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越:「……」

「既然你沒看論壇更新的內容,我就大體和你說下,這次更新主要……」

當聽完葉萱說完遊戲更新的內容,蕭越瞠目結舌,感覺資本的力量果然無處不在,此次更新各國的頂級大集團居然把廣告做進了遊戲里。

像是LV,古馳,阿瑪尼等世界頂級服裝品牌,就把各自的服裝做成了遊戲里的時裝,這種時裝沒有任何防禦力,卻可以覆蓋玩家的裝備。

尼瑪啊,奸商啊,現實中的企鵝夠奸吧,人家出的遊戲賣皮膚,好歹還有一點屬性加成,這些奸商連最起碼的屬性都不給。

不僅如此,這些皮膚的價格非常高昂,遊戲內的時裝價格和現實保持一致,這就不能忍了,對於有女朋友手頭又不寬裕的男玩家而言,現實里躲過了錢包被洗劫的命運,遊戲里照樣躲不過去。

更可怕的是遊戲里的時裝完全和現實同步更新,某公司現實推出的款式,第一時間會在遊戲內更新。

之前蕭越一個多小時沒上線,之所以兩女沒有下線催他,是因為忙着在時裝商城裏試衣服,壓根就把他給忘了,要不是他把兩女傳到了身邊,兩女恐怕還在和一堆時裝較勁。

說好的工作室資金不充裕呢?兩個女人各自的衣服最便宜都得三千起步吧。

除了廣告入駐,遊戲里開通了拍賣行,玩家可以把手裏用不上的道具進行拍賣,可以選擇接受遊戲幣或者是現實貨幣,拍賣行目前只支持大區交易。

再有就是更新了回城捲軸,只要脫離戰鬥開啟捲軸,三秒內不被打斷就能順利回城。

最後一個是排行榜,遊戲開通了三榜,分別是修為榜,戰力榜以及寵物榜。

蕭越想起剛上線被提示登上了戰力榜,想了想直接打開三榜,修為榜目前一個上榜的玩家都沒有,上榜要求居然是達到聚氣境,不過等他再殺一兩個怪就差不多了。

寵物榜基本也是空的,只有一個冰霜女王的名字掛在上面。

戰力榜沒有任何要求,完全根據裝備和武技功法,以及系統結合玩家平時殺怪的表現進行排名並實時更新,榜上只有前十的玩家,十名之後可以在最底下一行看到自己當前的排名。

「第一。」

戰力榜打開的瞬間,蕭越就看到自己的名字高居第一位。

戰力榜前十。

第一位:匿名(為戰而生)。

第二位:有酒無菜。

第三位:浙省陳少。

第四位:嘯塵。

第五位:軍中火。

第六位:軍中魂。

第七位:冰霜女王。

第八位:奶油老生。

第九位:抽煙沒火。

第十位:傾城妖妖。

粗略看了下前十的排名,蕭越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的戰力穩穩排在了第一,而且冰霜女王這個冰妞居然佔了其中一席,倒是讓他有些吃驚。

「蕭越,快看看你在戰力榜排多少位,我和鈴鐺都排到了五十萬名往後了。」葉萱噘了下嬌艷的小嘴,恬靜中透著幾分俏皮。

三人閑聊的時候,華夏區不少玩家注意到了戰力榜的變化。 「在我看來,戀愛結婚和拍戲並不衝突,我是一個演員,演戲只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全部,我不靠粉絲養活,理應有自己的生活。」

喻言語氣薄怒地說道:「我負責呈現出好的作品,展現正能量的一方面,此外我的戀愛和婚姻其實和你們普通人一樣,也對你們無可奉告。若不是你們不停造謠,我根本不會澄清。」

「剛才那位記者,請問你結婚以後就會退出記者行業回家相夫教子嗎?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如何要求別人呢?」

