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的語氣軟了很多,她和蘇紫陌的靈魂已經融入到了一起,和蘇清絕之間的親情,她能清楚的感受到。

蘇清絕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不明白她話裏的意思?

“多謝莊主。”蘇清絕轉身看着蘇紫念,只見她還在抹着眼淚。

“念兒……。”

“哥,今天真是應該拼死殺了君臨天和蘇紫雲爲陌陌報仇,一看到君臨天,我的心就像被針戳一樣的痛,他們居然連陌陌的屍首都不放過。”

蘇紫念幾乎泣不成聲,對於失去妹妹的痛,讓她無法自控。

蘇紫陌鼻頭酸楚,金色的面具下,兩行清淚緩緩流下,記憶中,她的哥哥和姐姐非常的疼愛她,處處護着她。

蘇清絕把臉別往一邊,心裏只怪自己學藝不精,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好。

“姨娘,不要哭好不好!以後就在馨兒家住下,好不好?”

蘇馨擡起小手,輕輕爲蘇紫念擦掉眼淚,那軟軟甜甜的聲音讓蘇紫唸的哭聲嘎然而止。

看着那滿含笑意的清亮的眼眸,蘇紫念只覺得一陣恍惚,她好像看見了小時候的陌陌一樣。

“陌陌,陌陌……。”蘇紫念脫口而出。

蘇紫陌的身影怔了怔,稍微緩和了一下情緒說道:“好了,馨兒,櫟兒,齊兒,你們帶姨娘她們去包紮一下傷口。”

“不行,我們要快點離開這裏,那王將軍和太傅府的人不會善罷干休的,我們不能連累你們。”

蘇紫念看着蘇馨,心裏充滿了安慰,小時候的陌陌也是這般的漂亮可愛,在她哭的時候,也會這樣輕柔的替她擦眼淚,她又怎麼會忍心讓這個像陌陌的小女孩在受到傷害。

“二位,放心住下吧!我們明月山莊可不是形同虛設的,就一個將軍府和太傅府,我們還不放在眼裏。”

赫雲霆出聲說道,今天這事,明天一樣會發生,明月山莊遲早要和他們對恃的。

“念兒說得對,非親非故,我們不能連累你們。”蘇清絕還是有些猶豫不決,他不懂這明月山莊的莊主爲何要幫他們。

“舅舅,你且安心住下,他們要是敢來,侄兒定讓他們血濺當場。”

容易衝動的蘇齊急急的說道,生怕蘇清絕他們堅持要離開。

“舅……舅舅……。”蘇清絕瞳孔驟然瞪大,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剛剛是叫我舅舅嗎?”

“真是沉不住氣。”蘇櫟瞪了一眼蘇齊。

蘇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嘴巴被鼻子戳破了,一時間說漏了,不過孃親,早晚要讓舅舅和姨娘知道我們的身份的嘛?”

蘇齊聳肩縮背的說着,一臉討好的看着生氣的蘇紫陌,嘴巴被鼻子戳破了,只怕只有蘇齊纔會想得出來。

-本章完結- “你們先去處理好傷勢在說。”事已至此,蘇紫陌就是想在隱瞞也隱瞞不下去了。

“陌陌,我去讓人安排好住處。”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哥哥,姐姐,請隨陌陌來。”

蘇清絕和蘇紫念幾乎是機械似的跟着蘇紫陌走,兩人怎麼都不相信眼前的女人是他們那個膽小又善良的妹妹……。

雲城裏,沐家,雲霄殿外邊的庭院裏,這裏滿園春色,景色宜人。

暖暖的陽光下,一張躺椅上,沐雲軒正在閉目養神。

六年以後的他,已經是沐家聖主,只見他比六年前更加的沉穩。

那張俊逸非常的俊臉,在柔媚的陽光的照射下,白玉無暇,顯得更加的迷人。

六年了,他每天晚上都會從夢中驚醒過來,蘇紫陌掉下懸崖時的情景歷歷在目,六年來,他從來沒有好好睡過一個晚上。

“雲軒,不好了,出大事兒了。”

遠遠的就聽到一個急迫的聲音傳來。

被打擾到的沐雲軒不高興的攏了攏俊眉。

猛的睜開眼眸,漆黑的雙眸似兩個深不見底的深潭,散發出令人高深莫測的色彩,性感的嘴脣勾勒出冷酷的弧度。

“星辰,你怎麼又來皓月國了,你們星月國都沒事情做了嗎?”

恰巧這個時候,沐雲寒和沐雲帆正好有事找沐雲軒,聽到了慕容星辰的叫聲。

沐雲寒相比六年前,更加的英姿勃勃,一身紅衣的他,美如冠玉。

“而且你一進門就說大事不好了,多不吉利啊!”

沐雲帆在兄弟三人中,個子略矮一些,只見他一身上好的絲綢白袍,天庭飽滿,一雙丹鳳眼,目光銳利,鼻挺如峯,齒白脣紅,也是一個美男子。

而急急跑來的慕容星辰,依然是一身白衣,俊逸的臉上,眉清目秀,面白如玉,也是俊美得不可挑剔的美男子,整個人熱情洋溢,急急的跑像他們兄弟三人。

“雲帆,什麼叫做不吉利,等聽完之後你就知道了,呼……。”

慕容星辰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看你跑得這麼急,到底出了什麼大事啊!”

