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可可撇了撇嘴:「我知道是隱私嘛,所以才找你打聽!我這個人就是好奇心重,今天要是問不出個名堂來,晚上肯定睡不著覺……我睡不好覺,孩子就睡不好覺,這長此以往地……萬一我肚子里的孩子出點兒什麼差錯,趙主任怕是也不好跟陸總交代。你說,對吧?」

主治醫生有些無奈:「人家是來預約人流的。」

「人流?!」

藍可可的眼睛里大放異彩,彷彿扒到了什麼驚天八卦似的。

「嗯。」主治醫生顯然不認識林嫣,有些惋惜道,「那姑娘也挺可憐的。聽說是剛和男朋友分手,就發現懷孕了,轉頭想去找男朋友,卻發現男朋友已經有新歡了。」

藍可可聽得津津有味:「這樣啊。還真挺慘的。趙主任,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她約的哪天做手術啊?」 「後天,後天晚班醫生做。」主治醫生如實道。

「哦,知道了。謝謝趙主任滿足我的好奇心。」藍可可沖著他眨了眨眼睛,「我心無雜念了,今天晚上一定會好好睡覺的。先去做B超啦,回見。」

說完,藍可可就拉著絡宸飛快地出了診室。

「聽到了吧?我就說她不是來做產檢的!」

走在過道里,藍可可沖著絡宸得意地挑了挑眉,「流產哎!真有意思!還編了那麼多理由騙趙主任,她鐵定是瞞著謝三爺來做人流的!嘖嘖……」

「無聊。」

絡宸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冰冰開口。

藍可可依舊暗自竊喜,趕緊摸出手機來,飛快編輯著短消息。

「你幹什麼?」絡宸側過臉,隱約嗅出了些不尋常,一把奪過藍可可的手機。

「哎?!你把我手機還給我!我發微博呢!」藍可可急得跺腳,「這種消息,一旦曝出來,肯定能上熱搜首位的!我都歇在家裡這麼久了,前兩年積攢的熱度都快耗盡了,是時候爆爆料、漲點粉了!」

「漲粉?」

絡宸不屑地冷嗤,「林嫣做人流,你漲粉?藍可可,你是不是腦殘?娛樂圈最忌諱的就是你這種大嘴巴了,你要是真發了微博,你現在的粉絲,少說掉一半,剩下的那一半……都是黑粉!」

藍可可懵了,一下子就泄了氣,「哎!你說得好像也有道理哦!那我剛剛那些錢算是白花了,買了個對我丁點兒用都沒有的消息。」

「你知道就好。」

絡宸把手機扔了回去,白了她一眼,「我拜託你以後做事動點腦子。你現在是我名義上的老婆,一舉一動都被我的粉絲盯著。我別的不指望,就希望藍大小姐別給我招黑。」

……

陸氏集團,總裁辦。

連續兩天,陸氏的股價都是跌停,到了第三天……非但沒跌,反而有了輕微地反彈,隱隱有要飄紅的趨勢。

謝回推門進來,一臉興奮:「總裁,按照你的吩咐,昨天下午開市開始,我就以跌停價大面積回購陸氏的股票,到收盤,一共交割一億三千股,佔比12。3%。今早陸氏開始飄紅,只要一個漲停,總裁個人的損益就可以打平,同時在陸氏的占股比例又提升12。3個點。」

「嗯。」陸景琛淡淡應了一聲,有些心不在焉。

預料之中的事,實在沒什麼可期待的。

那12。3個點,大部分應該都是不滿他的現有股東拋出來的。本來就有意回購他們手裡的股票,偏偏陸氏一路走好,個個都把股票捂得死死的,難得碰到這樣的機會,陸景琛自然是要出手的。

「總裁,那些熱搜也掛了好幾天了,要不我找人撤了?」謝回提醒道,「後天就是老太太的壽辰了,老爺和先生都要回來的。舞會還是和往年一樣請了三百多位權貴,這總裁您的緋聞要是一直掛著……老人家會覺得臉上無光。」

「阿舒怎麼樣?」

陸景琛沒接他的話,而是反問道。

謝回微微一怔,趕忙回:「總裁放心,我派人盯了整整兩晚了。太太她沒離開過顧家,顧家二老除了鄰近的超市和公園,也都沒出過遠門。錦城幾百家醫院也都打過招呼了,沒人敢收太太。太太真要是去掛了號,對方會第一時間通知總裁您。」 「總裁不用擔心,孩子不會有事。」謝回眯著眼睛想。只要孩子沒事,總裁和太太這婚離了就跟沒離一樣,始終是藕斷絲連的。

陸景琛栗色的瞳仁動了動:「我不是為了孩子。」

謝回暗暗扯了扯嘴角。

呸!不是為了孩子,說出來誰信啊!

