可是一旦牽連到其他人,自己的親人朋友受到傷害,這是鄭陽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

鄭陽很是苦惱的問道:「八爺爺,您說該怎麼辦?」

鄭明堂敲了敲鄭陽的腦袋,說道:「怎麼沒有去救人的那股架勢了。」

鄭陽很是尷尬的笑了笑,隨即說道:「這幾天瘋子和曼文都會呆在村子里,您看……」

「我和你三個爺爺雖然已經老了,但也不是擺設!」鄭明堂很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打發那鄭陽離開。

鄭陽撇了撇嘴,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允諾,沒有必要再繼續呆在這裡,於是上了車便是往監獄那邊去了。

秦逸和公司的人打過交道,鄭陽想要從秦叔那裡得到更多關於公司的信息,自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不管鎖定IP的是不是公司的人,公司順藤摸瓜,遲早會查到自己的頭上,接下來可是要跟公司正面交鋒了。

藍海市監獄。

秦逸坐在會面室里,一個中年男人坐在他的面前,默然的說道:「鄭義一的兒子倒是厲害,竟然能在藍海市攪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使得那公司不得不露出馬腳了。」

「查到什麼了?」秦逸問道。

「馮家,不過是公司在華夏的代言人而已,並不是公司的本體,八年了,我們連公司的運作方式都沒有查清楚。」中年男人有些失望的說道。

秦逸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還是鄭陽爭氣啊。」

「得了吧,被公司的人鎖住了IP,幸虧我即使出手,篡改了地址,想必北京那裡已經坐不住了,鄭陽遲早會暴露的。」男人說道。

秦逸點了點頭,說道:「鄭哥不能有事,他那衝動的勁頭,不知道會幹出什麼,想必今年我就要出獄了。」

「你不打算等了?」男人有些意外的說道。

「陽子和咚咚已經正面和他們杠上了,我們沒有繼續蟄伏的必要了。」秦逸淡淡的笑道。

鄭陽剛到監獄門口,便是見到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默然的低頭抽著煙,鄭陽下了車子,看了一眼那個男人,剛想進監獄,那男人猛地扔來一顆石子。

「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鄭陽很是隨意的便是接住了石子,隨即扔到了一邊。

男人打量了一眼鄭陽,淡淡的笑道:「不錯,是個做殺手的料,只不過身子骨單薄了點。」

聽到這男人這樣說,鄭陽頓覺一陣的無語,這男人倒是奇怪的很,拍了拍鄭陽的肩膀,便是走了。

「趕快把秦逸從監獄裡面弄出來吧。」男人默然的說道,「你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不過公司遲早還會查到你的頭上,最近小心點。」

聽到這個男人這樣說,鄭陽微微一愣,隨即他看了一眼這高大冰冷的監獄門牆。

看來自己那秦叔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想必秦咚咚已經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他了,自己也是沒有必要再見他了。

想著,鄭陽便是發動了車子,回東靈村去了,是夜,鄭陽站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默然的看著貼在牆壁之上各種的資料,所有的信息都是指向了京城的馮家,大哥鄭立水跟自己說過,京城現在就是一灘爛泥,能不去摻和,最好不要去摻和。

大哥身為外家的第三代的佼佼者,他說的話,鄭陽自然會聽的,二叔鄭義臣也是提醒自己,家族現在沒有和馮家硬碰硬的資本,在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去京城找馮家的晦氣,自己絕對會被人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打了一個哈氣,隨即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點開微信,楊夏發來了一個滿臉怒火的表情。

「大小姐,誰招惹你了?」

「你答應的極品食材呢,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看到一點影子!」

「前些日子不是剛採摘完嘛。」

「我可是聽成宇隆說過了,他吃過你家的亂燉之後,感覺這個世界再沒有美食了,這就說明你還有存貨!」楊夏狠狠的說道。

「四個大棚新下的蔬菜,只不過是他運氣好,正好趕上了而已。」鄭陽默然的說道。

「我不管,就算是只有一顆辣椒,你也得提前供應我!」

鄭陽見得這楊夏真的是賺錢賺瘋了,也不再搭理她,第二天,鄭陽被庄叔早早的喊了起來,聽說自己的開墾的小菜地被人給糟蹋了,鄭陽頓時火冒三丈,穿好衣服便是往山谷那裡去了。

