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助建築裏的燈光,趙半括一眼就看到,那是一大片破敗的金屬,很散亂,但最高處尖尖的尾翼讓老j立即喊了一聲:“噢上帝,終於找到了!”

土匪馬上衝了過來,站到老j身邊,興奮地說道:“j長官,那真是咱們要找的嗎?”看了兩秒,奇怪道:“嘿,怎麼爛成了這鳥樣?”

看到土匪反應有點大,趙半括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才道:“把阮靈和四眼叫進來。”

他很清楚這半架飛機就是他們的目標,鬼子肯定不會只是簡單地把它放在這裏,所以,等人都到齊後,他迅速歸置了一下彈藥,換滿子彈,手榴彈都拉開弦蓋,才往那個屋子中間摸了過去。

等摸到了門邊,趙半括拿出手榴彈靠在門後,計劃先扔幾顆繼續盲炸,不料老j馬上攔住了他:“趙,最好不要用這麼野蠻的手段。”

這時趙半括纔想起他們最主要的目的不是飛機,而是飛機裏運的那個東西,也不知道是個什麼,但萬一炸壞了就抓瞎了,暗暗喘了口氣。

越到任務的終點就越要小心,任何一個小小的失誤都可能導致全盤失敗。他點點頭,讓大家都把手榴彈收起來,對小刀子做了個手勢。

小刀子動作最快,個子最小,在沒有手榴彈的情況下,他進去最安全,其他人就端着槍,準備在小刀子吸引了裏面的火力後,立即衝進去壓制。

小刀子一個翻身滾了進去,接着他們吸了一口氣往裏一衝,端着槍謹慎又緊張地掃視了一圈,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裏面沒有人。

這裏的空間要比外邊看到的所有屋子都要大,同樣是沒有頂的,只有一排粗大的金屬架子,以一種圓穹的形狀從中央延伸到最外層,像是應該有頂,卻沒來得及弄。

先吩咐小刀子和土匪在門前設置火力封鎖點,順便照看着阮靈,然後趙半括才迅速回頭查看飛機尾巴的詳細狀況。

老j已經第一時間走到了飛機跟前,站了好一陣,卻好像不怎麼着急進去看看。趙半括感到有些奇怪,走近順着老j的目光望去,才發現飛機通身的缺口處竟然填塞了很多金屬塊,而且還糊上厚厚的水泥,直接弄成了一個沒有縫的封閉性建築。

趙半括更疑惑了,問道:“老j,這是什麼情況?”

老j搖搖頭,圍着飛機轉了兩圈,又摸了摸飛機表面,想了一想,說道:“趙,這些水泥還沒幹透,得把這些水泥砸開。”

趙半括頓時也伸手去摸,表面的確還是軟的,不知道爲什麼要用水泥和金屬封住飛機。想着他就看見老j用手去摳那些水泥封口,摳了兩下又舉起槍托猛地砸了過去,幾下就砸開了一小洞,隨即上手去扒。

一邊的王思耄和趙半括對視了一眼,就湊了過來,兩個人幫老j擴大水泥缺口,合力擴到了一個人能鑽進去的大小。隨後趙半括打開手電,從缺口裏照了進去,在燈光的映射下,飛機裏赫然纏滿了各種導線,密密麻麻的,猛一看就像變性的盤絲洞。

到了這一步,擔心那些是地雷或者是爆炸物,趙半括沒再動,用詢問的目光看向老j,老j卻好像非常興奮,三下五除二解開自己的揹包,從裏面拎出幾件儀器,回頭示意給他照亮,身子一矮就鑽了進去。

趙半括沒有跟老j一起進去,軍人的敏感讓他覺得,日本人把這東西這麼嚴密地封起來,肯定有什麼古怪。這些導線和儀器,一定有什麼危險。

等待的過程非常煎熬,幾分鐘後,老j發出了驚喜的叫聲:“趙,我們找到了,就在這裏!你們都是最棒的,請繼續擴大缺口,我需要光線和更大的空間。”