莫雲寒又開口問道。

“雲軒,雲寒,雲帆,我跟你們說啊?那個明月山莊的莊主回來了。”

慕容星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坐到沐雲軒對面的石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沐雲軒的專用玉杯喝起了茶水。

沐雲軒見狀,一臉嫌惡的皺了皺眉頭,他又得換一套新的了。

冷冷的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出大事了?”

“雲軒,這還不是大事啊!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這兩年來,自打有了明月山莊的出現,你們沐家的生意大不如從前,被明月山莊搶了多少啊!而且那明月山莊的莊主居然是個女人。”

“是個女人?”這一點到是沐雲軒沒有想到,心裏甚至有些驚訝!明月山莊在兩年來迅速崛起,談生意的人一直都是赫雲霆,沒有人知道明月山莊的莊主是男是女,還有名字,她的身份成爲了大家心裏的謎。

“沒想到吧!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有三個雙胞胎的孩子。”

-本章完結- “三胞胎?”

沐雲寒和沐雲帆同時出聲。

“對,兩男一女,不過小女孩子那個身體好像不太好,臉色蒼白無力的。”

慕容星辰撓了撓頭,“不過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他們似的,兄妹三人中大的那個孩子修爲已經到了金玄氣六階了。”

“星辰,你看錯了吧!只是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到金玄期六階,我也纔剛剛修煉到了金玄期五階。”

沐雲帆壓根不相信慕容星辰的話。

“誰說我看錯了,不信你們去問君臨天和蘇家三小姐去,他也在場的。”

慕容星辰就知道他們不會相信,他也是一路跟到明月山莊才相信的。

“君臨天,他到是消息靈通。”

不知怎麼的,沐雲軒對君臨天自從出了蘇紫陌的事情以後,心裏莫名的對他沒有了好感,事後他也瞭解了事情的真相,這幾年,他也不怎麼和君臨天來往。

沐雲寒一臉思索着,清風吹過,額前的幾縷髮絲飄起,揚起了優美的弧度。

“大哥,你不覺得這個明月山莊的莊主很奇怪嗎?這兩年來,她所涉及的行業和我們的很相似,就如星辰所說,對我們沐家還是有一定影響的,一個女人在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裏能做到這個程度其實力真的不容小覷。”

“二哥,你是不是太緊張了,一個女人不在家好好帶孩子,學男人出來做生意做甚,難道她夫君是吃閒飯的嗎?”

在沐雲帆看來,沒有人能打敗他們沐家的生意。

“夫君?”慕容星辰想了想,“她好像沒有夫君,從來沒有有關於她夫君的事蹟傳出來過,一直都是赫雲霆在幫她打理生意,今天她們還救下了蘇家兄妹,那王將軍和蘇家一定不會善罷干休的,只要蘇紫念嫁給王將軍,蘇家又多了一股勢力,那君臨天才會有可能在蘇紫雲滿三十之前把她娶回去。”

“唉!這蘇家三兄妹的命運也夠悲慘的,特別是那蘇……。”

“雲帆。”

沐雲寒立刻制止沐雲帆的話,大哥一直在爲了這件事情內疚,當日會選擇蘇紫陌做爲冥婚的對象,也是無可奈何的,他們都想不到,大哥真的救活了,他不知道那天晚上大哥和蘇紫陌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之大哥的心裏對那個蘇紫陌總是特別的。

“雲寒,有什麼不能說的,她在怎麼說也算是你們大嫂了吧!雖然是冥婚,但是比活人的婚禮隆重多了……。”

“星辰……。”

看着大哥越來越陰沉的臉,沐雲寒真是爲慕容星辰捏了一把汗。

“雲寒,派人密切監視明月山莊莊主的一舉一動,之前她行蹤漂浮不定,我們查不到她的底細,現在她人在皓月國,就不怕查不出她的根來,還有,我沐家名下三十六個行業,她已經做了其中十五個,這次回到皓月國京城,她又怎麼會舍下這滿地金銀而沒有所動作呢?”

沐雲軒心裏有一種感覺,那個明月山莊的莊主好像就是衝着他們沐家來的。

-本章完結- “而且她們明月山莊所做的行業成品都超越了沐家的。”慕容星辰又不怕死的很風涼的說了一句。

“唉!慕容星辰,你到底是我們沐家這邊的還是明月山莊那邊的,什叫着她們做的都超越了我們沐家的,你眼睛長到哪裏去了?”

