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聖頓時嘴角一抽,真是拿他沒辦法。

說的好像他要是讓他繼續呆在家裡,就是要了他的命一樣。

帝靈兒聽著某人變相的表白,一張雪白的小臉越發紅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個不要臉的,怎麼這麼沒羞沒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敢說出這些話來。

她看向夜冰依,想走到她的身邊藏起來,離藍天雲遠一點。

藍天雲卻拽著她的手更加用力,得寸進尺的纏著她,繼續道:「小靈兒,我說的是真的,我一天看不見你,我便吃不下去飯,咽不下去東西,呼吸不暢!」

眾人齊齊打了個寒顫。

夜冰依也忍不住渾身一抖,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肉麻,我都快聽不下去了。」

藍天雲聞言,頓時不滿的抬起頭來,「依依,你還好意思說這話,你們天天撒狗糧,我都沒吭聲,誰都有資格說我,就你沒資格說話。

不過,哈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是在羨慕嫉妒恨,嫉妒我的幸福。」 冷幽幽的山坳裏,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兩人,看着陳志凡忽然對着空無一人的半空說起了話,不禁面面相覷了起來。

下一秒,一團暗影驀地憑空閃現,“咚”的一下就掉在地上,嚇了他倆一大跳。

緊接着,成爲了一頭殭屍的大野雄健,在突然看到憑空閃現自己眼前的一個巴掌大小怪獸後,臉色大變之餘,一把就抓住了旁邊小林中野的一隻胳膊。

“唉喲!前輩,趕緊放手!你捏的我好疼啊!”一臉痛苦的小林中野齜牙咧嘴的一邊叫着,一邊費力將自己的胳膊從大野雄健的爪子裏掙脫了出來。

“嘶,好痛啊!都流血了!”看着自己的右胳膊上幾個血洞正往外冒着血,年輕警察發出了兩聲痛苦的叫聲來。

“小林啊,實在是對不起的很,我不是故意的啊!”看着年輕搭檔手臂上那一直往外流血的大野雄健,也是急了。

他一邊嘴裏道着歉,一邊在自己的身上摸來摸去:“誒,我記得兜裏有幾張繃帶貼的,怎麼就找不到了呢?”

“前輩……”一聽大野雄健在找繃帶帖,小林中野忍着疼哭笑不得的叫道,“這麼深的傷口,就算是有繃帶帖,那也不管什麼用吧!”

一旁,陳志凡一把抓過鬼撲滿,把它合攏在雙手掌間來回揉搓不已。

一邊揉搓着,他一邊沒好氣的低聲教訓道:“你這小東西,我只是叫你把巨獸之心放出來,但是沒有叫你嚇人玩吶!”

像是一個毛絨小玩具般在某青年手掌之間來回滾動的小傢伙,一邊奮力掙扎着,一邊悶聲悶氣的說道:“主人,主人,人家錯了!你就饒了我這一回吧!”

“嗯,誰在說話?”痛過之後的小林中野,忽地耳朵一動,嘴裏輕咦了一聲。

眼裏紅光閃動的大野雄健,悄悄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然後嘴角一咧,眼睛斜斜掃向了陳志凡那裏。

“會說話的老鼠?”竭力瞪大雙眼,卻只是看到一個模糊小身影的小林中野,不禁失聲驚呼了一句。

聽着小林中野的驚呼,鬼撲滿不滿了,竭力掙脫了主人手掌的束縛後,飄在半空怒瞪雙眼看着他,一臉氣呼呼的奶聲奶氣叫道:“你纔是會說話的老鼠呢!你全家都是會說話的老鼠!”

