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遠疑惑的望去,只見俊雄雖然還是跟他一樣面朝前方,但是脖子上的腦袋卻呈現一百八十度的轉向了身後,似乎在盯着黑暗的樓梯下面看。

彷彿那裏有着什麼東西吸引了它的注意力,鬼嬰獨有的凶戾眼神死死地看着那裏。

那裏有什麼?

蘇遠疑惑的順着俊雄看的地方看去,然而因為屋子裏某種未知的靈異力量的影響,鬼眼的視線受到阻礙,讓人無法看的清楚,但依稀還是能看到。

樓梯的下方,多出了一雙老舊的木履。

是的,就是那種島國的老人常穿的木履,放在別的地方,一點都不稀奇,但是放在這有厲鬼出沒的凶宅里,卻又顯得那麼得詭異。

「一雙鞋子,但是看不到有其他的什麼……」

蘇遠的鬼眼死死地盯着那雙木履,並沒有因此就做出其他衝動的行為,他停留在原地,思索着眼下的局面。

方才上樓梯的時候,能夠確定,並不存在有這麼一雙木履,顯然這雙詭異出現的鞋子是在自己踏上了樓梯以後才出現的。

或許和樓上的那突兀出現了的腳步聲有關?還是說,這純粹是另外一種無法理解的靈異現象?

蘇遠不得而知,但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木履的出現絕對不會是一件好事就是了。

「得找試探一下,看看那雙鞋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是厲鬼的話,得要先把它給解決了,不能把退路給堵死,樓梯上面還有一隻鬼,如果被前後夾擊的話,我會很麻煩的。」

這般想着,看着那詭異的木履,蘇遠微微眯起了眼,然後在心中默念一聲道:

「系統,給我簽到!」 葉清苒覺得有些麻煩,下意識的想要開口拒絕,可下一秒耳邊卻只剩下了電話的忙音,她只能選擇接受了這個事實,嘆了一口氣,緩步往裏面走了一點。

陳陸翰第一次覺得電梯下降的速度過於的慢,在電梯門門打開的那一瞬間他就大步走了出去,一旁的員工見抓連忙低下頭躲閃了起來。

漫無目的在原地打轉的葉清苒聽到急促的腳步聲,立刻抬起頭,看着陳陸翰臉上的笑容她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小說的開口說了起來:「好久不見。」

陳陸翰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些什麼,兩個人默契的並肩走了起來,身後看到這一幕的前台小姐姐捂著嘴巴驚訝的說了起來:「她竟然真的是在找總裁的。」

陳陸翰的異常早就傳遍了整個公司,每一個都滿懷着好奇心,葉清苒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了起來:「他們都在看什麼啊?」陳陸翰並沒有立刻開口回答,緩緩的轉過頭看了起來,可眼神卻變得嚴厲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他們在看什麼?」陳陸翰的語氣讓葉清苒莫名的覺得是在跟自己撒嬌,但餘光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微微的搖了搖頭,將這奇怪的,想法拋之腦後。

看着被貼心打開的房門,葉清苒禮貌的開口說了起來:「謝謝。」但下一秒看到桌上擺放的東西忍不住開口詢問了起來,語氣裏帶了一些關心:「這麼晚了,你還沒有吃飯嗎?」

陳陸翰很喜歡葉清苒的關切的語氣:「太忙了還沒顧得上吃。」他停頓了一下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開口說了起來:「要不坐下一起吃吧。」

葉清苒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有些不忍心拒絕,又想到畢竟是自己的錯誤,咬了咬牙答應了下來,兩個人面對着面坐着,一邊吃飯一邊低聲的交談著,完全沒有葉清苒想像中的尷尬出現。

一頓飯吃完,兩個人的關係也悄然的變化了一些,看着笨重的鏡頭,葉清苒之前的緊張也消失不見了,也許是因為之前有過一次或者是因為剛剛更深入的交談,葉清苒覺得這次採訪進展的異常順利。

等說完最後一個問題,葉清苒認真的收起了手裏的稿件,緩緩的抬起頭陳陸翰燦爛的笑容緊跟着映入了眼帘之中,葉清苒莫名的恍惚了一下,而此刻的陳陸翰心裏異樣的感覺卻越發的嚴重了一些。

看着彎下腰的葉清苒,烏黑等我長發隨着她的動作輕微的擺動,在陽光的照射下像是穿着禮服翩翩起舞的公主,陳陸翰下意識的笑了起來。

葉清苒有些不太明白他的笑容,但還是開口說了起來:「採訪結束了,我就先回去了。」為了不給陳陸翰留機會,它快速的開口補充了起來:「還要回去把片子修改一些。」陳陸翰並不急於這一時,輕輕的點頭說了起來:「那我送你下去。」

