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葉天他們沒有回答,女子當即又輕蔑的說道:「也對,我相信你男朋友對你也一定是很好的,可惜看樣子他沒有多少錢,只能讓你跟著他一起吃苦了。」

莫名躺槍的葉天坐在那裡,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這樣看著女子在那裡自娛自樂,倒也頗覺得有趣了。

「兄弟,在哪高就啊?」

這時,大軍也看向葉天,語帶輕蔑的問道。

「沒有,就是給人看個房子而已!」葉天淡然回答道。

「哦,看房子?也就是保安嘍!那也沒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只要踏實肯干,以後說不定會有好發展。」

聽到葉天這樣說,那大軍立時以一種居高臨下的神情,傲然的跟葉天說道。

「白玉瑩,你男朋友穿衣服的品味還不錯啊!雖然不是什麼好牌子,但是這搭配起來看著還算不錯嘛!」女子掃視了一眼葉天身上的衣服,又一次秀優越的說道。

「是不錯,現在的地攤貨能做出這樣的效果,還真是不錯啊!」大軍也同樣的點了點頭,優越感十足的說道。

這個時候,女子回頭看了看門口,向著大軍問道:「對了,林哥怎麼還沒來啊?」

「快了吧!林哥一天天那麼忙,怎麼可能說到就到的!再等一會就是!」大軍忙不迭的解釋道。

「白玉瑩,等一會兒我給你介紹個大人物,我們都叫他林哥,林哥是一家大型連鎖商場的總經理。

像你男朋友這樣當保安的,到時如果想換個環境的話,可以去找林哥的,看在我們的面子上,肯定會照顧你們的。」

說話間,女子神情高傲的看著白玉瑩,就好像她真的是在照顧白玉瑩一般。

她之所以這麼說,就是為了顯示她現在人脈有多麼廣,好藉此壓過白玉瑩,一報當年大學時的嫉妒恨。

不過,對於這對優越感十足的男女,在這裡自說自話的表演,白玉瑩也和葉天一樣的面無表情,更是一直沒有說話,就這樣聽著女子和那個大軍兩人,在那裡一唱一和的表演著。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這人的個頭不是很高,也就有一米七左右,倒是長的白白凈凈的。

「林哥,你來了!不晚,不晚,我們也是才剛來。」見到來人,大軍急忙起身說道。

說著,連忙上前一引,將這叫林哥的人讓進座位。

林哥坐下之後,看到了坐在對面的白玉瑩和葉天,不禁問道:「咦?這兩位是你們的朋友?」

說話間,林哥看了下葉天,總覺得這人有些眼熟,好像以前在哪見過,一時間卻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想不起倒底是誰了。

「林哥,她叫白玉瑩,是我的大學時的同學,那個是他男朋友!」女子連忙解釋道。

「哦,既然是朋友就一起吃吧。」林哥倒也是十分大方。

「林哥,你每次穿的都不一樣,你身上這件衣服肯定不便宜吧!」女子這時又奉承道。

她雖然不認識那個林哥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到底是個什麼牌子的,但她也知道林哥是不可能穿便宜貨出來的,所以這樣說絕不會有錯。

「哦!價格還行,也就三千多而已!」林哥點了點頭,無所謂的說道。

他的眼神卻不不時的掃了下葉天,畢竟這人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眼熟了,自己絕對是看過他的。

只是這時候,葉天保持著沉默,並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他也不好主動去問。

「林哥就是林哥,每件衣服都那麼貴。」女子稱讚道。

林哥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目光掃視了一眼白玉瑩,當即不禁默默的點了點頭,看到白玉瑩第一眼的時候,他就看得出對方是一個美女了。

這時坐下來再仔細一看,那絕對是個大美女,雖然沒用什麼化妝品,但是皮膚卻十分好,再加上那罕見的顏值,可以說美得動人心菲。

這時,他轉頭看向了葉天,這個始終讓他覺得眼熟,卻想不起哪裡見過的人,此時也在看著自己,嘴角微微的勾著。

好像……好像是在嘲笑自己?

這讓林哥不由眉頭一皺,心裡感覺到有些不爽,卻也因為這人眼熟不好發作,以免莫名得罪自己招惹不起的人。

下意識的,林哥向著葉天的衣服看了一眼,眉頭不禁微微一皺,他感覺這件衣服特別的眼熟,好像在哪看見過。

拿出了手機,在相冊里翻了翻,終於找到了這件衣服,仔細的對比了一下之後,林哥突然整個人都愣住了。

「林哥……林哥?你怎麼了?」女子看到林哥愣住了,不由急忙喊道。

「呃……」

林哥被女子這麼一叫,立馬恢復了過來,也不理邊上著急的女子,連忙用手指著葉天的衣服,急切問道:「你……不,不對,您這件衣服是XXX大師親自設計的那個限量版禮服嗎?」

「我也不知道,這是別人送的!」葉天搖了搖頭,淡然的笑道。

這隻不過是陸雨柔給他買的,除了知道價格高到離譜,其他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也就只能這樣說了。

林哥再次看向自己的手機,然後一一的對比,對比了一會之後,他欲發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同時,想起自己所在連鎖商場的最高負責人,前不久親自來江陵的目的,不就是給人送這樣一套禮服嗎?

