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天也將手放進了抽籤盒,就在這時,他下意識的將靈魂力延伸而出,融入抽籤盒裡面。

本來蕭凌天不抱任何希望,他的靈魂力畢竟不是眼睛,看不到標號簽上的數字。

可他的靈魂力延伸進去的時候,卻是清晰的感應到,標籤盒裡面的標號簽之中,有一個標號簽的氣息好像跟其它標不同。

蕭凌天心裡一動,直接抓住了那一個標號簽,取了出來。

仔細一看。

果然是一號!

「一號簽?」

古劍雲就站在蕭凌天的身邊,看到蕭凌天取出的標號簽,忍不住低呼一聲。

一號簽?

古劍雲的低呼,傳遍了沉寂的主峰,讓所有人都聽到了。

「靠!不會吧?蕭凌天運氣這麼好?三十幾個標號簽,被他抽到了一號簽?」

「這運氣也太逆天了!」

「哼!巧合而已。而且就算抽到一號簽又如何,也就是暫時名列前十席位,如果實力不夠,後面還是會被人刷下來。」

「說的也是。」

一群弟子,忍不住低呼。

有人感嘆蕭凌天的運氣,有人覺得就算蕭凌天抽到了一號簽也沒什麼。

「一號簽?」

南宮離一笑。

然而,戰擂之上,卻有三人嘴角泛起邪異的冷笑。

正是顧天星、白殘譜和白玉堂。

「抽到一號簽,只能怪你命不好。」

白玉堂看向蕭凌天,心裡微動,眼中跳動著暴戾的光澤。

顧天星一雙三角形的眸子,也泛起了一絲絲冷意。

他現在的想法,跟白玉堂的想法一模一樣。

「蕭凌天,你運氣好像不怎麼好。」

古劍雲清晰的看到了顧天星和白玉堂看向蕭凌天時,眼中流露出來的殺意和興奮。

在他看來。

蕭凌天拿到一號簽,單從表面上看,是運氣好。

雖然能夠免去前面排名戰,但是將面臨白殘譜、顧天星、白玉堂的點名挑戰。

古劍雲話中的深意,蕭凌天自然明白,卻也不以為意,只是淡淡一笑,「該來的,總是會來。」

古劍雲沒想到蕭凌天到了這時候還能如此淡定,深深的看了蕭凌天一眼,「蕭凌天,你今天要是能活下來,我古劍雲,交你這個朋友。」

蕭凌天年紀不大,卻有如此豁達的心性,震撼了古劍雲。

讓古劍雲源自心底感到欽佩!

蕭凌天淡淡一笑,算是作出了回應。

他們哪裡知道,蕭凌天打算這次將顧天星、白殘譜和白玉堂都幹掉只要他們都敢上來挑戰的話。

突然之間,一道突兀的聲音傳來,打破了主峰上短暫的寧靜。

第七戰擂之上,一人開口認輸。

一時間,主峰上的其他人,都看向了認輸之人。

「顧天星師兄認輸了?」

一群弟子愣愣的看著顧天星離開戰擂,盡皆一臉的不可思議。

別人認輸他們不覺得奇怪。

可現在認輸的,卻是顧天星!

「顧天星師兄怎麼認輸了?太奇怪了。」

一些弟子,一臉的疑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難以理解眼前的一切。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顧天星師兄現在認輸,就是為了後面的挑戰,如果我沒猜錯,他肯定是想要挑戰蕭凌天!」

「挑戰蕭凌天,為什麼?」

「因為他想殺死蕭凌天!」

「顧天星,他是我的。」

白玉堂看向顧天星,一雙眸子流露出寒光,語氣間充滿了霸道。

「哼!」

顧天星冷漠的掃了白玉堂一眼,不予理會,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將白玉堂當作是一回事。

白玉堂臉色一沉,眼中厲光閃爍,心裡發狠:「顧天星,今日我除了要殺死蕭凌天,還要殺了你,你真以為你很強嗎?」

這時,戰擂之上,展開了龍爭虎鬥。

「好強。」

蕭凌天清晰的看到,戰擂之上,古劍雲身形一動,讓過對手凌厲的一劍,手中劍影籠罩而落,宛如化作了漫天花雨,將對手逼退。

自始至終,並沒有傷到對手分毫。

「多謝手下留情。」

被逼退的弟子,額頭上還在冒著冷汗,直接認輸走下戰擂。

古劍雲,勝!

