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塵口中爆喝,雙目徹底化成了血色,心中被煞氣侵蝕,已然走到了入魔的邊緣。

「嗷嗷……」

神秘小獸自他懷中冒出頭來,茫然地望著蘇塵,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旋即又縮回了懷中,繼續搗鼓它的聖葯了。

「嗡……」

那聖繭又顫了一下,血光湧現,化成了一頭血凰,緊跟著大日化成了金龍,懸浮在蘇塵的頭頂,隔絕那股煞氣。

而此刻,那煞血石更加的狂暴,飛旋在半空中,與那金龍血凰對峙。

而到了最後,那神天圖自動飛出,自其中衝出了一顆顆金色星辰,如拳頭大,璀璨奪目,威壓九天十地,鎮壓住了煞血石,那是滔天的力量。

而那顆顆金色星辰,竟是從古卷殘破的地方飛出,它們將煞血石包裹了起來,匯同金龍血凰,一同飛進了聖繭中……

這是詭異的一幕,那神天圖太神秘,誰能想象那殘破的古卷,其實並非是真正的殘破,那殘破的地方都是一顆顆星辰啊!

「轟……」

戰場發生了轉移,聖繭豪光沖霄,無盡靈光、大日焚天、彎月懸空以及天刀,墨點都飛入了聖繭中,開始磨滅煞血石。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而僅僅是一次交鋒而已,聖繭上的靈光都潰散而開,露出了一個金色水滴,一滴水重若萬斤,似可壓斷虛空,讓血凰與大日都要拱衛。

而很快那煞血石就被水滴淹沒,磨滅其內沁人心神的力量,奪取無盡煞氣!

[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轟轟……」

煞血石太恐怖了,不斷的激戰,甚至連金色水滴都被擊穿了,大日都墜落,彎月破碎,墨點等都潰散。

「嗡嗡……」

這是場可怖的交鋒,聖繭爆發出了超越以往的實力,威壓八方,這畢竟是聖繭底蘊力量,比蘇塵施展的更加可怕,可就是這樣都難以遏制住煞血石。

「砰……」

金色星辰飛臨,壓制煞血石,血凰與金龍也爆發出力量,極盡全力磨滅它的力量。

而此刻,蘇塵依舊是陷入魔障中,距離入魔僅有一步之遙,現在的一切都在向著深淵邁步。

聖繭自顧不暇,蘇塵險入魔……

「絕龍門,我要你們死!」

蘇塵大喝,震動了山洞,整個人都鍍上了血光,那煞氣已經開始侵入心神,一切都像是走上了末路一般。

「嗡!」

忽然,那三張神天圖同時飛出,其上捲起了一道道神光,籠罩八方,其上似乎有金色大日凋零,有彎月沉墜,有星空粉碎,有乾坤顛倒……

這一幕,更加的詭異,更甚至有一道道人影出現,儘管是虛幻的可也驚人心魄。

其後,它緩緩地飛入了聖繭中,化成了一片天地,緊跟著一個個文字跳出,飛入了蘇塵心海中,落入了心神中,宛若是震天之音,震的蘇塵咳血。

身形搖搖欲墜,形體龜裂,而這也讓得蘇塵神色緩和,逐漸的清醒過來,那一個個字都好似晨鐘暮鼓,響徹心神,守住了心脈,更讓得煞血石都戰慄。

要知道神天圖可是連蘇家遠祖都難以明曉的存在,來自於遠古時代,而今一切都要顯化而出,震得煞血石龜裂。

震得蘇塵清醒,震得乾坤墜落!

「噗!」

蘇塵吐了一口鮮血,徹底清醒,眼眸中的血色盡退,僅僅是沉默了瞬間就明白了過來,而後迅速調動全部力量來對抗煞血石。

而神天圖懸浮在聖繭中,搖碎了煞血石,頓時無盡煞氣洶湧而出,與聖繭飛快相融,而那血凰與金龍也隨之破碎,盡皆融合了進來。

水滴神秘,淹沒了這一切,讓得聖繭更加的神秘,而在聖繭最中央,神天圖徐徐鋪展,化成了一頁古紙。

緊接著,一股森寒迫人的力量,自聖繭中爆發而出,席捲了蘇塵全身,而此刻他的力量在頃刻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片刻后,一道靈光衝破了肺臟,在其中開闢出了一個洞天,漆黑如深淵,而無盡煞氣匯聚而來,在短時間內,就將肺臟填滿,而在肺臟上方,結出了一朵血色的靈花!

「轟!」

並沒有持續多久,他體內又傳來了一聲脆響,又肺臟被貫穿,煞氣如潮,匯聚入洞天,當這一洞天被填滿后,竟是形成了一煞氣霧海。

那煞氣霧海很是神秘,沉沉浮浮,難以捉摸,不過那種狂暴而恐怖的力量,遠超以往!

他突破了元魄五重天!