「哦,對了。」謝回猛得想起了什麼,「總裁,老夫人的生日禮物……」

「我自己會琢磨。」

陸景琛擺了擺手,讓他出去。

謝回有些無奈,遞上要簽字的文件,隨後就悄悄出了辦公室。

陸景琛從座椅上站起來,三兩步走到落地窗前站定,視線越過重重高樓,最終落定在三環外的顧家老宅。

鱗次櫛比的高樓之中,那一方天地已經渺小得如同湖水中的一滴墨跡,可他還是一眼就找到了。

手機握在掌心。

陸景琛反覆滑動著那些社交軟體。

微信界面裡頭,顧南舒的頭像點開了又合上,點開了又合上,反覆幾次之後,他乾脆撥通了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

顧南舒接到陸景琛電話的時候,不免心驚肉跳,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劃開綠色的接通鍵。

「你好,哪位?」

她用平靜到骨子裡的嗓音反問。

陸景琛的眉頭狠狠皺了一下。

問出這樣的話,看來他的手機號,她一早就刪了,並且從來就沒有記住過。

深吸了一口氣,陸景琛清了清嗓子道:「阿舒,是我。」

「是陸先生啊!」手機那頭,顧南舒發出一聲諷笑,「我以為陸先生為了隱瞞我哥哥的下落,這輩子都不會給我打電話了呢。」

「對不起。」

陸景琛嗓音沉悶,半響才從喉嚨里擠出三個字來。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啊。用陸先生的話來說,我這是得寸進尺了,陸總沒讓我見哥哥,我怎麼能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呢?」顧南舒依舊是抵觸的語氣。

「阿舒,顧長安的事,我會跟你解釋。但是現在,我真的不能讓你見他。你再信我最後一次好嗎?」陸景琛挺直著背脊,目光一直盯著遠方,好像能穿透層層高樓,看到那一抹窈窕身影似的,「最後一次,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手機那端是長久了沉默。

許久之後,就在陸景琛以為對方已經掛了電話的時候,顧南舒開了口:「我可以信你。你騙我也行。」

陸景琛的心臟漏跳了一拍,握著手機的手指收緊了幾分,指節蒼白。

「阿琛,我記得奶奶快過生日了。」顧南舒頓了頓,又接著道,「以往都是我們兩個一起給她祝壽的,今年我可能去不了了。你替我跟她說一聲『生日快樂』,好不好?」

「你要是想來,隨時都可以來。」

陸景琛有些急促地將她打斷,「謝回已經印好邀請函了,我讓他給你送過去。還有岳父和岳母……」

「不用了。」顧南舒回絕,「阿琛,我要是真去了,怪尷尬的。再說,我爸媽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他們不會去的。」

陸景琛:「……」 顧南舒乾笑了兩聲:「嫁進你們陸家六年,我從來都是奶奶的乖乖孫媳婦。她說的話,我一直都敷衍著。其實現在回想起來,讓我鬧心的是姜美雲母女,奶奶只是平日里嚴肅了一些,嬌縱著陸雲暖,倒也沒有對我說過什麼狠話。是我心胸狹隘,一直不肯好好同她說話。我的錯。」

「阿舒……」

陸景琛鮮少聽到顧南舒認錯,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兒。

陸奶奶對顧南舒如何,陸景琛最清楚不過。

她驕縱陸雲暖是事實,但絕不像顧南舒說得那麼輕描淡寫。單單上次逼著顧南舒去秦氏診所體檢的事,陸奶奶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阿琛,有些事情,我真的已經放下了。」顧南舒的嗓音有些干啞,「我算了算,陸老夫人今年有七十二了吧?她不管曾經對我做過什麼,本意都是好的,都是希望我能早點懷上你的孩子。」

「阿舒,你別說了。」陸景琛試圖將她打斷。

顧南舒卻自顧自地繼續往下說:「阿琛,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陸景琛擰眉。

顧南舒笑了笑,「你別緊張,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希望你今年能陪著陸老夫人過生日,一整天都好好陪著她,逗她開心逗她笑,把我缺失的那份孝心,一道補給她。好不好?」

「阿舒,我說過。陸家歡迎你,奶奶也歡迎你。後天,我希望你能來。」

陸景琛嗓音一沉,「打電話給你,是因為往年奶奶的生日禮物都是你準備的,今天謝回突然來找我,問我送什麼生日禮物,倒是把我問住了。阿舒,你回來好嗎?網上的那些流言都已經澄清了。你回來,你肚子里的孩子,對奶奶來說,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我再想想。」

顧南舒停頓了一下。

「我會一直等你!等你回心轉意!」陸景琛的掌心裡滲出一些細汗來,下顎的線條繃緊成一線,「我從來都沒想過,有一天,你真的會離開我。」

「八點。」

顧南舒開口,「如果後天晚上八點,我還沒有去陸宅。那麼阿琛,我們之間就分得徹徹底底,乾乾淨淨了。」

「好。」陸景琛應了一聲,然後沉啞著嗓音開口,「阿舒,我等你。」

……

顧南舒掛了電話,臉上的冷汗已經沾濕了兩頰的髮絲,掌心也是濕瀝瀝的。

她一轉頭就給林嫣發了短消息:【後天晚上,八點前能結束嗎?】

不一會兒,林嫣就回:【晚班第一場手術,六點開始。人流是小手術,我雖然沒做過,但留學的時候,身邊那些女同學倒是常做,半個小時差不多就完事了,八點鐘你都能躺在自己床上看電視了。】

