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就明天白天去,你覺得如何?”張昊天想着今天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小事兒要解決,乾脆明天一大清早就過去好了。

“這不可能!咱們是要找鬼,要召喚鬼最好的時候是晚上。”

“啊?那就晚上去就可以了,不過,白天爲什麼不行呢?那隻小女鬼不也經常大白天的出現嗎?就不說別的時候,就剛纔就已經出現了!”張昊天不是很理解,大白天的去不是很好嗎,爲什麼要晚上過去啊!

就不說別的,就說墳地那種氣氛,要是真的晚上過去,估計還沒等咋樣呢,自己就容易被嚇壞了,雖然自己膽子也還真是不小。

“這跟她什麼時候出現沒關係,她是鬼,她想什麼時候出現就能什麼時候出現,可咱們是去召喚她,到時候她出現還是不出現就看她的了,爲了方便她出現,晚上更好一些。”

周瑩瑩簡單的解釋着,要是白天可以,自己纔不想大半夜的去那種地方呢!

依稀記得小時候有一次父母去了親戚家,自己跟着三叔一起,當時三叔本來是可以不去墳地的,但是臨時有事兒,不去不行,沒辦法,就帶着自己一起過去了。

當時還不是晚上,只是傍晚,自己跟着三叔剛到墳地,就看到了不計其數的厲鬼在那邊晃悠,當時差點兒把自己嚇死!

那時候自己年紀還小,墳地簡直給自己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童年陰影了!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那片墳地自己是說什麼也不想靠近半步了,這次要不是真的有重要的事兒,必須要過去,自己真的永遠離着那片墳地十萬八千里!

張昊天抿了抿嘴,“既然這樣,那就去吧。”反正那片墳地以後就是自己的工作地點了,早點過去了解情況也是好的。

還有,依稀記得那片墳地還有另外一個保安,自己還從來沒見到過,這次過去正好一起認識認識,也看看那人到底是什麼情況! 既然已經確定了要晚上去,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到底是今天晚上直接去呢,還是哪個晚上呢?

張昊天心裏比較着急,生怕夜長夢多,想着擇日不如撞日,乾脆今天就直接過去算了。

但是對於周瑩瑩來說,那地方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了,要真的過去,自己還真的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設,至少要在心裏準備好了才行。

“你說你還準備什麼啊,那邊是墳地,就算是你畫個妝描個眉的,到那邊誰看你,鬼看你啊!”張昊天沒理解周瑩瑩所謂的準備是什麼意思,還真的以爲周瑩瑩要好好的打扮一下。

在張昊天看來,女孩打扮是很正常的事兒,但是就算是再正常,貌似也是需要看場合的,這都去墳地了,還是大半夜的,誰看你啊!真是不夠麻煩的。

周瑩瑩簡直要被張昊天氣死了,“你覺得我說的準備就是準備化妝?那你也真是厲害了呢!”跟這個傢伙說話,簡直就是雞同鴨講了,思想完全就不在一條線上!

“不是準備這些,難道你還準備一些吃的帶過去,你當那是野餐呢啊!真是不理解你了,你就不能稍微正常點嗎?”在張昊天看來,這周瑩瑩就是個不靠譜的,還準備呢,要不要直接給她定上兩桌外賣送到墳地裏大吃大喝?

真是不知道這周瑩瑩什麼時候能走點心,這可是她自己家裏的事兒,弄的怎麼就這麼不積極呢?

就在張昊天心裏一陣吐槽的時候,周瑩瑩開始大口大口的深呼吸,逼着自己不要跟張昊天在電話裏面對罵。

這傢伙腦袋到底是什麼構造的啊,自己不過就是要準備一下,無非就是心裏準備,被他這麼一說,弄的自己好像怎麼回事兒一般,真是太可氣了!