剛才那位記者臉色不善地說:「我們是記者,你們是演員,我們不一樣,我當然沒有理由退出。」

「沒有什麼不一樣,沒有誰比誰高貴。」

喻言輕輕掃了她一眼,說道。

記者們被她懟得啞口無言,再也問不出什麼了,喻言今天完全是有備而來,淡定灑脫卻滴水不漏,百密而無一疏地回答了他們所有完全不善意的質問。

喻言見他們都麵皮紫漲沒有話說了,決定結束髮布會。

「時間也快到了,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記者們沉默不語。

反倒是粉絲們興奮異常,彷彿和她一起打贏了這場勝戰,以後再也沒人能拿整容和被包養這兩件事戳喻言和他們的脊梁骨了。

記者們灰溜溜離開以後,粉絲們慶祝道:「言言,我們提前祝賀你電影成功,票房大賣!」

「電影還沒有上映,你們高興地會不會有點太早了!」喻言故意逗他們道,粉絲們卻都表示相信她的演技即使演女二也一定會大出風頭名揚全球的。

不少粉絲更是說自己就是因為喻言上部出演的《將行》粉上她的。

喻言只是笑笑,感謝他們,心中很是感動。

「言言,你剛才表現地太颯了,剛才那番發言簡直就是精彩絕倫,三觀那麼正,一定會有很多人被你圈粉的。」

粉絲們激動地說。

喻言到覺得沒什麼,她只是說了自己心裏一直想說的。

「我給你們準備了禮物。」

喻言說道:「是我的簽名照。」

粉絲們激動地嚎叫起來,紛紛要求喻言和他們合照。

喻言也欣然同意,她和粉絲的關係其樂融融,粉絲都感慨她不像媒體報道的那麼高冷,反而很溫暖體貼。

於瞳在遠處看着這一切,很是滿意,今天他們算是完美完成任務了。

不僅喻言徹底澄清了一直以來壓在自己身上的兩個緋聞,粉絲們非但沒有因為她隱婚而不喜歡她,反而因她剛才一番三觀正直的發言更敬佩她。

於瞳沒有料到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他們這場發佈會竟然因為喻言最後一番發言獲得了廣泛關注。

有許多女藝人因為結婚生子,宣佈暫時退出娛樂圈,就有大批粉絲對她們指指點點,認為她們沒有事業心。

不該在最該拼搏的年紀選擇了結婚生子,等她們回來以後瞬息萬變的娛樂圈可能就沒有她們的位置了。

可粉絲們沒有想過,這不是她們的錯,她們只是在走生命最普通尋常的路程,並沒有做什麼有違道德的事。

她們婚後再出現在娛樂圈,資源就已經大不如前。

經過喻言這番發言,許多曾經紅極一時因為結婚生子暫時隱退又重回娛樂圈結果慘遭邊緣化的女演員都站了出來聲援喻言,訴說自己遭到的不公平待遇。

楚念慈也站出來發言道:「藝人也有自己的生活,如果粉絲真的愛你們喜歡的藝人,就不要道德綁架,而是默默支持陪伴他們,共同成長,這樣的追星對粉絲和藝人來說才是最有益的。」

粉絲們看到那麼多明星都站出來聲援喻言,訴說自己因為結婚戀愛喪失人氣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和如今的艱難處境,都紛紛醒悟,是不是對他們要求太高。

藝人也是人,他們也會戀愛結婚,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是他們的提線木偶和玩具傀儡,做不到任何事情都按照他們設想的。

他們對自己喜歡的藝人這麼步步相逼,一旦他們結婚戀愛就拋棄他們,是不是一種過度綁架,一種束縛呢?

曾經言語暴力傷害過這些發聲藝人的人都紛紛和他們道歉,更有很多粉絲悔悟,依舊追隨支持他們曾經的偶像。

《尋愛》綜藝與喻言有過節的女演員高珊很是不滿意地看着網絡上這種趨勢,為什麼喻言總是能夠起死回生,挽回口碑?

