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暖茫然的搖頭。

"這我就不知道了,據醫院的人說,對方是將我放在醫院,從始至終都沒有露過面,只是讓人交了住院費,後來,我出院的時候,對方還安排人,給我一筆生活費,但是,每次出現的人都不同,我也不知道,是誰救的我,起初我很在意這個問題,後來,我也就不願意多想了,我追問了好多次,每次都沒有人告訴我,我現在已經完全不去想這些問題了,只要活得開心就好了!"蘇暖笑著說道。

路南有種感覺,她的話,似乎漏洞百出,卻又天衣無縫。

可是,面前是活生生的蘇北,讓他如何去懷疑。

一年前,如果不是他的不信任,她也不會出事!

"好,北北,你說的話,我都相信,這個救你的人呢,你也不用去想,交給我去調查就行!"路南看著蘇暖,認真的說道。 看著面前這種,魂牽夢繞的臉。

路南感覺,自己的心在抽疼。

那種感覺,沒有人能明白。

這一年的時間,她一個人在他鄉,一定吃了很多苦。

"北北,這樣,過去的問題,你先不要想了,都交給我,有我在,一起都會好起來的,我現在帶你去見兩個人,說不定看見他們,你會想起一點以前的事情,好不好?"路南詢問的開口。

蘇暖皺眉看著他。

"路先生,你問了我這麼久,我什麼問題都回答你了,可是,你還沒有幫我解惑呢,你和我,究竟是什麼關係,你為什麼要問我這些問題,你一上來,就問了我這麼多,說實話,我現在都是一頭霧水,還請你說清楚一點,否則的話,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萬一你是壞人,怎麼辦?"蘇暖說話的時候,神情表現的非常警惕。

路南心裡的疑慮,瞬間打消。

這才像是蘇北,做事情前,總要想清楚,問明白。

"北北,我是你的丈夫!我們之間,有兩個孩子,就算你忘記了以前的事情,我都能接受,但是,你必須相信我的話,我的真心,我對你,沒有一絲一毫的惡意!"路南真誠的說道。

蘇暖陰鬱的看著他。

"丈夫?你是我的丈夫,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再說,你是我丈夫,那你應該更清楚,我一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能不能將我失去的記憶,全都告訴我啊?"蘇暖直直的看著路南。

路南想到一年前那個雨夜,他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了,疼的厲害。

"北北,以前的事情,我們不要再提了,好不好?"他的神色非常痛苦。

他不知道要怎麼告訴眼前的人兒,一年前,是因為他,她才會出事的。

他質疑她,沒有相信她。

然後,報應就來了,他失去了她,才發現,那兩個可愛的孩子,其實是他們的兒子。

蘇暖看著路南的神情,忍不住皺眉。

"路先生,不是你要問我,以前的事情,問東問西,問我的記憶,為什麼現在你又說,不要讓我去想,以前的事情了,你說說,你這究竟想幹什麼呢!"蘇暖笑得嘲諷。

路南有點羞愧。

"北北,不是這樣的,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見得相信我,畢竟,你忘了很多事情,我能理解,只不過,孩子們特別想你,如果你願意,跟我回去,看看他們,好不好?"路南輕聲問道。

蘇暖皺眉,孩子,聽路南的意思,那兩個孩子,是他和蘇北的。

難道說,當年明森公司的人,竟然將蘇北獻給路南了。

這幫蠢貨,當那個時候,就已經把蘇北和路南牽扯在一起了。

幸虧她當年聽了G先生的話,及時讓蘇北離開南希市。

否則的話,若是路南知道了蘇北和他的關係,知道那兩個孩子,是他們當年一夜春風生下的,那她肯定會加倍對蘇北好的。

只不過,現在這份好,也只能落在自己身上。

蘇北啊,她哪涼快哪待著去吧!

"路先生,我相信,人有時候,會忘記一些事情,但是,情感還是會有記憶的,你帶我去見他們吧,說不定,我真的能想起一些事情呢!"蘇暖神情有點暗傷的說道。

路南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驚喜。

"北北,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同意的,你最好了,捨不得我跟孩子難過!"路南高興的說道。

路南帶著蘇暖回到酒店。

蘇暖看見孩子的那一刻,臉上的神情,有點僵硬。

這兩個孩子,果真是越來越像路南了。

她現在無比慶幸,自己一年前的計劃。

她看著蘇寒和蘇凜,裝出一副茫然的表情。

重生之帝歸 "路先生,你說的孩子,就是他們嗎?"蘇暖傻傻的問道。

她的表情,簡直天衣無縫。

路南點了點頭。

"以後叫我路南吧,別一口一個路先生,我聽著心裡難受,還有,這就是我們的孩子,小寒和小凜!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路南說動。