可就算是再生氣,周瑩瑩也還是拼命忍着,一來,自己現在是在家裏,要是真的大喊大叫的,別把自己親媽嚇壞了,也別讓自己親爹來收拾自己!二來,自己還指望他能跟自己一起去墳地解決家裏的事兒呢,要是現在就吵起來了,似乎真的不太合適。

“張昊天,你行!你真行!”周瑩瑩努力的抑制着,但是效果顯然並不怎麼好。

“我怎麼了我,這不還都是爲了你好,早點解決了你家的問題,也省的你提心吊膽的,你看看你,真是的!”這話是張昊天故意說的,就是想讓周瑩瑩氣個半死,誰叫她總氣自己來着!

“好!既然這麼說,那也像你說的一樣,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八點半,誰不去誰是王八犢子的!”周瑩瑩咬着牙說完這話,不給張昊天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

張昊天聽着電話那頭沒聲音了,拿過手機看了一眼,心裏別提多開心了。

自己就是要氣死周瑩瑩,憑什麼她就能欺負自己,自己就不能氣她兩下?

腦補着周瑩瑩氣急敗壞的樣子,張昊天說不上來的開心,轉身回到房間,準備收拾收拾,晚上也好跟着周瑩瑩一起去墓地。

可就在張昊天收拾的時候,房間裏忽然吹起了一陣陰冷的風。

張昊天被吹的整個人稍稍哆嗦了兩下,下意識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這纔想到,不對啊,現在這可是夏天,哪兒就來的這麼大的風?

還有,就算是外面真的颳風了,自己現在可是在室內,也刮不進來啊!

想到這些,張昊天趕緊四下看了看,在看到之前公司洗手間裏的那隻女鬼之後,張昊天心裏又沉了幾分。

“你怎麼出來了?有什麼事兒嗎?”依稀記得之前周瑩瑩和這隻女鬼說好了的,要是非必要的時候,這隻女鬼最好不要出現,尤其不要再張昊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出現,不準嚇人。

可今天這是怎麼了,好好的女鬼爲什麼就這麼出來了?

還有一件事兒,記得那對父子倆說過,他們派了很多隻鬼在自己身邊,其中就有一隻是安排在公司洗手間裏的,不會就是這隻鬼吧!

想到這個,張昊天心裏忽然警惕起來,倘若真的是這隻鬼,那自己當時近乎逼着周瑩瑩幫着這隻鬼,算不算是抓只老鼠咬布袋?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女鬼又朝着張昊天的方向稍稍靠近了一些,“我忽然想到一些事兒,想跟你說說。”

看着女鬼這副樣子,張昊天心裏稍稍放鬆警惕,但是又有一個聲音猛的提醒他,不行!這隻女鬼! 迷晴惑愛 弄不好還是一隻有危險的女鬼,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有什麼事兒你就直接說。”張昊天一邊說着,一邊有意無意的朝着三叔的臥室看了兩眼,想確定三叔之前用過的那些東西在哪兒,一會兒萬一這隻女鬼真的要跟自己動手,自己也好有個準備。

“這兩天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自己特別精神,什麼都變得特別好,就連記憶也開始回來了,我終於知道我爲什麼會在你們公司洗手間裏了,是因爲有人讓我去監督你,在適當的時候還要除掉你!”

女鬼開門見山,連一點兒彎兒都不拐。

張昊天瞬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還以爲女鬼會拐彎抹角,或者編造一些其他的什麼謊言,可現在,這哪兒就有謊言啊,就連要害死自己都直接說出來了。

“之後呢?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你是想現在動手嗎?”張昊天又朝着三叔那些東西的方向稍稍靠近了一些,想着只要是女鬼點頭,自己馬上動手,堅決不能給女鬼傷害自己的機會。

“不是!我是想說,謝謝你們能把我從那種地方帶出來,你們可能不太理解,簡單的說,我和我的孩子是被困在那裏的,雖然我當時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是我還知道。

