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手中想揉揉兒子的頭,卻什麼也沒有碰到。

她美眸裏快速的閃過一抹失落。

近在遲遲,卻感覺在千里之外的感覺真的讓人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孃親不提還好,一提齊兒還真的很餓了。”

蘇齊起身,衝着蘇紫陌暖暖一笑才離開。

蘇紫陌化作一抹紅光,快速的往皇宮的方向而去。

不一會,她便到了皇宮裏。

進入永泰宮裏。

黑羽正在和魔靈談事情。

蘇紫陌快速的走過去。

“主人,聽說你去雲城看蘇紫陌去了?”

黑羽覺得主人真的是沒有救了,一個死去的人有什麼好看的,在他看來,蘇紫陌就是紅顏禍水。

“黑羽,那個女人就像在朕的心裏生根發芽了一樣,怎麼也抹不去。”黑羽和自己是契約關係,這些事他也不介意讓他知道。

“可是主人,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主人的心裏應該與大局爲重。”

黑羽生怕主人在重蹈覆轍,他一點都不喜歡黑暗的日子,他不想在被封印。

他喜歡現在這樣無憂無慮的日子,女人,權力,財富,這些纔是他最想要的。

“朕今日去也是想一探究竟,那個女人告訴朕,朕心裏的感覺不是朕自己的,而是別人的。”

其實他聽了這些話以後,心裏非常的不爽。

因爲他心底的感覺太真實了,真實到讓他認爲那個女人就是他最心愛的女人。

“主人去看了以後有,心裏可有什麼想法?”

這是黑羽最想知道的,他們走到這一步不容易,等到現在更不容易。

他不甘平庸,他對物慾事理有着強烈的佔有慾,紅塵喧囂,繁華誘惑,讓他不想在甘於平庸。 魔靈靜靜地看了黑羽一會,一雙猩紅的眸子裏滿是痛楚,緩緩回答道:“有,有一股很強烈的佔有慾,朕想永遠的把她禁錮在朕的身邊,朕從回來的路上就一直在想這一個問題,可惜她已經死了,朕摸不到了她,她只是一抹執念,朕看着她,心裏很酸。”

一聽,黑羽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他必須要告訴他實情了。

黑羽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魔靈,緩緩說道:“主人,蘇紫陌沒有說錯,主人心裏的感覺真的不是主人的,而是這具身子的主人,君臨天的,因爲主人最愛的人是蘇紫陌的孃親,穆欣妍。”

“什麼?”魔靈大驚失色,有點接受不了黑羽的話,他愛的人既然是她的孃親。

他爲何沒有這段記憶,突然,魔靈想起自己在明月山莊遇到的那個白衣男子的話。

蘇紫陌看了看黑羽,真想一腳將他踹到九霄雲外去,這丫的就不是一個好人。

他這是要說服魔靈謀奪天下呀!

看他那雙滿是貪慾的眼眸就知道,這人有多貪戀這世間的一切。

“黑羽,你爲什麼不早告訴朕?”

魔靈微微思忖了一會,“不對,朕也不認識穆欣妍那個女人,朕的腦海裏太亂了。”魔靈痛苦的抱着自己的頭。

他現在到底是誰?

“我到底是誰?”魔靈痛苦的抱頭大喊。

黑羽一看,心裏一喜,快速的說道:“主人,你就是主人呀,主人不用懷疑自己是誰,主人就是主人,誰也取代不了主人的,至於兒女情長,主人實在是沒有必要在意,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很多,等主人統一四國以後,要什麼樣的美女都會有的。”

蘇紫陌狠狠的瞪了黑羽一眼,這個混蛋,就會在一邊慫恿魔靈。

其實從這幾天的事情來看,魔靈心裏還是有一絲善良的,要不然昨晚也就不會放過那三個女孩了。

“黑羽,朕從來不會去在意誰,可心裏的這份在意真的太強烈了。”

魔靈顫抖着全身,他知道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都一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心裏的狂喜和幸福,確是她那微微的一笑。

黑羽心慢慢的騰昇出一股怒意,都這個時候了,主人還在兒女情長,那他就去毀了蘇紫陌的肉身,徹底的斷了他的想念。

蘇紫陌就是一個紅顏禍水的女人。

黑羽的眼中是那毫不掩飾的殺意。

“主人,還望以大局爲重。”

