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小蘭依舊穿著那百看不厭的青鳶墨裳,柔順烏黑的秀髮沿著香肩披下,漂亮的臉蛋白中透紅,氣質聖潔高貴,顯得格外的清麗絕俗。

她看到了門外的人,粉唇微張,清澈的眼眸里飛快掠過了一層朦朧的霧氣,隨後貝齒輕咬著嘴唇笑道:「你找誰?」

安林被這句話嚇得差點站立不穩,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同樣笑道:「我找安林的道侶。」

「不好意思呢,我這裡可沒有安林的道侶。」許小蘭聲音輕快,如黃鶯鳴啼,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視著安林,嘴角微微勾起的淺笑卻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那,那我是來給美麗漂亮的小蘭仙女送上萌寵的!」安林轉念一想,開始一把抓起圓鼓鼓的雪斬天,朝許小蘭的懷中塞去。

許小蘭沒料到安林會這麼回答,也是微微一怔。

隨後,她注意力才放在懷中軟綿綿毛絨絨的可愛事物之上,臉上再次浮現出驚喜的神色。

「這……這是雪魂獸啊?!」

許小蘭開心地笑了起來,一雙白皙如玉的手不停輕揉著雪斬天,從精巧可愛的翅膀,到粉嫩的小鼻子,再到圓鼓鼓的身軀,手感都讓她欲罷不能。

雪斬天受到這種無禮的撫摸,本來想用成語破口大罵,但一看到安林對它投來的威脅的目光,當即乖乖住口。

「小蘭仙女,你看我這禮物還不錯吧?」安林抓住時機,有些期待地開口道。

許小蘭如水墨嬌柳般的眉毛微微揚起,抱著雪斬天側過身子,輕哼一聲:「算你還有一些誠意,進來吧。」

安林如獲大赦,有些激動地走了進來。

許小蘭放下雪斬天,開始替安林等人泡茶,目光在安林的臉上流連,聲音清脆道:「這一次前去太初古域,你,你還好吧?沒有缺胳膊少腿吧?」

安林感受到許小蘭那關切的語氣,樂呵呵的搖了搖頭:「放心,都好著呢,而且收穫了許多好東西,你聽我慢慢道來。」

「噢,對了,這是我的獸寵,緹娜和雪斬天。那個是我的徒弟,蕭澤。」安林指著身旁的幾位開口介紹道。

「小蘭仙女,你真漂亮啊。」緹娜笑嘻嘻地對許小蘭招手,十分地熱情。

「師母好!」蕭澤竟然一板一眼地對許小蘭行了一個大禮。

他能夠感受得到,許小蘭的體內也有一股極為精純的龍族血脈氣息,那氣息讓他心生親近。此外他還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可怕的血脈氣息,那氣息浩渺深邃,讓他心中敬畏更甚,暗嘆不愧是師父的道侶。

雪斬天揮動著翅膀,有些討好地說道:「女主人真乃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傾國傾城之貌!」

許小蘭的臉微微一抽,再也無法保持淡定,這又是徒弟又是獸寵的,這一個月來安林到底經歷了什麼?!

「你們好,安林在遺迹中麻煩你們照顧了。」

她平復了一下心緒,笑盈盈地對緹娜等人打了一個招呼,將一杯杯剛剛沏好的茶遞給了他們,模樣既溫柔,又端莊得體。

蕭澤和緹娜一臉受寵若驚地接過茶,連連擺手直言道,是安林在照顧他們。

在簡單交流一番后,安林便讓緹娜,雪斬天,蕭澤,他們出去自己玩了。

重要的事情,還是私聊的好,多幾個電燈泡多不方便。

之後安林便開始迫不及待地和許小蘭分享起他的經歷。對於許小蘭,他不會有什麼隱瞞,而是將所經歷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面前的女子講述。

許小蘭玉手托著香腮,一雙明眸望著安林,聽得很入神。她的心緒會隨著安林遇到危險的時候緊張,當安林解決了那危險,她也會跟著鬆了一口氣。

光怪陸離的太初古域世界在她的面前慢慢展現。聽到安林還收了三名血族大能作為僕人后,她也會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在聽到安林得了一個便宜徒弟后,她則是開始忍俊不禁,笑起來梨渦淺現,面若桃花。

