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夢妍見狀,輕輕一笑,把手搭在了江素素的肩膀上,笑着說道:“雖然我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能這樣每天陪在他身邊,我也就心滿意足了…沒有名分,其實也沒有關係…”

聽到這兒,江素素愣住了…. 第517章來年和先生會甜甜蜜蜜的

「我從來都不是因為不要它,才想要放它離開。」

「我是希望它能夠自由。」

「憨憨和肉肉不一樣,憨憨屬於森林。」

姜南初一口否決陸司寒的決定。

她知道他是為她好,但她不能太過自私,不能讓憨憨的一生都困在四四方方的小地方。

「好吧,明天我們一起放生憨憨。」

「到時候你可別哭的太難看。」

陸司寒摸了摸姜南初柔順的長發。

回想在迷霧森林遇見憨憨,轉眼就是大半年,原本連生存都困難的小傢伙,現在已經成為龐然大物。

「嗷~」

憨憨低低咆哮一聲,似是在安慰南初。

「我知道你也想去外面看看,我不能再自私下去。」

姜南初上前,憨憨立刻蹲下身,任由南初的小手撫摸在他堅硬的毛髮上面。

明天就要分別,南初格外珍惜與憨憨相處的機會。

整個除夕夜姜南初都在看著它,想記住它可愛的模樣,導致一旁的肉肉開始吃醋,霸道的鑽進媽咪的懷中。

不愧是陸司寒的狗,將他霸道的模樣學到十成十的像。

不過這段話姜南初可不敢直接和陸司寒說。

時針即將指向凌晨,徐管家和張大廚拿著已經煮好,還是滾燙的餃子出來。

「先生,小姐。」

「過年就該吃餃子,寓意未來包住福運,大吉大利。」

徐管家說道,他懷疑去年就是沒有吃餃子,所以今年格外不太平。

「咯吱——」

陸司寒率先接過餃子,一口咬下,卻發現裡面似乎有硬物,吐出來看發現一枚硬幣。

「這是什麼意思?」

「總共只有二十隻餃子,我包了兩隻裝硬幣,寓意來年財源滾滾。」

「但是先生的運氣實在太好,第一隻就是財源滾滾的餃子。」

「什麼?」

「還有這種說法?」

「我也要試試!」

姜南初夾起一隻看起來格外白的餃子咬下去,結果小臉立刻皺起來。

「徐叔,我怎麼咬到生的餃子?」

「這——」

「這是什麼說法,徐叔,你說話怎麼吞吞吐吐的,一點都不利落?」

「吃到生餃子,寓意早生貴子。」

話音落下,姜南初的的臉頰紅的像熟透的蘋果。

她就不該吃,她就不該問。

想不到連一隻餃子都和她過不去。

雖然能夠和深愛的伴侶養育小孩是很幸福的事情,但南初還想多過幾年二人世界。

「剛才的不算,我重新吃一隻。」

姜南初認真挑選,從色澤,飽滿度中選擇最大的餃子,一口咬下去。

她的運氣還不至於壞到兩次都是生餃子。

但這次同樣沒有好到哪裡去,這次的餃子特別甜。

「我喜歡芹菜餃子餡的,但這隻好甜。」

姜南初略微有些嫌棄的說。

「哈哈,看來明年南初小姐的運氣一定很好。」

「吃到紅糖餃子,來年和先生會甜甜蜜蜜的。」

這句話姜南初倒覺得十分中聽,嘴角微微帶起幾分笑意。

但她必須保持矜持,不能被陸司寒發現。

「哎呦。」

「真是過分,我還想吃到銅線餃子呢,暴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可我的錢就是你的錢。」

「六天後,我的人也是你的。」

面對陸司寒突如其來的開車,姜南初害羞的撇過頭。

各自都有好兆頭后,徐叔端來正常的芹菜餃子餡。

南初一口氣吃八個,吃飽后開始犯困,迷迷糊糊的靠在陸司寒肩上。

陸司寒拿出紅包分發給徐管家和張大廚。

最後有些偏心的將最厚的紅包,塞到姜南初懷中,一把抱起她上樓。

在他眼中,她永遠都是最可愛的女孩。

翌日清晨,陸司寒與姜南初早早醒過來。

陸司寒對於陸家的親戚並不熟悉,兩人放棄走親戚,有這份時間,兩人選擇送憨憨回森林。

採取直升機的方式,兩人陪同憨憨來到距離錦都最近的一片森林。

這一切並不是隨意選擇,兩人很早開始安排,並且諮詢過權威人士。

這片古老的原始森林內,有過棕熊,黑熊出沒的痕迹。

憨憨生活在這邊,極有可能找到同類,這是對它最好的安排。

抵達目的地,姜南初親自打開牢籠,憨憨還不明白前往森林,意味和南初的離別。

它如同往常一樣始終是憨憨的表情,木木的看著南初。

「乖憨憨,你在這裡不能太老實,不能被欺負,知道嗎?」

「怎麼辦,媽媽還是捨不得你。」

姜南初直接撲上去抱住這隻可怕的龐然大物。

養了好長時間,一人一熊有太多美好的回憶。

站在旁邊的工作人員,見到這一幕,均害怕的倒退幾步。

這是殺傷力最大的熊,據說成年熊完全可以將人撕成兩半,姜南初的膽子實在太大。

但這幕卻同樣格外的溫馨,有時候動物往往比人更真誠,更懂得知恩圖報!