黑羽突然跪地,他真的不想在被封印了,他太懼怕黑暗了。

魔靈冷冷的看了一眼黑羽,冷聲道:“黑羽,活了這麼久,朕早已經看透所有的事情了,唯一沒有看透的就是感情,人生燈萬盞,不如心燈一盞,雖然那個女了想讓朕永遠的活在仇恨裏,可是她忘記了一點,她給朕找了一個心裏有愛的人,所以最終她還是輸了。”

“主人,世人活着,不如己意者,非常之多,現在這天下,主人垂手可得,只要主人在突破,魔兵的修爲就會越來越強,對於我們來說更是錦上添花呀!” “黑羽,朕明白你的意思了,下去吧!朕想一個人靜一靜。”

魔靈走到軟榻上,微微斜靠着身子,單手扶額,顯得很煩惱。

黑羽快速的退了出去。

金碧輝煌的寢宮裏,瞬間變得冷冷清清的。

玉案上的香爐裏,嫋嫋輕煙絲絲縷縷,一股淡淡的香味縈繞在整個殿裏。

蘇紫陌一看,倒是有些放心了。

魔靈今夜不回會在殺人了。

她轉身,正想回雲城。

突然,一名侍衛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

她又停下了腳步。

“吾皇,發現沐雲軒和沐雲寒出現在青麟山中,似乎在尋找着什麼人?”

“青麟山?”蘇紫陌目光緊了緊。

不好,青麟山中滿是毒障和毒花毒草,一般人從來不會接近那裏。

抓住雲帆的人,是想和他們同歸於盡嗎?

“立刻派人包圍青麟山,讓沐雲軒永遠別回來了。”

魔靈冷冷地吩咐,雲城難攻,沐雲軒出了雲城,他有的是辦法殺他。

“是,吾皇!”

“你混蛋!”蘇紫陌現身罵了他一句。

快速的離開前往青麟山去。

魔靈快速的擡頭看去,卻只有那一聲你混蛋縈繞在耳邊。

“是你來,是不是?”魔靈起身,四處瘋狂的尋找,最終留給他的是無盡的黑暗與孤寂。

是夜,無盡的黑暗伴隨着孤獨,寂寥的夜空裏,有微弱的白芒在閃爍。

青麟山!

沐雲軒和沐雲寒帶着受傷的沐雲帆在急步往上下走。

周圍四處是毒花毒草,沐雲軒在三人周圍設下一個金光罩,在黑夜裏異常的明亮。

“大哥,帆兒暈過去了。”沐雲寒驚叫道。

看着身邊虛弱的弟弟,沐雲寒一臉擔憂。

帆兒這次算是一次血淋淋的教訓,以後應該能靜下心來修煉了。

“在撐一會,出了毒障的範圍,我們就可以騎着九翼離開了。”

沐雲軒此刻比任何時候都要急着回去,他怕陌兒擔心她。

“雲軒。”蘇紫陌落突然在他們身邊。

“陌兒,你怎麼來了?”剛剛想到她,她就來了,沐雲軒陰霾的心瞬間變得明亮。

“快點離開這裏,魔靈派兵過來劫殺你們了。”

她的速度很快,魔靈的人再快,也要半個時辰才能到這裏來。

“大嫂,謝謝你,這麼晚了還要顧及我們的安危。”沐雲寒給蘇紫陌投去一抹感激的笑意。

“謝什麼,大家都是自己人,快走吧!要出毒障,可還需要一段路程的,你們跟着我來。”

蘇紫陌在前帶路,做了鬼魂,她此刻是什麼都不用怕。

“陌兒,你又去皇宮了?”沐雲軒問道。

“嗯,魔靈今日去了雲城,入夜之後我又去了一趟皇宮,才知道魔靈要派兵過來這裏。”

“他去了雲城。”沐雲軒瞬間激動起來。

墨黑的眸子裏透着內疚,他總是保護不好她。

“雲軒,沒事的。” 失憶前妻不好惹 蘇紫陌回頭看了她一眼,溫情的目光裏透着點點星光。

回過頭來,一股巨大的疼痛卷席走胸口。

“啊……!”

