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了和南宮家的婚約,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那個人在一起。

老爺子曾經問過他會不會後悔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南宮熏說的是不會後悔。

即便是那一晚他真的要了她,又能改變什麼?只要司厲霆在這世上一天,她的眼中心中都只有那一人而已。

自己又何必自討苦吃,他還犯不著強迫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

顧錦還想要說些什麼南宮熏已經走開了,她欲言又止,南宮熏這個人她終究是要辜負了。

老爺子本來是在和其他人攀談,見到顧錦過來,主動朝她走來。

「錦丫頭。」那晚的事情他覺得挺抱歉的,畢竟他一個長輩對晚輩做了這樣的事情。

「老爺子,祝你壽比南山。」

老爺子見她沒有提起那晚的事情,心中有些愧疚,「錦丫頭,那晚的事情很抱歉,我老頭子……」

「事情都過去了,況且我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老爺子不用放在心上。

南宮家和顧家本來就是世代交好,我也不想因為這件事影響了我們兩家的關係。」

見顧錦並沒有抱怨之色,反而友善親和,老爺子倒是越來越喜歡顧錦,只是可惜她沒有辦法當自己的孫媳婦了。

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顧苒和顧明珠兩人走了過來。

「南宮爺爺。」顧苒甜甜的叫道,顧明珠則是冷冷看了顧錦一眼。

這個可惡的女人上次居然敢當著那麼多人面前打她,簡直就是對她的侮辱,她絕對不會放過顧錦。

為了找回場子,這兩天她一直都在精心準備老爺子的生日禮物,為得就是壓顧錦一頭。

「喲,這不是苒丫頭和明珠丫頭,你們一起來給我祝壽了?」

「當然了,小時候我還不小心打碎了爺爺你的花瓶呢,爺爺,小小心意請笑納。」顧苒的嘴很甜,知道怎麼討人喜歡。

老爺子樂呵呵道:「真是難為你們有心了。」

「南宮爺爺,這可是人家花了大價錢從別人手中搶過來的,你快看看喜不喜歡?」

顧苒讓人遞過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南宮老爺子只好當著她的面打開。

那是一幅畫卷,顧苒得意洋洋在一旁解釋道:「我知道老爺子你喜歡張大千的畫,我特地找人買來的收藏品。「

一聽張大千三個字,大家的眼睛都亮了亮,顧錦更是在心中有些驚訝。

張大千的畫可是不便宜,在拍賣會上有時候一幅畫會達到上億,就算是平時的畫也都價格不菲。

顧苒會花幾千萬買一幅畫送給南宮老爺子?這也是大手筆了。

畫卷在張大千其它巨型山水畫相比顯得有些小,這些大畫師的畫都是以尺計算。

近幾年像是張大千和齊白石這樣的大師身價水漲船高,就算是畫卷不大也不能說這畫不值錢,也很是昂貴。

老爺子聽到是張大千的畫,眼中也有些激動。

緩緩展開了那幅畫,顧苒不停的在旁邊吹噓著她得到這幅畫有多不容易。

顧明珠恨不得拿針縫上顧苒的嘴,讓她話這麼多。

顧錦才看了一眼就發現畫有些不對勁,因為這幅畫和她柜子里的有一幅畫一模一樣。

她才回來的時候老爺子一開心給她送了很多珠寶首飾衣服,當然文物古玩也不少。

只不過礙於她的房間是現代裝潢,掛畫未免有些奇怪,才特地給她一間房收藏。

當時老爺子還笑著說留著給她當嫁妝,顧家的東西怎麼會有假?況且她那裡也不只一幅張大千的畫。

對於張大千的風格也頗為熟悉,所以顧錦十分肯定這幅畫是假的。

只是看顧苒這得意洋洋的樣子,被人坑了還不知道,還以為自己買的是真跡。

顧錦只是笑了笑,並沒有當場打臉,她明顯看到老爺子的表情有些細微的變化。

只要是經常看畫的人一眼就可以發現這是真跡還是假的,老爺子又是張大千的忠實粉絲,怎麼可能看不出真假。

他沒說只是為了給顧苒留一點面子而已,「苒丫頭有心了。」

顧苒肯定是不知道真偽的,否則也不會拿來丟人現眼,老爺子沒有拆穿。

顧明珠生怕老爺子喜歡上了顧苒的那幅畫,趕緊開口道:「老爺子,我知道你喜歡玉石,專門買了一個玉扳指,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兩人雖然都是做了功課來的,這種時候就能明顯感覺到她們的心思遠遠不如司厲霆細膩。

調查了老爺子喜歡畫,就那麼不上心的買了一幅假畫。

知道他喜歡玉石,卻不知道一般的石頭老爺子根本就看不上眼睛。

顧錦嘴角勾起了一抹無奈的笑容,這兩人都是小聰明罷了。

老爺子見到玉扳指並沒有多開心,這樣的東西他每年都會收到。

就像是年年你都吃同一個蛋糕,你還會有新鮮感嗎?