「如果你反悔來得及。」

「南初,我說過,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你不願意,我們留下憨憨,動物園可以,別墅也可以。」

陸司寒來到南初面前說道。

依照他對姜南初的寵愛,早已經到萬事都可商量的地步。

「不用,我相信我家憨憨一定會適應這的生活。」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憨憨好。」

姜南初說著從口袋拿出大號項鏈,上面印有照片。

「這是當初在別墅,我們還有肉肉憨憨的合照。」

「憨憨,我把它給你掛上,以後想我的時候,你看看。」

姜南初哭著說完這段話,生怕繼續捨不得,轉身朝直升機內部走去。

陸司寒做出手勢,所有人陸續進入直升飛機。

很快直升飛機發動轟隆隆的轟鳴聲,逐漸起飛,距離地面越來越遠。

南初眼含熱淚,望著憨憨的方向,直到再也見不到。

回去的路上,姜南初整個人都是懨懨的,提不起精神。

「回家后,我有驚喜給你。」

「是什麼?你準備給我第二隻憨憨嗎?」

姜南初理所當然的詢問道。

「我才不會再收養一隻寵物,分散在你心目中的注意力。」

「南初,你難道一點都不好奇,婚紗的設計嗎?」

陸司寒太了解姜南初,一句話馬上勾起她的興趣。 “沒,沒有名分也沒關係嗎?”

江素素愣着,重複的說了出來。

蘇夢妍見到江素素那副呆愣住了樣子,微微的笑了,道:“我們做女人的,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名分什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兩人能在一起就夠了,不是嗎?”

“在一起,就夠了….”

江素素呆了….

“素素,說實話,從我見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你喜歡小八!我也知道,小八心裏一直有你!”

“我…”

江素素不知怎麼回答,慢慢地低下了頭….

“呼~不管小八將來怎麼選擇,我都會尊重他!如果他真的選擇了你,你放心,我不會去和你搶的。我不要求小八能愛我,不要求能獲得什麼名分,只希望他能做我最需要的那一面靠山,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能來幫我一把,這就夠了….”

聽到這話,江素素頓時呆住了….

嘴巴微微張開,遲遲說不出話來。

蘇夢妍見狀,微微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就要離去….

“夢妍姐!”

江素素大叫了一聲,蘇夢妍停住了腳步回頭看去。

這時,江素素走到了她面前。紅着眼眶,深深地望着她。

“夢妍姐,如果哪天小八選擇了你,請你也不要趕我走好嗎?”

江素素說着,兩滴淚水從她的眼眶裏滴落下來。

蘇夢妍見狀,微微一笑,擡起了手撫摸着江素素那張精緻白嫩的臉,替她輕輕地拭去了臉上的淚水,微微的點了點頭….

“嗚呼~”

江素素一下子撲在了蘇夢妍的身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蘇夢妍微笑着,輕輕地安撫着她的後背。

“嗚嗚~夢妍姐,你怎麼這麼好啊~嗚嗚~”

蘇夢妍微微的笑着,望着那白色的牆壁,一言不發。

….

小八依偎在門邊,看到聽到了一切。他頓了頓,然後微微一笑,站了出來。

“喂~你們是來看我的還是來約會的啊?把眼淚留給我好吧?”

小八笑着說道。

這時,撲在蘇夢妍懷裏的江素素聽到聲音頓時笑了,看向小八。

“你才約會呢!眼淚給你,你是要留着喝嗎?”

“哈哈哈哈~”

蘇夢妍忍不住捂嘴笑出了聲。

小八聽後接着說道:“喂~江大小姐~你既然是來看我,好歹跟我說兩句慰問的話好不好~不說也就罷了,還詛咒我!你那眼淚都是鹹的,我喝胃裏,胃能好受嗎?!你這存心的吧?”

江素素聽後,小臉頓時拉了下來。撅着小嘴,滿臉兇樣兒。

“好啊你!我看你又是好利索了!看打!”

江素素說着跑了過去。

“哎呦我的天呢!”

小八驚呼一聲,轉身鑽回了牀上,用被子矇住了頭。

蘇夢妍在後面望着這倆頑童,不禁搖頭笑了笑,慢慢地跟了過去….

臥室內。

“你個死小八!死小八!”

“撲通”

“撲通”

“我讓你頂嘴!讓你頂嘴!”

江素素拿着羽絨芯的枕頭一下又一下的抽着小八,小八擡手遮擋,叫苦連天。

“嗚哈,有你這麼看病人的嗎?!不說安慰的話也就算了,還動手打人!”

小八苦苦的叫道。

“我!”

江素素聽到這話,頓時沒話說了。

這時,小八見江素素被他吼住了,心裏頓時嘿嘿一笑,假裝怨氣的說道:“我胃還疼着呢!過來餵我喝粥!”

小八說着,假裝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慢慢地坐起了身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