趙半括一聽這話,心說那到底是什麼,轉頭看了王思耄一眼,王思耄扶了扶眼鏡,一擡下巴道:“他不說要更大的空間嗎,砸開點就看到了。”

趙半括心說也對,他並不是不敢進去,不過這段時間的隊長生涯,讓他開始對任何事情都有些畏首畏尾,不過這其實是好事,相對於以前的莽撞來說,一個領導者需要比手下考慮得更多,而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能表現出對過多的好奇。

廖國仁對任何事情都保持着看看再說的態度,應該就是這個原因。

兩個人又開始砸起來,沒費多少力氣,就把缺口四周砸開了五六米,燈光一照進去,他們立即就看到,在被壓扁的機艙內,亂線纏繞着一個古怪的金屬物。 它半倒在機艙的一側,滿身都插滿了導線,看不出具體的形狀,只能模糊地感覺出是個半圓形。放在一個非常厚的石頭平臺上。它的表面好像還有很多不明所以的圓錐狀突起,一些連接着導線,一些露在外面。老j正用他帶的儀器圍着它忙活,像是在做檢查。

王思耄的視線盯在了那個金屬物上,扶扶眼鏡問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趙半括搖了搖頭,一下看向他,問道:“你難道沒見過?”

王思耄奇怪地看了回來,反問道:“我怎麼會見過?”

趙半括詫異起來,就把自己以前在參謀長那裏看到的古怪模型大概說了說,又加重了語氣說道:“參謀長沒有給你們看過這個東西嗎?”

隨着他的問話,王思耄最後嘆了口氣,無奈地道:“這不是我的級別能看到的。”

說完,王思耄就看向了老j,這個老外已經完全忘我,埋頭在那裏研究,根本沒有理會他們。

趙半括心情複雜地也看了過去,心說如果事情真像四眼說的那樣,那麼老j就成了唯一知道金屬物是什麼的人,他有點失落,擺手道:“算了,先保留疑惑,反正老j還在,等他研究完了,總會給我們一個解釋。”

話音剛落,門外嗒嗒嗒傳來一陣槍響,趙半括一個激靈,立即道:“刀子,外邊怎麼了?”

小刀子大聲喊回來:“媽的!還有鬼子!”說着聲音就遠了,好像追了過去。

那三聲槍響聲音聽起來悶,位置應該在大門附近,他們迅速跑出去,看見進來的大門竟然被關上了,門邊躺了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趙半括走過去踢開他的臉,發現他的眉心穿了個洞,手上和胸脯也有兩個地方洇出了血,看樣子不是個士兵。剛纔的三槍應該就是打到了他身上。

他快速檢視了一下,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就說道:“這傢伙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王思耄往四周看了一眼,又在牆壁上敲了敲,眉頭皺了起來:“可能這裏有隱蔽的屋子,但是沒敲出來。”

這裏他們剛進來時也大概檢查過了,根本沒有門或者其他空間,現在又冒出隱蔽屋子,不知道鬼子在搞什麼名堂。趙半括沒有說話,又轉回身四下搜看,忽然眼前一跳,感覺死鬼子的動作很古怪,好像臨死前想把門關上。

順勢他往門外看去,外面黑黢黢的沒什麼動靜,手電光照過去後,明顯看見地面上多了幾行腳印,直直地往外延伸,應該就是小刀子他們的痕跡了。趙半括很想也跟着追出去,但老j那裏還沒弄妥當,他們不能撂下他一個人離開。

正躊躇着,門外傳來了腳步聲,跟着小刀子和土匪跑了進來,也不廢話,直接把趙半括拉到了裏面,走到牆角,在牆壁亂摁了一通,也不知道按到了哪兒,有一道門就輕輕地打開了。土匪說道:“隊長,剛纔鬼子從這裏鑽了出來,我和刀子幹掉了一個,又追另一個去了。”