素衣艷陽 別的鬼想離開就離開,想去投胎就去投胎,但是這些對於我和我的孩子來說,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是你們把我們娘倆從那種地方帶出來的,我不能傷害你,並且我需要提醒你,現在這個地方很危險。

至於是什麼危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從到了這裏之後,我的腦袋開始越來越清楚,一點兒也不像是原來那樣了,這就說明這附近有一個十分強大的氣場存在,就是那個氣場讓我變成這樣的。 可如果我能變成這樣,就說明其他的鬼也能這樣,如果真的聚集了不計其數的鬼,危險就不用我說了。

你身上有一種魔力,但凡是鬼看到了你,都會朝着你身上奔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你最好趕緊離開這裏,離着越遠越好,永遠不要回來。”

看着女鬼的樣子,張昊天覺得她不像是在說謊話,也不像是在忽悠自己,心裏的戒備再一次稍稍落下。

“這件事我知道,但是這裏是我的家,我是不會離開的!”張昊天的態度也是十分堅決,這地方就是自己的家,不僅僅有自己的親戚朋友,還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需要守護的東西,自己爲什麼要離開?

不過,如果說這附近陰氣比較重的地方,八成也就是那座大將軍的墳墓了。

可如果那片墳地真的陰氣重到能把附近的鬼吸引來,夏小沫會不會也被吸引到這裏?

一想到夏小沫,張昊天心裏又開始各種難受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要是真的去投胎轉世了,爲什麼之前不來跟自己告個別呢?

就這麼一恍惚,女鬼更加靠近了一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你不知道對方有多強大,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與其白白的送命,你還不如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走的越遠越好。”

張昊天看的出來,女鬼這是真心想幫忙,但是這個忙,真的是不用她幫了。

“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還是那句話,這裏是我家,我是不會離開這裏的!”按照周家人的說法,那個大將軍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自己對他來說,就像是在腦袋上裝了個定位器,不管自己走到哪裏,他都會找到自己的,所以,自己爲什麼要逃跑?

還有,這是自己祖輩上傳下來的事兒,自己的祖先全都在這片墳地裏守護着,爲什麼自己就不能完成呢?

女鬼看張昊天堅持,也就沒再多說什麼,只能種種的嘆氣,“對不起,我今天的話實在是太多了,因爲,我可能要離開這裏了。”

“要走了?是去投胎的嗎?”張昊天瞪大了雙眼再次看向女鬼,心說她前兩天不還在說什麼不能投胎之類的話嗎,現在怎麼就又能了?

“不是的,我和我的孩子還是不能投胎,哎,這事兒估計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的,我要離開是因爲總有一個聲音在召喚我,讓我趕緊過去,並且還有一種力量,使勁兒的把我朝着一個方向拽,其實我從傘裏出來是想跟你告別的,我打算跟着那個聲音走。”女鬼說着,臉上開始出現那種十分欣慰,又十分嚮往的神情。

即便是她沒多說,張昊天也看的出來,那個聲音讓這隻女鬼覺得十分舒服,也十分嚮往,就算是今天不過去,明天,後天,肯定也會追隨那個聲音去了。

“也好,去留你自己選擇,只是不要害人就可以了。”張昊天順着女鬼的話繼續往下說,想着你要走就走,好像自己能留得住一樣,這可是女鬼啊!

聽着張昊天這麼說了,女鬼微微的點了點頭,轉身邁步,漸漸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張昊天知道女鬼這已經離開了,心裏多少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剛纔要是那隻女鬼真的對自己有什麼想法,自己可就完蛋了。

想到這些,張昊天開始擔心晚上去墳地的時候了,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也遇到一些不太好的事兒。

思來想去,張昊天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帶一些三叔的東西去比較好,雖然自己不知道那些東西的用法和用途,但是有那些東西在手,萬一真的出什麼事兒了,自己好歹有個保命的東西!