一臉愕然的年輕警察,看着眼前那個有着一條古怪細長尾巴的小怪物,瞪着一對只有綠豆大的小眼睛怒視着自己,不禁縮了一下脖子,將視線移到了一旁的一片草叢上。

“哎喲喂,真的會說人話啊!”滿臉都是驚駭表情的大野雄健,在發出了一聲驚歎後,跐溜一下就躲到了小林中野的身後。

“好了,鬼撲滿,他們又不認識你,就別生氣了。”看着兩人在鬼撲滿的憤然瞪視下,好似老鼠見了貓一般,陳志凡搖頭之餘,朝着小傢伙招手安慰了兩聲。

“哼!”朝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冷冷長哼了一聲後,鬼撲滿嘟着嘴飛到了主人身邊。

“你呀你,真是活該!誰讓你噗嗤一下就躥了出來,讓那兩個傢伙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以後不要再這麼頑皮了,知道麼。”一邊伸出右手食指輕輕點了一下小傢伙那毛茸茸的小腦袋,他一邊藉機教育了它一頓。

教訓完鬼撲滿後,某青年又臉上浮現出幾許鄙視的表情看着幾米遠外的兩人,撇嘴說道:“你們兩個好歹也是警察啊,居然被一個巴掌大的小東西給嚇住了。嘖嘖,既然沒那膽子,可爲什麼又敢只有兩個人,就來抓那些逃犯?”

“嘿嘿,大人,那都是被逼的啊,嘿嘿,都是被逼的。”大野雄健微微彎下腰,臉上訕笑不已的回了一句。

“算了,不管你們是被逼的好,還是其他的也好,反正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微微晃了一下頭後,陳志凡幾步走到巨獸之心邊上,俯身揭下那塊硬幣大小的暗灰色表皮,指間晃動間,很快就從裏面逃出來一粒黃豆大小的肉塊來。

一旁,砸吧着小嘴巴的鬼撲滿,眼珠子滴溜溜轉了幾圈後,嘴角掛着一絲涎水的可憐兮兮叫道:“主人,人家肚子好餓啦!”

“你說我信麼?”沒給它好臉色看的某青年,撇嘴回了一句後,指上一挑,那顆肉粒就飛出一道直線,徑直掉進了大野雄健那微張的嘴裏。

“什麼東西?”感覺有東西掉進自己嘴裏的大野雄健,第一反應就是想把它給吐出去。

一邊將小洞蓋上,陳志凡一邊看着他沉聲說道:“你要是吐了的話,就別再想變得跟正常人一樣了。”

一聽這話,大野雄健立馬緊緊閉上了嘴,上下兩排牙齒稍微研磨了一下後,咕咚一下就把那連塞牙縫都不夠的肉粒給吞進了肚子裏。

看着大野雄健吞下了那粒散發出濃郁誘人氣息的奇怪肉粒,小林中野湊過去連聲問道:“前輩,你的身體有沒有事?是不是有一種好似吞下了一團火的灼熱感?”

“年輕人,你還有那閒工夫關心他是不是有事?”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笑意的陳志凡,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說道,“你還是先關心一下你自己吧。”

若瘋魔便成活 看着眼前這位神祕的年輕先生伸手指着自己的胳膊,小林中野一邊扭頭打量着,一邊不無奇怪的問道:“先生,我怎麼了?只是幾個小傷口而已,看,都已經不流血了。”

“只是幾個小傷口而已?”淺笑着搖搖頭的他,凝聲說道,“如果你真這麼想的話,不出三天,你就會變得跟他一個樣。嗯,其實也不太一樣。因爲到時候,你的腦子裏就只想着咬人喝血了。”

轉頭看着大野前輩正微眯雙眼一臉陶醉的愜意模樣,小林中野又一臉驚疑的掃了自己胳膊上的傷一眼後,沉聲說道:“咬人喝血?先生,我爲什麼會變成那樣?”

