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薇的身外化身,就好像是一具骷髏架子。

只不過,這具骷髏架子是銀色的,而且還泛著金屬的光澤。

「不知道,我凝聚出來的時候,它就是這個樣子的。」蘇薇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身外化身會是這麼一個造型。

雖然有些恐怖,但是她最不怕的就是恐怖。

「身外化身是根據武者的真力屬性,而變換形態的,想要修改,也只能多動用一些真力,去修飾,但真力如果不維持,身外化身就會變回原形。」陳墨說道。

「沒事,這樣就挺好的。」蘇薇還是挺滿意的。

她是第一次晉陞化勁武者,現在正十分好奇,操控著銀色巨人,四處亂走,飛檐走壁。

感受著這種如臂指揮的操控感,蘇薇覺得很棒。

「對了,你知道這身外化身的超能了嗎?」蘇薇搖了搖頭,說道:「它只能隱身,沒有其他超能。」

「能隱身?它繼承了你的超能?」陳墨眼眸一亮。

「嗯。」蘇薇打了一個響指,正貼在牆上的身外化身,立即就隱藏了身形,消失在虛空當中。

就連氣息,都隱藏了。

「你這是把它給收回去了?」陳墨不禁有些懷疑。

蘇薇心念一動。

牆上傳來了聲響。

這是身外化身在敲打著牆壁,所傳出來的聲音。

蘇薇沒有收回身外化身。

她的身外化身,確實已經隱藏了。

並且連氣息,都完美隱藏。

不過,陳墨全神貫注之下,還是能夠察覺到蘇薇的身外化身的氣息。

蘇薇讓自己的身外化身現形。

陳墨驚嘆不已。

「沒想到,身外化身竟然還能繼承你得超能。這下就逆天了,如果你搞偷襲的話,估計就連化勁武者也防範不住。」陳墨說道。

蘇薇這一招,厲害啊!

「只是不能維持太久。目前,我只能維持身外化身十分鐘的隱身時間。如果我自己隱身的話,身外化身就隱身不了。」蘇薇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陳墨的想法不由得再次落空。

他本想,帶著蘇薇一起去天殘門的總部,將他們所有人都給偷光。

沒想到,蘇薇竟然說,這個身外化身,只能維持十分鐘的隱身時間。這樣一來,想要偷襲,就不太可能了。

蘇薇還需要磨練啊!

「好了,那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鞏固一下修為。」陳墨囑咐了一句,然後就離開了。

第二天,張凝雪來電話了。

說有事讓他去安全部門一趟。

林星娜很快過來接他。

到了安全部門,見到了張凝雪,陳墨問道:「什麼事這麼著急?」

「蘇薇突破到了化勁?」張凝雪單刀直入的問道。

「這事你怎麼知道?」陳墨驚詫的不行。

按理來說,張凝雪的那些人,應該都沒法靠近別說周圍才是。

現在張凝雪怎麼會知道蘇薇突破到化勁的事情?

難道說,別墅里,有內賊。

「我猜的。」張凝雪解釋道:「昨天別墅周邊發生了異象,狂風大作,引起了我的人的注意。他們說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的氣息,應該是化勁武者的氣息,而且不止一股,而是兩股。今天,蘇薇和冷鐵跟著明雨卿出門的時候,我的手下發現蘇薇身上的氣息變了,變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單單是蘇薇的一個眼神,都讓他們雙腿發抖。」

「所以,我就大膽猜測,是不是蘇薇突破到了化勁。沒想到,我竟然猜對了。」

看到陳墨驚愕的表情,張凝雪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陳墨有些無語,「你真聰明,太聰明的女人,以後可沒有男人要。」

張凝雪撇了撇嘴,隨即又道:「蘇薇是怎麼提升的?你出手幫忙了?不然我的手下,怎麼會感受到兩股化勁武者的氣息?」

「我只是幫她護法而已,其他的事情,我也沒做什麼。」陳墨如實回答,說道:「並且蘇薇突破的方式,還是上次我和夜娜總結出來的那個突破方式,就是直接沖沖沖,莽就對了。」

「莽上去的?」張凝雪有些意外。

「莽上去的。」陳墨點了點頭,又道:「不過,在莽上去之前,自身還是要有足夠的積累,這樣才能提高晉陞的概率。」 張凝雪不由得咋舌。

這莽上去,說得也太簡單了。

她就莽不上去。

不僅是她,很多崩勁武者,也莽不上去啊!