安林很享受這種感覺,無論是看到面前的女子為他擔心,抑或是為他高興,或者是責怪他處事太冒險太衝動,都有一種幸福感充盈在心頭,

在那個騎樓城遇到的幻境,安林也和許小蘭說了。

那一段經歷十分離奇,聽得許小蘭也是心神波動。

「小蘭,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變成了一個擁有不同記憶的安林,你會怎麼辦呀?」安林想起了騎樓城幻境中的許小蘭,於是有些好奇地問道。

許小蘭皺著柳眉,深深地望了安林一眼。

她秋水般的眼眸中透著一抹堅定,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認真道:「我想,只要你還是你,就算我們之間的共同記憶沒了,我也會再次喜歡上你的……」

說完后,她似乎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對,吹彈可破的臉上浮上一抹緋紅,將目光瞥向別處,晶瑩潔白的耳朵從秀髮中露了出來,依稀也有些紅潤。

安林聽到這句話,心頭一震觸動,整個人像抹了蜜糖一般酥軟。

這算是許小蘭再次對自己表白了嗎?接下來我該做什麼,湊臉過去吻一下嗎?

她頭都偏向別處了,這樣吻會不會太唐突?

就在安林想入非非的時候,許小蘭已經再次開口道:「你不是說,之後遇到了虛空獸,有一件事要向我坦白嗎,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啊?」安林聽到這句話,心頭猛地一跳。

這麼快就到重頭戲了?說出來會不會被小蘭打shi?

安林穩定心神,裝作很隨意地開口道:「咳……小蘭啊……如果我說,我和一頭小鯨魚因為機緣巧合有了聯繫,它非要叫我爸爸……你,你怎麼看?」

許小蘭聞言先是一愣,隨後美眸圓瞪,深吸了一大口冷氣,粉唇微張,語氣之中透著一抹難以置信:「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一個鯨魚都喊你爸爸了?你竟然好這口?」

許小蘭玉手握著茶杯,力道一個掌控不好,直接讓那法器級別的茶杯出現了細小的裂紋。由此可見,她的情緒波動是有多大。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你,你竟然對大鯨魚做了那種事?!」

她一臉不可置信地望向安林,清麗白皙的臉蛋憋得緋紅。

為了避免許小蘭暴走,安林當即開口解釋道:「你別急,聽我慢慢道來!」

安林對這件事不敢有任何隱瞞,將他如何掠奪虛空獸的生育術法,還有作死使用那力量,還有到最後虛空獸生了一個小虛空獸的經歷都說了出來。

許小蘭聽完了整個故事,臉色終於是緩和了不少,但依舊帶著幾分惆悵。

她幽幽嘆息一聲:「你這次太初古域之旅收穫真豐富,不僅有獸寵,徒弟,連孩子都有了……」

安林知道現在不是反駁許小蘭話語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要表達自己的心意,他立即將納戒中的一枚金色的仙果拿了出來:「小蘭,這是我在太初古域獲得的五品仙果,六轉鳳凰果。炎系血脈的使用者服用這枚果實,有助於感悟炎道之意,並且對於炎力血脈的增強和提純有著不小的增益。我尋思著對你有比較大的作用,你就收下吧!」

