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點頭。

“影子說了,十八年前她來過冥船,是影子放她走的,條件就是找到冥王石交給我。”沈冰說道。

“十八年前?”蘇武臉色微變,十八年前,沈冰應該纔出生吧?

“影子還說,完成任務之後,她可以回來拿報酬。”沈冰說道。

“於是她回來了?”蘇武笑道:“不過我感覺她沒有拿到報酬,反而遇到了麻煩。”

影子爲什麼沒給素問心報酬,沈冰就不得而知了,估計是影子在算計素問心,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大菩薩也不簡單,他現在已經不在第四層,他到了第八層。”沈冰突然道,她走到一扇窗戶前。

蘇武也走過去,透過窗戶,他看到了第八層。

大菩薩赤足行走在沙漠上,突然停下朝着天空看了一眼,合十道:“阿彌陀佛。”

蘇武和沈冰不由色變,他看到了我們?

影子出現在牆上,笑道:“這和尚不簡單,他感覺到有人在看着他,看來得讓他離開了。”

沈冰說道:“也讓石老離開吧,不過你得告訴他蘇武沒事。”

影子說道:“我知道了,小姐。”

頓了頓,又嘿嘿笑道:“小姐,這些人都不是弱者,我打算把他們都送出去。”

蘇武說道:“能不能留下蠱王?”

沈冰說道:“就留下蠱王吧。”

“好的,小姐。”影子消失不見。 第六層。

素問心和白玉棺槨正在激鬥,素問心突然消失不見。

“影子,你找死!”白玉棺槨中的女人大怒。

“現在的你奈何不了她,我這是在幫你。”一道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

“那你放我出去。”白玉棺槨中的女人冷冷道。

“時間未到,這是當年軍師對你的懲罰。”那聲音笑道:“不過我可以先讓你離開這裏。”

話音未落,白玉棺槨也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蠱王被迫離開了屍王宮,他後方是那三尊古王和屍王。

蠱王強橫,且戰且退,很快就擺脫了古王和屍王的糾纏。

“這地方的空間有漏洞。”蠱王已經發現十層摺疊空間的破綻。

“只要找到空間和空間之間的連接點,就可以打穿空間屏障,到另外一層。”蠱王喃喃。

十層摺疊空間,正反兩面,其實就是二十層空間,這二十層空間都有連接點。不過他蠱術盡強,對於能量序列的理解卻不如石佛,他需要更長的時間專研。

天地間所有東西都是能量構成的,這些摺疊空間也不例外。無數的空間序列能量以某種特定的方式交織在一起,就構成了這十層摺疊空間。

想要破解,需要對空間序列能量的各種變化有極深的理解。

這恰好是蠱王不足的地方,不過他畢竟是天王級別的大能,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他絕對能破解。這裏能困死七境以下的武者,但想要殺死八境武者卻極爲困難。毫不誇張的說,天王級別的強者,想死都難。

蠱王隱匿在某處,開始推演空間節點的位置。

片刻之後,他朝着東方某處方向飛去,破開了空間,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剛剛破開空間,他就出現在了一處屎潭內,臭氣沖天。

蠱王臉色微變,他飛出屎潭,找了個地方清洗乾淨已經的雙腿。

就在這時,他在岸邊看到了蠱王吃屎四個大字,臉色頓時一沉:“什麼人敢戲耍本王?”

沒有人回答他。

一股惡臭撲鼻,蠱王轉身一看,剛纔的河水居然變成了臭水溝,有蛆在臭水溝裏面蠕動,好不噁心。

蠱王低頭一看,他的雙腿上也蛆在蠕動,他露出厭惡之色,催動霸氣蠱震死了蛆。

這些蛆能死在蠱王的霸氣蠱下,也真是死得其所。

“無論你是誰,別讓我找到你!”蠱王臉色陰沉,怒火中燒。

蠱王走出密林,一坨一坨的東西從天而降,天上居然下起了糞便。

擡頭看着天空上墜下的“屎”,蠱王臉色一沉,精神領域席捲天地,方圓無數裏都被他的精神領域籠罩。

天空中那些“屎”也被擋在外面。


蠱王繼續走。


“他的領域太強。”