葉清苒見狀也不好再推脫什麼,兩個人說着一些無助輕重的話語,直到看到葉清苒坐上了車他才轉身回到了公司里。

車輛快速的行駛着,阿勇想要開口詢問些什麼,但看着葉清苒認真的表情還是閉上了嘴巴,屏幕上兩個人的對答基本沒有什麼大問題,葉清苒稍做了一些剪輯,就將視頻發送了出去,默默的開始等待了起來。

報社內,吳華跟編輯認真的看着畫面里的內容,一致認為這項工作葉清苒完成的很出色,又想起華睿集團表達的意思連忙撥打了葉清苒的電話。

「小葉,我要向你提出表揚,事情做的很好。」電話剛剛接通,吳華就忍不住開口誇讚了起來。

葉清苒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開口說了起來:「我沒做什麼,都是陳陸翰他配合的好。」

吳華在意的並不是這些,臉上的笑容沒有任何消散的意思:「小葉啊,看了今天的事情我就更放心把這件事情交給你了。」

這話讓葉清苒聽的有些雲里霧裏,連忙開口詢問了起來:「哪件事情,什麼事情?」

「報社要跟華睿集團展開更深一步的合作,我們想要報道陳陸翰這個商業天才的工作環境和一些其他的事情,我覺得你就是最好的人選。」吳華不斷的說着,生怕葉清苒開口拒絕這件事情。

葉清苒聽完也忍不住興奮了起來,那這樣自己就有更多的時間留在江市了,一口答應了下來:「社長,就放心把這件事交給我吧。」

兩個人又交流了幾句這才講電話掛斷了,葉清苒忍不住想要跟人分享這件事情:「阿勇,帶我去找你們家少爺。」

「好的,小姐。」阿勇連忙答應了下來,朝着葉清苒陌生的方向行駛了過去,一路上葉清苒激動的心情都沒有消減一分。看着古樸的院落,葉清苒這才忍不住開口詢問了起來:「這是哪裏啊?」

「小姐,這是我們墨家老宅。」阿勇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在說完這些話之後下意識的擋在了葉清苒的面前,畢恭畢敬的開口說了起來:「大少爺。」

墨勿言自然是注意到了阿勇的小動作,有些輕蔑的笑了笑:「不用這麼害怕,我就想跟你們家小姐說幾句話而已。」

如果沒有走進這裏,阿勇定是不會退讓的,但現在……葉清苒看出了阿勇的猶豫,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了起來,連一個眼神都不留給墨勿言:「我跟你這種人,沒有什麼好說的。」

墨勿言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怒火,但很快就又消失不見了,奇怪的笑聲穿到葉清苒讓她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的墨勿言,她用力的掩蓋着自己的情緒。

「葉小姐,唱戲的角都準備好了,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墨勿言的聲音雖然極地但葉清苒卻聽真真切切的聽了一個明白。

看着墨勿言離去得背影,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之中,葉清苒有些想不明白,好戲是什麼戲,又是誰要登台演唱。

。 小喬恨的都想咬他了。

現在她終於小小報復了他一下,出了一口氣。

足球場上,李哲搖了搖頭,把手機收了起來。

他早猜到了會長今晚肯定會耍賴,但沒想到她耍賴的這麼徹底,直接不來了。

說實在的,有一個美女陪著鍛煉,感覺確實很不錯。

嗯,真不是因為有氧運動!

但沒辦法,會長耍賴不來了,李哲也只能自己一個人鍛煉了。

圍著足球場才跑了一圈,李哲就發現來了一個熟人,「子瑜,你也來跑步?」

沒錯,來的人就是周子瑜。

李哲上一次見到她,還是五六天前上選修課的時候。

周子瑜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絨衣,下身是一條黑色緊身褲,秀髮隨意的盤在腦後,好身材顯露無疑。

她輕笑了一下,「還有五六天不是就要體測了嗎,我就想著突擊鍛煉一下。李哲,你經常來著跑步嗎?」

「對,差不多每天都會來。」雖然環境昏暗,李哲還是注意周子瑜臉色有點蒼白,沒有多少血色。

「子瑜,你臉色有點差,是生病了嗎?」

「沒有,就是最近胃口不太好。」

「既然身體不舒服,要不你還是不要跑步了吧?」

「沒事的。」

李哲勸了幾句,但周子瑜還是堅持要跑,因此他也就不再多勸了。

「李哲,我們一起跑一圈?」

「好。」

於是李哲就和周子瑜一起並排慢跑了起來,他盡量減慢速度,讓自己跑的更慢一點。

周子瑜也意識到了李哲的好意,側頭對他笑了一下,然後她就……撲通一下倒地上了。

李哲被她嚇了一跳,這妹子怎麼說倒就倒了?