沐雲帆一聽不樂意了,對着慕容星辰大吼大叫。

“我說雲帆啊!這人呢,要看得到自己的短處才能取長補短,就拿我身上這件成衣來說,從設計的風格和裁剪方面就比你們沐家的好,而且明月山莊名下的成衣店在星月國生意非常的火爆,還有,我得到一個小道消息,這次明月山莊的莊主回來,好像是有備而來的。”

“不管她是有備而來還是無備而來,只要她敢大沐家的主意,本座絕不會放過她。”

沐雲軒起身,一臉陰沉,冷冷的說道。

“雲寒,派人監視我們的每一個產業,以防萬一。”

“是,大哥。”

沐雲寒點了點頭,心裏對明月山莊的莊主也起了戒心。

慕容星辰在一邊悠閒自在的,他怎麼有一種能看好戲的感覺呢……哈哈!看來他要在皓月國多待一段時間才行。

明月山莊裏,包紮完以後的蘇清絕和蘇紫念被帶到了明月軒裏。

蘇紫陌和三個孩子都跟着一起過來。

“陌陌,真的是你?”

蘇清絕忍不住開口問道,他從來沒有過,陌陌還活着,他去過幾次雲城要人,最終無果,沐家的人告訴他,陌陌已經死了。

“陌陌……。”蘇紫念蠕動着脣角。

蘇紫陌把臉上的金色面具拿下,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暴露在空氣中。

“哥哥,姐姐,陌陌沒有死,不但沒是死,還因禍得福,現在過得很好,對不起,這麼久纔回來看你們,本想明天去劫婚車救姐姐的,沒想到哥哥和姐姐今天會到這裏來。”

蘇紫陌滿臉淚水,她不想哭的,可是這該死的眼淚就是忍不住要流出來,也許這就是一直依附在她心裏的親情吧!

“陌陌。”蘇紫念再也忍不住,一把擁住蘇紫陌。

“姐姐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那殺千刀的君臨天無情無義,你當時怎麼能爲了那種人而尋死呢?你就沒有想過姐姐的感受嗎?姐姐就你一個妹妹啊……!”

蘇紫念不停的訴說着,心裏的傷心和思念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

蘇清絕也在一邊垂淚,不過心裏卻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陌陌沒有死,這是對他最大的安慰了。

“姐姐,對不起,讓你傷心了這麼久。”

蘇紫陌輕聲安慰着蘇紫念,以後,她在這個世界上也有親人了。

“陌陌,告訴姐姐,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的?”

“姐姐先做下來,陌陌慢慢告訴姐姐和哥哥。”

悲傷過後,是兄妹相聚的喜悅,蘇紫陌把自己這幾年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蘇清絕和蘇紫念,唯獨漏了三個孩子父親的事情,那是她最難以啓齒的事情,她不會告訴任何人。

蘇櫟和蘇齊,蘇馨在一邊歪着頭,孃親還是不願意提起有關她們爹爹的事情來,三個孩子聳拉着雙肩,從期望到失望,那表情沒有逃過蘇紫陌的眼,不是她不告訴他們,而是她真的不想在見到那個禽獸。

-本章完結- “陌陌,那她們兄妹三人……?”

蘇紫念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其實她是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一聽,三個孩子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猛的看向蘇紫陌。

“孩子的父親已經死了。”

爲了斷絕他們的幻想,蘇紫陌給出了一個永絕後患的答案。

“死,死了。”

蘇紫念有些不敢相信,怎麼就死了呢?

蘇清絕更是一臉心疼的看着蘇紫陌。

蘇櫟兄妹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人明顯的不相信她們孃親說的話。

“陌陌,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蘇清絕走到她的身邊,他沒想到只是幾年不見,妹妹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僅能修煉了,而且還讓明月山莊成爲家喻戶曉的,最出名的莫過於她名下的成衣店和飾品店,還有酒樓賭場,涉及到了很多產業,他都不知道她這個妹妹是怎麼做到這個程度的。

“哥哥,接下來陌陌要報仇,還請哥哥和姐姐不要告知任何人陌陌的身份,君臨天,蘇紫雲和曾經欺負過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蘇紫陌冷冷的語氣讓人不敢反駁,更是一臉的堅決。

“陌陌……。”

“莊主。”

“莊主。”

外邊傳來青蓮和青荷的聲音,打斷了蘇清絕的話,蘇紫陌快速的帶上面具。

“莊主,你回來了。”

聲音剛剛落,青荷和青蓮的身影就走了進來。

“嗯!回來了。”蘇紫陌點了點頭。

青荷和青蓮一看蘇清絕和蘇紫念,兩人心裏已經明瞭。

“見過蘇公子,蘇小姐。”

兩人齊齊行禮。

“嗯!”蘇清絕和蘇紫念均是點了點頭。

“青蓮姨,青荷姨,馨兒好想你們。”

蘇馨小跑着到她們兩人面前。

“咳咳……!”

“小姐。”

“小姐。”

青荷和青蓮擔心的看着她。

“馨兒,孃親不是告訴過你好多次了嗎?不許激動。”

蘇紫陌心疼的抱起蘇馨,快速的給她吃了一顆丹藥。

“咳咳……。”蘇馨還是覺得不好受,脖子裏癢癢的,頭暈暈的,難受極了。

“娘,孃親,馨兒好難受。”

蘇紫陌摸了摸蘇馨的額頭,有些燙手,不好!馨兒又發燒了。

“孃親,齊兒去煉丹藥。”

“好!”

蘇齊急急的走了出去。

“陌陌,馨兒這是怎麼了?怎麼能說病就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