許小蘭接過仙果,感受著其間蘊含的精粹的炎力,仙果釋放的金色光芒將她那皎白的臉蛋映得美輪美奐:「沒想到你還記得給我帶禮物呀。」

「那是自然。」安林得意道,「還有那個雪魂獸,你喜歡我就把它送給你吧,它除了性格賤了一些,又喜歡飆成語,其他方面還是不錯的。」

許小蘭聞言連連擺手:「算了,還是把它放你那裡吧,你反正已經養那麼多獸寵了,讓它們湊一窩還是不錯的,我喜歡就去你那邊抱一抱。」

「好啊!」安林一聽也沒有拒絕。

反正獸寵什麼的放養就好了,他自己也懶得操心那麼多。

兩人的話題開始轉移向其他地方,看來小蘭還是十分善解人意的,沒有在小鯨魚的事情上多做糾纏,這讓安林在心中重重鬆了一口氣。

之後的聊天就十分的融洽了,讓兩人似乎都忘記了時間,只有一聲聲的笑語傳出閣樓之外。

緹娜,雪斬天,蕭澤在外頭等得有些無聊,開始找事情做了。

「咦,那邊好像有人在唱歌誒。」緹娜神色好奇地望向旁邊的閣樓,遲疑了片刻,在好奇心的鼓動下,還是循聲而去。

「那裡不是師父的房子嗎,他之前交代過我們,要先等他出來,再一起進去的啊。」蕭澤開口制止道。

然而緹娜哪裡沉得住氣,反正遲早都要去,早一點遲一點又有什麼區別呢。

她循著歌聲飛到了閣樓的一處窗檯之上,那裡有一朵小紅花正在夕陽的餘暉下,歡快地擺動著身軀,一邊光合作用一邊唱著悅耳動聽的歌謠。

「別看我只是一隻羊,綠草因為我變得更香,天空因為我變得更藍,白雲因為我變得柔軟……」

緹娜飛到了紅花的身旁,晶瑩潔白的尖耳微微揚起,碧綠的雙眸有著好奇和驚嘆:「哇,會唱歌的小紅花誒,真有意思……」

正在唱歌的小紅歌聲一頓,抬起腦袋望向身旁,語氣之中同樣透著驚訝:「哇,竟然是有翅膀的小人,還這麼可愛漂亮……」

小紅從未見過精靈,此刻緹娜的身高比她還要高一倍,但是在她眼中,緹娜依舊屬於小人的範疇。

緹娜嘻嘻一笑,興許是精靈對於植物一類的生命都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她對小紅的感覺很好,當即點頭嬌聲道:「是啊,我是個小人,安林是巨人!」

小紅腦袋微微一頓:「咦,你也認識安林?」

「對呀,我叫緹娜,現在是他的第五號獸寵。」緹娜頗為得意地說道。

小紅:「……」

所以說,主人這是跑到太初古域把小姑娘拐回來當獸寵了?

小紅暗暗想著,臉上依舊紅艷艷地笑著開口道:「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小紅,也是安林的獸寵哦。」

「啊!原來你就是紅老大!」緹娜驚呼一聲,獃獃地望著面前的小紅花。

她只聽安林提及過小紅的姓名,以及小紅排行第一的序列。

在她的印象中,能當安林第一個獸寵的,那必然是威勢驚人,氣場十足的女王,紅女王!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紅老大竟然是這麼嬌小可愛的小紅花!

「那主人有沒有給你起小名啊?」小紅好奇問道。

「小名?」緹娜一愣,隨後笑道,「他叫我小娜!」

小紅:「……,主人對你真好。」

緹娜一臉茫然,不明白小紅為何情緒突然低落。

「大白,小丑,小狼,快出來接客啦!有新成員啦!」小紅突然嬌聲喊道。

小閣樓內一陣騷動,緊接著,大白,小丑,小狼皆是湊到了窗檯之中,好奇地朝外面看去。

只見一個白裙飄飄,背後有金色雙翼,身段容貌皆是完美到讓人心動的小人,也正眨著寶石般的眼眸,好奇地打望著他們。

「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緹娜,主人帶回來的。呃,那個,排行第五,叫她小娜就行。」小紅嬌滴滴地開口介紹道,「然後,他是大白,他是小丑,他是小狼……」

「嘶……好漂亮的妹紙!」大白望著緹娜,倒吸一口涼氣,雙目爆發精光,開口驚嘆道。

「嘶……好醜的神魔巨人。」緹娜同樣倒吸一口涼氣,望著小丑,開口驚嘆道。

小丑:「……」

這是在說我嗎?話說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第一句話會是這個?