“因爲你中了屍毒啊。”陳志凡微聳雙肩回答道,“雖然你邊上這個傢伙只能算是半天然的殭屍,但一旦其體內屍氣形成,四肢百骸就自發生出一股屍毒。”

逐一指過大野雄健嘴裏的獠牙,以及手上的長長指甲,他繼續挑眉說道:“在這其中,尤屬殭屍獠牙和掌間利甲上的屍毒尤爲濃烈。很不幸,你剛纔中標了。”

臉上已經浮現出幾許青白的小林中野聞言,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苦澀笑意輕聲說道:“呵呵,不知道我這算不算是誤傷?” 夜冰依……這傢伙,真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藍家人也覺得藍天雲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藍老夫人嘆了口氣道,「既然雲兒已經決定了,那就按你說的做吧,你們都已經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決定,便按照自己的心意走吧。」

「哇!奶奶,你真是太好了,我簡直愛死你了!」藍天雲突然鬆開帝靈兒的手,一把撲上前抱著藍老夫人狠狠親了兩口,險些將藍老夫人嚇出心臟病來。

眾人紛紛被藍天雲誇張的模樣逗得鬨笑一堂。

事後,夜冰依和帝玄胤回到了房間中。

夜雲澈還在老老實實的閉著眼睛,很可愛的睡著。

雪羽枕在他的肩頭,和他一起呼呼大睡,還順便充當小保鏢。

突然察覺到有人靠近,它小小的身體唰的一下彈了起來。

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中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犀利無比,一副隨時準備戰鬥的樣子。

然而當它看清楚來人,瞬間不可思議的叫出聲,「哇哇哇! 控制慾 母夜叉!你回來啦!原來真的是你,小澈兒,快看看誰回來了!」

夜冰依看到這個小白糰子在她的眼前一跳一跳的,見到它如此敬業的保護她的兒子,讓她心中很是欣慰。

也不跟它這個小東西計較它對自己的稱呼。

拍了拍它的小腦袋,從空間中拿出幾個果子來,道:「小羽,給你的,快拿去!」

「哇,給我的好吃的!」雪羽的雙眼立即一亮,飛快的從夜冰依手中搶走一把紅彤彤的果子,跑到一旁吃去了。

夜雲澈剛才被雪羽給叫醒了,他迷迷糊糊道:「小羽,你又在騙我了,娘親怎麼可能在這裡?」

雪羽吞完了兩個果子,聽到夜雲澈和它的說話,立即跑了回來,戳了戳他的臉道:「小澈兒我沒有騙你哦!你快睜開眼睛看看!」

夜雲澈翻了個身,不搭理他。

順便還一把將它給揪了下來塞進被窩中,懶懶的閉著眼睛道:「快睡覺,別鬧了。」

獨愛乖乖雪神萌寶貝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看著兒子懶洋洋的樣子,不由好笑,又覺得可愛極了,心中的某個地方軟成了一片。

夜冰依再也忍不住。

走上前捏了捏兒子水嫩嫩的臉蛋,柔聲道:「小澈兒,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是誰?」

咦?夜雲澈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唰一下睜開眼睛。

然後又揉了揉眼睛。

隨後興奮的叫道,「娘親!真的是你!」

夜雲澈一把抱緊夜冰依的脖子不捨得鬆開,聲音軟軟可憐。

「娘親娘親,你終於捨得回來了,我都快想死你了。」

「好啦好啦。」夜冰依拍了拍他的頭,笑嘻嘻道,「小傢伙,老娘我離開幾天,你還學會撒嬌賣萌了呢。」

夜雲澈嘿嘿笑兩聲,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從自家娘親懷裡探出頭來,指向她的身後的帝玄胤,吐了吐舌頭道:「都是爹爹教我的!」

「嗯?」帝玄胤對他挑了挑眉,輕哼了一聲,故意拉長了尾音,語氣充滿了濃濃的威脅。

夜雲澈抓了抓頭髮,然後改口道,「其實是大伯教我的啦。」 「噗!」夜冰依一巴掌不客氣的拍在他的小屁屁上。

哭笑不得,這臭小子,也不知道幹什麼,居然還學會把帽子扣在別人的頭上了。

可憐的帝玄御也跟著躺槍。

「可是娘親,小澈真的害怕你再也不回來了,我好想你,娘親你今天晚上不要走了好不好,你陪我睡覺嘛!」

夜雲澈不由分說便把夜冰依給拉到了床上躺下。

夜雲澈看著兒子,心中一片柔軟。任由他折騰,眉眼彎彎的瞧著他,心中很是滿足。

很快便聽到一道悅耳磁性的嗓音說道,「小澈兒,往裡面挪一下,爹爹也要睡在這裡。」

夜冰依和夜雲澈母子二人頓時齊刷刷的看向他。

眼中充滿了抗拒,意思你怎麼也要一起來?

