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媽一眼瞪死了!”

“什麼?”

蘇小魅看着我吃了一驚。

我很少看見蘇小魅驚訝的樣子,還別說,她小嘴微微張着,甚是可愛。

我把老媽就是三代孟婆的事情解釋給了蘇小魅聽,蘇小魅聽到這個話以後,也和我一樣感覺匪夷所思。

不過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我讓蘇小魅去看了一下老媽的情況,蘇小魅告訴我,這應該是老媽的記憶和三代孟婆的記憶正在融合,或者應該說,是老媽在消化三代孟婆的記憶吧。

經過了一番仔細的分析,蘇小魅告訴我,這個狀態,應該是沒有危險的。

聽到這個話,我就放心了許多。

第二天老媽醒的很晚,她出奇的睡到了早上十點鐘,當她起來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她此刻已經換了一個人。

她的身上還是散發着我們熟悉的那種感覺,但卻在不知不覺之中,多了一股英氣。

“老媽,昨晚睡的怎麼樣?”

我試探着對老媽問道。

“沒問題,我睡的很好啊!”

“那您還記得,您是誰麼?”

我還是感覺有些不妥,又一次試探着對着我老媽問道。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老爹敲了一下腦袋。

“你媽會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

老媽倒也語出驚人。

“你放心吧,我是她,也是我!”

“你們娘兩…還打啞謎!”

老爹看着我們兩個,有些受不了了,搖搖頭離開了。

現在就剩下我和老媽還有蘇小魅三個人了。

“魅鬼王殿下,你好啊!”

老媽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話,把我給嚇了一跳。

蘇小魅是知道老媽三代孟婆身份的,趕緊蹲下行禮。

“參見三代孟婆大人!”

老媽是三代孟婆,看穿了蘇小魅,這倒是無可厚非,可是蘇小魅不是鬼王麼?按到來來說,孟婆是鬼將級別的稱謂啊。

“這,鬼王和孟婆哪個大啊?”

我有些無語。

“不得無禮!”

蘇小魅對着我教訓道。

“三代孟婆大人,在地府裏可是一個傳說,地位早已超過了鬼王,就算是當代閻王大人,見到也是要行禮的。”

(本章完) 三代孟婆居然這麼牛逼?

“能見到傳說中的三代孟婆大人,是我十輩子修來的福分呢!”

蘇小魅不聲不響的對老媽拍了個馬屁。

“小星能找到你當媳婦,那是他的福分纔是!”

這兩位相處的還算是比較和和諧,讓我的心裏放鬆了不少。

本來我還擔心,老媽是不是會因爲蘇小魅是鬼的事情,就不接受她這個兒媳婦了,現在看來,顯然沒有這個問題。

蘇小魅跟老媽說了一下,這些年地府的變化,老媽則是告訴了蘇小魅一些,以前的年代地府的祕聞,她們兩個說了半天,我居然一句話都沒能插上,我瞬間就蛋疼了。

“老媽,我要抱大腿,你快給我傳授絕世神功吧!”

老媽白了我一眼。

“什麼絕世神功?”

“你都是鬼帝級別的強者了,你怎麼可能不會絕世神功,你隨隨便便傳我一個,讓我直升鬼王的神功,給我過過癮啊!”

我現在可是一直都惦記着呢,我們蘇小魅同學,必須要找一個鬼王級別的強者雙修,我現在纔是一個小小的鬼兵,連鬼將都到呢,到鬼王,真是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

“哪有什麼直升鬼王的神功?”

老媽看着我,整個人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修行一道,是沒有捷徑可走的,你既然選擇了踏上這條道路,你就要步步爲營,紮紮實實的打好基礎,一步一步的前進,總想着圖快,那沒有任何的作用,快而不穩,就像是一座樓房,地基不紮實,遲早要出事!”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本來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卻被老媽給訓了。

“那好吧,絕世神功我就不要了,我抱你的大腿,大殺四方吧,我可是有一個鬼帝的老媽啊,誰敢來惹我。”

“小星,你最好放棄這個想法!”

老媽的表情依舊嚴肅。

“實力是自己的,不是父母給的,若是我真有實力,照顧你一二也不無不可,可你看到了,我現在是人不是鬼!”

“什麼意思?”

迷愛癡戀:誤惹狼性首席 我有些奇怪的對着老媽問道。

“鬼的力量,是不能在人的身上得到施展的,況且三代孟婆已經死了,我現在就只是你媽!”

好吧,聽到這話,我瞬間就有些垂頭喪氣了,不過沒關係,好歹我也多了一個牛逼的老媽不是?

“兒子,你廢了這麼大的功夫,喚醒我前世的記憶,把輪狀王的寶貝疙瘩都給弄出來了,你應該不是隨便玩玩,想看看你媽前世到底是誰吧?

“肯定不是啊,事實上,我們真的是有重要的事情,我們需要並蒂雙珠彼岸花!”

聽到這個,老媽的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怎麼樣?老媽,你有沒有辦法弄出來。”

“配方我倒是還記得,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首先我得有兩種彼岸花。”

“有!”

我直接從鬼袋裏面給她掏了出來。

“其次,你們去一下我地府的故居,幫我把我種花的工具給我拿過來!”

老媽說的這句話,倒也無可厚非。

“還有呢?”

“還有,我也不知的什麼時候能弄出來,這玩意是需要一定的運氣的!”

“行!”

我趕緊對着老媽答應道。

“那你趕緊告訴我,你地府的故居在哪裏吧?我趕緊去給你拿工具。”

我有些着急的對着老媽說道,畢竟早一天拿到工具,蘇小魅就能早一天解脫。

“你拿着這個!”

