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沈志永動真格的,葉宇急忙道。

「坑我?」

沈志永笑了起來,「小宇,不是我說大話,在整個雲溪縣,能夠坑我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你老威武。」

葉宇恭維道。

「小宇,除了生味粉,你還有其他的產品嗎?」沈志永再次問道。

「怎麼了?」

「我這半截身子已經買到地下了,該為兒孫考慮考慮了。而你又是一個奇人,特別對我的胃口,如果你手中還有其他產品的話,我可以投資入股,幫你完成生產銷售等一切路線。」

這話說的葉宇怦然心動,他親身經歷了雞苗孵化基地,中藥種植基地,還有生味粉加工廠的構建,知道其中的麻煩程度,如果不是侯斌在其中周旋著,如果不是他鑒寶協會副會長的職位,如果不是仰仗著謝一把的威懾,恐怕他真的會步履維艱。

神醫棄女 當然,沈志永不同,他是沈家的創始人,是沈家最年長的存在,他的身份地位,放在雲溪縣,簡直比謝建國還要強悍,有這樣的人幫自己的話,可以說已經事半功倍了。

「你想得到什麼?」

葉宇也清楚,在這個利益為先的社會當中,根本沒有免費的午餐,光憑著自己對了沈志永的胃口,他是不可能許諾給自己這天大的好處,肯定還要索取回報。

所以他想先聽聽沈志永的要求,然後再酌情處理。

豪門前夫 如果放在之前葉宇絕對不會給沈志永機會,可在得知沈家分為兩派之後,葉宇已經有了跟沈若曦親近的想法,畢竟沈若曦跟他母親沈文君長的很像,葉宇有心把她當成妹妹一樣照顧。

「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在你覆滅沈家的時候,能夠看在我這麼幫你的份上,不要把我們沈家趕盡殺絕。」沈志永頹然的說道,而且在說完這話,他好似一下子蒼老了很多。

葉宇則嚇了一跳,急忙擺手說:「太爺爺,這話可說不得,我怎麼可能覆滅沈家呢?再說,即便是我想覆滅沈家,也沒有那個能力啊。」

沈志永搖搖頭,緩緩的閉上眼睛,並沒有再理會葉宇。心中卻在想著沈家跟葉宇之間的恩怨,如果真要計較起來的話,即便是把沈家全部覆滅,恐怕也難消葉宇心頭之恨吧。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緩解這種仇恨,希望不要波及到他以及沈家第四代人身上。

所以他才盡量把沈桐和沈若曦捆綁在葉宇身上,讓他陷入左右兩難的境地。

「宇哥哥,快晌午了,趕快過來做飯,我肚子都快餓扁了。」正在葉宇想著沈志永究竟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沈若曦在廚房內喊道。

葉宇親自下廚,炒了幾個小菜,沈若曦在廚房打下手,兩個人忙的不亦樂乎。

沈志永看到這種情況,嘴角不自主的浮現出一抹笑意。

如果不是高攀不起,讓他們兩個湊成一對倒也不失為一種挽救沈家的辦法。

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沈志永已經儘力了。

看到葉宇端上來的飯菜,沈志永的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湊近之後,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細細品味一番,由衷的稱讚道:「不錯,色香味俱全,稱得上極品菜肴。這麼看來,讓你出生味粉卻只給你五成的分成有點虧待你。這樣吧,你六我們四。」

「太爺爺,不……」

不等葉宇說完,沈志永就擺擺手打斷他道:「小宇,你不要再反駁了,要不然我該懷疑你對我們沈家別有用心了。再說,那些都不是什麼大錢,以後沈家還需要你來照拂著呢,總的來說,我是不會吃虧的。」

「既然太爺爺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葉宇抱拳道,「而且我還打算研究出來一個美顏產品的配方,到時候還會再弄一個加工廠,不知道太爺爺有沒有興趣?」

反正已經和沈家扯上了關係,那不如就再多聯繫一些。

畢竟沈若曦跟沈維不同,而且他的仇人是黃志華,雖然和沈家也有牽扯,但真要追究起來,沈家的責任並不是很大,看在太爺爺的面子上,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你確定?」沈志永的眼睛再次亮了起來。