下意識的,林哥失聲喊道:「沒錯,就是這套,一定是這套!」

「林哥,你說的是什麼啊?」

見此情景,大軍疑惑的看向林哥,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說的是他穿的這套衣服,單單那件上衣就價值88888元!這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這套禮服是我們連鎖商場的老總,親自從帝都那也送來的……」林哥失聲驚呼道,臉上極為的駭然。

這個時候,他已經認出眼前這個人的身份了,難怪剛才會覺得很眼熟了。 這人不就是那次在自己負責範圍內的一家商場出事時,不就是老總親自打電話命令自己立馬去處置,其中的那個人生贏家嗎?

雖然他還是不知眼前這人什麼身份,但能讓自己老總親自打電話,命令自己立馬去處置的人,又豈會簡單?

「88888元!」

與此同時,在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在場另外三個人全都愣住了,一臉的不敢相信。

特別是之前那位出口尖酸刻薄至極的女子,此時更是滿臉的不可思議,完全就像是一副被就幾十個大漢輪了大米的樣子。

剛才她可是一直在嘲笑葉天穿的是地攤貨,還說什麼自己的衣服就價值上千塊,有多麼多麼的貴,多麼多麼的不尋常!

可現在倒好,自己譏諷的這個人的衣服,單單上衣就高達88888元,而這還是一整套的,要是再加上其他的褲子之類的,那價格根本不是她所能想像的。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不,如果真要說的話,自己穿的是衣服,那人家穿的就是格調和品位,已經不是尋常人能夠去體會的了。

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剛才自己看這個男子的衣服時,感覺也不太像地攤貨,原本是自己目光短淺,有眼不識金鑲玉而已。

另一邊,大軍更加的感到震驚,從剛才進來到現在,他就一直都沒有拿正眼看過葉天,特別在以為對方是保安時,更是還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去教育葉天。

可是現在,這位他以為是個保安的人,單單身上穿這套的衣服已經超過自己的存款了。

天吶!是我不明白還是世界變化快,一個保安居然比我還有錢!

這個時候,大軍的內心已經快崩潰了!

「林……哥,你會不會看錯了?」

女子抱著最後的希望,不甘心的問道。

「放你良的狗屁!這套衣服是我們老總親自送來的,我之前看了不知道多少回了,閉著眼睛都能畫下來,怎麼可能會著錯!」林哥十分確認的說道。

聽到林哥罵自己,女子也顧不上去生氣,而是恨不得先找個地縫鑽進去,畢竟之前自己的那番賣弄,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太丟臉了。

這就好比一個賣煎餅的,在跟開銀行的人吹噓,自己一天能賺多少錢一樣。

什麼叫班門弄斧?這就是班門弄斧!

直到這時,女子才終於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化著濃妝的臉上都紅了。

白玉瑩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葉天,她沒想到葉天居然這麼有錢,這人之前。

「林哥,那會不會是A貨?」大軍還是不甘心,看向林哥問道。

「A貨?A你的大頭鬼!這可是大師親自手工製作,每一件都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你哪裡去找A貨?」林哥又一次破口大罵起來。

聽到林哥的再次確認,大軍的心被沉入了湖底,他恨不得找一面牆撞死自己。

什麼低調的高調?什麼叫無聲裝B?這就是啊!

林哥這時哪有空去管那對裝B不成反被炫的男女,趕緊起身謙卑的說道:「葉……葉先生,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