周瑩瑩這邊也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吃飯的時候,周瑩瑩想要跟父母說一下自己和張昊天去墳地的事兒,但是害怕他們擔心自己,乾脆隻字不提。

這次本來就只是去探看一下的,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兒的,要是真的有什麼需要,自己再回來找父母搬救兵也就是了。

吃過晚飯,周瑩瑩拎着自己準備好的東西出門。

周瑩瑩的母親看到周瑩瑩要出門,趕緊上前問了一句,“你這是要去哪兒?”

“哪兒也不去,不是你們讓我保護好張昊天嗎?我這就過去保護了!”周瑩瑩說的也是相當的無奈,自己是多麼的希望回到從前自由自在的日子啊,張昊天那個傢伙,自己纔不想保護呢,他真是太討厭了。

“你去就去,拿這些東西做什麼?”周瑩瑩的母親看着她的揹包,這簡直跟搬家差不多了,至於帶這麼多東西嗎?

還有,這之前不都已經拿過去不少了嗎,爲什麼又拿?

周瑩瑩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乾脆直接甩脾氣,“哎呀,您就別管了,我都這麼大個人了,我自己會看着辦的!”

丟下這麼一句話,周瑩瑩急匆匆的拎着那些東西離開,而周瑩瑩的媽媽也開始好奇和擔心了,轉身去找周瑩瑩的父親,想商量一下要不要跟着過去看看。

重生之婦來歸 張昊天聽到那帶着周瑩瑩特色的砸門聲,趕緊把門打開,生怕周瑩瑩把那扇門給敲零碎了。

剛一進門,張昊天看着周瑩瑩手裏的那些東西,心說這傢伙準備的比自己還要充分啊!這簡直就能開個法會了!

“怎麼,沒見過啊!真是少見多怪!”周瑩瑩衝着張昊天冷哼着,心說這傢伙真是沒意思,這些東西都沒見過,他以往得是多麼的不關心三叔啊!

張昊天瞥了撇嘴,“我是沒見過,您老人家這是要幹什麼去啊,帶這麼多東西,你害怕啊!”

“是啊,我害怕啊!我就害怕鬼不來抓你,趕緊給你抓走了,我也省的保護你了,真是的!”周瑩瑩吐槽着,順帶着還鄙視了張昊天兩眼。

張昊天哈哈大笑,“你想得美!鬼不會喜歡我的,那些鬼啊,肯定更喜歡你!”

周瑩瑩立刻開始瞪眼睛,“好啊,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別指望我幫你了,到時候你求我都沒用!” “說的好像我需要你幫忙一樣,真是的!”張昊天冷哼出聲,自己也帶着不少的東西好不好,有什麼的!

雖然自己還什麼都不會,但是自己可是老張家的後人,這些東西對於自己來說,有什麼難的!自己血液當中可是帶着祖先的印記呢!

越想,張昊天越有一種自豪感,甚至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了,簡直就飄飄然了。

周瑩瑩才懶得繼續搭理他,直接把自己帶來的東西朝着旁邊一放,自己坐在沙發上,挑着眉毛看着張昊天,“說吧,什麼時候出發!”

這事兒宜早不宜晚,越是接近子時,也就是午夜前後,那時候越麻煩,要是真的聚集了太多的厲鬼了,這次怕是就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張昊天擡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要是沒什麼事兒現在就過去吧。”據說這個時間正好要交班,自己正好也過去認識認識另外那位白天的保安。

周瑩瑩沒說話,直接起身痛快的背起揹包準備出門。

張昊天跟在周瑩瑩身後,可就在張昊天關門準備出去的時候,房間裏猛的閃現了一個黑影兒。

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張昊天停下了關門的手,可當他再仔細看過去的時候,發現房間裏乾乾淨淨的,根本什麼都沒有!

這是什麼情況?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嗎?

張昊天覺得不可能啊,自己就算是眼花了,也不至於看錯這個啊!自己剛纔明明是真的看到了,怎麼就沒了呢?