葉宇點點頭說:「廠址我已經選好了,就在若曦贏來的李猛那個廢棄工廠,而且原料我也確定,是康乃馨,剛好在工廠那一片有一個康乃馨園,非常近,把一片的地皮圈起來,咱們合夥辦一個美容產品的生產基地,怎麼樣?」

「好,太好了。」

沈志永興奮的說:「地皮的事情我來解決,康乃馨的園子我也一併給收購了,加工廠所需要的一切機器以及建設等等我都幫你籌備出來,至於工人和管理層,你有什麼好的推薦?」

「我才剛剛創業,身邊的人手太少,適合管理的就更少了。不過康乃馨的園子是我一個朋友的產業,不用收購,可以合作。」

「這樣啊,那行,美容產品這一塊我讓學銘掌管如何?」

「沈學銘?他不是這塊料吧?」葉宇皺了皺眉頭說。

在他的印象中,沈學銘就是一個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不學無術之輩,他何德何能能夠管理自己美容產品的加工廠。

要知道,在葉宇看來,美容產品的利潤絕對比生味粉還要強悍。

畢竟生味粉主要是調味品,還要進行限購,推廣起來非常慢,想要賺大錢需要一段時間。但美容產品不同,有骨蝶和祝文雨幫忙宣傳,只要產品發布出來,一定能夠大火。

更何況,美容產品的配方更加簡單,只要在一個水塘當中布置出來一個聚靈陣,讓池塘內的水變成靈液,往任何一個美容產品配方當中加入一些,便能夠讓這款美容產品達到逆天的效果。

可以說是一本萬利的買賣,葉宇可不放心讓沈學銘來掌管。

「學銘不行的話,那我這邊一時間還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雖然沈家家大業大,但很多人已經生出了二心,讓他們來管理美容產品,我不放心。再說,美容產品一般都需要懂得藥理知識,我們沈家懂這個的人太少。小宇,我看還是你來掌管吧。現在玉宇酒店這邊有古寶城幫你,中藥基地有關悅茹幫你,你完全可以抽身出來掌管美容產品。」

提到藥理知識,葉宇猛然想到一個人——冉亦菲。

之前在葉宇幫徐閩玉配置出來生味粉的時候,冉亦菲就吃醋,讓葉宇幫她也研究出來一個合作項目,當時葉宇答應過對方,可以研究出來一款美白產品跟冉亦菲合作。

因為沈志永提的太突然,以至於葉宇把冉亦菲忽略掉了。

現在猛然想起來,葉宇拍著大腿說:「太爺爺,你這麼一說,我還倒真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誰啊?」

「冉亦菲,不知道太爺爺認不認識?」

「冉樹德的孫女?」

見葉宇點頭,沈志永欣慰的說:「這個女娃娃倒是不錯,脫開冉樹德的庇護,她一個人支持起來雲溪製藥,也算是個傳奇人物,由她來全權掌管美容產品,再合適不過了。」

「那就這麼定了,回頭我找冉亦菲商量商量。」

「好,不過要儘快,若曦快要開學了,盡量趕在她開學之前把具體的合同制定出來,免得到時候還要讓她來回跑。」

「若曦在哪裡讀書?」

「雲河高中,讀高三。」

「那挺近的,真需要她簽字的時候,我會帶著合同到學校找她。」

「真的?宇哥哥,你以後會去學校找我?」沈若曦在旁邊驚喜的問。

「那是當然。」

「太好了,到時候我可以帶著宇哥哥好好逛逛我們校園。」

「一個校園有什麼好逛的,小宇找你是為了正事。」沈志永在一旁皺眉道。

看到沈若曦那歡喜的樣子,葉宇則笑著打圓場說:「太爺爺是不知道,我讀高中那會就一直聽老師說雲河高中多好多好,我原本就有想過去看看的心思,不過一直苦於沒有機會,現在剛好若曦在那邊讀書,可以帶我好好轉轉,就是到時候若曦可千萬不要嫌棄我打擾到你學習啊。」

