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寒色色的看了戚薇薇一眼:"我的傷真的沒問題,你也說了,我剛才都抱著你下樓了,能有多大的問題呢,司機以前開車,那是因為我打著石膏,你今天沒看到嗎,我已經拆了石膏!"

戚薇薇還是有點擔心,她看著蘇寒:"真的沒事嗎?"

蘇寒搖搖頭:"真的沒事,你就放心吧,能有什麼問題呢!"

戚薇薇瞪著蘇寒:"可別說大話閃了腰,一定要小心注意,不然我拿你是問!"

看著戚薇薇兇巴巴的樣子,忍不住笑道:"薇薇,要不要我們再車裡試一試,不然我總覺得,你對我不是很放心啊……"

蘇寒說的意味深長,戚薇薇小臉羞的通紅:"你在說什麼呢,蘇寒,趕緊開車,趕緊的!"

蘇寒笑的越發迷人,他甚至發出愉悅的低笑聲。

戚薇薇伸手捂著小臉,她覺得自己小臉都快燙死了。

戚薇薇堵著嫣紅的小嘴,瞪著蘇寒:"你還笑,趕緊開車啊!"

"哦,原來我家未來老婆,已經急不可耐了,我這就開車!"蘇寒故意曲解戚薇薇的意思,弄得戚薇薇的小臉,更加紅的醉人。

戚薇薇忍不住伸手打了蘇寒一下,蘇寒做出一副很疼的樣子:"老婆,你怎麼下手這麼狠呢,都打到我傷口了!"

戚薇薇著急的撲過去,想要看看:"我打到你傷口了嗎?疼不疼,我看看!"

看著戚薇薇擔心的樣子,蘇寒很是享受。

戚薇薇拉開蘇寒的衣服,這才覺得,自己的動作有點引人遐想。

她再抬頭看了蘇寒一眼,見他笑的像一隻狐狸一般,戚薇薇立馬知道,自己上當了。

她生氣的推了蘇寒一把:"你竟然騙我!"

看著面前的小女人,氣呼呼的樣子,蘇寒沒來由的開心。

他笑著安慰炸毛的戚薇薇:"薇薇,不要生氣嘛,我就是想看你關心我的樣子,每當看到你關心我,我心裡就很甜很甜!"

戚薇薇嘟了嘟嘴,不再跟他爭辯:"你到底走不走啊,你再不回去,黃花菜都涼了!"

蘇寒笑著發動車子:"是啊,我得趕緊回去,抱得美人歸,不然的話,黃花菜真涼了!"

戚薇薇聽著他話里的深意,又羞又氣,卻又不能打他,畢竟,蘇寒還在開車。

只不過,自己剛才的話,好像顯得自己很急一般,真是羞死人了!

蘇寒側目,看了一眼戚薇薇害羞的小臉,他忍不住笑著搖搖頭。

他估摸著,這個小女人,一會要羞的鑽到被窩裡去。

蘇寒開著車子,一路向著他的新公寓而去。

車子到了公寓門口,停在車位上。

蘇寒下車,將某個裝作鴕鳥的人,從座位上拉了下來:"薇薇,我們到家了!"

戚薇薇賴在座位上,不願意下來:"這裡不是我家!"

蘇寒笑道:"很快就是了!"

戚薇薇抬頭,紅著小臉瞪了他一眼:"蘇寒,我怎麼發現,你今晚格外的流氓呢,你能不能收斂點!"

蘇寒一臉不羞不臊的樣子:"當然不能,面對自家老婆,還要裝作一本正經,那不是男人做的,我為什麼要收斂自己的本性呢,你說呢,老婆!"

蘇寒這一句老婆,尾音上揚,叫的特別有感覺。

戚薇薇的小臉更紅了,她羞憤的推了蘇寒一把,卻沒有將他推開。

戚薇薇沒好氣的說道:"你叫誰老婆呢,我才不是你老婆!"

蘇寒也不惱,他伸手,抓住戚薇薇的小手:"沒關係,現在不承認,很快就要是了!"

蘇寒說完,突然彎腰,一把將戚薇薇從車裡抱出來!

戚薇薇驚呼了一聲,一把抱著蘇寒的脖子。

蘇寒得意的看著她的小臉,忍不住偷香了一個,戚薇薇手摟著蘇寒的脖子,她氣的用嘴巴去咬蘇寒,卻不知道哪裡下嘴。

當他咬到蘇寒的臉時候,卻不敢真的發狠,生怕將他的臉咬破,破了相。

這的舉動,看起來,倒是像是在親蘇寒,那種欲拒還迎的嬌羞,惹得蘇寒心裡痒痒。

蘇寒將戚薇薇抱出來,鎖了車,就快速的向著公寓里走去。

許是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了,戚薇薇靜默的一言不發。

沒有人知道,她此刻緊張的要死,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做什麼了。

蘇寒將戚薇薇抱回公寓,自己回了一樓,自己的卧室。

他一把將戚薇薇扔在床上,便欺身而上。

戚薇薇嚇得立馬縮在床頭,她看著蘇寒,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那個,蘇寒,你別這麼狂躁,你讓我好好捋一捋!"