時間過得很快,但是只有幾個人受了傷,沒有人被殺死。

雖然,這一次不論生死,可在登場的弟子眼中,他們的對手,畢竟是同門師兄弟,無冤無仇,沒必要真的殺個你死我活。

「我認輸!」

這一次,又有人認輸。

白玉堂!

因為有顧天星這個前車之鑒,所以,面對白玉堂的認輸,一群弟子雖然還是有些驚訝,卻也沒有剛才顧天星認輸的時候那麼誇張。

「白玉堂師兄認輸了?難道也是為了蕭凌天?」

「這個蕭凌天,先是得罪了顧天星師兄,如今又招惹了白玉堂師兄,今日,除非他主動認輸,否則,必死無疑!」

一些弟子,看了蕭凌天一眼,忍不住搖頭。

很快,其他人也決出勝負,也決出了勝負。

前世名額出現,接下來的將是挑戰賽。

「很好,如今暫時名列前十席位的十個名額,已經出來。接下來,便是進行自由挑戰!其他弟子,可以任意挑戰暫時名列前十席位中的任何一人。」

「若是戰勝對方,可以將其取而代之!反之,若是敗,將失去挑戰資格。」

「每個人,只有一次挑戰機會,希望你們慎重選擇。」

這一切,蕭凌天冷眼旁觀。

該來的,總是會來……

既然避無可避,那就迎頭之上,戰他個痛痛快快!

「蕭凌天!」

顧天星冷喝一聲的同時,身形掠動,宛如化作了一隻獵豹,撲上了戰擂,站在那裡,冰冷的目光,始終不離蕭凌天左右。

他,挑戰蕭凌天!

他,要殺死蕭凌天!

面容猙獰而扭曲,一雙三角形的眸子,閃爍著冰冷的寒光。

「這個蕭凌天,看來要倒霉了。」

「如果我是他,我肯定直接認輸。」

在場的一個個弟子的目光,順著顧天星的目光,落在了蕭凌天的身上,竊竊私語。

蕭凌天站在那裡,不動如山,一臉雲淡風輕,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顧天星冰冷的目光中,夾雜著極致的憤怒和殺意,恨不得將蕭凌天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覺得好看的話,還請投票支持北冥!】 「哼!」

白玉堂站在遠處,臉色陰沉無比,一雙冷厲的眸子,擇人而噬。

這個顧天星,竟然搶了他的獵物!

他的目光,落在顧天星的身上,他的心裡已經有所打算,一旦顧天星殺死蕭凌天,將蕭凌天取而代之,那麼他,會直接挑戰顧天星!

過去,他對上顧天星沒太大的把握。

可現在卻不同了。

他的手裡,多了一柄尊器級別的長劍。

他有信心,擊敗乃至殺死顧天星!

「混蛋。」

雖然,蕭凌天在水玲瓏的面前透露出強大的自信,但水玲瓏還是有些擔心,皓齒輕咬誘人的紅唇,目不轉睛的盯著蕭凌天。

蕭凌天站在那裡,半天沒有動靜。

主峰上,再次沸騰了起來。

「難道蕭凌天是打算認輸了?」

「看現在的這個架勢,應該是。」

「不會吧?我還想看他出手呢?」

「我們估計是看不到了。」

大多數的弟子,都以為蕭凌天已經打算認輸。

「顧天星,看來你把蕭凌天嚇得不輕啊,要不然,你另外挑選一人?這個蕭凌天,讓給我,如何?」

白玉堂哈哈一笑,戲虐的看了遠處站在第一戰擂上的顧天星一眼。

顧天星卻沒有理會他,冷厲的目光,落在了蕭凌天的身上,「蕭凌天,你不會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吧?」

就在這時。

再次吸引了一群人目光的蕭凌天,終於有了動靜。

蕭凌天跨前一步,平靜的眸子落在顧天星的身上。

「就憑你?」

「蕭凌天!」

顧天星陡然爆喝一聲,聲如炸雷。

冰冷到極致的目光,透過一雙三角形的眸子,落在了蕭凌天的身上,蘊含著肅殺之意,透露出必殺蕭凌天的決心。

言辭之間,充滿了暴戾和殺意。

讓在場大多數弟子,只感覺不寒而慄、毛骨悚然。

「顧天星好霸道!」

蕭凌天手中,荒天戟出現。

「混蛋。」

水玲瓏絕美的俏臉微微繃緊,緊張的看著蕭凌天,心裡有些忐忑。

雖說她心裡不斷對自己說要相信這個男人,可真的到了這一刻,她心裡還是忍不住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