「不會的,不會的,宇哥哥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嫌棄你呢。再說,我那麼聰明,幾天不學習照樣沒有人能夠追的上我。」

沈若曦傲然的說,引來葉宇和沈志永一陣哈哈大笑。

這頓午飯吃的特別融洽,每個人都達到了心中的夢想。

葉宇有了沈志永作為後盾,以後在雲溪縣辦企業再也不怕其他的蛇鬼牛神了沈志永攀上了葉宇,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葉宇答應去雲河高中看望沈若曦,讓她的心砰砰砰的跳個不停,眼光不時的瞟向葉宇,閃爍著小星星。

而且在吃飯的時候,他們也把美容產品的股份給瓜分了。

沈家出資占股百分之二十,孟依然以康乃馨園加盟,占股百分之十,冉亦菲做職業經理人,掌管整個美容產品的生產銷售以及售後,占股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五歸葉宇所有。

也就是說,整個美容產品仍舊是葉宇說的算。

而他緊緊是提供了配方和宣傳渠道,其他的概不負責。

這麼划算的事情,只是想想,就讓葉宇心動。

當然,他也清楚,沈志永這麼著急的送給自己好處,肯定還有別的想法,不過他暫時不提,葉宇也不好急著追問,只能等一切水到渠成之後再做打算了。 重生八零小嬌蠻 從沈家出來,葉宇又去一趟謝東林家,陪著他老人家閑談一陣,算是盡一下自己這個做弟弟的責任。

不過在謝東林家,葉宇並沒有發現謝曉月,這讓他微微納悶,閑聊之中開口問了謝東林。

「小宇啊,你告訴我實話,你是不是喜歡上了小月?」

謝東林笑著問道。

「啊?」

葉宇一愣,慌忙搖頭,苦笑著說:「沒有的事,謝老哥你可不要瞎想啊。」

「怎麼?難道我那孫女配不上你?」

「不是,實在是我已經有了婚約,不適合再去談戀愛。」

「這麼回事啊。」

謝東林嘆息一聲,心中卻幽怨道:「看來我那孫女沒有福氣了,不過還好,憑藉我跟小宇這層關係,能夠讓小月多接觸一下,興許能日久生情呢?」

想到這裡,謝東林就看著葉宇說:「小宇啊,我年事已高,兒孫又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根本無暇顧及到我,平日里特別沉悶,你如果沒有事情的話,能時常過來陪我聊聊天,喝喝酒嗎?」

「陪兄長解悶,那是小弟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啊。」葉宇忙附和道。

「如果是寒暑假的話,小月回家,她倒是能夠陪著我。不過現在她們學校開學了,她作為學生會的副會長,要提早到學校準備迎新工作,所以這兩天只能拜託你來陪著我了。」

「謝大哥,我也要去學校。」

葉宇苦澀的說,見謝東林一臉疑惑,他忙解釋道:「是這樣的,我的未婚妻劉璐璐因為貧困生被特招到省雲海大學,我明天就要去送她上學,可能還要在省城耽擱一段時日,怕是陪不了你。要不這樣吧,我讓我爸媽過來陪你老?」

謝東林擺擺手說:「不用,你不在家的話,他們還要幫你操持著加工廠什麼的,就不要再折騰他們了。對了,你剛剛說你未婚妻去哪讀書?」

「雲海大學。」

「真的是雲海大學?」

「這還有假嗎?我親眼看過通知書,就是雲海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好,太好了。」謝東林興奮的說。

這次輪到葉宇疑惑,怎麼劉璐璐到雲海大學讀書,謝東林會連著稱好呢?

「你知道小月在什麼地方讀書嗎?」

葉宇搖頭,但內心卻動容起來,驚訝道:「改不會也在雲海大學讀書吧?」

「對,她是雲海大學計算機系的高材生。」謝東林說:「小宇,這次你去雲海大學,能不能幫我給小月帶點東西過去啊?」

「謝大哥,你要帶什麼儘管跟我說,到時候我開車直接給小月送過去。」

帶什麼?