蘇寒頓時哭笑不得,這種事情,還需要捋一捋思路不成,這個小女人,可真是個奇葩。

他的一條腿,剛剛跪上床,戚薇薇就立馬舉起雙手,像是要把蘇寒往外推一樣。

她紅著小臉,慌亂的看著蘇寒:"那個……蘇寒,你再等等,我這會有點緊張,我們能不能等我那天不緊張的時候再來啊!"

蘇寒這會早就忍不了了,她都已經是自己的了,還像個小姑娘一樣。

再說了,這種事情,只要是第一次,那都會緊張,他家這個活寶,現在還在跟自己討價還價的商量,他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蘇寒囧囧的看著戚薇薇:"薇薇,你不是說,我們要早點回來嗎,不然的話,黃花菜都涼了,我們現在更應該趁著菜還沒有涼,就端上桌啊,不然就不好吃了!"

戚薇薇像個小兔子一樣,警惕的看著蘇寒。

她太清楚了,蘇寒嘴裡的菜,就是自己,他要吃了自己。

雖然戚薇薇現在也不是小姑娘了,那些事情或多或少都知道,可是,真正面對這一刻的時候,她還是有點抗拒的。

當然了,這種心思,是天底下所有女孩最純真的一面。

"蘇寒,我才不要你吃我呢!"戚薇薇這會說話,像個小傻子一樣,傻的非常可愛。

她真的挺害怕,蘇寒突然撲上來,就把自己吃干抹凈了。 皇帝向來是不喜不悲的一張臉,可今日他坐在金鑾殿上卻是嘴角上揚,微微帶笑,顯出平日里有少的柔和,大家不明白他的喜悅從何而來,明明稟告的是國庫吃緊的事,難不成年底要用的大筆款項有著落了?

只是他的樣子……這回總該是出神了吧。

稟完事的工部尚書遲疑的左右看了一眼,叫他,「皇上。」

皇帝無動於衷,繼續微笑。

郝平貫看著底下的群臣開始竅竅私語,輕輕咳了一聲,小聲提醒皇帝,「皇上,皇上。」

皇帝回過神來,「什麼?」

醫藥巨頭 工部尚書立刻鬆了一口氣,皇上果然在出神,還以為跟往常似的,他會發表什麼高見。

他正要再敘述一遍,皇帝卻擺擺手,問道:「這個時節,臨安城有什麼好玩的?」

深秋冬至,天氣越來越冷,連花都開敗了,哪有什麼好玩的……不對,皇帝這是要做什麼?

一個大臣斗膽揖手問道:「皇上想要什麼樣的好玩的呢?是斗蟲,斗鳥還是……」

「不是那些,」皇帝不耐煩的擺擺手,站起身來,「今兒個就到這裡吧,有什麼事到南書房去稟。」也不顧群臣詫異的目光,轉身下了丹陛。

郝平貫趕緊跟上去,聽到皇帝吩咐,「上外頭去弄一窩兔仔來,選漂亮些的。」頓了一下,又說,「再弄兩隻雞來……」

郝平貫問,「皇上想吃雞兔么?」

皇帝眼睛一瞪,「朕要養。」

郝平貫苦著臉,「兔仔還行,雞養在承德殿,有點……」滿地拉屎,不嫌臟啊。

「你說,朕把後宮遣散了怎麼樣?」

郝平貫張口結舌,這都哪跟哪啊,剛還在說雞兔,眨眼又到了後宮,這兩者有聯繫么?等等,遣散了後宮,這不開玩笑么,先別說臣子們會怎麼樣,光是太后老佛爺那關就過不了,不怕她又得心病卧床不起啊。

「後宮都有些什麼人,你給朕擬一份名單來。」

郝平貫繼續張口結舌,皇上這是要動真格的?

不等他回過神來,皇帝突然站定腳步,扭頭問他,「朕有了白髮,是不是顯老了?」

「皇上春秋鼎盛正當年,一點也不顯老,反而平添了沉穩之氣。」

皇帝想了一下,「你問問魏仲清,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朕的頭髮變黑。」

「……是。」郝平貫舔了一下發乾的嘴唇,小心翼翼的說,「皇上,快到下月初了,不如這次您到皇覺寺去拈香吧。」

「為何?」

因為去那裡叫高僧給您去去身上的邪氣。

「老佛爺說了幾次想同皇上一起去,一直沒有成行,總同奴才念叨……」他邊說,邊觀察皇上的臉色,見他似乎在考慮,趕緊趁熱打鐵,「快到年底了,再不去就去不成了,眼下的時機剛剛好,丹香山上的楓葉正紅,皇上陪老佛爺登山,賞楓葉,豈不美載?」