帝玄胤嘴角微微抖動,心中很是受傷。

直接無視她們的眼神,直接爬到了床上。

手中突然抓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他的臉一黑,一把將它丟了出去。

「小東西,你也敢跟本尊搶地方?」

「啊啊啊!大壞蛋!大壞蛋!你們都是大壞蛋!搶小爺的窩!」

雪羽不滿的大叫一聲。

不過礙於帝玄胤的威嚴,它當然也不敢回來和他搶,只好委屈巴巴的再換個窩。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相融而眠。

到了半夜,一雙眼睛幽怨的盯著他們,等他們睡著了之後,雪羽才慢悠悠的爬過去,在一家三口身邊找了個小角落,一溜煙鑽了進去,呼呼大睡。

哼!╭(╯^╰)╮它才不要睡在地上。

海域。

夜冰依想要追戚長老他們,就必須要從這裡路過。

當她們來到這裡的時候,便先看到了熟人。

是姬流音和姬流晨兄弟二人,和魅月。

他們停在那裡,好像三道靚麗的風景。

也好像在等著她們一樣。

帝玄胤眉頭率先不悅的皺起。

低聲咒罵道:「該死的!真是陰魂不散,怎麼走到哪裡都能遇到他?」

夜冰依眯了眯眼。

姬流音要去新大陸她知道。

魅月想要去,想都不用想,一半都是因為帝玄吧。

只是姬流晨這個欠揍的小兔崽子也跟著去要幹什麼?

帝玄御一看到魅月,早就兩眼放光的湊了上去。

興沖沖的問道,「魅月,你們怎麼也來了?」

姬流晨看到帝玄御就氣不打出來。

他的右眼上綁著一個繃帶,還少了一條手臂。

都是那天在夢幻林惹出來的禍事。

害得他不僅殘廢,還失去了雙親。

一夕之間,他就成了沒人要的孤兒。

此刻,看著得意洋洋的帝玄御,她更是生氣!

「哼!我們想來就來,關你什麼事?難道只准你們去新大陸上享受榮華富貴,就不允許我們去么?」

去享受榮華富貴?

眾人聽了姬流晨的話,皆是一陣無語。

真想把他的腦子撬開看看裡面裝的是不是水。

夜冰依更是想不通姬流音為什麼願意帶上姬流晨這麼一個蠢貨離開,他就不怕拖累他的後腳嗎?

她朝著姬流音看過去,發現他也正在朝著她這邊看來。

夜冰依他對視一眼,並沒有發現他的眼中有任何波瀾。 夜色下,羣山包圍的山坳裏,淡淡輕灰煙霧嫋嫋飄散。

一縷陰風,驟地平地而起。嗚嗚輕嚥着,在那幾具逃犯的屍體周圍,來回地打着旋兒。

站在兩個扶桑警察面前的陳志凡,似有所感般扭頭掃了那縷陰風一眼後,眼瞳深處一抹幽然,倏然閃過。

一旁,飄在半空的鬼撲滿甩動着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緩緩轉身,臉上浮現出幾許惑然的看着那幾具倒在地上的屍體咂巴了一下嘴。

“你也發現了麼?”眼見餘光看到小傢伙的動作,某青年笑着問了一句。眨巴着小眼睛的鬼撲滿聞言,點了點它那毛茸茸的小腦袋。

暫時不去理會身後發生的事情,陳志凡仰頭望了天上一眼後,收回視線看着眼前的年輕警察淡聲說道:“年輕人,不想再說點什麼嗎?”