這倒是難住謝東林了,他也不過是聽到葉宇要去雲海大學,想給他們兩個創造機會,所以才隨口提了一下,現在真的要帶東西了,謝東林反而有些為難。

不過他也算經驗老到,內心尷尬,但卻並沒有表現在臉上。

腦子飛速轉動,思考著對策。

「謝大哥,要不這樣吧,正好我那加工廠已經開始生產了,到時候我給她送過一些生味粉。」葉宇幫忙獻策說。

「生味粉?」

謝東林驚喜道:「就是你那個玉宇酒店專用的調味品?」

葉宇點點頭,謝東林急忙搖頭說:「這可使不得啊,我聽說你的加工廠才剛剛投入生產,量並不是很大,連你們玉宇酒店就供應不上,又怎麼可能有多餘的帶給小月呢?」

「謝大哥放心,主要是因為酒店的廚師太少,忙不過來,所以我才定量的往酒店供貨,其實暗中我還私藏了一些成品,以備不時之需。剛好明天我就去省城,給小月帶一些過去,讓她也嘗嘗我生產出來的調味品,興許還能夠幫我多宣傳宣傳,說不定到時候就在省城火了起來呢。」

「哈哈哈,好,好,小宇,你還真是善解人意,有你這麼個老弟,這一輩子也總算是沒有白活。」謝東林欣慰的說。

兩人又聊了一會,葉宇就告辭離開,謝東林挽留,但葉宇看了看天色,已經很晚了,再加上烏雲壓的很低,好像要下雨一般,所以他婉拒之後,開著車子回家了。

還沒到家,暴雨就急速降落,打的擋風玻璃啪啪啪作響。

就在這個時候他接到了劉璐璐的電話,問他在什麼地方,晚上還回家不。

「我正在往回趕。」

「那你慢點,下雨了,路上滑,不好開車的。」

「我知道了。」

葉宇應了一聲便掛掉了電話。

似乎是為了回應劉璐璐的話,葉宇的車在一個轉角的地方竟然滑出好遠,如果不是他用靈力穩住了車身,恐怕真的會出現翻車。

即便是如此,也讓他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暗罵這修路的太差勁,修那麼窄,還留在轉角的地方,這不是加大交通事故的發生率是什麼啊。

想到這裡,葉宇萌生了一個念頭,自己現在掙錢了,要不要幫家鄉的路修一下呢?

不過跟著葉宇就搖搖頭,把這個念頭給掐滅掉。

他是一個修鍊者,對金錢的消耗比較大,不能再隨隨便便的浪費錢了,再說,生味粉才剛剛投入生產,還沒有盈利而美容產品只是一個雛形,都在燒錢,他根本沒有那麼多的閑錢來修路啊。

因為村子里都是泥巴路,葉宇只能把車子停在村頭,然後要步行回家。

卻不料,他剛剛下車,就看到撐著傘在旁邊等著他的劉璐璐。

暴雨傾盆而落,砸在劉璐璐撐著的碎花小傘上,試圖要把她的傘給砸穿。

疾風也不甘示弱,吹的傘都偏到一旁,讓雨水斜刺著落在她的身上。

劉璐璐今天穿這一件白色印花T恤和一條七分的牛仔褲,褲子已經濕了大半,順著褲腿往下淌水,灌入她白色的球鞋內。

不知道她站在這裡多久,想必鞋子已經濕透了吧。

而且疾風驟雨之下,劉璐璐單薄的身子顯得弱不禁風,被凍的瑟瑟發抖。

甚至她的臉色也因為冷而變有些發青,在這夏末秋初的季節,看似別有一番風情,但卻又楚楚可憐,惹人憐愛。

見到這一幕,葉宇內心顫動,急忙衝到劉璐璐身旁,把她攬入懷中,關切的說:「你怎麼那麼傻,不會在家等我嗎?」

一個家字勝似千言萬語,融化所有,讓劉璐璐覺得今天下午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感動的她雙眼朦朧,趴在葉宇的懷中,不自主的流出眼淚,混合著雨水,沾濕了葉宇的胸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