「明珠丫頭也有心了,我很喜歡。」為了不打斷兩人的積極性,老爺子表明自己的態度。

當然你要是仔細看就知道他根本不是真的喜歡,不過就是隨便敷衍兩人而已。

這兩人還以為得到了老爺子的喜歡,頓時朝著顧錦看來。

「妹妹,你給南宮爺爺準備了什麼禮物?還不拿出來給我們看看眼界?」顧苒笑道。

顧明珠也等著看好戲,「妹妹是顧家家主,代表的可是顧家,你送的東西可不能比我們差吧,不然就讓人看笑話了。」

看來這兩人是約好了故意送昂貴的禮物,就是要讓自己的東西拿不出手。

顧錦將盒子拿了出來,「我的東西當然比不上你們的,不過是一番心意而已,老爺子請你笑納。」

她和司厲霆挑好了石頭,只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這一塊可是很罕見的翡翠原石,這麼短的時間沒辦法處理得很好。

見顧錦的盒子也不是什麼大牌LOGO,兩人對視了一眼嘲諷道,「妹妹,你這是拿的什麼小玩意兒糊弄南宮爺爺呢?」

「對啊,南宮家可是家世顯赫,今天又是老爺子八十大壽,你要是拿出來的東西很差丟的可是我們顧家的臉。」兩人一唱一和,跟唱戲似的,南宮老爺子皺了皺眉,對兩人的態度很不滿。 蘇錦溪倒是已經死了,但是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頂著一張和蘇錦溪一模一樣的臉。

「你們……」雲黎看著距離極近的兩人,似乎不太相信她們這麼快就在一起了。

「我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小艾,咱們進去吧。」

簡昀說著就要帶顧錦離開,雲黎不甘心的喊道:「簡昀,你馬上就要和別人訂婚,現在竟然和她攪在一起!」

「雲黎,我是怎樣的人你不一早就知道,又何必多此一問?以後你不要再來煩我。」

簡昀的冷漠顧錦一直都知道,記得在學校那會兒多少妹子上天入地的追求他。

不管是威逼利誘,還是哭得梨花帶雨,簡昀從來都是冷漠拒絕。

有時候顧錦都覺得他像是沒有心一樣,有個女孩曾追求了他整整五年,從高中追到大學。

據學校的八卦人士不完全統計,那個女孩對他表白了八十一次。

人家愣是連手都沒有碰一下,更不要說答應了。

男人一旦心狠起來比任何利刃都要傷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一直沒有表白。

簡昀雖然冷漠,私生活倒是很檢點的。

聽他和雲黎的對話,彷彿如今的他有很多女人。

顧錦對簡昀充滿了疑惑,一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自己能有脫胎換骨的變化,簡昀也可以。

直到離開拐角處,顧錦上前兩步和簡昀保持著距離。

臉上仍舊掛著優雅的微笑,「簡先生,你我並不熟就拿我當擋箭牌,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艾琳娜小姐,我這只是在提前排練,在劇中我們要演得比這更親密。」

「呵,原來簡先生是在拿我練手。」顧錦也打著哈哈道。

「聽說艾琳娜小姐並無演戲經驗,給你找找感覺。」

這樣油嘴滑舌的簡昀確實不是自己從前認識的那個了,顧錦收起笑容,不冷不熱道:「謝謝。」

見女人離開的背影,簡昀眼眸閃了閃,「艾琳娜小姐難道不想知道我和誰要訂婚了?」

「我說過,我和簡先生並不相熟,對你的事情也不敢興趣,你訂婚的時候不要忘記邀請我喝一杯薄酒就是了。」

說完她推開包廂的門進去,只聽到後面的簡昀若有似無的輕嘆一句:「真是絕情呢……」

顧錦眉頭微皺,他就這麼確定自己就是蘇錦溪?