周瑩瑩這會兒都已經走出去一段距離了,聽着身後沒有腳步聲,心裏好奇,轉身看了一眼,發現張昊天還在門口傻乎乎的朝着家裏看呢。

“喂,你這是幹嘛呢?”這傢伙吃錯藥了嗎,要走就走,要看就直接進去看,站在門口看算是怎麼回事兒?

張昊天聽到周瑩瑩喊自己,稍稍回過神來,看了周瑩瑩一眼,“你過來看看。”

周瑩瑩覺得好奇,折返回去也學着張昊天的樣子朝着房間裏看了兩眼,可不管怎麼看,房間裏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啊。

“你到底看什麼呢?”周瑩瑩再次好奇的問着。

“我剛纔看到一個黑影,一閃而過。”

“黑影?”

“是,但是就閃現了一下就沒了。”

“沒了?”

“對啊,我在這等着就想看看那傢伙會不會再出現。”

“出現?”

“……”

張昊天無語了,“你是復讀機啊,爲什麼我說什麼你就說什麼?”

周瑩瑩沒好眼色的看了張昊天一眼,“不想鄙視你,這麼等有什麼用,人家要出現肯定就會出現了,要是不想出現,就肯定不會出現了。”

只是,這話說完之後,周瑩瑩忽然意識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趕緊轉身瞪大了雙眼看向張昊天。

張昊天覺得奇怪,“你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花兒啊!” 帝少的獨傢俬寵 這傢伙什麼毛病,爲什麼要用那種眼神看着自己?有毛病啊!

“不是,你臉上要是能有花兒還好了呢!我就想問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能看到鬼的?”周瑩瑩忽然意識到這件事兒,

被周瑩瑩這麼一問,張昊天突然也意識到這件事兒了,“是啊,爲什麼我能看到了?”

按說自己長這麼大,好像還真的只有這段時間纔開始見鬼的,在這之前,自己甚至都不相信鬼混的存在!

擰着眉頭想了好半天,張昊天這纔想到一件已經被自己忘掉的事兒。

“要說我第一次見鬼,就是在我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你姐姐!但是在這之前還有一件奇怪的事兒。”

“什麼?”

“當時三叔的死訊到底是誰打電話告訴我的?當時我以爲是哪家的親戚還是朋友的,也就沒在意,但是當我回來之後,吳明光特意看了三叔家裏的座機電話,發現根本就沒人用那部電話打出去過,這事兒開始我還想調查清楚的,可後來一件事兒接着一件事兒的,我就給忘到腦後去了,現在想想看,這應該是我遇到的第一件奇怪的事兒。”

“這事兒我聽吳明光說過一次,他當時還以爲你在開玩笑,但是後來發現,真的沒人給你打過電話,他甚至把幾乎所有知道你電話號碼的人都問了一圈,也沒人承認,所以,你是覺得給你打電話的是鬼嗎?”周瑩瑩順着張昊天的話繼續猜測。

張昊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是,我懷疑過,甚至你爸也說過,沒準兒就是某隻厲鬼,受到那個大將軍的指派,專門給我打電話報的信,目的就是讓我回來。”

“你覺得是那個大將軍?”周瑩瑩眉頭擰的更緊了一些,心裏默默的分析着。

“這個以前我比較肯定,但是現在,我也不是很知道了,你也見到了那對父子倆了,他們在我身邊安排了不少的鬼,興許這件事兒就是他們搞的鬼也說不定,可如果是他們,這事兒就有點兒說不通了,畢竟他們要是真的想要了我的性命,不管什麼地方都可以,爲什麼一定要讓我回來?”

張昊天繼續把自己的想法全都和盤托出,沒有絲毫隱瞞。

“你說的也對,這事兒還真是奇怪了,不過,從那之後,你就能看到了,這事兒也真實神奇了!”周瑩瑩仔細的看了看張昊天那雙眼睛,想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如果說自己的陰陽眼是姐姐給自己的,那張昊天的陰陽眼是誰給他的?或者說,張昊天最近實在是太倒黴了,所以纔看到鬼的?當然了,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甚至還有可能是那些鬼就是故意讓他看到的,甚至,消失在張昊天手上的那張符,不也都有可能嗎?