皇帝心裡一動,「恩,你去安排,但不要通知太后,朕這次不同她去,下回吧。」

大隱隱於婚 郝平貫:「……」不跟太後去,那是跟賢妃,還是良妃?除此之外,後宮也沒皇上瞧得上眼的人了呀。

郝平貫一邊走,一邊思忖,突然意識到不對勁,回承德殿並不遠,怎麼走這半天也沒到,抬眼一瞧四周,呃,怎麼到西華宮來了……

賈桐不知道打哪兒鑽出來,睜著一雙熊貓眼向皇帝彙報,「皇上,臣昨兒個守了一宿,沒有蒼蠅飛進去,也沒有螞蟻爬出來。」

皇帝哼的一笑,「真沒見什麼人進去?」

「沒有。」

「想清楚再答。」

賈桐眼珠子轉了轉,皇上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知道自己昨晚上來西華宮了么?不行,為了皇上的臉面,打死也不能提。

他一臉堅決的答:「確實沒有。」

皇帝樂了,讚許的點頭,「聰明,快趕上寧九了啊。」

「謝皇上誇獎。」賈桐有些得意,轉念一想,又有點不舒服了,寧九那麼死板的人聰明個屁,誰同他比噢!

郝平貫杵在一旁聽不明白,總覺得他們話中有話,心裡不免有點惆悵,皇上最信任寧九,第二就應當是他了,賈桐什麼時侯排他前面去了?

更令他費解的是,明明南書房有大臣在等著,皇帝卻站在這裡跟賈桐閑聊,「最近太子很黏你么,聽說晚上不准你出宮去?」

賈桐撓頭笑:「嘿嘿,臣平易近人。」

「你的意思,朕很難相處?」

賈桐,「……」

「上回同你說的找大夫,找著了沒有哇?」

「正找著呢。」

「要是不行,朕還是給你指婚吧。」

賈桐卟通跪下,「皇上饒了臣吧。」

皇帝斜他一眼,「以後少同太子說什麼天黑了要同媳婦睡,他才多大。」

賈桐紅了臉,嘟嚕著,「正因為殿下還小,不懂那些,臣才敢說嘛。」

皇帝把手負在後邊,四周環視了一圈,又問,「人手還夠么?」

賈桐:「……」兩百名一等一的高手,至少能滅敵六百,做什麼不夠?

「行了,你守著吧,朕回了。」皇帝剛提步要走,又停住,「屋裡的人一直沒出來?」

「沒有。」

皇帝喃喃自語,「會悶壞的吧。」

賈桐,「……」兩個南原的姦細,不殺就算撿著便宜了,還怕悶著她們……

郝平貫,「……」不行,他得趕緊安排皇上去皇覺寺一趟,再這樣下去,只怕要出大事了。

景秀宮裡,秋紋把聽來的消息告訴修元霜,「昨兒個去了一趟,大半天才出來,今兒個又去了一趟,倒是沒進去,站在外頭站了一陣子就走了。」

修元霜冷笑,「哼,賊心不死,都不侍見他了,還往邊上湊,皇上的臉面還要不要了。」心裡卻暗自慶幸,得虧把人換了,不然夫妻兩個多見幾次面,舊情復燃,一家三口團聚,就徹底沒她什麼事了。

秋紋和她想的不同,壓低了聲音道,「主子,奴才聽說皇上調了侍衛在那裡守著,會不會是發現了什麼?」

修元霜搖了搖頭,「若是真發現了什麼,現在已經來景秀宮抓人了,哪裡還會這麼平靜,不過皇上老這麼去也不成,本宮怕那個宮女經不住事要穿幫。」

——————-

打球剛回,看到群里小可愛在催,以為晚了,結果時間剛剛好。 蘇寒像個大灰狼一樣,對戚薇薇諄諄誘導:"薇薇乖,要聽話啊,我那可不是吃你,我那是疼愛你!"

聽著蘇寒這麼露骨的話,戚薇薇的小臉更紅了。

她小臉憋得像是剛從熱鍋里撈出來的一般。

蘇寒覺得,自己要是再忍下去,那就要爆炸了。

看著戚薇薇出神的瞬間,蘇寒迅速的上床,一把將她抱在懷裡,戚薇薇掙扎了半天,這才發現,在蘇寒面前,自己的力氣小的嚇人。

蘇寒動情的吻著戚薇薇,戚薇薇本來是抗拒的,但是,被蘇寒一吻,身體慢慢的軟下來。

就在蘇寒想更進一步的時候,戚薇薇突然猛地推開蘇寒。

蘇寒沒有注意,一把被她推下床。

蘇寒像個二傻子一樣,直愣愣的看著,戚薇薇急哄哄的跑向衛生間。

蘇寒坐在地上,還沒有明白過來,究竟是怎麼回事,就聽見衛生間那邊,傳來戚薇薇的聲音。

蘇寒懵逼的轉過臉,看著一臉羞紅的戚薇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