只要她在娛樂圈,自己就永遠只能做她的配角,明明自己也很有演技很漂亮,為什麼只要喻言一出現,所有的聚光燈和視線焦點就全部落在她身上?

高珊又急又氣,直接打電話給自己的金主,讓金主幫她繼續雇傭水軍抹黑喻言,繼續挑事。

在高珊一番軟磨硬泡下,金主同意了,不過代價是要高珊晚上來服侍自己。

高珊一想到金主那個肥頭大耳腦滿肥腸的樣子就覺得一陣反胃,可誰讓她若是不依附金主就沒法在娛樂圈立足,憑什麼喻言連金主都長得那麼帥那麼有錢,她對喻言的嫉恨越發濃烈,恨不得現在就讓水軍將對喻言的好評淹沒。

水軍收了錢,果然積極起來,在網上繼續摸黑喻言。

「竟然把自己一個人的私事拉到這麼高的程度,喻言可真會將戰火擴大,其他家藝人的粉絲可要小心,別中了喻言的計策了,我們只是討厭喻言一個人,想要她滾出娛樂圈罷了,根本就沒想要針對其他人。」

其他家的粉絲見水軍過來挑事,同仇敵愾起來,懟他道:「喻言哪裏說錯了,她說的就是當今娛樂圈的現狀,這是我們粉絲需要改進的地方,這麼多藝人都發聲了,我們作為粉絲是聽他們當事人的話,還是聽你的話!」

「看他主頁,全是轉發內容,一看就是水軍。」

「除了他,評論區還有很多主頁內容和他差不多的,這是誰買的水軍入侵了?」

這些水軍被幾家粉絲聯合起來辱罵回懟,還拉黑舉報,已經被毀了不少賬號了。

九月看着網上現在都是支持喻言的風向,很是感動。

「言言,你真棒!」她找到喻言上去就給了她一個熊抱,讚賞道:「你怎麼這麼厲害,無論做什麼都可以成功,無論是打理家族事業還是當明星,總是那麼有主意。」

「你現在只想做的事做到了,你替自己和那些因為戀愛結婚而人氣驟減資源下降很多的明星發言,得到了粉絲的道歉和對你的認可。此時此刻,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九月嬉皮笑臉地說,將手握成拳,放到喻言面前讓喻言說話。

喻言看了眼她自製的小話筒,不由笑了,從九月進來維持到現在的低氣壓終於消散了一些,九月驚喜地說:「你終於被我逗笑了。」

喻言笑容變得苦澀,望向窗外,目光悠遠,嘆了口氣道:「曾經,我和陸知衍隱婚就是怕影響到我的事業,可現在我一點都不在乎了,我說出我們結婚的事實,並且告訴自己和所有人我們沒有錯。這是我和陸知衍最想做到的事,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心愿,可是我現在做到了,陸知衍卻還是沒有找到,他沒能及時看到這一幕,和我一起慶祝,我如何開心地起來呢?」

九月抱緊她,安慰道:「我們會找到他的,你要耐心等,不要太憂鬱,不然對肚子裏的寶寶不好,他回來以後看見你那麼憔悴也會自責傷心。」

喻言不言語,九月只覺得手指上突然有些冰涼,原來她竟然在默默流淚。

九月知道她忙了這幾天,終於解決一切,可以痛痛快快地流淚了,便自覺走到門口,靜靜地陪着她,也能讓她一個人靜靜。

可沒過多久,網上又有新的流言,直指陸知衍和他的家人都不喜歡喻言,所以才會刻意隱瞞他們的婚姻,並非是喻言說的,當初為了事業才沒有公開。

九月看到很是氣憤,喻言和陸知衍兩人有多相愛,他們看在眼裏,可網友僅僅憑着惡意剪輯做成的視頻就斷章取義,顛倒黑白,抹去他們之間的愛情。

「言言,你手機里應該有何陸知衍合照吧,發出來澄清一下,證明你和陸知衍是真的相愛。」

喻言搖了搖頭,說道:「這樣有什麼意義,即使我發了再多視頻和照片,他們也會說是我P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九月很着急,她才剛剛澄清了兩項一直跟隨她的造謠,這時為何不再接再厲,讓那些網友徹底知道她的厲害。