趙半括點點頭,顧不上問怎麼沒看到阮靈,就往門裏看了看。裏頭好像是個隱藏的倉庫,放着一些武器,再往裏走一搜,靠牆還有三個死人,身上也都穿着白色的衣服。這讓趙半括來了興趣,搜查了一下,發現這幫人衣服的領口上都彆着一個小牌子,但不知道這表示什麼身份。

沒有發現更多的東西,趙半括就鑽了出來,把情況一說,小刀子突然說了句話:“四眼,咱們一路遇見的鬼子,根本不是要攻擊我們。他們是在逃。”

趙半括悚然一驚,這纔想起來,那些被他們打死的日本人看上去都很瘦弱,不像平常看到的鬼子兵那麼粗壯,而且身上除了子彈孔外,好像還帶着一些別的傷。剛纔急着掃蕩也沒太在意,這會兒被小刀子一說,才覺得的確不對。

小刀子繼續道:“那些人應該早就有傷,所以反應都有些慢,剛纔追出去又幹掉幾個,我看了看,他們跟在路上遇到的死鬼子很像。而且,你看——”

他蹲下來,撕開那個鬼子的白色衣服,鬼子脖子上的泛紅潰爛馬上暴露了出來。

“我操,這裏的鬼子怎麼都爛了?!”幾個人頓時退後一步。

小刀子站起來:“我覺得,這裏恐怕真有傳染病。”

趙半括皺起了眉頭,他很想反駁,叢林裏產生疾病很正常,而這裏是雪線以上,氣溫這麼低,瘟疫怎麼可能鬧得起來?

王思耄突然道:“隊長,日本人在這裏建造這麼一個鐵屋子,還把那半架飛機用水泥和鐵塊封起來,難道,瘟疫來自於那架飛機?”

趙半括想了想,如果這裏真有瘟疫,那他們現在已經暴露在了危險當中,這比打仗要更難處理,他不能輕易動搖。於是他說道:“老j知道飛機裏是什麼東西,但他沒做任何防護就進去了,如果有瘟疫他絕不會那麼草率。”說着就招呼其他人回去。

小刀子卻攔住了他:“隊長,下結論之前,先看看這個。”

說着他就解開了自己的衣釦,拉開了衣服,一下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氣,只見小刀子的胸口到脖子的部位,竟然泛起一片紅色,中心已經出現了潰爛的跡象。

小刀子冷冷地看着趙半括,“我可沒有遇到什麼事故。”

趙半括一下愣住了,看着那傷口,心說糟糕,幾個人都沉默了片刻,他問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昨天,遇到那些死人之後。”小刀子平靜地道,“這不是瘟疫是什麼?”

“爲什麼你染上了,老草包和我們沒染上?我們都見了那些死人。”土匪突然看向刀子,眼神有些銳利,“搞不好是你之前染上的花柳病。”

“你沒看過,怎麼知道自己沒染上?”小刀子冷冷地把衣服扣上,沒有和土匪爭執。其他人被他說得一驚,立即解開自己的衣服看。土匪也把自己的衣服都扒開了,去看自己的胸口,趙半括就看見他的腹部也是一片淤紅,一邊王思耄擼起自己的袖管,瞬間就拉了下去。

趙半括沒有看自己,但他知道事態已經要失控了。

“我看,咱們幾個半隻腳早就踩在了黃泉路上。”小刀子停了一停,說道,“山下那些小日本就是咱們的下場。隊長,這事兒不搞清楚,我們就等着死在這兒吧,死得不明不白,就和廖隊長一樣。”

趙半括心頭一陣隱痛,如果是廖國仁他會怎麼辦?在這種時候,自己應該站在哪一邊?老j嗎?現在連他都覺得老j有問題。這個基地裏一定有某種可怕的東西在吞噬其他人的生命,但老j卻不對他們發出警告;站到自己的兄弟這邊嗎?又好像有壓服不了手下的嫌疑。