推門而入,一桌的人都朝著她看來,唐茗更是起身相迎。

「艾琳娜小姐。」

「唐總,讓你們久等了。」顧錦淺淺一笑。

場中就只剩下唐茗身邊還有兩個位置,還沒有等唐茗迎她到自己身邊坐下,簡昀已經落座。

不管是唐茗還是簡昀顧錦都不想挨著,如今只剩一個位置,她只得坐下。

唐茗見自己和顧錦之間夾著一個簡昀,身上冷氣盡顯。

兩個男人都毫不掩飾想要靠近顧錦,這讓同樣身為女人的周黎和華晴心中很不是個滋味。

華晴首先端起酒杯,「借著唐總今天的場子,我先敬唐總一杯。」

唐茗表情溫雅,接了華晴的酒,不管是在唐家還是在外面他向來對華晴也沒什麼好臉色。

華晴打了一個圈周黎也開始,兩人都算是娛樂圈的老油條,酒量不淺。

兩圈下來,她們二人不過臉色有點紅而已。

長期在飯局之中打滾,兩人早就習慣了酒精,自然酒量也不淺。

華晴朝著顧錦看來,彷彿示意她也要打圈。

從前蘇錦溪的酒量不能算好,只能說一般般,簡昀上次和她在酒吧也見識了她的酒量。

幾人都有將顧錦灌醉想要她露出尾巴的意思,顧錦挑眉,她們的心思她怎麼不知道?

手指緩緩朝著酒杯而去,還沒有觸碰到酒杯,兩隻手臂同時攔在她的面前。

左邊攔著她的是南宮墨,右邊則是唐茗穿過簡昀攔住。

南宮墨雖然不喜歡顧錦,但他和顧錦也算是為數不多的朋友。

況且南宮家和顧家世代交好,他偶爾雖然是沒心沒肺,該照拂顧錦的時候也不會手軟。

「我們家艾艾酒量不好,她的酒便免了吧。」

一聲我們家坐實了他和顧錦的關係,彷彿真的和媒體所寫的一樣。

唐茗收回手聲音淡淡:「艾琳娜小姐剛從美國回來,還不適應,今晚的酒就免了。」

既然唐茗和南宮導演都開了口,誰要是再敢灌顧錦的酒豈不是找死。

而已經打圈完的華晴和周黎更是一頭霧水。

同樣是女人,她們喝酒的時候沒一個擋酒的,現在換成艾琳娜倒是有一堆。

兩人對顧錦越好,就相當於打兩外兩人的臉。

菜陸陸續續的上桌,顧錦赫然發現桌上擺著的都是自己曾經給唐茗做過的菜。

什麼魚香肉絲,肉末茄子,麻婆豆腐,皆是一些家常小炒而已。

當菜上桌之後一群人全都傻眼了,他們進的是高端私人會所。

這裡的菜最差也是魚翅燕窩,可為什麼有一種在快餐店吃飯的感覺。

別說是他們,唐茗對私人會所提要求的時候大家也都是一臉懵圈的狀態。

還是頭一回有人對他們有這樣要求的,不要三珍海味,只要家常小炒。

「怎麼,嫌菜不好?大家都愣著幹嘛?」唐茗的聲音將其他人換回了現實。

唐茗招來服務員,撤了顧錦的酒杯,取而代之給她換上了芒果汁。

這樣的體貼讓其他人都在心中將顧錦的地位又提了一些起來。

這個新人不簡單,不僅有南宮導演撐腰,唐總更是毫不遮掩對她的溫柔。

「哪有的事,這些菜最下飯,唐總真是有心了。」製作人吳平趕緊拍馬屁道。

大家也相繼動筷,唐茗盛了滿滿的一碗雞湯端給了顧錦。

顧錦面容倒是坦然,只是心裡一片發毛,唐茗這又是走得什麼套路?

一頓飯看是其樂融融,其實各自有自己的小九九。

南宮墨則是一臉看好戲的看看這,看看那,顯然戲比菜要好看。

一頓飯倒是吃完了,顯然製作人沒有喝痛快,又約著去夜場。

顧錦優雅起身,「你們去玩吧,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我送你。」唐茗也跟著起身。

顧錦求救的看著南宮墨,她並不想要和唐茗等人有任何瓜葛。

南宮墨已經喝嗨了,壓根就沒有看她,拉著身邊的製作人,「小吳,看不出你酒量挺好,一會兒咱們再喝。」

顧錦恨不得將南宮墨搖醒,唐茗嘴角含笑:「看來只有我送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