蘇暖獃滯的看著兩個小傢伙。

路南註釋著自家兒子。

"小寒,小凜,怎麼了?你們傻眼了嗎?趕緊叫媽咪啊!我找到你媽咪了!"路南輕聲說道。

蘇寒和蘇凜的眼睛,瞬間紅了。

他們直接撲上來,衝到蘇暖的身邊,抱著她。

"媽咪,你總算回來了,你知道嗎?寶貝這一年,可想你了!"蘇凜難過的說道。

"媽咪,你不在的時候,我跟小凜,都非常聽話的,在等你回來,你現在終於回來了,以後都不要再走了,好不好?"蘇寒說的分外委屈。

他們只顧著表達自己的情緒,絲毫沒有注意到,蘇暖的眼睛里,閃現過的意思惡毒。

她雖然想待在路南的身邊。

可是,她覺得,自己沒有那麼高的容人之量,可以容忍蘇北的兒子,整天喊著自己媽咪。

可是,她也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對這兩個孩子好點,很容易露出破綻。

就在蘇暖想事情的時候,路南開口道。

"小寒,小凜,你們不要太激動了,注意你們的情緒,你媽咪剛剛回來,而且,她忘記了過去的一些事情,你們不要嚇到她了,你們先說說話,我出去打個電話!"路南說。

蘇寒和蘇凜怔住了。

蘇凜的眼眶紅紅,他吸了吸鼻子。

"媽咪怎麼會失憶呢,她肯定受了不少苦!"蘇凜心疼的說道。

蘇寒抱著蘇暖,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路南終於舒了一口氣。

這次紐約,算是沒有白來。

北北,我終於找到你了!

看著蘇暖和蘇寒蘇凜擁抱在一起,路南轉身走出房間,帶上門。

他給雲帆打了電話。

雲帆接到電話的時候,有點納悶。

總裁不是剛找到蘇小姐,一家人不應該好好的慶祝一下嗎?

總裁這個時候,找自己會有什麼事呢?

雲帆想了想,接起電話。

"總裁,怎麼了?"雲帆問道。

路南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思路。

"是這樣的,蘇北說,一年前,她被一個神秘人救了,送到了紐約的一家醫院,現在,我讓你去查查,這個神秘人,究竟是誰,你要是查不出來的,我心裡總感覺有點不對勁!"路南說道。

雲帆點了點頭。

"總裁,我知道了,只不過,既然找到了蘇小姐,你現在就要把態度放好一點,她現在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你就重新追回她,千萬不要做強迫她的事情,一年前的悲劇,千萬別再發生了!"雲帆擔心的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

"你說的,我都知道,我這次不會再犯以前的錯誤了,你先去調查我說的那個神秘人,至於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路南快速的說道。

雲帆應下了之後,便掛了電話。

路南收了手機,剛要轉身回房。

這時候,他突然看見,電梯里走出來兩個人。

路南的眸子,危險的眯起來。

蘇暖,顧念城,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路南心裡的疑惑,驅使他大步走過去。

顧念城看見路南的時候,臉上忍不住閃過一絲不安。

怎麼會碰見路南。

蘇暖那邊,已經跟路南見面了,他本來就預定了今天下午的機票,打算帶著蘇北回南希市。

沒想到,最後還是撞上了。

路南看著蘇北,神色難看。

他一把抓住蘇北的手。

"蘇暖,你現在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路南厲聲說道。

想到一年前的雨夜,蘇暖瘋狂的行為,路南殺了她的心都有。

如果一年前不是蘇暖發瘋,一切事情,或許根根不會發生。

這一年的時間,他不光在找蘇北,也在找蘇暖。

蘇暖一年前做的事情,足以讓自己將她,千刀萬剮。

看著路南凶神惡煞的表情,蘇北有點害怕。

她使勁掙扎了兩下,求助的看著旁邊的顧念城。

顧念城沉著臉,一把將路南的手拿來。

"路南,你發什麼瘋,這裡不是國內,收起你的霸王作風!"顧念城不滿的說道。

路南狠狠的看著顧念城。

"哦!我知道了,原來這一年,蘇暖消失了,就是被你藏起來了啊!我記得你,你當初跟蘇北的關係,不是很好嗎?難道你不知道,是蘇暖在害她嗎?你現在這樣做,你對得起蘇北嗎?"路南大聲的質問。

這一年的時間裡,他一直在注意這顧念城的行蹤。

只不過,顧念城這一年的時間,似乎正在將國內的市場,大肆向著美國這邊轉移。

他人在美國的時間,遠遠大於國內。

他本來以為,顧念城是想擴張公司,畢竟,顧念城這樣的人,野心太大。

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是將蘇暖,藏到了美國。

這個男人的心機,可謂是深不可測!