王思耄拍了拍他,對他低聲說了句:“完成任務需要人,如果我們都死了,無論結果是怎樣,任務都等於失敗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知道真相。”

趙半括意識到這是王思耄替他想的說辭,看來四眼在這件事上是站在小刀子那邊的,他想了想,認識到王思耄是正確的,就把心一橫,吩咐土匪警戒,對大家道:“走,咱們去問個究竟。” 他們回到室內,看到老j在那邊埋頭做什麼,同時一陣滴滴聲傳了出來。

趙半括心中一驚,那聲音他太熟悉了,他一把扯開王思耄和小刀子,劈頭就看到老j正把那個從屍坑裏弄出來的盒子放在地上擺弄着,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再一次看到這個自從他昏迷以後就不知去向的盒子,有關第一次任務的細節和那些古怪記憶一下全冒了上來,趙半括的胸口一下憋得厲害,正要問話,王思耄擺了擺手,示意看看再說。

只看見老j在盒子上扭了幾下,接着鑽進了飛機尾巴里,走近一看,他正飛快地把盒子的一頭插到那個滿身導線的金屬物上。

金屬物上有個很大的凹槽,盒子放上去後竟然像成爲了一個整體,接着老j又飛快地在盒子的九個圓形旋鈕上擰了幾把,之後長出了口氣退了出來。重新回到外面後,他一擡頭,好像纔看到幾個人氣勢洶洶地圍住他,疑惑起來,問道:“趙,你們在做什麼?”

小刀子盯住他,開口道:“盒子,爲什麼在這裏?”

老j也看向他,不以爲意地道:“它本來就該在這裏。”

小刀子頓時大罵起來:“什麼叫本來就該?少他娘說那些拐彎抹角沒用的話!”

老j有些不高興了,扭頭道:“趙,你們剛纔出去發生了什麼事,刀子想做什麼?”

趙半括看老j開始拿架,就對小刀子擺了擺手示意冷靜一下,然後示意小刀子解開衣服。

隨着皮膚的暴露,老j看到了小刀子胸口上的潰爛,怔了怔,趙半括就道:“這是怎麼回事? 妖邪總裁迷糊小養女 總裁溺愛:無巧不成歡 老j,我們是職業軍人,我們會服從命令,但我們不喜歡無謂的冒險,這架飛機裏運的是不是什麼細菌武器?爲什麼你沒和我們說要用上防護措施?”

老j嘆了口氣,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來,趙半括心裏一驚,只見老j的手掌也已經潰爛了,手臂上滿是水皰,比小刀子嚴重多了。

但是,就在進來之前,他看過老j的手,他清晰地知道老j的手是沒問題的,這些水皰肯定是在這十幾分鍾裏產生的。四眼說得對,飛機裏的東西果然有問題。

“這不是細菌武器,但我們之所以這樣,確實是這架飛機造成的。”老j忽然笑了一下,“別害怕,這是暫時的,只要等一下用水泥和金屬塊,把飛機的缺口堵上,我們就安全了。當然,會有一些後遺症,但不會立即沒命,爲了我們的最終目的,這值得。”

“不是細菌武器是什麼?”小刀子卻不給老j時間,立即追問道,“我們身上這是怎麼回事?”

老j頓了頓,笑容收了起來:“對不起,我必須快點做完手頭的事情,否則我們會受到更大的傷害。你們等我幾分鐘。”他匆匆往前走去,“我先拯救大家,再來回答你們的質問。”

趙半括和王思耄對視了一眼,小刀子冷冷地道:“他是想拖延時間,別信他。”又想追上去,卻被趙半括拉住了。

老j不是瘋子,也不是那種不要命的人,從他剛纔的神色來看,他說的應該是真的。趙半括把槍一背,說道:“去幫忙,已經等了那麼久,不差這幾分鐘。”

