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沒看她,而是轉頭看向了沈向軍:「爺爺,你當初可是承諾過,不會把我趕出沈家,不會讓任何人提我跟沈溫婉離婚的事情……」

沈向軍心裡在嘆氣!

他何嘗不想遵守承諾?

然而……

現在沈溫婉要嫁的可不是一般人,是龍國龍王蕭何!

跟他相比,這個廢物蕭何,真的什麼都不是!

為了沈家的前途,他只能收回自己當初的承諾了!

「蕭何,對不起!此一時彼一時……為了整個沈家,我只能不要這張老臉了!」

「你跟溫婉,必須離婚!這樣吧!爺爺在補償你兩百萬!拿著這麼多錢,你不愁找不到一個好女人結婚!」沈向軍嘆道!

蕭何皺起眉頭,這沈家的德行,真的是一點都沒變啊!

上次吃的苦頭還遠遠不夠,這才剛有轉機,就翻臉不認人!

他沒有在多說什麼,一臉沉默的離開了這裡。

他也沒有怪沈溫婉,也沒有怪沈家的人,因為是他自己隱藏了身份!

他如果已龍王蕭何的身份出現在這些人面前……這些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

「溫婉,趕緊跟龍王打電話!」蕭何走後,沈家的人都在催促沈溫婉!

沈溫婉拿出手機,撥通號碼,那邊卻傳來一陣盲音!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他們試了好幾次都是這樣!

「別著急,龍王在祥泰集團,直接去那裡找他!」沈家一群人,又浩浩蕩蕩去了祥泰集團!

蕭何一個人,百般無聊走在馬路上!

突然一輛紅色法拉利朝他急速行駛而來,停在了他的身邊!

車門打開,一個性感美女伸出腦袋:「帥哥,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家床很大!」

美女正是顧筠,蕭何上了車,冷聲跟她說了一句:「去郊區啤酒廠!」

著筆中文網 第1015章

盧家這邊的人,見到這一幕,簡直快要驚掉了下巴!

他們一開始並沒有把萬瑩這些人放在眼裏,他們忌憚的,只有京都馬家。

但是現在看來,萬瑩帶來的這些老外,不顯山不露水,居然隱藏着這麼深的實力!

萊茵看着地上的拳師,不屑的笑了笑,又抬眼看向四周,低聲道:「看來這些人裏面,也就只有這個叫陳北冥的夠看,你們其他人,真的不行。」

說完,萊茵回頭看着台階上的趙幽。

他指著趙幽,幽幽開口:「不然的話,叫那個小子過來試試?」

「放肆!」

一聲怒喝響起!只見從白裙女孩身後,一個中年男人緩緩走了出來。

這男人氣場十足,從一出場,就給人一種壓迫感!

萊茵自然也感受到了這無形的壓力,不過他並沒有害怕,反倒是因為強者的出現,變的興奮起來!

「很好!又來了一個!」萊茵笑道。

「你找死!」

男人爆吼一聲,瞬間一拳轟出!

拳風帶動周圍的空氣甚至已經產生了音爆,直奔萊茵的面門而來!

這樣可怕的一拳已經把所有人都看啥了!

音爆聲震的耳膜劇痛,大家不由自主捂住了耳朵……

萊茵瞳孔微微凝聚,伸出兩根手指迎了上去。

只見那兩根手指啪的一聲,擋在了這狂暴的一拳上面。

砰!

一陣劇烈的氣流振動以二者為中心瞬間散開,把周圍的青石板全部震的碎裂開來!十分駭人!

男人臉色慘白無血。

自己這一拳摧金斷石不在話下,可是這一拳打在萊茵手指上面,卻好像打在了一堵無堅不摧的精鋼石壁上面!

此刻他感覺全身五臟六腑都在顫抖,喉嚨緊緊的,似乎一張嘴就要吐出血來。

他抬頭不可思議的看着萊茵,他甚至連另一隻手都沒有用上,只是用了兩根手指,便已經接下自己全力一擊!

太強了!

簡直就是怪物!