周瑩瑩繼續往下想,但是越想,心裏越覺得發毛。

“行了,這事兒先放放,咱們還是趕緊去墳地比較好,不然時間就太晚了。”張昊天嘆氣,順手鎖好門,這一次走在了周瑩瑩的前面。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已經往前走了,趕緊快走了兩步跟上,生怕張昊天把自己落下一般。

與此同時,周瑩瑩的父母也開始商量着,要不要出去找找周瑩瑩,看着她那個樣子,真心不像是去張昊天那邊的,可別在出什麼事兒了。 就在周家父母商量的時候,張昊天和周瑩瑩已經到了墳地了。

這地方不是張昊天第一次來,依稀記得小時候大人們曾經帶自己來過這裏,但是每次都是白天,要說晚上來,這還真是第一次。

還有,以往雖然也是被帶到這裏了,但是從來沒讓自己踏進去過半步,曾經三叔跟自己說過,墳地這種地方,基本上已經算是禁地了,要是沒有什麼房子着火一類的大事兒,千萬不要來這裏找他!

一想到三叔,張昊天心裏瞬間又開始難受了。

想來,三叔就是在這裏沒的,還有,周家的人說過,三叔的魂魄就應該是在這片墳地裏面,也不知道一會兒會不會看到三叔。

要是真的看到了,自己應該怎麼做?是和三叔打招呼呢,還是……

張昊天沒敢繼續往下想,生怕自己的情緒會越來越糟糕,還有,自己選擇現在這個時間來這裏,可不是爲了尋找三叔的,而是爲了尋找那隻小女鬼,那個周瑩瑩的姐姐!

重重的深呼吸之後。張昊天帶着周瑩瑩繼續朝着墳地入口的方向走。

走到近前,張昊天看到門口的小房子裏面有微弱的燈光,心說三叔的那位同事,現在也是自己的同事,都這個時間了還沒走,不會是知道自己要來這裏吧!

想到這個,張昊天趕緊搖晃了兩下腦袋,這不可能,自己和周瑩瑩是臨時決定來這裏的,除了她和自己,根本就沒有其他人知道要來,要是這都能猜中過來,也真是神仙了!

既然對方在這裏了,張昊天干脆直接拽着周瑩瑩朝着哪個小房子的方向走,想着先認識認識,以後沒準兒還有事情要他幫忙呢!

一邊朝着那房子的方向走,張昊天一邊在腦海裏腦補着對方的樣子。

記得很長時間之前,三叔跟自己說過幾次他的這個搭檔,說對方心眼兒好用,但凡是誰家有個什麼事兒的,他一準兒都會幫忙,這點跟三叔一樣一樣的,可這傢伙嘴不是太好,有的時候就喜歡亂說話,也因此得罪了一些人。

不過,他似乎並不在意,在他看來,別人喜歡不喜歡自己那是別人的事兒沒有關係,跟自己一毛錢沒有!

當時三叔跟自己說這事兒的時候,自己還說過,這人有趣,活的自在。

越是往前走,張昊天心裏也就越是不安,在眼看着就要到門口的時候,張昊天徹底沒辦法胡思亂想了,腦袋裏也開始發空,就像是被誰抽乾了思想一般。

不等張昊天上前拍門,那扇門倒是支呀呀的從裏面被推開了。

“來的可挺早啊。”

那扇門剛一被打開,一個穿着保安制服的老頭笑呵呵的對張昊天還有周瑩瑩說着。

張昊天一愣,本以爲守在墳地的會是一個胖乎乎的老頭,膽子到到上天,不然怎麼會選擇跟墳地打交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