突然,蘇紫陌沉痛的驚喊一聲,身子瞬間變得透明的消失在原地。 “陌兒。”沐雲軒撕心裂肺的大喊一聲。

“大哥,你快回雲城,帆兒我一定會帶回來的。”

沐雲寒快速的說道。

沐雲軒回眸,快速的點了點頭。

他擡眸看了看頭頂上的毒障,一道金光隨着他的身子,快速的衝出了毒障。

“九翼。”

沐雲軒快速落入九翼身上。

“回雲城,快!”沐雲軒目眥欲裂,痛意撕扯着他的全身。

蘇紫陌的那聲慘叫讓他的心裏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陌兒,不要有事,你千萬不能有事。

沐雲軒在心裏乞求道,吸入了一些毒障,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同一時間,雲城神池洞裏。

黑羽和敬淮,青楓三人交戰在一起。

只見水晶棺材裏的蘇紫陌胸口,直直的插着一把匕首。

蘇齊,蘇櫟,莫雲天收到青楓的信號快速的趕過來。

“陌兒。”莫雲天驚恐的看着蘇紫陌胸口的匕首。

“孃親。”

“孃親。”蘇齊和蘇櫟看着那把匕首,眼裏充滿了害怕!

天才萌寶:影后老婆超級甜 “混蛋!”莫雲天第一次動怒。

他所有的一切希望,似乎在瞬間被滅了。

莫雲天從水晶棺材裏折了一朵迷迭之翼。

瞬間飛身向黑羽。

黑羽冷冷一笑,詭異的笑容一落。

他的身邊,多了二十幾個魔兵,瞬間擋住了莫雲天的去路。

“王八蛋,我殺了你!”

蘇齊如雷霆之怒的吼聲震耳欲聾,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怒氣爆發。

恨不得將黑羽撕個粉碎!

蘇櫟拿出幻影神鞭,凌厲的破空聲帶着濃濃的怒氣擊向魔兵。

一鞭子一個,魔兵瞬間化成了一陣黑煙。

青楓和敬淮顯然不是黑羽的對手。

不一會就被黑羽一邊一隻手掐住兩人的脖子。

“哈哈!”黑羽看着不斷掙扎的青楓和敬淮,笑得一臉得意。

“沒有誰可以阻擋主人的腳步的,這天下的一切都要由我和主人來掌控。”那恐怖的聲音猶如地獄裏索命的使者。

沐雲軒進入山洞,看到山洞裏的情況。

他手中的幽冥劍瞬間刺入黑羽的身體裏。

黑羽看着刺入身體裏的幽冥劍,他詭異的笑了笑。

將手中的青楓和敬淮甩了出去。

兩人被狠狠的砸在石壁上,硬生生的被砸暈了過去。

黑羽陰冷想到笑看着沐雲軒,狂笑着說道:“沐雲軒,你殺不了我的,你們都得死!下去陪蘇紫陌吧!省得你活得這般痛苦。”

沐雲軒心裏痛到窒息,此刻卻無法接近心愛的人,看一眼她的狀況!

黑羽正想讓自己的身子化成黑霧離開。

哪知,莫雲天赫然出現,一朵鮮紅的迷迭之翼瞬間刺入黑羽的傷口。

“該死的是你!”莫雲天衝冠眥裂。

“啊……!”

黑羽胸口處傳來的疼痛讓他痛苦的大叫。

“不可能,你們是不可能殺了我的。”黑羽不可置信,一朵花就能要了她的命。

只是他的身影漸漸變得透明。

黑羽眼眸裏閃過一絲驚駭!

“爲什麼……”黑羽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陌兒,陌兒。”沐雲軒朝着水晶棺材奔過去。

看到蘇紫陌胸口那把冰冷的匕首,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陌兒,陌兒。”沐雲軒目光停滯在那把匕首上,他感覺自己再努力總是在原地踏步的無力感。

“陌兒。”莫雲天也奔過來。

白皙修長的大手輕輕觸摸着蘇紫陌冰冷白皙的臉頰,大手顫抖得厲害。

“陌兒。”莫雲天叫着蘇紫陌的名字,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岳父大人,求你,救救陌兒。”

沐雲軒俊逸的臉上滿是淚水,痛楚如利刀一樣撕扯着他的心,這種絕望的痛讓他無法承受。

他痛聲道:“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