房間內,沈冰無奈搖頭,她對十層空間的控制能力有限,蠱王太強,他無法破開蠱王的精神領域。

“這是第幾層?”蘇武問道。

“第七層反面。”沈冰說道。

“裏面有什麼?”蘇武繼續問。

“通靈獸。”沈冰說道。

“多強?”蘇武又問。

“小子,你如果讓他們去圍攻蠱王,他們都會死掉。”影子出現說。

“我們可以把他弄到另外一層。”沈冰說道:“你有沒有殺掉他嗎?”

“殺掉他的代價太大。”影子說道:“我可以幫小姐給他點教訓。”

蘇武儘管覺得可惜,但也知道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我會把他傳到第八層。”影子說道:“其他事情小姐不用管,小姐只管修煉冥王經就行。”

他消失了。

沈冰取出天屍卷說道:“我打算先從天屍捲開始學。”

蘇武笑道:“我學過一點,我可以教你。”

沈冰當然知道蘇武學過天屍卷,搖頭道:“不,你看丹符卷。”

蘇武明白沈冰的意思了,他學了丹符卷之後可以教沈冰,到那時沈冰的天屍卷也差不多快學會了。

兩人分頭學習。

沈冰把丹符卷交給了蘇武。

蘇武找了個地方盤坐而下,翻看丹符卷。

……

與此同時,冥船之外。


石佛回到了船上。

宋雨桐問道:“師叔祖,蘇武呢?”

石佛笑道:“他沒事,他有他的造化,我們走吧。”

村長露出喜色,難道掌門得到了冥王的傳承?

石佛剛想走,一個狼狽的人影出現在冥船上。

“蠱王。”村長擡頭一看,此刻的蠱王非常狼狽,頭髮亂糟糟的,身上臭氣熏天。

蠱王看到石佛三人,頗爲尷尬。


石佛笑道:“道兄可還好?需不需要石某幫忙?”

蠱王尷尬笑道:“何須勞煩石老哥。”

他急不可耐的離開了。

宋雨桐笑道:“沒想到蠱王也有吃癟的時候。”

石佛說道:“冥王留下的船,危機重重,誰也不敢說可以安全走出來。”

村長忍不住問道:“師叔,冥王留下這船的目的是什麼?”

石佛笑道:“那個時代的人行事高深莫測,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麼。”

……

……

房間之內。

蘇武看着丹符卷,越看越是投入。

丹符卷,主講煉丹和畫符。

煉丹之術,又分爲丹藥和丹器。

所謂丹器,指的是以藥石和鉛汞等材料爲引,煉製武器,灌注精神能量便可催動丹器。

丹符卷中記載的一種雷澤丹,就是一種丹器,注入丹中,丹藥便可以化作一種上古傳說的聖獸雷澤。

攻擊力丹藥,需要輔以符篆,所以是最難煉製的。

其次是畫符,畫符最考驗的就是繪畫功底,當然對於武者對於能量序列的理解也極爲重要。因爲畫符就是把能量序列繪畫在符紙上,繼而灌注能量,觸發能量序列。

再其次是煉丹,煉丹需要丹爐,需要丹方,需要精神能量,也極爲複雜。

丹藥可以療傷,可以治病,可以幫助武者突破境界。

比如丹符卷中記載的一種名爲“序列丹”的丹藥,他就是煉丹者把四境武者的能量序列剝離,然後煉入丹中,服用丹藥之人便可吸收其中的能量序列,繼而提高突破的機會。

丹符卷,必須精神武者才能學習,也必須精通繪畫的人才能學習,更需要對能量序列有過人的領悟。

蘇武想要一個丹爐。

沈冰早已經給他準備好了。

房間裏面有很多材料,可以供他們使用。

蘇武開始練習,但是卻不斷的失敗,炸爐。

另外一邊,沈冰不知何時召來了一頭鐵屍,在練習控屍術。 蘇武和沈冰似乎忘記了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