不過,現在張凝雪的武者本源還沒有徹底恢復,想要莽上去,基本不可能。

目前,還是要以養傷為主。

「對了,除了蘇薇之外,梧桐和水仙兩人,也已經是崩勁武者了。」陳墨主動給張凝雪坦白。

這種事情,想要瞞也瞞不住。

與其瞞著,不如直接跟張凝雪坦白。

反正張凝雪也不會強迫梧桐水仙她們進入安全部門。

不加入安全部門也沒有關係,只要安安分分,不要搞事情就行。

張凝雪就是這麼一個態度。

仙劍之穿越逍遙 當然,對於蘇薇,她還是希望對方能夠加入安全部門的。

但是,陳墨也直接挑明說了。

蘇薇不想加入安全部門。

原因嘛,當然是蘇薇以前在國外當殺手的時候,被安全部門給追殺過,還差點因此丟了性命,對安全部門心有芥蒂。

張凝雪也沒有強求。

這種事情,強求也沒用。

何況,蘇薇現在依舊還在陳墨的手底下。

不會對社會造成威脅。

所以也不必要求她加入安全部門。

萬一把對方逼急了,蘇薇跳反,直接進了天殘門或者其他惡勢力,那對於安全部門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也會讓安全部門的壓力更大。

「我發現一個問題。」張凝雪忽然說道。

「什麼問題?」

陳墨有些不明所以。

張凝雪道:「我發現,在你身邊的女人,好像修為提升得特別快。明雨卿本來是個普通人,修鍊的時間並不長,現在竟然已經是崩勁武者了。蘇薇本來只是個內勁殺手,頂多就是她的隱身超能棘手了一些,沒想到跟在你身邊才短短兩年,就成為了化勁武者。這個提升,未免也太快了,還有冷鐵,梧桐,水仙,她們本來都是內勁武者,現在也都是清一色的崩勁了。這種提升速度,簡直聞所未聞,難不成她們個個都是天才,還是說,你真的把她們全都給收了?」

「說什麼呢!」陳墨汗了一下。

這麼多女人,全都收了,他吃得消嗎?

再說了,他跟蘇薇冷鐵她們,可以說是清清白白。

之所以她們能夠提升得這麼快,主要還是她們自己的努力,這關他什麼事。

他什麼忙也沒幫啊!

只是在她們突破的時候,幫忙做一下護法而已。

「張凝雪,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你不要亂想。」陳墨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好好解釋一下,這樣也可以重新建立一下自己的形象,「她們之所以能夠快速突破,主要還是她們之前就有了足夠的積累。你也知道,殺手嘛,都是從血裡面走出來的,她們的韌性,冷靜,以及勤奮,謹慎,都遠超普通武者。現在來到都市,接受了比較正規的訓練,自然會有所突破。因為她們的潛力,遠遠不止於此。」

「那照你這麼一說,我手底下的那些人,最好也送去做殺手了?」張凝雪道。

「不不不,這不是做不做殺手的問題,這是人的問題。你那些人,都不是精英,送去做殺手,估計十個也回不來一個。」陳墨擺擺手。

「……」張凝雪有些無語。

她手底下的那些人,有那麼差么!

好歹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可不是草包。

不過,她也懶得跟陳墨爭辯,而是說道:「說實話,你現在身邊這麼多強者,我很擔心。」

「擔心什麼?擔心我會亂來?」陳墨挑了挑眉頭,「張凝雪,我們可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你不能老是以罪犯的眼光看我們。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我什麼時候用那樣的眼光看你們了,我是怕你控制不住她們。」張凝雪翻了翻白眼,說道:「我的想法是,讓她們加入安全部門,這樣也可以有正式的身份,還有不錯的年薪,以及各種各樣的福利,更方便管控。在你那邊,等哪天你不需要保鏢了,那她們總不能再去當殺手吧?」

「這種事情,到時候再說。」陳墨搖搖頭,「你也知道,她們對安全部門很有抵觸,而且都自由慣了,不喜歡安全部門的各種規矩。讓她們加入,也得她們願意加入啊!」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想讓你幫忙做做她們的思想工作。」張凝雪忙道:「不用讓她們立即加入安全部門,只要讓她們好好考慮就行。考慮個一年半載也沒有問題,我可以等。內勁武者,年薪五百萬。崩勁武者,年薪兩個億,化勁武者,年薪十二個億。除了固定年薪之外,節假日還有各種補貼,以及年終獎金什麼的,福利絕對比你給的要好。」

「你不要用錢來收買她們,太庸俗。」陳墨鄙視的搖搖頭。心裡卻暗自震驚。

張凝雪也太捨得下血本了,竟然開出了這麼高的價格。

這價格別說是梧桐水仙她們,就是他看的,都有些心動。

有這麼多錢,還做什麼生意啊!