待到去到山谷,只見得那楊夏自己背著一個碩大的背簍,裡面裝滿了茄子、西紅柿、紅辣椒、長豆角,那小鷹站在她面前,呼哧著翅膀,不讓那楊夏離去。

楊夏死死的抱著自己的背簍,冷冷的看著那小鷹,小鷹長鳴一聲,嚇得那楊夏抱著背簍便是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鄭陽吹了聲口哨,那小鷹見得鄭陽來了,直接飛到了鄭陽的肩膀之上,楊夏見得這海東青竟然是這樣老老實實的站在鄭陽的肩膀之上,不覺驚異。

「楊夏,你這是幹什麼?」鄭陽很是無語的說道。

「鄭陽,你個混蛋,說好的頂級食材呢,你是不是要食言,我的素食主義要不是有大廚在那裡頂著,說不定早就倒閉了,你要負責!」楊夏耍無賴的說道。

鄭陽額前飈下三根黑線,眼前的這位大小姐可真的是賺錢賺瘋了,什麼快要倒閉了,想必這位大小姐想要擴張素食主義,可是食材確實是供應不上,所以才到自己這裡來耍無賴。

看了一眼自己的菜地,鄭陽的心都在滴血,這可是自己的精心開墾出來的小菜地,耗費了自己不少的心力,每次都是從老井那裡挑水來灌溉這片土地,自然長出來的蔬菜也是極品,現在被楊夏摘了個乾淨,光禿禿的很是難看。

「敗家女人!」鄭陽冷哼道。

楊夏抱著自己的背簍不放手,鄭陽無語,只得任由她去了,見得自己終於獲得最後的勝利,她趾高氣昂的吩咐自己的助手將這蔬菜一個個的包好保鮮膜送回公司,自己扯著那鄭陽開始巡視起他的農場起來。

「哎,這西瓜不錯!」說著,那楊夏便是順手摘下來一個西瓜,現在西瓜的個頭還小,可是水頭已經很足了,皮還是很薄,楊夏輕輕一掰便是將這西瓜給掰開了,啃了一口之後,直接陷入了沉默。

「西瓜賊!」

大憨今天來的有些晚,扛著鋤頭剛來到西瓜地,就見到一個女人在掰西瓜,自從來到鄭陽的農場做工之後,自己也是有了積蓄,老娘常年陰沉的臉上終於也是有了笑容,他很是開心,決心要在農場好好的干,爭取再娶上個媳婦。

於是他更加細心的照料這西瓜地,庄叔說了,再有一個月,大約就是六月初,就是西瓜成熟的時候了,自家農場出產的東西絕對差不了。那些給主家建房子的工人們每天都在盯著這些西瓜,幸虧有小鷹這隻海東青看著,這些西瓜才沒有受到迫害。

現如今見得有人偷西瓜,那大憨哪能忍受,撩起鋤頭就要上前拚命,鄭陽轉過身一看,那大憨見得是自己主家,腳下剎不住,一個跟頭栽在西瓜地里,碩大憨笨的身體壓爆了好幾個小西瓜。

「暴遣天物呀。」楊夏很是惋惜的搖了搖頭,這西瓜實在是美味,甘甜,水頭足,讓人吃了一口還想再吃一口,更為神奇的是,它本身帶著一種清涼舒爽的感覺,讓人流連忘返。

大憨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來,看著被自己壓爆的西瓜,心情低落極了,鄭陽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大憨的肩膀,說道:「你乾的不錯,幾個西瓜而已,不必這樣傷心。」

大憨聽到自己主家沒有怪罪自己,憨憨的笑了笑,又是扛著鋤頭,巡視西瓜地去了,最近總是有膽大的黃鼠狼來偷西瓜,不是黃鼠狼是偷雞吃的嘛,為啥會對自家的西瓜如此的感興趣,這讓大憨一直不得其解。

「你這片西瓜我全部都要了,多少錢。」楊夏又是咬了一口那西瓜,默然的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道:「這麼多西瓜,你自己一個人能吃的下嗎?」

「吃不下也得吃。」楊夏有些不懷好意的說道,「別說瘋子也是預定了這西瓜。」

「這倒不是,瘋子在鎮上開的酒店,消耗不了這麼多的高級食材。」鄭陽說道。

話音剛落,鄭陽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點開一看,是胖子打來的,鄭陽接通電話之後,電話那邊傳來的竟然是任妍的聲音。

「哎,任姨,是您呀,怎麼想起來給小子打電話了。」鄭陽很是恭敬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