我明明什麼都沒說,為什麼我會中槍……

就在小丑一臉悲愴地感慨之時,蕭澤也開始抱著雪斬天,來到了窗檯之外,好奇地看向屋內的眾獸寵。

屋內獸寵的目光也被窗外的蕭澤和雪斬天吸引。

特別是雪斬天,那種又萌又可愛的外形,幾乎奪走了屋內所有獸寵的目光。

「嘶……好萌的球球!」大白望著雪斬天,倒吸一口涼氣,雙目爆發精光,開口驚嘆道。

「嘶……好醜的猴子!」雪斬天倒吸一口涼氣,望著小丑,開口驚嘆道。

小丑:「……」

所以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安林和許小蘭不知不覺聊了很久,等他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黯淡不已,明月慢慢顯現夜空,還有繁星點點。

他在門外沒有看到蕭澤,雪斬天,緹娜,不由得微微一怔。

隨後,他似有所覺,望向許小蘭小閣樓旁的那座閣樓,那裡燈火通明。

安林推開大門,在一片燭火光輝映照下,大廳之中熱鬧非凡。

雪斬天正被大白和小狼當成毛球非常歡快地拍來拍去,雪斬天大喊著不要,毛絨絨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奇特的紅暈。

不得不說,無論是狼還是狗,都對球類的玩具有著一種極為奇特的愛好。

小紅和緹娜正站在窗檯邊竊竊私語。

「咦?只要這樣運轉心法,就能光合作用了?」緹娜半透明的金翼完全伸展,盈盈的光芒散發,有淡淡的能量正在積蓄。

「對,就是這樣,趁著太陽還沒徹底消失,我們還能抓住太陽的小尾巴,再進行光合作用一刻鐘!」小紅搖晃著腦袋,激動開口道。

另一旁,小丑正持棒佇立,臉上有著難以化解的失落和哀愁,彷彿受到了什麼巨大的打擊那般。

蕭澤則是在一旁老氣橫秋地做著開導,少年那青稚的臉配上這副表情,倒是有一種奇特的反萌差。

安林淡淡一笑,這種氣氛讓他感覺到了溫暖。

本來還想著一一介紹自己的新獸寵,沒想到他們自己卻已經混熟了,這樣倒也省了他不少的力氣。

「安哥,你終於回來了,汪!」大白看到安林進門,開口激動地撲向安林。

安林樂呵呵地撫摸著大白的狗頭:「才一個月不見,見到我就這麼開心了?」

大白吐著舌頭,在安林的臉上舔了一下:「當然了,感謝安哥又幫我多招了兩個個小弟!汪!」

安林臉微微一抽,原來大白開心的是這個?

他仔細感受了一下,一個月不見,大白的氣息也變得愈加的雄厚,距離感悟個人領域,應該已經不遠了。

小紅的半步化神已經穩固,在血神玉的加持下,領域應該已經完善得差不多,可以朝化神期的最後一步邁進了。

然而,進步最大的還是白刀狼神。它在跟隨安林從朱雀獄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是真力境的巔峰,一脫離了原來的世界,來到天庭這種極其適合修鍊的環境之後,便利用那天時地利,在十天之前,一舉踏入了造天境。

聽說渡劫的時候,玉華副校長可是幫了大忙的,還得找個時間去感謝一下他。

「主人,主人!聽說我也有小弟了,還是三名返虛境的血族大能,是不是真的?」小狼跑向安林,歡快搖著大尾巴,一臉的乖巧。

安林揉了揉小狼的白毛,笑道:「是的,有機會介紹他們給你認識,你是老大,可要好好當一個榜樣。」

小狼深吸了一口氣,雙目爆發神采,連連點頭道:「放心,我一定會的!」

去一趟異界,就能收服三名返虛大能當僕人。

這種強者……它白刀狼神果然沒跟錯人!

安林坐在一個椅子上,拍了拍手掌:「來啦,都過來啦,接下來就是我發福利的時間了!」

大白,雪斬天等獸寵聞言眼睛皆是一亮,紛紛湊了過來。

小紅懶得動,繼續光合作用。

緹娜看到小紅沒走,也跟著陪在旁邊光合作用。

安林見到這一幕,臉微微一抽。

這麼快就帶壞我家小娜了?這簡直不能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