一臉神情暗淡的小林中野,擡起頭來澀聲問道:“先生,既然我已經中了屍毒,那請問還可以保留神智多久?”

“這就要看你旁邊這位同伴了。”伸手指了指站在他右手邊的那個緊閉雙眼、身體一動不動的中年警察,陳志凡簡單回道,“如果他在接下來的時間裏越早回神的話,那麼你屍毒爆發的時間也就越短。”

稍微停頓了一下後,眼裏閃過一抹灰芒的他繼續說道:“不過一般情況下,你最多隻有三天時間。在這三天時間裏,屍毒會逐漸感染你的身體,進而侵蝕你的神智,到最後,你就會變成一頭徹頭徹尾的嗜血行屍。”

“注意了,我說的是行屍。”看着眼前這張年輕的臉,因着自己的話,而血色漸漸退去,某青年抿了抿嘴,用一種低沉的嗓音緩緩說道,“所謂行屍,乃是殭屍一族裏最爲低等的存在。雖能行,卻無魂,不知冷熱,不具情感。”

“一般像這樣的行屍,都是被一些剛剛轉生過來的低等級普通殭屍所製造。不能見活物,見之則發狂。奈何除了身體感覺不到痛苦外,其他一無是處,行動緩慢不說,關鍵還一點腦子都沒有,一經發現,哪怕是一個十歲的小孩拿着一根木棒,也可以將其打得七零八落。”

“你說,做這樣的行屍慘不慘?”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嘴角一抹促狹笑意一閃即隱的陳志凡,臉上卻是一副感慨模樣的沉聲問了一句。

年輕的警察在聽完了他的一番話之後,臉都綠了。行屍走肉,無知無覺,這還不慘的話,那這世界上就再也沒有別的慘事了。

把胳膊舉至眼前,看着那幾個已經停止了流血的圓洞洞傷口,小林中野復又擡起頭來看着眼前的這位神祕先生,用一種飽含了無比期望的語氣顫巍巍說道:“先……先生,我……我還有救嗎?”

“以當今的社會環境來說,中了屍毒者,完全無解。”板着臉,陳志凡搖頭回了一句。

少頃,在看到眼前這個年輕的扶桑警察臉色迅速變得慘白一片後,他又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微笑的說道:“不過在我看來,區區屍毒而已,翻手可治。但是……”

微微一頓的某青年,眼裏滾動着幾分冷光的漫聲說道:“我爲什麼要一而再的救你?又或者,你可以用你的第六感感應一下,我會不會救你?”

“這……先生……我……”臉上一副不知是什麼表情的小林中野,在嘴裏結巴着不知該說些什麼的同時,眼裏的某種神采,眼可得見的消散無蹤。

沉默片刻後,他臉上閃過了一抹決然,然後挺直腰樑朝陳志凡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後,直起身來沉聲說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先生之前的救命之恩。最重要的是,先生還出手救了大野前輩,要不然的話,就算我活着,恐怕都會一直良心不安的。”

偏頭看了身旁的大野雄健一眼後,他又轉過頭來灑脫般一笑說道:“死就死吧,無非就是早死晚死而已。”

“你倒是想得開。”輕輕點了一下頭後,陳志凡示意鬼撲滿將地上的巨獸之心給收進了它的肚子空間。

轉身用靈念往那個中年警察身上來回掃描了一個來回後,一抹欣然,從他的嘴角漸漸擴散到了整個臉部。

過了沒一會兒,大野雄健在長吐出一口濁氣後,緩緩睜開了雙眼。他睜開眼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兩隻手舉到了自己的眼前。

當看着眼前這兩隻跟以往一模一樣的手後,大野雄健那張猥瑣的臉上,滿是一副高興的模樣。

又隨意活動了一下四肢,發現原本感覺有點僵硬的關節,比之以前還要有力後,他幾乎是咧着嘴,一巴掌就隨手拍在了一旁小林中野的肩膀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