十分鐘後,被砸開的缺口被重新堵好,老j調試着儀器,走近又走遠,然後對趙半括道:“好了,十米之外,應該是安全的,爲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把這裏鎖起來,然後到外面去。”

小刀子面色鐵青,像是竭力忍住憤怒,趙半括一再對他使眼色。老j一定很瞭解中國人的性格,剛纔他那一套,是上頭軍官常用的把戲,故弄玄虛讓人上當,但老j到底是外國人,不懂得見風使舵,小刀子這就要爆了,再玩這種把戲未免太沒誠意。

他們來到外面,把房間的鐵門用鐵桿扣上後,趙半括就立即道:“老j,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j瞟了眼他們,做了個稍等的手勢,就讓小刀子露出傷口,仔細檢查了一下,道:“還不算太嚴重,等下上一點藥,幾天就好了。”

“少假惺惺的,誰信你這套。”小刀子用力把衣服拉上,“你今天不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子絕饒不了你。”

老j微微愣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看着四周幾個人,做出一副好笑的表情:“你們這是在審訊我嗎?誰給了你們這種權力?”

這時候趙半括已經不能不出頭了,他站前一步,說道:“我是行動的指揮人,現在所有隊員身上都出現了潰爛,我懷疑和裏面的飛機有關係,如果我們全部因爲這種疾病死亡,那就意味着任務失敗,所以我有權力確定我們繼續待在這裏還是安全的。”

老j繼續好笑道:“我可以向你們保證,這裏已經安全了。你們的潰爛不是疾病造成的。”

“你之前也這麼說。”小刀子哼了一聲,“但現在老子已經中招了,你說沒事鬼才信。”

王思耄也道:“j長官,我們不怕死,但你不能騙我們去死。現在兄弟們都慌了,你不說清楚的話,以後的事沒法做。”

老j看了一圈,最後說道:“你們真的很想知道?”

沒等小刀子說話,土匪在一邊抱着胳膊笑着道:“長官,誰不想知道誰是孫子。”

“孫子?關孫子什麼事?”老j又皺了皺眉,“不管孫子老子,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小刀子發怒了,也不看老j,轉向趙半括用力道:“菜頭,老草包的屍體還在坑裏,他死都是爲了誰?廖隊長死又是爲了誰?!我他孃的最煩自己兄弟死得不明不白,老毛子再不說就別怪我不客氣,我一刀把他弄出去見老草包,好賴讓他死得不憋屈。”

趙半括有些緊張,身子下意識往老j的方向靠了靠,他還真怕小刀子真把老j滅了。這時候老j終於擺了擺手,說道:“好了,不要吵了,我可以告訴你們,但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有什麼後果,你們自己承擔。” 土匪馬上張嘴要說話,老j卻突然道:“先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先請密斯阮幫我完成。”跟着說道:“阮小姐,請幫我一個忙,在我跟他們談話的時間裏,把這裏的事發個電報彙報一下,讓他們儘快做決定。”

應了句好,阮靈就走到被王思耄卸下的電臺前開始發報,然後老j說道:“你們跟我來。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

幾個人跟着他來到外面的房間,只見老j走到一堵貼着一張結構圖的牆邊,他們一眼就發現那張圖裏的東西,就是他們在飛機裏看到的東西。上面浸着血跡。

“這就是我們所有行動的終極目的——”老j指着結構圖道,“也就是你們在飛機裏看到的東西,也是你們身上這些——”他想了想,“燒傷的源頭。”

“燒傷?”土匪就笑,“沒見着火就燒傷了,你丫忽悠誰呢?”

“我相信我用的詞彙很貼切。”老j沒理會他。

“這到底是幹什麼用的?”趙半括問道。

老j躊躇了一下,說道:“weapon。”

“weapon?武器?”土匪吃了一驚,老j點頭道:“是的,新式武器。”

新式的武器?聽到這句話,趙半括下意識看向王思耄,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應。而四眼卻像早就料到一樣,扶着眼鏡道:“果然,不然在這種時候,還有什麼能讓幾個國家的軍隊下力氣爭奪?”