然而,那聖繭依舊在洶湧,並沒有就此停止,煞血石被神天圖壓得龜裂,其內沁人心神的力量徹底被磨滅,而聖繭在短時間內,也難以將所有的煞氣都煉化。

因而,這煞氣衝破了聖繭,幫助蘇塵開闢出了肺臟兩大洞天,更是結出了血煞靈花與煞氣霧海。

這是可怖的力量,一旦掌握不亞於神戮決等功法,當然若是能夠與身體相融,那麼蘇塵的實力必將是翻天覆地的。

不久后,那煞氣再次衝出,貫穿了蘇塵肝臟,開闢出了第六洞天,如絕淵一般,更加的深不可測,而隨著煞氣不斷的灌注,整個洞天如岩漿般噴涌。

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那是煞氣岩漿,不斷噴涌,化成了一柄血煞刃!

血色的刃!

瑰麗而莫測,其內有凍結人心的力量,有撕碎天地的風暴,不可揣度!

元魄六重天!

總裁的木偶新娘 到了這一刻,那聖繭方才顯得穩定了下來,不過風暴依舊,它還在煉化無盡煞氣,而神天圖也淹沒在聖繭中,煞氣洶湧與血凰等相同,形成了新的聖繭!

一個與眾不同,更加莫測的聖繭!

血色光輝飛舞,遮蓋了一切,毫無疑問,這樣的聖繭一旦破繭化蝶,必將是無比可怕的。

這無疑讓蘇塵驚喜交加,差點就交代在這裡,不過這次冒險,也是值得的。

當然,此刻他還在忙著煉化三大洞天,他雖然突破到了元魄境六重天,能夠調動六重天的力量,可他有預感那血煞靈花、煞氣霧海以及血煞刃才是關鍵。

一旦掌握,必將更加的可怖!

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要煉化,讓它們真正的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時光如梭,轉眼三個月過去了,外界的風波已然平息了不少,烏家失蹤沒有尋到那個少年,這讓他們顏面受損。

當然,也有傳言那少年已經逃出了荒域,烏家雖然強大,但是也不可能將手伸到其他域去。

不過,與蘇塵有「婚約」的林曦,則是受到了牽連,甚至連整個林家都遭受攻擊,林家雖然也是大家族,可還難以抗衡烏家這個龐然大物,一時間損失極大,有幾名林家俊傑戰死,而林曦也被追殺的不知所蹤。

然而,不久后,又一則爆炸性的消息傳出。

有神府出世了!

這則消息一出,整個荒域都沸騰了,天才雲集,就連戰力榜上最強的天才們都動容,不久后就相繼現身。

神府那太過珍貴,價值甚至要超越聖源,因為這是當初超越聖光境強者留下來的府邸,能在這樣的府邸中修鍊,哪怕是一日,那收穫也不可想象。

玄修先有玄體境、玄輪境、元魄境,其後有天虛境、聖光境,而在聖光境之上,還有虛神境、天神境!

這是超脫的蓋世強者,在這天芒神土上都遙不可及的存在,縱然是聖光境強者,在這等蓋世強者面前,都弱如螻蟻。

而神府就是這等強者留下來的府邸,價值無量,難以估計,不要是天虛境的高手,就算是聖光境強者來了,也要打破頭顱。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神府出世,意義超乎想象,不僅尤星、秋流雲等人要爭奪,連簡雲空、蝶曜等人都出世了!」

這句話一出,頓時一群人倒吸一口冷氣,尤星與秋流雲雖然很強,皆是戰力榜二十名高手,可與簡雲空、蝶曜相比,卻要遜色太多。

因為這兩人都是列位前五的高手,橫掃荒域的存在,顯然這等強者對於神府也勢在必得。

「聽說有人自潛風中,買來消息稱很可能那個人也將會出世。」

頓時間,天空都寂靜了下來,一群人都是變色,潛風是小靈界中最神秘的勢力,專門探聽消息,只要你出得起價格,還沒有潛風探聽不到的訊息。

據說,曾有人出了天價,要買獨孤羽的消息,而就在翌日,獨孤羽遭受了一群天驕圍攻,險些隕落,而為此獨孤羽大怒,曾滿天搜尋潛風的根基,可惜一無所獲。

獨孤羽那可是星域十強存在,就是這樣的天驕,潛風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探聽其消息,可見潛風多麼的可怕。

當然,更讓他們心驚的是荒域的那個人要出現了……

小山洞內,蘇塵的傷勢已經盡愈,盤膝坐在地上,不言不動,只有偶爾的啃食聲從懷中響起,神秘小獸抱著一大堆聖葯,啃的很是歡快,蘇塵的家底都要被啃光了。

「嗡」

突兀地,蘇塵體內一顫,那朵血煞靈花輕輕顫動,似為歡呼,與蘇塵的心神遙遙呼應,徐徐的飛出,懸在了蘇塵頭頂,而一股森然恐怖的氣息,籠罩而下。

三個月的沉寂,終於讓他煉化了一大洞天,掌控了這朵血煞靈花,而當真正掌控了,才會知道這是多強大的力量,內蘊煞氣簡直是滔天,蘇塵有種感覺,這絕對比當初亂神還要強大許多。

當然,現今他突破了六重天,亂神到底有多麼恐怖,他也難以知曉,不過這血煞靈花,絕對是攻擊的利器,出其不意,絕對是比神戮決還要可怕。

「可惜,想要掌控煞氣霧海太難了,而那柄血煞刃,更加的艱難啊!」

蘇塵嘆息一聲,他能夠感覺到煞氣霧海與那柄血煞刃的可怕,只是想要掌控太難了。

而這三個月過去,聖繭也發生了逆變,更加的深邃,被一道道煞氣包裹,在徐徐翻轉,其中有著動人心魄的風暴,只待破繭化蝶的那一刻!

