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拍的人愣住了。

領帶已經整理好了,妻子也退開了一步,發現他發獃,疑惑的問,「你怎麼了?」

「她叫我阿建。」

秦建難以形容自己此刻的情緒,像是飛到雲端,又覺得有根繩子拽着他。

儘管還沒等來『爸爸』這個稱呼,但『阿建』好像也不錯。

「哦,這個啊。」

葉茹好笑的拍了拍他的手。

「早些天就這麼喊你了,好像是因為聽到我這麼稱呼你,私下也就這麼稱呼你了。」

她心思更加剔透一下,還小聲為丈夫加油。

「再努力些,沒準她就願意叫你爸爸了。不過叫阿建也不錯,挺親密的。」

秦建點頭,忍不住笑了笑,又很快收斂,微微蹙眉。

「寧家那邊出了事。」

秦老夫人已經先一步出發過去了,四下沒有外人,秦建也不瞞着她。

他和妻子之間本就沒有秘密。

「寧尋是寧伯母的孫子,但不是寧老三的兒子。」走過了蓮蓬池,兩人踏上了樓梯,雖然不卜廬只有幾步距離,但還是先去選拔賽吧。

附近的人流量開始多起來,台上的喧囂聲也是逐漸變大。

李聞從石欄杆邊上探出個頭來,胡桃也是如此,兩個小腦袋看著選拔賽的報名場地。

「哇!好多人啊!」

胡桃是報名剛開始的時候來過,那時人

《原神之無妄坡幽靈》第十一章戎世與選拔賽 第24章

6月15日, 週一。

駱修和宗詩憶的對手戲在傍晚結束,天邊晚霞豔麗,夕陽如血。

耿宏毓喊了收工, 一下午的拍攝到此結束, 工作人員們鬆了口氣地下班。

“駱先生, 今天辛苦了。”

工作人員散去大半後, 宗詩憶去化妝間卸妝前, 專程跑來跟駱修問好。

駱修接過小助理遞來的冰鎮毛巾,在脖頸下按了按,聞言隨意點頭應了:“宗小姐客氣。”

宗詩憶遲疑着, 小心問:“駱先生,今晚您有時間嗎, 我想請您在鎮上酒店吃晚餐, 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

駱修指節一停, 回眸。

在那雙深褐色眸子的注視下,情緒似溫潤又透涼薄, 宗詩憶挺了兩秒就有點撐不住,低頭避開視線。

駱修不在意地轉回去,用毛巾擦拭手腕:“宗小姐有什麼事情麼。”

宗詩憶張了張口,眼神遊弋,露出複雜的欲言又止的神色。

駱修沒回頭, 但已瞭然:“今天我很累了, 宗小姐有什麼不方便別人聽到的事情, 明天再去找我吧。我明天沒有拍攝, 一直在房間。”

宗詩憶露出喜色, 立刻點頭:“好的,謝謝駱先生。”

“……”

宗詩憶身影遠去後, 之前自覺躲到旁邊的朱涵宇湊上來,疑惑地望着宗詩憶的背影:“駱哥,她怎麼突然找你,還一副要告白不方便的架勢?”

駱修一瞥他。

小助理噎了下:“您的眼神傷了我的心。”

駱修:“我怎麼了。”

小助理控訴:“您剛剛那一眼裡滿寫着在看一隻小學雞的嫌棄!”

駱修思索之後,淡淡點頭:“差不多,你的領悟能力有提升。”

小助理:“???”

小助理悲憤地問:“我說的哪有問題嗎?宗詩憶剛剛不就是一副要告白又不好意思在公開場合、所以要單獨約您的反應嗎?”

“你能不能用……”

駱修架上金絲眼鏡,慢條斯理又冷淡地撩起眼,似笑非笑瞥他。

“成年人的腦子思考問題。”

小助理:“……”

果然是被嫌棄了QWQ

小助理不甘心地追問:“那您告訴我唄,她到底是爲什麼事情,這麼欲言又止的?”

“找到我這兒,求的無非就是資源或者渠道。”

小助理懵了下:“她又不是您公司的藝人,硬要說的話宗詩憶連定客傳媒的藝人也不是,同門之宜都沒有,怎麼會找您——”

小助理的話自己消音。

他終於想起來了什麼,有點頭疼地問:“果然上次您說得對,圈裡不是慈善場,只有利益驅使。害,我還以爲宗詩憶真是像她的人設那樣單純友善沒心機的呢。”

駱修拎起躺椅上掛着的外套,側身離開前停頓了下。

“她人呢。”

“啊?誰?”

“……”

“??”小助理轉轉腦袋反應了幾秒,才恍然問,“您是說顧念?林副導好像找她有事,在您拍攝中途就把她叫走了。”

“難怪不在。”

“您找她有什麼事嗎?”

駱修停頓了下,沒回答:“我去休息室等她。她回來以後,讓她直接去那邊找我。”

小助理停下手裡動作,狐疑地盯着駱修:“駱哥,您不會是,真的真的對那個小編劇,有什麼……”

“有什麼。”

“就——那種意思啊!”

“哪種意思。”

“!”

駱修從頭到尾沒擡過眼,聲音也冷淡裡透一點散漫的倦。小助理卻被他這不緊不慢的反應逼急了,跳着腳竄到駱修正面。

“還能哪種意思,當然是類似她對您的非分之想的那種意思!您可千萬不能上了狐狸精的當,她可是有男朋友的,這件事情不管怎麼算,結果都是您虧大了啊!”

駱修終於撩起眼,眸子裡晃着點似淺似深的笑意,他輕聲笑:“我,虧大了?”

“嗯嗯!”小助理拼命點頭。

“怎麼說。”

“您看她當衆還有對您那種態度,肯定就是隻打算髮展露水情緣嘛!等拍攝一結束,她絕對吃幹抹淨拍拍屁股就回男朋友身邊了,您身情兩失,什麼都落不着!”

“那我把她變成我的,就不虧了。”

“這倒確實是個……”

小助理戛然停下,驚恐扭頭——

“???”

“駱哥你認真的嗎??”

“……”

駱修慢慢扣閤眼鏡盒。

啪嗒一聲輕響後,他擡頭也撩起眼簾,眸子裡笑意溫潤如常。

“開玩笑的。”

“……”

“是她之前有事要和我說,所以你記得告訴她。我去休息室了。”

“…………”

小助理僵在原地,目送着那道背影離去。

直到風把山裡一絲乾熱的暑意吹進拍攝片場內,朱涵宇在這熱騰騰的溫度下打了個激靈,猛回過神。

他低頭搓了搓胳膊上無故冒起來的雞皮疙瘩。

“……日哦,怎麼總感覺要出事了。”

·

《盲枝養鵝日常》

2018年12月2日,星期日,天氣小雪

第一次“愛的圍巾”行動嘗試失敗,我現在嚴重懷疑自己是個手殘。

……

2018年12月21日,星期五,天氣晴

第二次。

又失敗了。

……

汪!!!

……

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天氣陰轉多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