顧南舒看了,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兒,然後苦笑著回:【嫣兒,你真厲害,什麼都懂。】

林嫣:【那是。一次性的防塵帽和口罩我都買好了,我會陪著你的,你別怕。】

顧南舒:【嫣兒,你說孩子會怪我嗎?】

林嫣:【要怪也只能怪陸景琛!】 謝宅。

謝景行逗著貓兒的時候,林若闖了進來。

「依照總裁的意思,投資管理部聯繫了林宅背後的基金,但是不巧的是,據說就在兩個小時之前,林宅辦理了過戶。」林若眉頭微斂。

謝景行挑了挑眉:「那就跟新主人談,價錢不是問題。」

「總裁,我不是要說錢的問題。」林若語氣中帶了幾分試探。

「那是?」

謝景行的視線這才從圈圈身上離開,抬眸望向對方。

林若低眉:「我們查過了,新的戶主是林嫣林小姐本人。」

「哦,知道了。」謝景行的語氣依舊平靜,眼眸卻不由地眯起,忽然間就想起那丫頭離開前說的話,她當真是有點本事,居然把林宅給買回來了,也不知道找誰借的錢。再仔細想想,那丫頭跟顧小姐關係親密,保不準是老七出的手也難說。

「總裁,這些都不是關鍵。」林若臉上滿滿都是疑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嗯?」謝景行抬眸。

「我們找人查過,林小姐的過戶方式是贈與,也就是說林宅是上一任主人拱手送給她的,一分錢都沒收!」話說出口,林若終於鬆了口氣。

「林秘書想說什麼?」謝景行原本平靜無波的眼眸里劃過一線漣漪。

林若擰眉:「總裁,林小姐在錦城的名聲怎麼樣,你是清楚的。葉家的勢力還在,林家在錦城是人人喊打,林氏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攢夠五個億!別說是五個億,就是讓林氏找銀行貸款五千萬,也不是容易的事!所以林小姐的過戶方式一點水分都沒有,就真的只能是別人送給她的!我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願意給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捐五億!捐五億也就罷了,還要代她交一個億的個稅!」

「到底想說什麼。」謝景行的眸光又暗沉了一分。

林若挺直了背脊:「總裁,林小姐的前科擺在那裡,我有點害怕……」

「我知道了。」謝景行走到桌案邊,伸手撥弄了一下面前的一盆含羞草,「你是怕她不羞不臊,怕這五個億的林宅是靠睡回來的。」

林若跟著謝景行很久,看到他撥動花草的右手越來越僵硬,手背上的青筋越來越明顯,便清楚地知道他生氣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總裁多留點心。」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謝景行抬手彈了彈那株已經縮成一團的含羞草,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恩,是該多留點心。我謝景行的未婚妻,在外面勾三搭四,傳出去難聽。你去聯繫一下上一任房主,把五個億房錢,加一個億的個稅都打給他。」

「不!再加一個億,算這六年的看管費。替我謝謝他,把林宅照顧得寸土不變。」謝景行補充道。

「是。」

林若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七個億啊!說給就給出去了,眼睛都不帶眨的!

他就不該質疑林小姐的!

「還有件事。」林若說,「永恆之星在距離小北海西南方向九萬海里的地方登陸了無人島,團隊發了郵件回來問,是用航拍加後期剪輯的方式做節目,還是直接直播?」 「有什麼區別?」

謝景行對娛樂項目鮮少關注。

林若畢恭畢敬地解釋:「因為是無人島,又從來沒有科學家登陸過,觀眾對這次登島活動比較關注,如果直播的話,熱度可能會很高。但是也正因為是無人島,島上有什麼沒什麼,團隊自身都不清楚,可能會在直播過程中遇到一些措手不及的情況。」

「永恆之星團隊傾向用哪種方案?」謝景行反問。

「航拍加後期剪輯。」林若說。

「理由。」謝景行惜字如金。

林若這回回答得卻不那麼利索了,刻意遮遮掩掩道:「無人島距離當年林家長子林珩沉船失蹤的地方不到一千海里,永恆之星團隊打算蹭一波林珩的熱度……」

謝景行眉頭一皺,長久沒出聲。

林若見情況不妙,連忙道:「我明白了,總裁。我現在就回復郵件,讓他們選直播。有關林珩的一切,一個字都不讓提!」

說罷,轉頭就要離開。

「等等!」

謝景行卻出聲將他叫住,半眯著眼眸道:「直播風險太大,萬一島上有什麼危險,團隊也來不及應付,就依照他們的意思航拍加後期剪輯吧。」

林若驚了,「那林珩的事……」

「節目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謝景行一本正經道:「我覺得為了熱度,最好在登島探索之前來個預熱,先給大家講講林珩的故事。」

「講林珩的故事?」林若手心裡滲著冷汗,十分懷疑總裁說的是假話。

謝景行卻認真地點頭:「對。都說當初林珩是失蹤,這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會不會有什麼隱秘?無人島距離他沉船的地方不過一千海里,有沒有一種可能……」

話說了一半,謝景行戛然而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