蘇塵自身的力量也發生了變化,原本靈光中蘊含血凰、大日、彎月等力量,而現在這幾種力量與煞氣相融,變得血色,更加的強橫!

可以說,這次他收穫太大了,自身力量的增長,聖繭逆變,以及三大洞天的出現,都讓他欣喜不已,而今他有信心,即便是不動用神戮決與亂神,也可斬殺烏家那四名俊才。

「烏家,是該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蘇塵站起身來,嘴角噙著一絲冷笑,當日他斬殺烏家四名俊傑,想來烏家怕是將荒域都翻過來了吧?

想要斬我,滅我宗門?

那就要付出代價!

而這一日,神府風波愈演愈烈,荒域各大家族俊才都出現了,當然那最強一列天驕並沒有出現,一眾人皆是翹首以盼,等到神府即將出現的那一刻,而在暗中還有不少人,都在等待著。

[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荒域中,蘇塵悠然邁步,不時的探聽消息,當他聽聞神府出世,頓時一怔,目光呈現出火熱的神采。

虛神境、甚至天神境強者的府邸,光是想想就讓人心動,當然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去爭奪的可能性不大。

而真正讓蘇塵震撼的還是潛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潛風極為神秘,至今無人知曉其來歷,而底蘊更是驚人,甚至連獨孤羽都難逃其眼線,這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要知道如獨孤羽這等高手,神覺定然極為的敏銳,而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打探到消息,這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至少在潛風中,有不遜色獨孤羽的存在。

「好可怕的勢力!」

這是一股讓人魂驚的勢力,能夠隨意探聽到高手的訊息,這對於其他人來說是致命的,一旦有高手出得起價格,絕對能夠讓星域那群天才都不安。

「若是能讓戮神也建立這種勢力,那戮神也將完全不同了吧?」

蘇塵內心火熱,現今戮神只是他的一種野望,需要他與藍雨星不斷努力,可就算戮神變得極強,這還不夠他還需要一個像潛風這樣的勢力。

「神風,這將是我要打造的另一股勢力!」

蘇塵嘴角掀起了一絲微笑,他要讓戮神中湧現出這股勢力,有一日可問鼎天地,掌控一切消息。

當然,這也只是他初期的野望,想要打造這股勢力太難,需要龐大的資源,無盡高手,這憑藉天谷中的資源是不夠的,他需要的更多。

而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要儘可能的奪取更多資源,一步步的讓神風崛起!

可接下來的消息,讓他怒火滔天,林曦因他而受到了牽連,險些戰死,這讓蘇塵心生愧疚,沒想到當初為了跑路,扯出了這麼一句,給林曦惹來了大禍。

「烏家!」

蘇塵神色冰冷,而後又像一群天才詢問了烏家俊傑的去向,旋即便迅速的消失。

而今,他突破了元魄六重天,掌握了血煞靈花,真正可匹敵天虛境,再也不需畏懼烏家一群俊傑了。

天盪山,這幾日霞光衝天,瑞彩蒸騰,山體劇烈顫動,一道道能量漣漪席天幕地,粉碎虛空,像是有天寶出世。

而在天盪山四周,無盡天才蜂擁而至,皆是目光炙熱,翹首以盼,因為要不了多久,將會有神府出世。

而在這群天才中,烏家顯得格外顯眼,他們太傲慢了,根本未將其他天才放在眼中,而且烏家這幾年惹下了太多非議,因而無人願意靠近。

「真是該死,那可惡的小賊沒有捉到,而今林曦也逃了,這大損我烏家威名!」

烏家天才中,有人皺著眉頭,很是惱怒,當日烏家四名天才盡皆戰死,烏家幾番搜尋無果,遷怒於林曦,可現在讓林曦逃了,這對烏家來說,簡直不可容忍。

「天青這次,可是讓人失望了。」

那人搖了搖頭,當日烏天青攜烏家四名俊傑欲要奪取極品聖葯,可還是失敗了。

「那該死的小賊,別讓我們尋到,不然要他生不如死!」

「是么?」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緊跟著一名少年緩步而來,目光深邃如鋒,面沉入水,冷冷的盯著烏家那群俊才。

「咦?是他,林曦那個未婚夫!」

瞬間就有人認出了蘇塵,頓時驚呼出聲,當初蘇塵爆出與林曦女神有「婚約」,著實讓一些人心裡不舒服,暗暗記在了心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