顧念城不悅的皺眉。

"路南,你說的這些話,我想,應該是你問自己的吧,我跟蘇北的關係,最多不過是朋友,可是,你不知道,我一年前,那段時間,就已經跟蘇暖在一起了,暖暖她以前是有點偏執,可是,那還不是因為愛情,我喜歡她,是因為我們都是那種忠於愛情的人,我們現在在一起,孩子都有了,我希望你能注意一下你的態度,如果你敢對暖暖怎麼樣,我不會對你客氣的!"顧念城快速的說道。 顧念城剛說完,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掃了一眼,立馬就笑了。

林楓發過來消息。

"先生,路南那邊,正在調查,當年是誰救的蘇暖,我們給蘇暖設置的那些身份和經歷,都不怕他調查,可是,萬一他查出我們,怎麼辦?"

顧念城看著路南。

"路南,你不是在查,一年前,究竟是誰救的蘇北嗎?"顧念城說道。

路南的眉頭,立馬緊鎖起來。

"你知道是誰?"路南沉聲問道。

顧念城笑了。

"我當然知道啊,因為那個好心的神秘人,就是我啊,你還真以為,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大善人,會無緣無故的救了蘇北,將她送到美國來嗎?她當初傷的太重,我才會送她到美國這邊,我救她,也只不過是還了我們當初的那點情分,現在,我跟暖暖在一起,我不希望自己在跟她有任何糾葛,所以,我才會選擇匿名,你懂嗎?"顧念城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說的一本正經,看不出任何撒謊的痕迹。

路南深深的看著他,神色陰鷙。

"那你難道不知道,我這一年的時間,都在找她嗎?你為什麼要將北北藏起來! 探龍 "路南的聲音,非常憤怒。

顧念城嗤笑了一聲。

他低頭對蘇北說道。

"暖暖,你先回房間,看看紫蘇,我跟他說兩句!"顧念城對蘇北說話的時候,神情異常溫柔。

路南看著,心裡很不舒服。

蘇北看了路南一眼,感覺他的樣子,害怕極了。

"那你小心一點,我先走了!"蘇北低聲說道。

顧念城點了點頭。

他輕撫著蘇北的肩膀,讓她安心。

蘇北離開之後,他這才看向路南。

"路南,你不覺得,你真的很可笑嗎?我們當初是什麼關係,情敵啊,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蘇北在哪裡,就算我不喜歡她了,我有義務幫你找人嗎?再說,我也沒有將她藏起來啊,我只不過是幫她在美國存活下去,再說,她忘記了以前的事情,我更沒有道理,告訴你她在哪裡,告訴你,還不如讓她在一個沒有傷害和猜忌的環境中,好好生活,我也是為她好,當然,這僅僅代表我個人的觀點,按理來說,你還是應該感謝我的!否則的話,蘇北現在,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模樣,你知道她當初從南溪被救起來的時候,究竟有多慘嗎?我現在也不想跟你多說,還希望路總以後,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顧念城冷聲說道。

路南死死的盯著顧念城,為什麼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顧念城,蘇暖將北北害成那樣,你以為,我會放過她嗎?"路南厲聲說道。

"不想放過,你還想如何,我都說了,我救了蘇北,也權當是在替暖暖贖罪了,暖暖現在已經徹底放下了過去的事情,而且,現在既然你都找到了蘇北,我就希望,我們能相安無事,不然的話,路總想較量,我隨時奉陪!"顧念城說的很是果決。

路南看了顧念城一眼。

"顧念城,你別警告我,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的威脅,北北若是有一點問題,我還是會讓蘇暖,加倍償還的!"路南丟下一句狠話,直接轉身離開。

他一身怒氣的下樓,剛好遇見,從外面回來的雲帆。

路南看著雲帆。

"那個神秘人的事情,不用再查了!"路南沉聲說道。

雲帆不解。

"總裁,為什麼不查啊?"雲帆疑惑的問道。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憤怒。

"我剛才看見顧念城和蘇暖了!"路南開口說道。

雲帆愣住了。

"蘇暖?那你有沒有將她抓起來啊!"雲帆的情緒,有點激動,就蘇暖當初做的那些事,將她抓起來,挫骨揚灰,似乎都不能泄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