「言言,你還是繼續澄清吧,只怕你要是這次不澄清,這個謠言又會擴大,到時候傳成真的就不好了。」

她苦笑中著搖搖頭,道:「如果是陸知衍現在沒有失蹤,我還可以帶他一起出去秀個恩愛,打那些造謠的人的臉,可現在,我一點解釋的心情也沒有。」

「好吧,我也不為難你。」

九月只好放棄繼續勸說她。

兩人又待了一會,九月要帶她下去吃飯,喻言推說胃不舒服不願去。

九月就讓廚房給她煮點清淡的粥來,喻言吃了幾口,就匆匆跑進洗手間一陣乾嘔。

九月在外面聽地很是心疼,喻言孕吐的情況也太嚴重了,怎麼連粥也吃不下呢? 葉辰乘着浮空台,一路直接上了天虹大廈的最高層。

總裁辦公室內,葉辰與寧清面對面坐着,寧清一臉笑意的望着對面的葉辰,笑道:「小辰你來的正是時候,我還打算找你來呢!」

「哎?」葉辰疑惑的看着寧清,問道:「怎麼了?」

咯咯咯!

見葉辰一臉疑惑的樣子,寧清不由得輕笑出聲,笑罷,她才言道:「你一來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可把整個啟凡星上的大小勢力們驚得不輕。」

「這不,已經有幾個勢力,正在開始向我天虹基因有所動作呢!」

「不會吧!」葉辰聞言,不由露出一抹驚訝來,他道:「這些傢伙都是沒腦子嗎?以現在的局勢而言,更應該韜光養晦才是啊,居然敢現在就開始行動。」

「而且他們應該會想到,那雷家老祖被滅殺在這裏,我們的身後肯定是有着強者存在的,不然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想情況。」葉辰這般言道。

「確實,他們肯定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我不得不佩服,為了這利益,竟有人敢冒如此大的風險來做,可見這人也是非一般人。」寧清一隻玉手撐著下巴,眨巴着眼睛回道。

「不談這些傢伙了,今天我過來是想看看,寧姨你的那個研究的如何了?」

寧清自然清楚,葉辰所說的研究是什麼,於是便站起身來,對葉辰說了句跟我來,便當先走出了辦公室。

葉辰自是跟着一起離開了這裏,很快兩人就到了那實驗室里。

這實驗室里,依舊是沒有一個人,盡數都是人工智能在不斷的按程序運作,當寧清帶着葉辰進來后,一道紅外光束陡然照射在他倆身上。

滴!

「身份已確認,可以進入核心之地。」智能聲音落下,紅外光束瞬間消退,寧清倆才繼續往前走去。

很快,便到了這個實驗室的核心位置。

「小辰,這項實驗的進展實在太過緩慢,即使我們的基因破譯技術,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但面對這塊玉片,依舊無絲毫作用。」看着被光磁保護罩所籠罩的玉片,寧清語氣中透露出一股子失落,她這般言道。

看着光磁保護罩內的玉片,葉辰眼中露出一絲異樣的神采來,他道:「或許,有可能將這玉片中的基因片段給解析出來。」

嗯?

寧清看了一眼身旁風葉辰,對於這話她不解,問道:「真的?到底是用什麼辦法?」

葉辰將目光從玉片上轉移到寧清身上,笑着對他道:「寧姨,你知道炎黃祖星上曾出現過遺跡嗎?」

「知道啊!」

對葉辰這問的話,寧清就更疑惑了,但她還是點點頭,看着葉辰等着他接下來的話。

炎黃祖星上自然也有着天虹基因的分公司,所以寧清知道這個也不奇怪,葉辰便如此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