小刀子一下又冒了火,對着王思耄罵道:“四眼,你早想到了他孃的怎麼不說?什麼狗屁武器這麼金貴,要這麼多人爲它送死,上頭簡直是不拿我們的命當命!媽的,爭個屁,丟了不會再造嗎?”

王思耄沒有說話,老j淡淡地說了句:“第一,這種武器,不是說造就造得出來的,我相信德國人造出這個樣品,至少用了三年時間,即使以後技術成熟了,它的製造也同樣會非常困難;第二,幾條命跟幾千萬條命比,哪個重要?”

小刀子正發着火,被這話噎住,停了停才說道:“什麼幾條命幾千萬條命,這麼一個爛東西,還能值幾千萬條人命不成?”

老j的藍眼睛一下變冷了,盯住小刀子沉着臉說道:“如果它被用在正確的地方,那它就可以。”

趙半括感到不可思議,道:“武器有武器的極限,我不相信殺人的東西有這麼大的價值。”

老j卻出乎意料地鄭重:“不,趙,話不能這麼說。它的價值,普通人無法理解!”

趙半括愣住了,他第一次看到老j這麼嚴肅,在這種時候,他好像也不可能開玩笑,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老j躊躇了好一陣,然後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一樣,慢慢說道:“那是一種可以瞬間毀滅一座城市的炸彈,我不想解釋它的原理,如果它爆炸了,這片野人山也就不存在了。這一點都不誇張,它是科學發展後,一定會出現的奇蹟。只不過我們幾個國家都沒想到,德國會走在前邊。”

大家看老j說到了重點,也都安靜下來等着。老j喘了口氣,繼續說道:“一個新事物的產生,必然有一個成熟的過程。不管是科學還是武器,都會是這樣。德國的 科學家們爲希特勒製造了兩個這種樣彈,卻違背了這種過程,沒有做前期實驗,直接用在了戰爭裏。希特勒本來想利用它的巨大威力,來改變這次世界大戰的格局, 但是,它不夠完美,第一個被扔到斯大林格勒,沒有爆炸。第二個在同一時間被飛機帶到了這裏,本來要運到日本去,卻在路上墜毀了。德國人爲了尋找它花了很長 時間,後來才把範圍鎖定在了野人山,並且和日本人達成了共識,我們才截獲到情報,美國軍方纔知道了它的存在,纔有了最初那支美國小分隊的任務。但我們完全 沒想到野人山是那麼的危險,我們的隊員困在了裏面,所以才找到你們遠征軍幫忙。但是,你們都遇到了那輛德國科學家研究出來的用於叢林作戰的特別坦克。當時 德國人爲了保險,在樣彈上安裝了一隻裝着資料和信號裝置的盒子,就是你們從林子裏帶回的那隻,盒子被德國人安裝了可以追蹤的信號器,聽到信號後坦克就能進 行追蹤,就是那個傢伙,給我們的美國小分隊,和你們的小分隊帶來了大麻煩。”

趙半括才知道那架奇怪的坦克果然是德國製造,覺得有些後怕,也明白了美國小分隊爲什麼會全軍覆沒。

那時候坦克駕駛員追蹤着樣彈,美國人先找到了前半截飛機,拿走了盒子,所以返程被死死咬住。德國坦克奇怪又恐怖的能力讓美國毛子吃了大虧,可能是死了很多 人後,盒子吸引坦克的祕密才被發現,後來盒子就被埋到了屍坑裏。毛子們應該是打算回頭找機會取,卻再也沒有走出野人山。而他們把自己的信息告訴給了英國傳 教士,於是有了廖國仁他們這幫人後來的那些折騰。

從他們先背密碼,就可以知道,雖然本來要接人,但其實他們就是作爲尋找樣彈的第二梯隊進的野人山。這麼看來,軍部告訴他們的信息本來也不完全,估計當時美國毛子也是對軍部有隱瞞的。

想了這麼一通,再看王思耄也是微微點頭,小刀子不客氣地問道:“就算事情是這樣的,但那隻盒子怎麼回事,爲什麼我們第一次的密碼沒用?”