老媽塞了一張紙給我,上面畫着一個圖案。

“這是我故居的鑰匙地址我已經告訴小魅了,地府的地形你不懂,告訴你也沒用,讓小魅帶着你去吧,對了,小星啊,我書房裏面,櫃子左手邊的第一個抽屜,你打開裏面有一張符,你把它拿着,丟到離都的上方去。”

“離都?”

我有些疑惑。

“那是什麼地方?”

“離鬼王的都城!”

蘇小魅對着我解釋道。

老媽給了蘇小魅一個滿意的眼神。

“沒錯,雖然我三代孟婆已經死了好多年了,但是我的兒子,也不能讓別人隨便欺負了,這個場子,我們還是要找回來的!”

感情蘇小魅剛纔和老媽說的,關於離鬼王的事情老媽都記的一清二楚的啊。

這也正合我意呢,本來我早就在想着,要怎麼報復一下離鬼王這個傢伙的,不過他是在是太陰了,之前的時候,蘇小魅選擇過報復離鬼王,可差點把自己給搭上,我可不認爲自己比蘇小魅強。

老媽這個話,簡直就是選中送炭啊。她都已經交代下來了,我們也就不矯情了,帶着蘇小魅一起,我們回到了陰間。

老媽的故居還挺遠,我們乘坐冥龜到了最近的地方,下去之後都走了兩個多小時。

這邊是一片沙海什麼都沒有。

我在蘇小魅的指點之下,拿出了老媽給的鑰匙,在沙海上畫出了圖案,我們順利的進入了老媽的故居。

這裏並不豪華,相反很是樸素,就是一個小院,裏面有很多的植物,有些還活着,但是大多數已經枯萎了。

按照老媽的吩咐拿了東西,我們又趕到了離城。

老媽抽屜裏的符,和她的院子一樣的樸素,我甚至都懷疑,這個符咒是不是已經因爲

年代久遠而失去效果了。

蘇小魅帶着我在離城的上方飛着,想想離鬼王這個狗日的,我也不猶豫了。

直接輸入了大量的鬼氣,把這一張符,給丟了下去。

一股強大的氣息,開始肆虐。

鬼帝級別的符咒,威力就是完全不一樣,一股龐大的威壓,出現在離城的上方。

這符咒開始變大,變大,再變大!

一張看起來蒙着灰,不知道還能不能用的符咒,居然籠罩了整個離城。

然後符咒緩緩的壓了下去。

整個離城被隱隱籠罩,所有的鬼都開始亂了套。

“啊!!!”

“不!!!”

城內,離鬼王的軍隊門,也開始慌神了。

我甚至可以聽到,下面的鬼將,正在用盡全力的嘶吼。

“開啓防禦,快快快!護城大陣。”

“所有鬼兵級別的,給護城大陣注入能量,鬼將級別的跟我來,我們組成千將陣!”

他媽恩下面弄的是熱火朝天,但我知道,這一張符咒,可以讓他們絕望。

“哪位鬼帝大人降臨,請放過我離城!”

突然,離鬼王的聲音,響徹四方。

好樣的,離鬼王居然也在這裏,今天可以順道弄死他。

想到這個,我就是一陣高興,離鬼王來了,他們的士氣高漲,可是對實力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區別。

在鬼帝級別的攻擊下,一切都講被碾壓。

一張符咒,緩緩的壓下去。

護城大陣,破!

千將陣,破!

離鬼王,沒有破!

最無恥的事情出現了,就在抵擋不住的時候,離鬼王整個人,居然化作一道黑霧,就開始突圍。

下一刻,符咒落下,整個離城,化爲了一片平地。

離鬼王的狗腿子,一個都沒有留下,本來想看看離鬼王死了沒,只見南方一個黑影,一閃即末了,我沒想到他的生命力居然異常的頑強,雖然不是硬抗,但畢竟也收到了鬼帝攻擊餘波的影響,居然還能跑的這麼快。

“走吧!”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仇也報了,現在感覺痛快多了。

“彆着急,我們可是還有一些好東西,沒有收走呢?”

“什麼?”

我有些疑惑,可下一個瞬間,我就明白了,一股股清純的鬼氣,朝着我們的方向飄蕩過來。

我瞬間就懂了。

《化鬼大法》!

我和蘇小魅同時運行起了這門曠世功法。

我感覺到,體內的鬼氣,正在呈現出直線上升的趨勢,而且一路衝擊,勢不可擋。

(本章完) 同樣是《化鬼大法》蘇小魅和我使用起來,卻是截然不同的,我吸引來的鬼氣,就好像是一條小河,蘇小魅吸引來的鬼氣,就像是一條大海。

百蜜一疏,機長的大牌新歡 饒是如此,我們吸引來的鬼氣,相對這漫天的鬼氣來說,都是九牛一毛。

“加油,這可是一場大造化!”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儘量多吸高純度的鬼氣!”

總裁的首席小甜妻 蘇小魅在百忙之中還能抽出時間來指點我,我的心裏就是一陣的感動。

不過說起來,這也真的算是大造化了。

一般情況下,哪裏找得到這麼對的鬼氣吸收?

剛開始,我都是隨便吸收的,聽了蘇小魅的話以後,我開始專門找精純的,也就是鬼將級別的鬼氣吸收。

蘇小魅說的還真有道理,這玩意是重質不重視量,吸收高純度的鬼氣雖然需要的時間更長,可效果也是槓槓的。

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我的鬼氣,也已經到到了飽和的頂點。

本來我就已經是鬼兵五階巔峯的修爲了,對於突破成鬼將,我缺少的只是一個引子,而現在,這個引子到來了。

大量精純的鬼將的鬼氣,在我的身體裏面橫衝直撞,我已經到達了突破的邊緣,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我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水到渠成的自然突破了。

但是萬分蛋疼的事情出現了,我並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突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