如果不是親身體會,他自己也不會相信世界上會有這樣的怪物。

萊茵看着他,輕輕一笑:「你確實很強,剛才那些人的實力強的不止一點半點。」

「但和我比,還遠遠不夠。所以不要以卵擊石,做無謂的犧牲。」

萊茵語氣溫和,但每個字都帶着狂傲不羈的霸氣,讓人心裏不爽,卻又無法反駁。

男人身形猛然一動,只聽呼的一聲,眨眼一瞬就已經來到萊茵面前!

一記擺拳直取萊茵面門。

萊茵微微側頭,竟然輕描淡寫的閃開了這一拳。

男人臉色一變,不過他反應也是非常快,立馬轉變攻勢,回身順勢一個貼山靠。

如此近距離的貼山靠,沒人能躲開,但是讓他驚訝的是,萊茵好像根本沒打算躲。

他這一下貼山靠,別說是人,就連水泥牆都能撞倒,這一下還不直接給他撞死?

砰!

一聲悶響!

男人臉色慘白,冷汗已經從額頭冒了出來……

這一下結結實實的撞在了萊茵身上,但是,萊茵紋絲未動!

他僵硬的抬起頭看向萊茵,不知道為何,感覺此刻的萊茵站在自己面前,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

「就這?」萊茵幽幽道。

男人後退兩步,瞪大眼睛看着萊茵,喃喃自語:「不可能的,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施念沒有拒絕夜琛的安排。

她沒有能出席正式場合的禮服。

如果不去買,就只能穿日常的衣服出席。

她洗漱完畢,換上衣服,又在臉上把胎記畫出來,便下樓去了。

她才剛下樓,周正就到了。

「施念小姐,您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的話,我現在就送您去商城。」周正目光複雜的看了施念一眼,然後恭敬的說道。

想到施念昨天差點和五爺發生不了描述的事情,他的心情就十分微妙。

施念點了點頭,跟著周正上了車。

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車子在世紀廣場的一家高檔禮服專賣店門口停下。

周正把一張卡遞給施念,說道:「施念小姐,五爺他工作繁忙,沒辦法親自陪您來挑選,這是五爺讓我帶給您的卡,您看上什麼,就直接刷五爺的卡就行了。」

施念看了一眼那張卡。

是黑卡。

她挑了挑眉。

夜琛在錢方面,一向很大方啊。

「既然是小叔叔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你幫我謝謝他哦。」施念微笑著接過黑卡。

周正尷尬的說:「要還的。」

施念已經下車了,也不知道她聽沒聽見。

她走進那家店裡,漫不經心的看著店裡的禮服。

「這位小姐,請問您想要出席什麼場合的禮服呢?我可以給您一些建議。」店員走過來,禮貌的詢問。

施念揚起唇角,問道:「你們店裡最貴的禮服要多少錢?」

店員愣了一下,然後說:「我們店裡有一款名為『黑天鵝』的禮服,是由法國的皮特大師親自指導製作的,裙子上還用五種顏色的鑽石作為點綴,而且那件禮服是配套了,不僅配了鞋子手包,還搭配了項鏈、耳環等首飾,那些首飾也都是由珍貴的鑽石做成的……」

「你直接說多少錢吧。」施念微笑著打斷店員的話。

店員解釋這麼多,肯定是因為價格過高,所以才努力的誇讚那件禮服,讓顧客覺得物有所值。

店員有些虛的說:「售價是兩千五百萬……」

施念皺起眉頭。

這麼便宜?

店員見施念蹙眉了,覺得她肯定是嫌貴了,但還是硬著頭皮把話說完:「美金。」

施念聽完后,臉上露出了一抹愉悅的微笑。

這個價錢才對嘛。

「我要了,幫我包起來吧~」

「您……您說什麼?您要了?!」店員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

那麼貴的禮服,居然有人要?

雖然那套首飾的珠寶是真的鑽石,放到珠寶店去賣,也能賣好幾千萬的。

但這也不是一般人會隨便買的。

尤其是,這一套買下來,摺合人民幣都將近一億七千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