他趕緊把周子瑜從地上扶了起來,發現她臉色更蒼白,沒有一點血色,眼睛閉的緊緊的,左側臉頰因為擦到了地,多了幾條血淋子。

「子瑜,醒醒,醒醒!」李哲對著周子瑜喊了幾聲,發現沒有任何發現,連忙伸出手指在她的鼻子下探了探,發現呼吸若有若無,很微弱。

他不清楚周子瑜是什麼原因暈倒,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她救醒。

注意到這邊出事了,附近的五六個學生也圍了過來。

李哲把目光看向了一個其中一個女生,「同學,你會人工呼吸嗎?」

「我?我不行的,我不會!」女生連忙擺了擺手。

李哲又把目光看向了另一個女生,「同學你呢,你會不會?」

「我也不會。」女生退縮的避開了他的目光。

「同學,我會人工呼吸,要不讓我來吧?」一個穿著一身運動裝的高個男生自告奮勇說。

說完,他還忍不住多瞅了昏迷的周子瑜一眼。

李哲看了男生一眼沒搭理他。

你會人工呼吸?我看你是想佔便宜是真的!

也有學生出主意,「要不還是趕緊把這位同學送去醫務室,或是打120吧!」

送去醫務室?

這破學校醫務室啥水平,李哲還不清楚,就只會開點葯,稍微嚴重點的病就把你往醫院推。

至於打120,這偏僻的地方,要真是急症,等救護車來了,人都該涼了!

算了,還是他自己犧牲一下吧!

李哲放下周子瑜,讓她仰卧躺在地上,他把身上的外套脫下,疊起來給她墊在腦後。

然後,他捏住周子瑜的鼻子,一邊往她的嘴裡渡氣,一邊給她做胸部按壓。

曾經作為一名老師,李哲多次經過急救知識的培訓,所以現在做起人工呼吸來,動作可謂極為標準。

一直急救了三四分鐘,李哲都急出汗了,周子瑜才長吸了一口氣,清醒了過來。

李哲這才深深出了口氣,放鬆下來。

救人是件費力不討好的事,人救過來了,什麼都好說,要是救不過來,就攤上事了。

至於什麼香艷,佔便宜?想多了!

救人要緊,李哲剛才根本就沒心思想別的。

周子瑜明顯很虛弱,有一種病美人脆弱美,她勉強對他笑笑,「李哲,我剛才是暈倒了嗎?」

「對!你突然就倒了,真嚇了我一跳。」

「對不起啊!」

「行了,別說了,我先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了,我沒什麼大事,就是有點低血糖。」

低血糖?

李哲頓時無語了,姐姐你知道自己低血糖,你還來跑步?

「走吧,還是要去一趟醫院,你臉上的傷也要處理一下,萬一要是留下疤痕就麻煩了。」

李哲看著周子瑜臉上的血淋子,人對美好的事物總會有天然的好感,這張白皙絕美的俏臉上,要真留下點疤痕,就太可惜了!

周子瑜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那好吧!李哲,又麻煩你了。」

李哲笑笑沒再多說,俯下身在周子瑜身前蹲下,讓她趴在自己的背上,然後背起她來,快步就往學校大門的停車場走。

自從那次車差點被偷了,李哲就不敢再把車停偏僻地方了,而是停在了學校正北大門的停車場,還偶爾會給看門的保安扔包煙,讓他幫看著點。

足球場距離北大門有點遠,李哲背著周子瑜走了差不多15分鐘才到地方。

也幸虧是背著她走,要是公主抱,即便周子瑜只有不到100斤,李哲也夠嗆能堅持下來。

掏出鑰匙,解鎖,拉開車門,李哲把周子瑜放在後座讓她半躺下,然後他也坐上了駕駛位。

「先吃兩塊糖吧。」李哲在車裡翻了翻,從手套箱里找出三顆糖和一小塊巧克力,回身遞給了周子瑜。

「謝謝!」周子瑜接了過來,先撕開了巧克力的包裝,放到嘴裡,慢慢吃著。

李哲看了她一眼,「剛才情況緊急,加上附近又沒有女生會做急救,所以我就給你做了急救,希望你……」

「李哲,好了,你別解釋了!」周子瑜打斷了他,輕笑了下說:「沒關係的,我還要感謝你救了我呢!要是當時暈倒的是你,我也會毫不猶豫的給你做急救的。」

「那就好!」見周子瑜這麼善解人意,李哲不禁對她更多了幾分好感。

他最煩的就是那種女生,你明明擔著風險救了她,她還自以為是的懷疑你是不是有什麼企圖,覺你得佔了她便宜,罵你是色狼。

要是周子瑜也那樣,他會立馬把她趕下去。

對於那種不知好歹的女生,就是不能慣她毛病。 匯南鎮,極樂湯。

洗澡是為了清潔身體,泡澡是為了享受。

現在還有多少年輕人,願意花幾個小時去享受泡澡?

這裡就有一對。

周嵩和袁月苓各自泡完了澡,又一起做了汗蒸,此時正躺在二樓休息區里。

他們穿著浴袍,一人靠著一個巨大熊本熊布偶,慵懶地躺坐在榻榻米上。

當然,這兩個熊本熊也緊緊挨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