老j愣了愣,說道:“爲什麼你想知道這個?”

小刀子不耐煩起來:“我他孃的就想知道這些,就想知道第一次任務找到的那些東西,到底值得不值得,不然廖隊長死也不甘心,至於其他的,老子不在乎。”

老j沒太介意刀子的態度,想了想,慢慢道:“我只能說,對這場戰爭來說,它肯定值得。那些密碼,你們第一次以爲,是用在盒子上的,又發現少了一位,這不是 你們的問題,是我們軍部的問題。因爲我們之前以爲,盒子和樣彈並沒有被分開,盒子上的九位密碼,和樣彈上的第十位密碼還連接着。我們沒有想到,當時盒子和 樣彈已經分開了。這些密碼的用途是,關閉樣彈的自我保護裝置,只要樣彈出了什麼意外,它就只能被極小心地短距離移動,否則就會自爆。”

小刀子愣了愣,顯然是明白過來了,有些無法接受地自言自語道:“就這麼簡單?死了那麼多人……就這麼簡單?”

老j道:“和簡單無關,對於整個世界來說,這些犧牲還只是開始而已。”

真相,那些憋屈了他們這麼長時間的祕密,一下全都清晰了,儘管可能也只是事件的一角,但已經足夠趙半括無所適從,他沒法判斷老j說的是不是實話,但他本能地感覺,這大概就是真相的全貌了。

知道這些也就夠了吧,他和他的弟兄們,從來只是小小的工兵、無足輕重的執行者,至於到底參與了怎樣的大事,其中又有多少機密,知道再多又有什麼用?他們一定會在歷史中,被完全遺忘忽略。

大家都沉默下去,像在仔細消化剛纔的信息。過了好一會兒,老j才拍拍結構圖,說道:“先生們,最核心最關鍵的部分已經被你們知道了,我希望你們能保守祕密。”

當即小刀子冷笑了一聲:“保守?說出來會有人信嗎?”遠處的電臺突然發出一陣接收到信息的聲音,大家的視線一下轉移了過去,沒多久阮靈快步走了進來,面色微變,拿着一張字條遞給了趙半括:“軍部回電。”

趙半括接過一看,字條上寫的是:“日軍已向你方集結,兵力極多,原地固守,已命美軍支援。” 趙半括感覺腦子嗡了一聲,他完全沒想到軍部會給他傳來這麼一條消息,壓力瞬間就頂到了胸口,一時間滿腦子都翻騰着字條裏的幾個關鍵字:日軍、集結、固守、待援!

氣氛驟然緊張起來,他迅速轉着念頭,字條裏的命令,作爲軍人的他太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了,他順手把字條遞給老j,然後對土匪叫了聲:“把鬼子屋裏的彈藥和槍,揀能用的都給我弄出來。”說完轉身就往外走,身後的王思耄拍了小刀子一把,也跟了出來。

已經接近午夜,站在門口往四周望,全是一片漆黑。趙半括擰開手電,出了大門往右側走去。

進入基地前他就已經看到,那邊有條不大的石頭斜路,是基地向山頂延伸去的唯一道路,他這會兒需要做的就是確定鬼子集結的真實狀況,必須從這裏上去找個制高點。

手腳不停地順着山道直爬了幾十米,在一塊大石頭上停住身子,趙半括回過頭,立即看見原本漆黑的山下,出現了許多星星點點的火光,好像螞蟻一樣在山道上蜿蜒移動。這讓趙半括心裏一陣發堵,幾秒前他還存有一絲僥倖,但眼前的火光讓他明白,現實裏沒有僥倖,只有殘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