葉先生穿上這身禮服,實在是像變了一個似的,我剛才都不敢認了!您還記得我嗎?」

葉天淡淡一笑,說道:「當然!那天商場中,還是要謝謝你!」

「葉先生客氣了,客氣了!應該的,都是應該的!」林哥忙不迭的應道。

「酒和菜已經好了,幾位請慢用!」

這時,服務員將剛才大軍點的酒菜一起端了上來,一一擺放好后,便轉身下去了。

看著滿桌子的酒和菜,大軍實在是沒有胃口:「林哥,我突然想吃點別的!我們換一家吧!」

「林哥,我也有點不舒服,我得了吃炒菜就會死的病!」白玉瑩的那個女同學神情十分誇張的說道。

見此情景,林哥不由為難道:「這……」

他可不想這樣就離開,可這大軍與他又頗有些關係,這時就顯得為難了。

看著林哥的神情,葉天自然知道他在為難什麼,當即笑道:「沒事,下次有空再聊!」

林哥不由大為感激,對著葉天說道:「葉先生,那就不好意思,如果哪天有空的話,我想請您吃個飯,可以嗎?」

「好說!」葉天淡然笑道,也沒說要還是不要。

林哥見葉天沒有正面回答,也不好過多追問,當下對著身邊的男女說道:「那好吧?我們換一家。」

雖然搞不明白他們兩個這是怎麼了,但既然他們表現得這樣,也就只能先走了。

「白玉瑩,我們先走了,錢我已經交了,你們慢慢吃,慢慢吃!」

白玉瑩的那個女同學說完,便急匆匆的跑出了飯店,畢竟之前的遭遇實在是太尷尬了,這場面讓她實在是待不下去了。

等到那三個人離開了之後,這個餐廳又恢復了安靜,看著桌子上多出來的酒菜,白玉瑩感覺很是無語。

剛才她那個同學過來,難道就是專程過來為他們兩個買單的嗎?

笑了一下,對於剛才的鬧劇,白玉瑩也沒放在心裡,轉而看著葉天笑道:「喂,你的衣服真的那麼貴啊?」

說著,打量著葉天身上的衣服,她確實感覺葉天的這身衣服和葉天很配,但是沒想到價格居然是那麼貴。

「恩!確實很貴!」葉天點了點頭,感嘆著說道,畢竟之前他看到價格的時候,反應也和那兩個男女差不多。

「哇!這麼說來,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高富帥?」白玉瑩微微一笑,調侃道。

「高帥這兩點,我還是承認的,畢竟這是有目共睹的!至於富嘛?還是算了,這些衣服都是……嗯,都是朋友送的!」葉天解釋道。

說到衣服時,葉天不由頓了一下,用了朋友這個詞。

「朋友?哪個朋友這麼有錢,能送你這麼貴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有錢人!要不,你也介紹我認識認識?」白玉瑩笑道。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你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哈哈……」葉天看著白玉瑩笑道。

白玉瑩想了一下,說道:「你說的那個朋友是女的吧?」

葉天一愣,問道:「咦?你怎麼知道?」

「很簡單啊!從你上這身衣服就可以大致推斷出來,這身衣服很合你的氣質,讓你一下子便與之前判若兩人,在衣服上能這麼細心的一般也就是女性了!再有一點,我剛才問你能介紹我和她認識嗎?

結果,你很痛快的答應了,並說我們會成為好朋友!如果對方是男性,出於生物對異性佔有慾的本能反應,你無論如何也不會這麼快的答應,至少也會小小的考慮一下的!」白玉瑩淡然的笑道。

「咦?還能這樣分析?太奇妙了!」葉天驚奇的問道,「你是做什麼的?」

「市場策劃。」白玉瑩笑道。

「市場策劃?現在的市場策劃都要研究心理學了嗎?」葉天好奇的問道。

白玉瑩一笑,淡然說道:「當然不是!這是我的個人愛好,因為覺得有趣,所以就特意學了一下而已!」

「真是厲害啊!」葉天誇讚道。

「是嗎?你也很厲害啊!當初要不是你出手,恐怕當時銀行內的人就要慘了!」白玉瑩認真的說道。

葉天手一擺,說道:「好了!都過去了,這些事不提也罷!再說我也是為了救自己嘛!」

這時,白玉瑩還想再說什麼,突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走手機一看,不由自由的皺起了眉頭,隨手將手機掛掉了。

見此情景,葉天笑問道:「怎麼?有人找你嗎?如果是的話,就去啊!別耽誤了!」

看著葉天,白玉瑩沉默了下,最終不好意思的說道:「葉天,不好意思了,原本是專門請你過來,為那天的事情向你道謝的!

結果公司里現在有點事,我需要去處理一下,實在是太抱歉了,下次我再好好的請你,現在就先走了!」

「嗯!沒事,你去吧!」葉天淡然笑道。

白玉瑩感激的點了下頭,抱歉的笑了一下,方才起身出了餐廳,匆忙的叫了一輛車離去。

葉天坐了一會兒,也覺一個人無聊,便也起身離開了餐廳,開車往回走。

車子開到東華街的時候,葉天不由得放慢了速度,想到自己當時打敗殷陽卓后,就將這條街交給韓雄打理,也不知道處理得怎麼樣了,便打算去逛一逛,看著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