不過,話也不能這麼說,做生意雖然有風險,但是大不了就是賠錢。

可是在安全部門工作,如果失敗了,那可是要丟了性命的。

在這兩個選擇之前,陳墨還是更喜歡做生意。

畢竟金錢沒了,可以再賺。可是人沒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陳墨可不想年紀輕輕就掛了。

所以安全部門這個錢,對他來說,雖然有誘惑,但陳墨也不會上當。

不是他不願意為社會做點事。

主要是他能力微薄,做不了太多,只想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做生意掙錢,合法繳稅,這不也是一種貢獻嗎?

何必要打打殺殺呢!

這個事情,陳墨心裡還是有數的。

他也知道,蘇薇冷鐵等人會怎麼選擇。

她們肯定選擇留在他這邊。

但是,正如張凝雪所說。

等剿滅了天殘門之後,明雨卿那邊也就不需要保鏢了。

神獸召喚師 至少不需要這麼多的武者保鏢。

到那個時候,蘇薇冷鐵等人怎麼辦?

不過,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就那個時候再說吧。

現在陳墨也管不了那麼多,更想不了那麼多。 「她們做殺手,還不是為了錢。」

張凝雪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也查看過她們的資料。冷鐵冷清姐妹,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被劫匪殺死了。兩人從小相依為命,一起長大,對那些劫匪,混混,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兩人長大之後,找到了當年那個殺死她們父母的劫匪,將對方活活打死。從此走上了殺手的道路。你說,她們可不可憐?」

「殺人償命,理所當然。」陳墨淡淡的說道。

換做是他,他也要報復。

殺父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蘇薇從小在殺手組織里長大,根本不懂什麼叫是非。誰給錢,讓她殺誰,她就殺誰。到了你身邊之後,你讓她不能傷人,她就不傷人。」張凝雪說道:「我覺得蘇薇還是很聽你話的,只要你開口,讓她加入安全部門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不加。」陳墨直接拒絕。

蘇薇都跟他說過了,不加就是不加。等想加的時候,再加也不遲。

「算了,跟你多說也沒用,等找個機會,我親自跟她們說說。」張凝雪道。

「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她們一個個對安全部門可沒有什麼好感,你要是親自找她們,怕是她們要跟你打起來。」陳墨頓了頓,說道:「我答應你,等以後不需要保鏢了,我會試著讓她們加入安全部門。如果她們不願意的話,那另外說,如果她們有這個意願,那就讓她們加入。」

「行吧。」張凝雪想了想,也沒有其他辦法。

蘇薇冷鐵她們,可以說一個個都是人才。

雖然她們以前都是殺手,但她們都不是濫殺無辜的人。

如果她們加入安全部門,以前的過往,都可以既往不咎。

以後好好為安全部門做事,就可以了。

張凝雪可以不計較這些。

但是,奈何蘇薇冷鐵她們不想加入啊!

又聊了幾句,張凝雪便讓陳墨離開了。

反正這廝待在安全部門裡,也沒有什麼用處。

「林星娜,別悶悶不樂的,走,我們去修鍊室,教你幾招。」陳墨拉起了林星娜的胳膊。

這頭女暴龍,最近脾氣特別不好。

上次還跟他吵架。

心裡覺得不服氣,不想要再當司機了。

陳墨也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成天讓她接送上下班,這多累人。

所以,今天就教她兩招,指點指點她。

林星娜跟著陳墨來到了修鍊場。

「今天我要教你的,叫輕功水上漂。」陳墨脫掉了自己的鞋子,還捋起了自己的褲腿。在他的面前,是游泳池。

是的。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修鍊場這邊,也有游泳池,但不是用來學游泳的。

是用來負重修鍊的。

在水下,武者的力量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在這種情況下,還要肩負一定的負重,在水下修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